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少年孔桐
    周景元看到柴荣给陈海安排的比试对手,脸色骤变,赶忙将就要上台的陈海拉住,要他直接认输,也不去与此人比试。

    大家早就知道柴荣会在比试名单安排上做手脚,陈海与周景元、葛同对这次的弟子比试也筹划了很久,没想看到对方是身背大木匣子的少年,周景元竟要他直接认输。

    陈海知道周景元是心思极其缜密之人,要是普通的强手,绝不会如此大惊失色,不由得眯起眼睛,再次认真的打量起眼前这少年来,就觉得此人看似安静,却似一柄出鞘的利剑,给人锋芒锐利之感。

    陈海这时候瞥见周钧出现在广场的一角,正透过人群的缝隙往这边看来。

    周钧看到这边的情形,脸色也陡然阴沉下来,陈海也知道眼前这少年不简单。

    然而周钧并没有站出来的意思,陈海心里冷冷一笑,知道周钧与背后的赵如晦,更在意利用他抓住柴荣等柴阀子弟的把柄,将他利用完了,才不会在意他的败负,甚至都不会在意他的死活。

    陈海不再理会周钧的态度,而是低声问周景元:“这个孔桐是谁?”

    陈海不想被人踩在脚底,绝不会轻易认输,但他不是鲁莽之辈,周景元劝他自有道理,他就算坚持上台,也要先将对手的情况摸清楚再说。

    周景元不及回答,柴荣轻蔑的看过来,嘴角浮出一抹冷酷的笑,说道:“怎么,第一战就要认输,岂非接下来两战都要不战而退?如此怯战、没有血勇的弟子,道院也就没有必要再在你这样的人身上浪费资源了,你还是缩回你的溅云崖吧……”

    陈海暗感柴荣反应如此激烈,还真是涉及到陈、柴两族在宗门内的微妙关系,但他要是能回溅云崖,还需要死赖在铁流岭吗?

    “双戟孔桐!竟然是流金山道院的双戟孔桐,他怎么会跑到我们铁流岭来?”

    陈海此战已经吸引不少弟子的关注,毕竟一个月前闹出来的动静不小,很少人看到柴荣有吃瘪的时候,这次大家都期待看柴荣如何杀鸡骇猴。

    太微宗外门总共有三十多座道院,分散河西诸郡,初级道兵弟子有五六万之多,在宗门的层次又相当较低,即便是有些极出色的后起新秀崛起,也不可能赢得全宗门的关注,也是到这时候,才有人认出眼前这少年到底是谁来。

    但同样有更多的人,并不知道眼前这少年到底是什么来头。

    “孔桐是谁,很厉害吗?他要是流金山的道兵弟子,怎么跑到我们铁流岭来参加弟子比试?”

    “孔桐是流金山的初级道兵弟子,入流金山修行才一年多些时间,据说已经半步跨入通玄境,应有机会直接进入流金山传功殿修行,甚至有人断言他能在二十岁之前,进入上七峰内门修行。对啊,他怎么会跑到铁流岭来了?”

    “大名鼎鼎的兴公子,都从溅云崖跑到铁流岭修行,孔桐一介寒户,从流金山转到铁流岭,又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你们就认为大名鼎鼎的兴公子,就一定会被孔桐吓得像条狗似的逃走!”

    当初随柴荣闯门的那个干瘦青年,这时候站出来阴阳怪气的冷笑起来。

    干瘦青年见陈海朝他看过去,撇嘴而笑:“姚师弟要是此战认输,照弟子排名,下午的一场大概会很凑巧与我一战了!”

    陈海没想到柴荣针对他,竟然暗中做这么大的手脚,眼前这干瘦青年也是半步通玄境的修为啊,看来柴家是不容陈族在铁流岭插一根针。

    陈海就算认输避开孔桐,接下来三场都会遇到柴荣安排的强手。

    而这次弟子比试他要是三场都不战认输,柴荣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将他踢出铁流岭道院,谁都不能再有借口留他。

    “那就战吧!”陈海没有穿道院发放的制式道兵铠甲,那会不利风云腿的施展,他将外面的袍衬脱掉,露出里面穿的青云内甲来,手持双戟登上擂台,他也不甘心就被这些人瞧扁了。

    在知道孔桐的身份后,他们这座擂台前很快围上五六百人过来。

    弟子比试,虽然照规定只能攻击有护甲覆盖的躯干部位,但大多人都会拿兵刃上擂台,每一场比试不可能持续多久,大家就都暂时停下手,往这边看过来,都知道眼前这边才极可能此次弟子比试难得精彩的一战。

    陈海站到巨木搭建的擂台上,见少年这时候才在擂台下面身后所背的长木匣,里面所放竟然也是一对短戟,黑黢黢的戟身黯淡无光,锋利的戟刃上竟然积了一层白霜,相隔七八米,陈海都觉得有丝丝寒意从这对短戟的锋利戟刃身上透出来。

    寒霜战戟。

    陈海有心想要修炼双戟作为近战兵刃,对宗门内弟子能换得的玄戟战诀以及戟类玄兵都有过了解,没想到少年手里这对短戟竟然是需要三百点宗门功绩才能换得、寒铁所铸的寒霜战戟。

