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秦牧元气微动,手臂粗的元气丝无声无息的拔出少保剑,他的目光紧紧落在舞动的触手上,根据触手上的肌肉运动轨迹,推断触手主人的方位。


突然,他左手并指刺出,少保剑顿时发出一声剑鸣,闪电般刺入灰雾之中,雾气中,一声惨叫传来,与此同时蛛网震动,一个背负八爪的女子脚踩蛛网飞驰而至,背后八只锋利无比的爪子向秦牧刺下!


秦牧右手五指叉开,用力一扯,整个蛛网突然间升起,将那八爪女子裹在中央,秦牧催动元气,大育天魔经收缩,网中的八爪女子被切成碎块!


秦牧松了口气,大育天魔经所化的细丝不断缩回,又在他的手上织成手套,不带一丝血迹。


“这些天魔众到底是什么种族?似人非人,似兽非兽,似妖非妖,似虫非虫,太奇怪了。”


他脚踩蛛网,向前走去,但是却没有发出任何声响,瘸子的偷天腿法着实轻盈。


少保剑飞回,落入他背后的鱼龙口中,秦牧以元气维持剑鞘的鱼龙形态,随时备战。


他小心翼翼来到少保剑刺死的那个天魔众身边,看了看尸体,只见此人长着八只脚,八只脚都是长长的触手,形容很是恐怖。


“雾气这么重,对我来说不是好事,对这些天魔众来说也不是好事。只要他们无法一拥而上,我便可以保住性命!”


秦牧站在灰雾之中,不再走动,而是听着周围的异响。


这时,四周突然间安静下来,听不到任何声响。


秦牧捡起一个石子,屈指弹出,石子落地,除了石子清脆的滚动声,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他又等了片刻,再次弹出一个石子,还是没有动静,秦牧松了口气:“天魔众被我杀光了,现在应该安全了……”


突然,山谷中一股狂风吹来,弥漫的灰雾径自散去,秦牧看清四周,不由头皮发麻,在他四周,竟然站着数百个天魔众,数量极多。


刚才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这数百天魔众也站在灰雾中一动不动,等候他露出马脚,秦牧根本没有想到自己身边竟然站着这么多人!


他纵身而起,脚踏狂风破空而去,就在他腾空而起的一刹那,数百天魔众齐齐动了,扑向空中的少年!


这数百天魔众都是神通者,天魔众共有八种,秦牧见到的第一种是鱼鳞蛙蹼的怪人,第二种是熔岩巨人,第三种是俊美少年,第四种是丑陋妇人,第五种是貌如人却生着蝎尾的女子,第六种是背负八爪的女子,第七种是长着八条触手的怪人,第八种是手臂是两条大蛇的怪人。


此刻这数百天魔众齐齐扑向空中,各种奇异的神通,还有奇怪的肢体,同时向空中的秦牧攻去,密密麻麻,根本无法抵挡。


秦牧根根寒毛倒竖,这种情况下他根本来不及抵挡!


就在此时,他眉心突然佛光迸发,一尊大佛从他眉心跃出。


“唵、嘛、呢、叭、咪、吽!”


大佛双手合十,佛光如环四下迸发,无数残肢四面八方飞出,飓风冲击,将那些天魔众扫荡一空。


佛光渐渐暗淡,秦牧身前,那大佛虚影也越来越暗淡,终于消失不见。


那是马爷留在他眉心的大佛虚影,在他遭遇必死的危险时才会迸发,不过只能用一次便会散去。


秦牧松了口气,同时微微一怔:“刚才为何会突然掀起一股狂风吹散灰雾?倘若没有这股狂风,我也不会被那些天魔众发现。”


这时,他注意到狂风的来源,那是月亮船。


这艘庞然大物竟然缓缓站了起来,因为这艘船实在太大,比镶龙城还要庞大,所以才会掀起狂风,将灰雾冲散一些。


“太阳船需要太阳守来掌控,才能前进,这艘月亮船上莫非也有月亮守?如果还有月亮守镇守此地的话,说不定船上还会有我的族人……”


秦牧精神一震,然后他看到距离月亮船最近的一座城池的神庙中,黑烟如柱,显然是有恐怖的存在觉察到这里的动静。


秦牧不假思索,立刻冲出酆都门户,双足发力狂奔,直奔山的另一边而去。瘸子的偷天神腿在他脚下发挥得淋漓尽致,浮光掠影一般,速度极快!


月亮船有异动,说明船上有人操控,只是现在情况及其危险,容不得他前去查看。


他奔过几座山头,前方雾海出现,秦牧正要直冲过去,突然下方一股吸力传来,将他脚下的风吸走,秦牧立刻从空中坠落!


