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妖蛮
    有蛇镯与傀儡分身的辅助,陈海修炼是极其迅速,但也有弊端。←百度搜索→

    他闭关才两个月,就将院子里那两三百株伏苓、芝草等药草就差不多都吃完了;没有灵药及时补充精气,他修炼速度就骤然降了下来。

    一天下午,陈海修炼基本腿法、基本步法后精筋力尽,咬了一小截伏苓草,恢复精气,想着是不是要跑到山上的藏经院,找一些药草种植的书,认真研究一些。

    他现在需要种一些生长快、附加值更高的灵药,才能将这块药田的潜力充分发挥出来,以支撑他后续的修炼,但想到他现在还没有丁点的宗门功绩积累,却又无法再从藏经殿换任何一本秘诀出来。

    “陈强的这座院子,我开口讨要了多次,都让周钧那狗贼百般推脱,他这时却让区区一个刚入道院的初级弟子住进去,我倒要看看,这个初级弟子是什么来头……”

    陈海正想着好好打理药田的事,院门外却传来嘈杂的斥骂声,说话者气愤异常,气势汹汹。

    听了这话,陈海心里一沉,他在这院子里关门闭户苦修三个月,都没有跟铁流岭的其他道兵弟子接触,没想到麻烦自己还是找上门来,而听这些人骂骂咧咧的语气,竟是要来夺走他这座院子。

    虽然才到铁流岭独处三个月,陈海已经充分体会到独门独院又拥有一块灵泉药田的好处。即便他这时候隐约猜到周钧当初安排他住进这里的用意是什么,但哪里会愿意拱手将这极利他修行武道的院子里让出去?

    “砰!”

    陈海心里还想着要用什么说辞才能将来人挡回去,三寸厚坚木劈成的院门这时候却已经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得粉碎,木屑碎片往院子里溅飞来。

    陈海闪避不及,脸颊让一块门板碎片擦过去,伸手抹去,脸颊上留下了一道血痕。

    陈海心里再想息事宁人,以图安稳修炼,这时候脸色也阴沉下来,就见五六道身影,气势汹汹的要冲进院子里来,看到收拾利落后的院子,眼睛里都流露贪婪跟不忿的神色。

    为首那名青年,狭长的脸虽然也有几分丰神俊朗之姿,但他阴戾的眼神,像条毒蛇似的扫过来,令陈海感到极不舒服,而看此人穿一身紫色袍衫,陈海心知他在铁流岭是跟周钧地位相当的高级道兵弟子。

    紫袍青年的身后,还有五人都穿青衣袍衫,都是跟着过来闹事的初级道兵弟子,也可能是这青年的家奴随扈。

    一道身影站在青年的左边,刚刚才踢碎院门的脚收回来,身量极其魁梧,仿佛一截铁塔,半步跨入院门,脸却被门楣挡住。

    比起这道身影,紫袍青年与其他几名随扈就像是侏儒一样矮小。

    很快就见这道身影的身子一矮,头从门楣后伸过来,待陈海看清他的脸颊覆盖一层金黄色的绒毛,也是吓了一跳。

    这巨汉脸上长满细密的绒毛,颈脖上则覆盖着细密的鳞片,绝非陈海所理解的正常人类。

    再看他裸露的手臂部分,同样都覆盖一层细鳞,而长满黑粗鼻毛的朝天鼻孔,就像脸上开了两个窟窿,极其丑陋,铜铃似的眼珠子满是凶焰似的血丝,就像一头随时会失控,会将在场所有人都吞噬掉的凶兽。

    妖蛮!

    传说妖蛮是远古大妖的后裔,也是金、燕诸州北境最大、最严峻的威胁,在太微山脉的北部的大漠深处,就有好几个强大的妖蛮部族聚集。

    以太微宗弟子为核心的武威军,在太微山脉一线,近百年来不知道与这几家妖蛮部族展开了多少次血战,陈海没想到道院竟然会有妖蛮。

    难道妖蛮巨汉是受这青年控制的蛮奴?

