+ - 阅读记录

这次炼毒耗费时间和精力,秦牧炼的毒是多重复合之毒,需要多次炼制,先炼出几百种基础的毒丹,用毒丹来喂养毒物,如毒虫毒蛤毒蛊,再以毒虫毒蛤毒菇为肥料,种植毒菇、毒草。


如此再三,炼到最后,炼成几粒毒卵,被他种入两条腿的骨髓里,这毒卵的卵壳轻易不化,但遇到骨髓造血,便会破壳而出,随着血液侵入全身各处,坏神藏,破元神,灭魂魄。


他刚刚炼好奇毒,留下点毒卵备用,司芸香前来通知,道:“教中长老和精通五鬼搬运术的高手到了。”


秦牧舒了口气,沉声道:“有请。”


司芸香将天魔教的众人请来,秦牧环视一周,只见这次前来的天魔教众人果然有不少是军中的将军,身上依旧穿着铁甲尚未卸掉。


五鬼搬运术并非是什么厉害至极的法术,事实上很不入流,属于下九流的法术,然而即便是最低微的法术也有着其不可思议的威力。


法术没有好坏,关键是如何用。


倘若强行攻打香井大院,哪怕是这些人学会了最厉害的法术神通,每个人都是神桥境界,只怕死伤惨重也无法阻止白隙神祇启动五雷壶。


然而最低微最不入流的五鬼搬运术,却可以将五雷壶搬走,而且不用死任何人。


“诸君!”


秦牧躬身施礼,道:“这次只能成功,不容失败,否则便是雷灾笼罩延康,不知多少黎民百姓惨死!能否成功,便要看诸君的本事了!”


众人慌忙还礼:“分内之事,不敢当教主大礼!”


秦牧直起腰身,沉声道:“五雷壶内藏东南西北中五大云雷,云雷中藏有火铃神兵,即便搬运这件神宝也需要小心万分,不能触动其威力。诸君对五大云雷是否有所了解?”


众人面面相觑,一位长老越众而出,道:“教主,对于五大云雷和火铃神兵我倒是有所了解。我早年游历四方,在大墟玄武庙见到过一本奇书,上面记载着北帝的一些轶事。”


秦牧神情微动,又是大墟。


“五大云雷和火铃神兵乃是北帝所炼的宝物。”


那位长老乃是天魔教的司工长老,道:“北帝又叫玄武大帝,擅长雷法神通,五大云雷和火铃神兵是其拿手的神通,威力极大。大墟玄武庙中,那本奇书是刻在玄龟背上,通体铸铁,翻开书极难。我翻开了两页铁书,只看到书中的一些记载,开皇曾经设宴请北帝前来,北帝露了一手,雷云贯穿各界,让开皇赞叹不已。那本奇书后面有什么,我便不知道了。”


秦牧惊讶,北帝、开皇,他们之间还有联系?北帝曾经被开皇请去做客?


“这本书中说到了一些北帝五大云雷的奥妙,我也对雷法稍有研究。”


司工长老道:“大云雷法已经失传,但大育天魔经中有小云雷法。我修行的便是小云雷法,那本奇书虽然只看了两页,却让我的小云雷法修为大进,获益匪浅。教主若是信得过,这次便让老朽来主持五鬼搬运!”


秦牧点头,道:“小云雷法的法术神通威力不小,司工长老既然修行的是这门法术,不如你我交流一下,你说出你自己对小云雷法的见解。”


司工长老当众将自己所领悟的小云雷法一一道来,秦牧仔细聆听,与自己的大育天魔经相互印证,待到他将小云雷法讲完,这才娓娓道来,将自己对小云雷法的理解说了一遍。


他自幼便师从残老村的九老指点,眼界见识之高,早已经达到常人难以企及的高度。


再加上樵夫石上传经、宝船秦汉珍的栽培,还有大雷音寺的参悟,石板悟道剑,小玉京悟道,庆门关窥探国师悟道等等际遇,他的眼界见识虽然不能说是当世第一,但超过他的也没有几个。


小云雷法是大育天魔经中的法术,樵夫石上传经中对这门法术已经有了很高的阐释,秦牧有聋子这位国学大家的指点,自身又是开创了六合元神的大宗师,指点司工长老雷法,却也不在话下。


秦牧讲罢,众人如痴如醉,各有所悟。


司工长老一番话听下去,心中不禁佩服万分,心悦诚服,赞道:“教主天纵之才,是天生的圣教主。”


秦牧虽然年幼,刚到十六岁,修为还是六合境界,但见识之高,见解之深,已经可以折服他这样的神桥强者。


“你仔细参悟,这几日便要搬走五雷壶。”


秦牧询问司芸香,道:“皇帝到了哪里了?”


“皇帝刚到幽州,距离这里还有十多日的路程。”


司芸香道:“陛下的意思是,请教主拖延十天时间,即便不能拖延十天,也要拖延八天。八天后,他在五千里外开炮,轰杀白隙。”


秦牧摇头道:“白隙不会给我们八天时间。三五天的时间,他便会做出决断。神断山脉的战事如何?”