轰隆。


烟尘弥漫,秦牧在地面砸出一个大坑,坑中少年缓缓站起身来,只见自己落下的地方正是刚刚上岸时遇到的那个村子。


此刻村子里的人们一个个放下手中的活儿,各自站起身来,目光诡异的看着他。


刚才让他脚下的风消失的是一个铁匠装扮的人手中持着的炉橐,人皮蒙在一个大夹子上,形成一个气囊,里面有簧,能够压缩之后弹开吸气,前头是一个人头做的喷气的嘴儿。


那个铁匠装扮的人抓住炉橐的两个把手,刚才正是他用炉橐吸气,将空中秦牧脚下的空气吸走,让他不由自主的跌落下来。


另一边的草庐门前,正在剁饺子馅的胖大娘站起身来,手中抓着两把菜刀,菜刀上还滴着血。


秦牧身后,正在舂米的一个汉子也不再舂米,而是将舂米的杵提了出来,杵下是一个瓦罐大小的锤头,正在啪嗒啪嗒的滴血,石臼里放着的赫然是一颗人头。


村后的裁缝正在裁着布料,那布料赫然是一张张人皮。那裁缝一手提着剪刀,一手拎着量尺,站了起来。


染坊的伙计正在挂着染好的布匹,一张张人皮正从装满血浆的大缸里捞出来,染坊伙计看到坠落的秦牧,将手中的人皮放下,染血的双手在胸前擦了擦。


蹲在屋前吃饭的小孩吐出一根被啃得只剩下骨头的手指头,那只白白胖胖的大肥猪哼唧哼唧走过,嘴里叼着一条惨白的手臂。村口的老人正抽着人骨烟袋,吐出的烟圈变成了一个个骷髅头形状,发出凄厉的惨叫然后消散。


秦牧身前身后,出现的村民越来越多,将他的去路和退路统统堵住。


秦牧背后,鱼龙吐剑,左手反手握刀。


突然,他体内的元气狂暴,冲入聋子用蛟龙血在他身上画的图画,顿时无比恐怖的力量涌入他的四肢百骸,秦牧的身体中充满了蛟龙的力量,同时聋子的画让他感觉到自己此刻就是一尊神圣!


他现在虽然是骷髅形态,但是这只是一种假象,他的血肉和皮肤犹在,只是无法被看到触摸到而已。


村长点醒他重开神眼九重天时,他便意识到这一点。


此刻,聋子的画被他催发,秦牧立刻感觉到自己的身躯中充斥着无比恐怖的力量,元气也在疯狂提升,无比雄浑的元气溢出,在他身上化作一条巨蟒盘绕!


他的气息暴涨,脚底突然升起浓浓水气,化作一片一片的波涛,波涛之中玄龟若隐若现。


现在的他如同一尊神祇,体内充斥着无边的力量!


他感觉到自己仿佛成为操纵水的神祇,举手投足可易山河!


杀出这个村子!


秦牧心中只有这一个想法,不惜一切,杀出这个村子!


嗤嗤嗤,他四周传来撑破人皮的声响,那些村民身上的皮囊纷纷爆开,一个个魁梧的身影从皮囊中挤出,这些村庄里的人们都不是人,而是天魔众!


小孩,妇人,甚至连那头猪,也统统改变了形态,化作天魔众的神通者,甚至不乏有开了七星神藏的存在!


只有那个抽着人骨烟袋的老者还坐在村口,没有任何变化。


“杀!”


秦牧爆喝,向村口冲去!


就在他冲出的一刹,他的背后,一个个天魔众暴起,向他攻去!


秦牧双手交错,轰隆,滔天的巨浪从他双手之间奔腾而出,一条浩荡长河如同巨蟒冲击,将四面八方涌来的天魔众统统卷起,长河巨蟒摇头摆尾,一座座房屋滔天大水的冲击下四分五裂!


秦牧剑指刺出,少保剑冲入长河之中,闪电般向被卷入河中的天魔众刺去,刺剑式,挑剑式,斩剑式,云剑式,劈剑式,挂剑式,点剑式,抹剑式,村长传授给他的最基础的剑术被他施展出来,每一击都极尽完美!


长河顿时被血染成红色,化作一条红色大河,大河中飘起一具具伏尸,那是被他斩杀的天魔众。


秦牧脚底,哗的一声水浪冲起,一头玄龟浮现,载着他在河中起落沉浮,向村口而去。而在他身后,整个村庄被夷为平地,大水过后,一地尸体!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