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我输了。”


马爷吐出一口浊气,露出欣慰的笑容,道:“一力降十会,牧儿你的力量之强已经可以弥补招式上的不足。你过关了。对了,你的修为怎么一下子提升了许多?连我都来不及卸去你的力量。”


秦牧松了口气,笑道:“我和村长出门,回来的时候我的灵胎……”


村长连声咳嗽,秦牧纳闷道:“村长,你怎么了?”


“刚才被你那一招吓到了。”


村长又咳嗽两声,道:“第一关你已经过了,那么第二关呢?”


瘸子抽出嘴里的猪蹄,一瘸一拐的走来,嘿嘿笑道:“牧儿,咱们不比拳法,比腿法。你抬头往上看,看到那朵云没有?”


秦牧抬头仰望,只见一朵白云悠悠飘过。瘸子笑道:“你和我比一比脚力,看看谁先跑到那朵云上。”


秦牧迟疑一下,点了点头,瘸子憨厚笑道:“你年纪小,我爱幼,让你先走一步。”


秦牧脸上挂着憨厚笑容,道:“我尊老,老先行。”


“你年纪小,你先行。”


“你老人家身子骨不好,还是你先走。”


……


两人脸上挂着憨厚的假笑,相互推让了半天,屠夫抄起两口大刀,喝道:“啰嗦个屁!那朵云彩都跑远了!再不跑,老子剁碎你们两个!”


秦牧与瘸子几乎同时狂飙而去,秦牧脚步连踏,脚下生风,突然脚踩狂风腾空而起,就在此时瘸子已经先他一步奔入空中,秦牧手掌向下一按,瘸子脚下的风顿时向地面吹去,这瘸子手舞足蹈从空中跌落下来。


秦牧立刻冲上前去,超过瘸子,正在踏风而行,突然他双腿一紧,两条腿被捆绑得结结实实,顿时头下脚上倒栽下来。


瘸子哈哈一笑,手中出现一道元气鞭,锁住了秦牧的双腿。


秦牧掉落下来,这少了一条腿的老者在他身上踩了一脚,便要腾空而起。


却在此时秦牧元气爆发,将元气鞭崩断,抱住瘸子的腿,自己的腿则向瘸子的脸踢去,两人轰得一声砸落在地,尘烟四起。


瘸子拐杖点地,偷天腿法施展出来,出神入化,向秦牧攻去,秦牧躺倒在地,只对他的拐杖攻击,连续踢出不知多少腿,挨了瘸子十几脚,终于将瘸子的拐杖踢得粉碎。


瘸子单足而立,怒道:“臭小子,跟谁学得这么损?”


秦牧双手在地面重重一拍,头下脚上身躯旋转着冲天而起,瘸子冷笑,单腿曲蹲,接着纵身一跃,跳入空中。


他刚刚跳起,在他头顶的秦牧立刻双手向他拍来,元气直接化作玄武元气,空中出现道道水纹,接着化作水龙直奔瘸子而来。


“小道耳!”


瘸子嘿嘿一笑,双手生风,冲击水龙,将水龙冲偏,他的元气竟然化作一条腿脚,有些透明,双腿狂奔,有超过秦牧的趋势。


秦牧双腿劈叉,在空中劈出一字马,手掌按了按空气,头下脚上立刻变成头上脚下,接着双腿一并,撒腿狂奔,对着瘸子的后心痛下杀手。


两人在空中奔跑,腿法施展开来,都是阴损的招式,身形腾挪不定,看得下方的众人眼花缭乱。


突然,瘸子手臂如影一般,神鬼莫测,偷天的手法施展开来,秦牧还未觉察到他是如何出手,便觉裤带一松,被瘸子将他裤子褪到脚踝。


他立刻被自己绊倒,然后身上一凉,衣裳也被瘸子脱了困住他的双手,秦牧从空中跌落下来,急忙挣断上衣,提起裤子,一边狂奔一边系上裤带,怒道:“瘸爷爷,你这一招可没有教过我!”


瘸子哈哈大笑,道:“你先追上我,我便教给你!”


秦牧嘿嘿一笑,一拳轰出,龙形拳劲顿时向前冲去,瘸子惊叫,急忙脚步错乱,身形连连闪避。


秦牧练气成丝,手臂粗的元气丝向瘸子卷去,如同大蛇,只要被缠住便很难脱身,瘸子再度躲闪,已经被他追上,无奈道:“我教你便是。”


两人满脸堆笑,在空中接近,瘸子正要向他下手,突然被秦牧电光火石般封印他的三魂七魄,然后一脚将这老头从空中踢了下来。


噗通!