    虽然妖蛮诸部是燕、金诸州北境最严峻的威胁,但频频发生的战事里,大燕帝国所俘虏的妖蛮战俘,并不会统统处死;特别是一些武力值高的妖蛮或者拥有修炼潜质的妖蛮,以及有一些极其美艳的特殊妖蛮,会用秘法禁锢神魂,控制为蛮奴。

    虽说大燕帝国的族阀宗门,都严禁控制他人的神魂,但妖蛮以及一些妖兽、灵兽都不在此例,甚至大燕帝国的高门宗阀,都以豢养上品血脉的妖蛮为荣。

    这座院子虽然有四五年没有住人,但前主人陈强是铁流岭道院的核心弟子,院门都是用铁流岭千年才长成的上等硬木制成,非普通的杂木能比,陈海就算踢出风云腿第一式绝学的万钧锤踢,也没有把握一脚将院门踢裂,更不要说踢得粉碎了。

    由此可见这妖蛮巨汉的一脚,爆发出来的力量是何等的恐怖。

    陈海暗感这妖蛮的武力值,足以抵得上通玄境后期甚至辟灵境的武修了,道院里只怕唯有那些紫衣道兵弟子才能承受这一脚;而紫袍青年的修为,不会比这妖蛮更高,手下却有如此强悍的蛮奴使唤,从侧面说明紫袍青年的来头很不同一般。

    铁流岭两千多道兵弟子里,估计不会有几个人,有资格能拥有这么强悍的蛮奴。

    再看这妖蛮巨汉铠甲下紧绷的肌肉,像小山一样隆起,蕴藏着难以想象的雄浑力量,似乎随时都要爆发出来;而更令人生畏的,是妖蛮巨汉充满血丝的眼睛里,对在场的所有人,包括他的主人,都充满了灭杀的仇恨……

    只是妖蛮巨汉神魂都受控制,不能违抗青年的意志罢了。

    为首青年站在门口没有吭声,妖蛮巨汉也似铁塔似的矗在那里,却是一个身材干瘦的初级道兵弟子钻进来,指着陈海的鼻子呵斥过来:

    “你是什么人,怎么不知道规矩,这座院子里岂是你这种身份的人能随意住进来的?”

    在铁流岭,初级道兵弟子的地位,虽然要比玄衣、紫衣道兵弟子低一个层次,但太微宗及武威军内关系复杂,即便是作为低层武道培养的初级道兵弟子,也有相当一部分人是出身宗阀大族(平民里只有资质极优秀的子弟,才有机会进入道院修炼)。

    对方既然敢直接找上门来,不可能不做一点的调查;而假定对方做过调查,知道他是太微宗第三代真传陈烈的外甥,还肆无忌惮的直接踢门,最大的可能陈青已经将风声放到铁流岭。

    虽然对方都恨不得将手指戳自己鼻梁骨上来,陈海却没有意气用事。

    他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很微妙,要是陈青有意借刀杀人,他此时处理不好,很可能会在陈烈回太微宗之前,在铁流岭就失去立足之地。

    陈海此时进也不是,退了不是,心里暗想,周钧到底是什么态度呢?

    周钧早就知道自己是陈烈的外甥,当初将他安排住这栋院子,应该就是想着借他的身份,对抗眼前的紫袍青年,但周钧为什么没有出现?

    难道周钧知道他劣迹斑斑后,放弃他最初的计划?

    陈海暗暗头痛,没有理会干瘦弟子的咄咄逼人,而是暗中打量身穿紫袍青年,一时间也没有什么稳妥的应对之策,暗暗焦急,只能硬着头皮面对这群人无礼的呵斥,冷然说道:

    “姚兴原本在溅云崖伺候,两个月前才到铁流岭来修炼,也不知道这里到底有什么规矩,但周钧师兄安排我安排住进这座院子,想必周钧师兄自有他的道理。”

    陈海不管周钧现在到底是什么想法,现在他只能将周钧拖进来;也一定要将周钧拖进来,他才有可能保住这栋院子。

    ***************************

    这伙人踹门冲进来,就巴不得陈海忍不得气,上来就跟他们大打出手,却没想到风闻中性情乖戾的姚兴既没有冲动的大打出手,也没有畏惧他们的强势而退缩,竟是还想着将周钧当成一颗软钉子丢出来。

    干瘦青年虽然也看不起废物一样的陈海,但陈海都无反抗的意思,在道院之内,他还真不能就拿陈海怎么样,愣怔之下,只能转身看向为首的紫袍青年。

    “我现在就要你出去,你怎么说?”紫袍青年见陈海不亢不卑的抬出周钧来,阴柔的盯着他的眼睛,嘴角露出嘲讽之意。

    他都不需要亲自动手,一个命令,铁奴就能将眼前这个不识抬举的家伙撕成粉碎,他就不信世间真有不怕死的人,何况还是眼前这个被陈族放弃的废物!

    青年瞳光有淡淡的威压传递出来,陈海心头竟有微微压抑的感觉。

    陈海暗感此人应该是修炼到通玄境中后境了,神魂都要比普通人强大一些,才会给人精神压迫的感觉。

    虽说此人的修为,在太微宗也只能算小角色,但在铁流岭,在他面前却可以说高深莫测了。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