司芸香皱眉,道:“那里已经完全毁了,到处都是神通余波,即便是天人境界的高手也无法进入其中。皇帝已经命延边、密水两关的将士后撤,舍弃延边密水关,免得被牵连。至于战斗输赢……”


她摇了摇头,道:“皇帝下令,让两关中的主将前去查看,还没有消息传来。那里……还没有一个人走出来。”


秦牧心脏抽搐一下,吐出一口浊气,目光凌厉起来:“那就先解决白隙神祇之事,我亲自过去一趟,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司工长老,给你们两天时间,你们尽快准备好,我们不等皇帝了!”


司工长老等人心中凛然,连忙去演练百余人配合施法,两日时间,让百十人配合到亲密无间,同时施展一种功法却纹丝不乱,不能触动五雷壶的任何威能,很难,但时间紧迫,也容不得他们多加练习。


突然,守护香井大院的神通者来报,道:“秦教主,那尊神祇相请!”


秦牧神情微动,起身前去,香井大院中,白隙神祇的气色好了许多,显然这两日他自己炼丹治疗伤势,让他的伤势变轻了不少,修为也恢复了少许。


不过,他自己斩断一条腿,想要逃走已经没有可能。现在秦牧担心的就是他鱼死网破,毕竟白隙神祇一直在五雷壶旁边。


“小友,最近来了很多客人啊。”白隙神祇头顶尖角发光,一圈圈光晕从尖角的顶端滑落下来,流遍全身,笑道。


秦牧仔细打量他额头的那根尖角绽放的光芒,心中微动,这根尖角释放出的光晕在震荡他的肉身,将体内的坏血炼出,应该是一种炼体的功法,让身体机能快速恢复。


先前白隙神祇被他打得太惨,连逃命的可能都没有,而这几日恢复了些许修为,便开始试图恢复肉身力量。


“来的都是小人物,威胁不到尊神,对吧师兄?”


秦牧笑道:“我见尊神的实力恢复得很快,不禁让我有些担心,唯恐你出尔反尔,不会兑现承诺。我觉得,现在已经等了六七日,不必再等下去了,还是尽早签订土伯之约。择日不如撞日,就今日吧?”


“什么承诺?我与你有过承诺吗?哈哈哈!”


白隙神祇哈哈大笑,声音如雷,响遍全城:“我是开玩笑呢。瞧你脸色吓得,都白了。既然已经等了六七日,何不再等等?你不是说要给我接上神腿的吗?我还没有接上腿呢。等接上神腿,咱们再签订土伯之约!”


秦牧脸色微变,冷冷道:“我接上你的腿,你的实力恢复了这么多,启动五雷壶你转身便跑,我岂不是要背负毁灭延康无数子民的罪孽?你这条腿,等到我们签订了土伯之约后再接也不迟!”


白隙神祇手掌盖在五雷壶上,笑眯眯道:“你叫秦牧对吧?我向外面的神通者打听了,天魔教主秦牧,而且还是人皇,端的是厉害,打折了我一条腿。虚生花去寻你,却迟迟未归,应该是被你除掉了。却也难怪,他怎么能斗得过你?过来,给我接上腿,咱们还有的谈。否则我立刻引动五雷壶!”


秦牧脸色剧变,喝道:“蛟王神!”


他背后水光波动,蛟王神出现,躬身道:“蛟王神在此,主公吩咐!”


白隙神祇冷笑道:“别乱来秦教主。我的手还盖在这五雷壶上呢。”


秦牧眼角抖动,突然春风化雨脸上的凌厉之色消失,哈哈大笑道:“白隙师兄果然厉害,我帮你接上腿便是。蛟王神,不必紧张。来人,将我炼好的药带上来!白隙师兄,你选择的那条腿呢?取出来吧。”


白隙神祇将那条较短的神腿扔了过来,微笑道:“这条腿长短不适合,你将另外两条腿取出来,我再选一条。”


秦牧脸上的笑容僵住,脸皮乱抖。


白隙神祇独腿站立,面带微笑,悠然道:“秦教主有什么意见不成?”


秦牧长长吸了口气,将另外两条神腿取出,咬紧牙关硬邦邦道:“没有。白隙师兄请选!”


白隙神祇瞥他一眼,只见秦牧脸色铁青,哈哈笑道:“年轻人,还是沉不住气。”


他法力涌出,将两条神腿卷起,仔细检查一番,没有发现秦牧动了什么手脚,笑道:“我选择这条。秦教主,秦神医,你来为我接上罢。”


秦牧忍住怒气,道:“还请师兄躺下。”


白隙神祇躺下,手掌依旧盖在五雷壶上,悠悠道:“不要想动什么手脚,只要我这只手一动,五雷壶爆发,雷云灭世轻而易举。北帝的宝物,别说灭掉延康,即便是开皇不也变成了大墟……嘿嘿!”

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 ,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