瘸子落地砸出一个人形大坑,然后慢吞吞的从坑里爬出来,喜极而泣:“不愧是我教出来的,没有随便相信他人。”


秦牧在空中快步追上那朵云彩,然后又斜斜跑下,在地上快速冲上前几步,这才止住。


瘸子笑道:“我刚才答应你的,绝不会反悔,等你过完九关,我教你偷天换日手。”


秦牧大喜。


屠夫扬了扬刀,笑道:“牧儿,需要歇息一下吗?”


秦牧立刻点头,坐下来歇息,喝茶补充水分,休息了半天,又跑去穿了一件衣裳。屠夫脸色黑了,嘀咕道:“臭小子,元气修为这么浑厚还要歇?你怎么不直接打?打的话老子还有胜算……”


又过了片刻,秦牧从倒塌的铁匠铺里捡了另一口杀猪刀,两口杀猪刀交错,道:“屠爷爷,我休息好了!”


屠夫冷笑:“你原本是用一口刀的,现在为何用两口?”


秦牧一手正手持刀,另一手反手持刀,屠夫面色凝重,也调转刀锋,左手反手持刀,冷笑道:“臭小子,想与我玩近身肉搏?你还嫩了点……”


药师咳嗽一声,提醒道:“屠夫,你没有下半身,被他贴身的话,你很吃亏,你的肌肉没有他多。”


屠夫脸色又黑了,悻悻道:“他近不了我的身,会被我的刀法挡在外面……”


马爷提醒道:“他的元气异常雄浑,是你的两三倍,你的刀碰到他的刀,会被磕飞,连你也会被震飞。你只能用技巧胜他。”


“那还打个屁?”


屠夫大怒,将双刀插在地上,眼珠子转了转,笑道:“牧儿,你坐下,咱们都不用刀,只用听劲,搭一搭手。”


秦牧将杀猪刀插在地上,与他对面而坐。两人以手为刀,两只手掌碰在一起,各自闭上眼睛,通过感应对方手掌中的力量变化来推测对方身体肌肉的运动,元气的运转,掌握对方力量的分布,然后攻其破绽,一刀必杀。


这是提刀出禁来的诀窍。


提刀出禁来,车马轰如雷。只身赴皇宫,手挽君王头。


这句诗的意思是我提着刀走出皇帝的禁宫,外面车马声如同雷霆轰隆,无数人马阻挡我的脚步,只因我只身杀入皇宫,手中挽着皇帝的头颅。


这一招气势气概是其他任何招式都无法媲美的,狂野,睥睨一切,无视一切。


但是这一招却又是屠夫的刀法中最讲究技巧的一招,对自身力量的控制须得达到极致,对敌人力量的掌握也达到了极致,是战技神通中的巅峰之作!


两人手掌相触,顿时自己和对方的肌肉运行,元气运转,力量分布,秦牧几乎在瞬间便察觉出屠夫的元气远不如自己,就在他以手为刀出刀的一刹那,屠夫已然感应到他的力量变化,提前封挡,另一只手则斩向秦牧的破绽所在!


屠夫毕竟还是技高一筹,无论反应还是经验都是远胜秦牧,不过屠夫挡下秦牧这一刀时才发觉不妙,整个人倒飞而去,被秦牧手刀中的力量生生劈出村子,栽入村外的山林之中。


秦牧低头,只见自己刚刚换的衣裳已经破开,被屠夫那一刀切破,心中暗道一声好险。


他的修为太强,尽管刀法还是不如屠夫,但是以修为碾压屠夫却可以办到。


“我输啦!”


屠夫从村外跳起,落入村中,双手撑地,痛痛快快道:“我输啦,药师,聋子,你们也没有必要比啦,你们的修为也不如他!”


聋子冷笑道:“谁说我要与他比法力修为,比争强斗狠的本事了?牧儿,我画了两条龙。”


唰——


他抖手将两幅画卷展开,将两幅画挂在杆上,只见两条墨龙栩栩如生,跃然纸上,似乎随时准备腾空飞走一般。只是古怪的是,这两条龙都没有眼睛。


“这些年我教你书画之道,书画之道不是这些打打杀杀的笨手段,而是聪明人的玩意儿,要有悟性的。”


聋子摆好毛笔,肃然道:“这两条龙我用神通作画,只要点上眼睛,便可以化龙飞去。不过以灵胎境的修为是无法做到画龙点睛,但是,修为不够,便要看画功。我教过你灵犀一点赋神魂。今天,我就和你比灵犀一点,看看谁能在灵胎境点活这两条龙,让飞龙入天!”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