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他们面前,天空和大地呈现出天地相连、地天相连的奇观,造成这种奇观的是天空和大地被轰出了一个大洞。


这个大洞很难形容,天空本来就是空的,怎么会被轰出一个洞口?


大地无比厚重,即便挖出一个大洞也挖不穿大地,然而在他们面前的大洞却呈现出另一种不可思议的瑰丽奇观。


延康国师应该是在危难关头动用震鼎,爆发震鼎的威能,凭借这件天象武器的神通,将这个世界和另一个世界的天空和大地同时轰穿,形成了连接两界的壮丽情景!


而且,震鼎的威力太强,以至于被打穿的两界至今无法恢复,两界壁垒无法愈合!


在这个大洞前,大墟和延康这边是黑夜,而在大洞的后方,正有一轮太阳升起,照耀在一座座黝黑而高大的魔堡上。


另一个世界的天空处在神断山脉的地平线下,而大陆则处在神断山脉的天空上。从秦牧等人这个角度仰望,便可以看到那个世界的陆地,各种尖锐锋利的建筑如同长刀长剑长矛,侧立千丈,森然可怖。


那是与延康完全不同的建筑风格,一座座雄奇又阴森的魔堡坐落在连绵起伏的大山上,有的漂浮在空中,另一个世界的阳光洒下,将这些魔堡的阴影投影在神断山脉的黑暗中。


那个世界的树木、山石都呈现出不正常的形态,扭曲,可怕。


另一个世界的阳光则从地下映照而来,照在秦牧等人身上,他们站在这个巨大无比的圆形洞口前,细小得像是几只蝼蚁。


异域世界的阳光将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但相比这个洞口却又显得细微无比。


他们脚下是太阳,头顶是陆地,像是站在一面巨大的镜子前,镜子里是另一个颠倒的世界。


而且这个镜子状的洞口还在不断轻微的震动,将神断山脉四周的山石震得飘在空中,不断晃动。


秦牧等人也被震得身体酥麻,元神不稳。


可想而知,当时延康国师催动震鼎,从震鼎中激发出的能量是何其可怕!


“这里的地动,是这个洞口爆发出的,并非是国师在催动震鼎。”


秦牧心中一沉,他进入神断山脉后,便感应这里时不时传来震动,还以为是延康国师催动震鼎,没想到震动却是这个连接两界的洞口发出来的。


延康国师等人不在这里,吉凶难测。


他抬头仰望,看到漂浮在天上的那片大陆中,有一尊强大雄壮的魔神正在元神出窍,将自己的肉身石化。


有许多形体古怪的魔族像是辛勤的蚂蚁,围绕着魔神石化的肉身打造一个规模宏大的祭坛,数以万计的魔族奴隶被牵到祭坛上砍头,借助血祭,试图将那尊魔神石像送来。


一个个头戴白骨和羽毛的祭祀以及法师,在规模宏大的祭坛上作法,血浆围绕祭坛翻涌的情形映照在秦牧等人的眼帘中,有一种残忍的美感。


这幅场面震撼人心,又残忍可怕。


那个世界还处在野蛮血腥的部落时代,他们的神通很是原始,充满血腥。


“延康国师可以说是捅出一个大篓子!”


秦牧头皮发麻,震鼎打通另一个世界,而对面的那个魔族世界显然神魔数量很多,这个世界的魔神见到了延康国所在的世界,自然是见猎心喜,产生了征服的欲望,甚至不惜石化自身,将自身送到延康!


不过奇怪的是,这些魔神的石像被送过来,他们却没有试着展开更为宏大规模的祭祀试着扩大被震鼎轰开的洞口,而是四处搜寻什么东西。


“而且,这么大的洞口,为何没有看到魔族从洞口过来?”秦牧心中纳闷。


蛟王神有所发现,连忙道:“主公,那边的祭坛上还有魔族军队!”


秦牧向他说的方向看去,心中凛然。


魔族世界的奴隶正在建造一个规模宏大的祭坛,比刚才那座祭坛要庞大数倍,坛体像是一座大山被削平,数以万计的魔族法师漂浮在祭坛的四周,用奴隶的血在祭坛上刻画符文。


而祭坛边缘正有魔族的大军在浩浩荡荡的走向祭坛中央,他们应该是准备以此为契机,将魔族的大军送到延康!


“难道说,这个洞口无法穿过,他们只能靠血祭的力量,让魔族的战士进入延康?”


秦牧怔然,伸出手掌,试图从洞口伸入另一个世界,不过他却像是遇到无形的屏障,明明前面就是另一个世界,却无法进入。


蛟王神龙麒麟等人也纷纷试探,实力越强,阻力便越强,他们无法进入那个时空。


突然,只听咚的一声巨响,一个重物落地的声音传来,将秦牧等人惊醒,那是那尊魔神石像被对面的世界送过来,高达百丈的石像静静的立在他们的右侧,距离他们只有百十丈远近。


石像表面,鲜血所化的符文不断扭曲转动,变化形态,渐渐的隐没到石像体内。


这尊石像突然动弹一下,缓缓移动身躯,显然另一个世界的祭祀和法师们用奴隶来血祭,让这些石像有了自主行动的能力。


只是,他们还无法将自己庞大的力量传递过来,无法让石像恢复成为肉身。


“快走!”


