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秦牧回到客栈,继续研读大育天魔经,不知不觉间到了深夜,他已经学了十多种法术,但是没有对应的功法,这些法术的威力只能发挥出大半。


“必须要找到大一统功法,否则难以将大育天魔经的威力全然发挥出来。”


他正看得入神,突然只觉腰身暖暖的,有什么东西在拱自己,低头看去,却是小白狐靠在他身边睡着了,在睡梦中用头蹭他。


秦牧露出笑容,小心翼翼将小妖狐送到床榻上,让她枕着枕头入眠,自己则回到桌边,继续参悟大育天魔经。


又过了良久,他也生了困意,于是熄了灯,合身躺在床榻上,不知不觉沉沉睡去。


次日清晨,丰秀云前来,送秦牧登船,道:“公子,妾身只能送你到这里。此去沿江而下,便可以进入延康。公子一路小心,早日到延康京城,祖师已经在那里等候。”


秦牧点头,挥手作别。


船队的前方,高大埠头上,正有士兵搅动绞盘,咯咯吱吱的拉起巨大的铁闸,一艘艘商船缓缓启动,被水流送离密水关,沿着涌江而下。


秦牧和狐灵儿站在船头,四下看去,只见涌江两岸的景致与大墟渐渐有了不同,这里江边有些富饶的村庄,隐藏在山林间,不像大墟,都是些茅草房屋。


江面上的船只也渐渐多了起来,多是一些拉着矿石货物的船只,吃水很深,江岸边还有些矿山,许许多多的矿奴正在采矿。


“这里面有多少是大墟的弃民?”秦牧收回目光。


又走了百十里,江岸边又有冶炼厂,一座座巨大的洪炉在提炼矿石,许多船只停靠在这里,卸载矿物。


洪炉冒出高几十丈的火光,火势猛烈,小船经过时,秦牧看到有十几个神通者正在鼓风,施展出法术,让火势更猛,提升温度。


还有一些神通者正在用法术牵引江水,冷却提炼好的玄铁、赤铜。


又有一些神通者用白虎之气施展神通,切割玄铁、赤铜,切成整整齐齐的方块,方便堆砌,装船。


这幅景象,在大墟中难以看到。


“无论人力物力财力,延康都远超大墟。”秦牧赞叹。


见微知著,从小的方面便可以看出一个国家的繁荣与强大,涌江边的冶炼厂靠近水源,交通便利,能够为帝国源源不断的提供材料,炼制灵兵,提升军队装备,可想而知延康国的军力国力达到什么程度。


“丰秀云说有门派趁着延康国师在大墟战败,于路上暗杀延康国师,让延康国师身受重伤,谋反作乱。”


秦牧心道:“延康国师虽然在大墟边缘吃了亏,但是军队的元气未伤,整体战力还在。他身边强者如云,本身又是神下第一人,怎么会被暗杀遭到重创?这里面很有蹊跷,倘若看不准,我怕这些造反的门派都将死无葬身之地。”


商队的船有水中巨兽拉着,速度极快,到了傍晚便来到堤江县。


堤江县沿江而建,比镶龙城还要大几分,秦牧张开神霄天眼四下看去,没有寻到气势巍峨的神像,心中隐隐不安,突然醒悟过来,自嘲道:“我还是以为自己在大墟中……”


他自幼生活在大墟,在黑夜到来前寻找到神像庇佑的栖身之地已经成为他的本能,这种习惯只怕短时间内都难能改过来。


堤江县前,商队突然停下,只见一艘艘渔船在前方出没,有些渔民正在用钩子打捞水里的浮尸。


“真是晦气。”一个商人摇头。


秦牧带着狐灵儿随着商队入城,刚刚进入城中,便见一口口棺材摆在街道的两旁,数量极多,约有四五百口。


秦牧吓了一跳,有些棺材还未入殓,还有士兵抬着一具具尸体放在棺材中,有些棺材已经盖上,城中的居民都是躲得远远的,不敢近前。


“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一下子死了这么多人?”