    这意味着少年孔桐所修炼的玄戟战诀,多半也不会是什么凡品。

    “柴荣给你什么好处,让你放弃直接进流金山传功殿修行的机会?”陈海问道,他心里奇怪,这少年虽然也是寒门出身,但以他的条件跟资质,不应该轻易就受柴荣的操控才对。

    “站上台就死生由命,不要这么多废话了。”少年孔桐的声音,冷得像他手里各霜的寒刃。

    “姚兴,你倘若再胡说八道、污我声名,小心我请出宗门律令治你!”柴荣阴柔的眼睛里也是一片冰寒,他再嚣张跋扈,也不会让陈海将他所做的龌龊事都公开揭露出来,示意一旁的杂役子弟,直接敲响比试的钟声。

    “嗖!”

    钟声初响,少年身子微微敛沉,双戟合到身前,下一刻就有极强的气势从他瘦弱的身体猛烈的爆发出来,仿佛是全身的纯阳精气沸腾起来,要从百骸窍脉喷薄而出,下一刻就见那对合在一起的寒铁战戟,化作一道黑色流星就往陈海当胸直刺过来。

    刺耳的破空爆响,几乎要将站在擂台近处的几名道兵弟子耳膜都震爆,大家都吓了一跳,没想到才十五六岁的孔桐出手竟有风云吞卷的极强气势,仿佛就算是有座石崖挡在他身前,都会被他一戟刺穿。

    “是惊神戟!是惊神戟的第一式绝学破神杀!没想到孔桐年纪轻轻,竟然都已经将惊神戟第一式破神杀修炼到圆满的境界,第一击就施展绝学破神杀!”围观的人群里有不少修入通玄境的玄衣弟子,第一眼就看出孔桐这一戟的精髓所在。

    这时大家都吓了一跳,通常说来,要将一门玄功绝学修炼到比炉火纯青更高层次的圆满境界,举手投足间才能百分百的摧动体内精气真元,将武道绝学施展出来!

    而修炼到炉火纯青的境界,也只有一定的概率摧动体内精气。

    如果说孔桐第一戟不是瞎猫撞到死耗子,意味着他已经将惊神魂第一式绝学破神杀,修炼到圆满境界了。

    这是何等的武修天才,难怪有人断主孔桐二十岁之前,就能入主峰内门修行!

    太惊艳绝伦了!

    道兵弟子里百年难出其一啊,他怎么会甘心沦为被柴荣利用的走狗?

    周景元骇然失色,他这一个月给陈海喂招,情知孔桐的第一招,陈海就绝难接下来。

    陈海修炼风云腿,每踢出四十余腿(其实是基本步法、脚法交换或组合施展四五十次),就能成功摧动全身精气,施展风云腿第一式绝学万钧锤踢,这已经令周景元、葛同异常震惊了,但没想到柴荣给陈海安排的第一场比试对手,竟是如此的强悍。

    也只有修炼到通玄境后期的葛同,面对眼前这少年才有必胜的把握,陈海如何能敌?

    除非陈海第一招也成功摧动全身的精气,不然连孔桐的第一招破神杀都接不下来。

    周景元宁可陈海第一战认输,柴荣绝不可能接下来连续三场,都给陈海安排这么强的敌手——柴荣毕竟不是柴阀最核心的子弟,还调不动那么多的资源。

    柴荣用的是疑心计,就要在第一场比试中,将陈海打趴下来!

    周景元刚想出声提醒,却见左右各有两人欺近,站在擂台一侧的柴荣则阴恻恻的看过来,冷声说道:“周师弟,比试正在进行,你敢出声喧哗,小心我以门规治你!”

    孔桐已经出手,双戟如雷霆奔出,周景元又哪里来得及出声提醒,就见那对寒霜战戟已如黑色流星刺及陈海的胸前。

    孔桐的出手速度太快了,陈海甚至都来不及抬手格挡一下,就让双戟刺中胸膛。

    虽有青云内甲的防护,陈海没有被孔桐双戟直接破胸穿膛,但胸膛这一刻也似被万钧巨石狠狠的砸过来,气息猛的一窒,直觉胸部有好几根肋骨被打断,整个人就如风中落叶往身后横飞出去。

    陈海人在半空,一口血没有憋住,狂喷出来。

    柴荣这狗贼,给他安排的敌手太强了,陈海一口气闷在胸口,气血大乱,根本没有办法在半空调整身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往擂台外飞出去……

    不过这样也好,陈海心想这次是被打下擂台而落败,而身受重伤不能参加接下来的两轮弟子比试,柴荣也就不能再有什么借口这时候就将他赶出铁流岭。

    一击之下就被打落擂台,换了谁心里都不会好受,然而就在陈海都打算认败之时,身后似有一缕旋风卷来,就觉有不容拒绝的柔劲从四面八方的虚空中挤出来,硬生生的将他往后横飞的身子封住,堪堪往擂台的边缘落去,竟没有掉下去。

    竟然没有掉下去?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