蛟王神连忙驮载着他们绕过这个巨大的洞口,向远处奔去。


秦牧站在蛟王神背上,回头看去,只见那尊石像突然弯下身子,探手向地底抓去,两条手臂竟然像钻头一样钻入大地之中,接着,这尊石像头下脚上钻入大地,身躯慢慢消失。


“这尊石像也是在寻找什么东西!他们到底在找什么?国师、瞎爷爷他们是否还活着?如果还活着,他们躲在哪里?”


秦牧催动九重天神眼,细细搜寻延康国师等人的踪迹,不断向北走去,他看到了更多的战斗痕迹,那是屠夫、瞎子等人与上苍诸神对决留下的痕迹。


“蛟王神小心!”


秦牧看到静止在空中的一条黑线,连忙让蛟王神止步,蛟王神微微一怔,也看出不对劲之处。


他绕过这条黑线,只见随着视线的移动,黑线在慢慢变宽,这是一道停顿在空中刀光,只是切开了空间,空间将刀光卡住,然而刀中神通的威能含而不放,以至于空间无法愈合!


“好可怕的刀法!”


蛟王神不禁悚然,这种刀法已经堪称神刀,刀法达到道境的层次,无坚不摧,可怕无比。


“屠爷爷的天刀,杀猪刀法!”


秦牧不禁惊叹,杀猪刀法他也学过,但是始终难以发挥到屠夫这种层次。


屠夫的刀太狂野,他人即便学会也很难完全发挥出其刀法威力,只有像屠夫一样癫狂,才能将其威力发挥出来。


接着,他们看到了一片火海,火海极为炎热,将山烧熔,即便是黑暗也难以吞噬这片火海。


“哑巴爷爷的那口打铁炉子被打碎了!”


秦牧心中一惊,造成火海的原因是哑巴的那口炉子,这口炉子被打碎,炉火形成了这片火海。


“难道哑巴爷爷凶多吉少了?”


他们跨过火海,突然秦牧看到了老如来。


老如来跏趺而坐,周身二十重天境,诸佛环绕,二十重天诸神大大小小错落坐在他的四周的空中。


老如来旁边是一尊上苍的神祇,站在那里。


两人相对。


秦牧怔了怔,叹了口气,向老如来施了一礼,将老如来搬了起来,放在蛟王神身上,继续向前走去。


“公子,那老和尚为何一动不动,还要你抱他?”狐灵儿回头好奇道。


秦牧摇头道:“他与那尊神同归于尽了。”


狐灵儿怔然。


没多久,秦牧看到了老道主。这个老道士一手掐着剑诀,一手背剑,道骨仙风,仰头看着前方距在山崖上附身探出半个身子的神祇,脸上挂着微笑。


秦牧双眸中神光射出,看到那尊神祇的眉心被剑洞穿,剑痕很细小,难以察觉。


他看向老道主,老道主身上很是残破,到处是伤,身上的伤口已经不再流血。


狐灵儿问道:“老道士他还活着吗?”


秦牧摇头,走上前去,将老道主抱起来,轻声道:“血流尽了。他最后一剑应该是元神化剑,刺入了那尊神祇的眉心。他以元神为剑,元神化道,这一剑刺出,招式的威能爆发,他的元神也会爆发,然后随着这一招的威力耗尽元神也会散去。”


道不同不相为谋,尽管天魔教与道门的道不同,但秦牧对这位老道主还是极为敬重。


狐灵儿肃然,整了整衣衫,向老道主恭恭敬敬的施了一礼:“义士暮年,壮怀激烈。礼敬!”


蛟龙们见状,纷纷后腿站起,向老道主抱爪见礼:“玛哈!”


他们继续前行,又看到了一条伏地的大蛇,那是柳仙。


从另一个世界来的石像渐渐稀少,然而肃杀之气却越来越浓,秦牧眼角抖动,唯恐看到瘸子、司婆婆他们的尸体。


他吃力的拖起柳仙,将她的尸体也放在蛟王神背上,黯然道:“村长说总要有个人来收尸,柳仙师姐,我来了,随我回家……”


他们又看到了白仙,白仙背上布满了银色的刺,刺上有个线团,他手中托着一个盘子,盘子上是银针。


他的胸口破开一个大洞,一只大手从他胸前透出,他应该是刚刚击杀对手,却没有料到对手临死前一击还是要了他的命。


四周寂静无声,一块块山石漂浮在黑暗和雾气中。


秦牧等人行走在这里,脚下的地磁元力仿佛消失,这里有着奇怪的力场,秦牧抬头,看到了一颗颗星辰。


大罗天星!


“婆婆……”他的心不由揪了起来。


那是大罗天星掌力形成的星空,他看到司婆婆坐在星空中一动不动,那个绝美的女子伸出一只手掌,大罗天星掌力从这只手掌中爆发,她依旧风华绝代。


————第二更十分钟后!

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 ,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