秦牧纳闷,有商家上前询问,一个士兵道:“是浮尸,江水冲过来的,不知道是哪里人。估计是上游洪水,淹死的,冲到我们堤江县,被大坝拦住。县令说这些尸体堆积的话,会有瘟疫,于是让我们打一些薄皮棺材,将他们入殓了,明日便将他们安葬。”


“原来如此。”


各路商贾纷纷驱车避开,各寻客栈落脚,秦牧也寻了家客栈,落脚歇息,晚饭之后,秦牧取出延康地理图看去。


堤江县在延康中部,一路北上,大概十多日时间,便可以到达京城。倘若再向东走,大约三千里地便可以见到大海。


天色已经暗淡下来,夜色越来越浓,秦牧放下地图,看向窗外,这里的黑暗与大墟的黑暗不同。延康国的夜晚是天色一点一点的变得黑暗,但天上还有月色,还有星光,而大墟到了夜晚,黑暗从西方而来,一股脑遮住苍天,笼罩一切,黑暗中没有任何光亮。


他小心翼翼的把手伸向窗外,窗外的黑暗没有半点危险。


“大墟到底经历了什么?以至于有黑暗侵袭这种怪事?”


少年驱散心中的疑惑,取出大育天魔经继续研读。


他将白手套捋出一条线,元气浸入其中,顿时丝线暴涨,变得越来越粗,显露出无数,参悟其中奥妙,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深夜,外面万籁寂静,只有敲更的声音传来。


就在此时,一股阴风从窗外吹来,烛光摇曳,秦牧连忙抬手护住烛光,突然街上传来咯吱一声轻响,在寂静的黑夜中很是清晰。


秦牧心中一惊,一手盖灭蜡烛,闪身来到窗户边,将窗棂关上,只留下一线。


少年五指叉开,大育天魔经所化的丝线立刻飞来,嗤嗤嗤在他的手掌上织成一个薄如蝉翼的手套。


秦牧透过窗户看去,只见月光倾洒在堤江县的街道上,街道两旁停放着一口口棺材,更夫敲着锣从街道的另一头走来。


突然,这个更夫仿佛看到了什么,停下脚步。


咯吱,咯吱。


那种奇怪的声音传来,一口棺材被推开了半边,棺材中一个身影直挺挺的坐了起来。


当啷。


那更夫手中的铜锣被惊得落在地上,突然棺材中的那个身影鬼魅般闪过,落在更夫身前,行动之时显得身躯僵硬,双手向前一插,将那更夫的脑袋从脖子上铲落下来。


秦牧心头微震,只听咯吱咯吱的响声不断传来,一口口棺材开启,棺材中一具具浮尸坐了起来。这时,街道上一间房门开启,几十个道人鱼贯走出。


为首的道人身披八卦黄袍,胳膊弯处搭着拂尘,头戴道冠,脚踏覆云履。他身后的道人则是黑色道袍,各自背着剑匣,默默无声。


那黄袍道人袖筒中一张张黄表纸飞出,漂浮在空中,连成一道长桥。


这条由黄表纸组成的长桥从街道这一边一直搭到堤江县县令的县衙!


然后,一具具浮尸纵身跃起,从棺材中飞出,僵硬的在空中奔走,脚踩黄表纸,直奔县衙而去!


秦牧凝眸看去,只见这些浮尸冲入县衙中,随即那黄袍道人袖筒中又有一道道黄表纸飞出,在空中搭桥,却是铺向东南西北四个城门。


他的身后,一个个黑袍道人立刻腾空而起,脚踩黄表纸,向四个城门而去。


“糟了!”


秦牧心头一跳,旋风般转身,将衣物收拾一番,打成包袱,唤醒白狐,飞速道:“别说话,我们悄悄出城!灵儿,你来掌风!”


狐灵儿不解其意,眨着惺忪睡眼,还未回过神来。


突然县衙方向传来惊天动地的巨响,一个声音又惊又怒:“飞僵!有飞僵!尸仙教来袭,快保护大人!”


“你们大人已死,头颅在此!”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