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监院赵如晦
    (感谢狼黄牛、情殇孤月的慨慷捧场,新书已经收集到六位盟主,谢谢……)

    就在众人都没有搞清楚是怎么回事之前,就见陈海已经抢攻出去,左腿横扫,在半空留下数道残影,如流星般往孔桐当胸蹬去。

    孔桐仓促间举戟相格,又是一片“赤溜”火星,孔桐竟被陈海一脚蹬得连退数步,才脸色惨白勉强站住脚。

    他也是难以置信,陈海踢来的一脚,力道竟是大得出奇,举戟格架,竟令他胸臆间气血翻涌不休,呼吸都无法顺畅。

    而陈海穿有特制的风云靴,直接踩踏在寒铁战戟的锋利戟刃上,仅仅是破开靴子外层包裹的皮革——里面露出的骨质侧撑,仅仅留下一道细裂痕,竟是用妖兽的骨骸制成!

    “怎么回事?”无数人难以理解眼前所见的一幕,震惊的失声相问。

    “孔桐武道修行资质虽然极其罕见,但终究是修行时日不长,又年少力弱,两次强行施展惊神戟破神杀,不能将姚兴打落擂台,自己体内的精气却消耗过巨。相比较而言,姚兴虽然身受重创,但气力还在。而姚兴武道修行在腿法上,上半身的伤势不影响腿法的施展,在孔桐气力恢复过来,尚有反击的余力……”围观的道兵弟子,有不少眼光老到的,立即看出蹊跷来。

    “这是风云腿吗?”有人隐隐看到陈海如暴风狂踢的脚法间有风云腿的影子,疑惑的问出声来。

    “姚兴没有施展风云腿第一式绝学万钧锤踢,不能肯定他所修行的就是风云腿,但看得出他双腿的基础功十分扎实。咦,姚兴腿法果真了得,每次都迫使孔桐双戟格挡,是了,他双手必是受到重创,战戟只能当摆饰,他只能逼孔桐比拼气力看谁能支撑最后……”

    陈海周身精气再次如沸泉涌动时,毫不犹豫就朝孔桐当胸穿空踢去,风云腿第一绝学万钧锤踢,也使他出脚速度陡然提升近倍,令孔桐绝无不可能避开。

    这一刻擂台上传出破空爆音,令诸多围观的弟子看到擂台上荡起一圈涟漪般的无形冲击,往四面八方急剧扩散。

    孔桐避无不可,举戟相格,却不想陈海这一脚的气力突然间至少暴增两倍以上,他的双臂早已经酥麻,没有多余的气力架住这一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陈海的脚抵住寒铁玄戟,再狠狠的撞向他的胸口,身体也不受控制的往后横飞出去。

    陈海两次动用精气,身体内的气力也被榨尽,勉强站在擂台上没有停下,不去看滚落下擂台的孔桐,盯住此刻像吃下狗屎的柴荣,一字一顿的问道:

    “柴师兄,此战谁胜谁负?”

    ****************************

    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没想到孔桐会败,没想到声名狼籍、传言是被陈族当废物踢到铁流岭来的姚兴会胜。

    柴荣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孔桐都被踢下擂台,周钧就在不远处盯着这边,他能说什么?

    周景元看着眼前的一切,也难以置信。

    而周钧站在远处,眼睛也是既惊且疑,他是亲眼看到四个月前“姚兴”到铁流岭时狼狈不堪的样子,谁能想到他竟然还能站在弟子比试的擂台上?

    虽说陈海击败孔桐有很多投机的成分,要不是柴荣想要加倍羞辱他,想在擂台上再度打击他的自信,他第一击就已经被孔桐击败擂台了;而陈海双戟合于身前,精准接下孔桐第二击,将伤势分摊到双臂,也给人鬼使神差之感,但他毕竟是胜了,毕竟是将孔桐踢下擂台!

    此刻周钧也是暗暗后悔,他此前认定姚兴是被陈族踢出溅云崖的废物之后,就只想将他当成棋子利用一回就算,要不然的话,他今日也不会远远站到一旁袖手旁观,怎么都没想到传言是废物的兴公子,此时竟然还能站在擂台上!

    周钧知道他此时再走过去已经不合适了,也只能日后再找机会,拉拢与姚兴之间的关系,暗道陈烈的这个外甥,跟传闻不一样啊。

    孔桐从地下爬起来,吐了一口血,胸口剧痛难忍,低头见左胸也陷下去一块,但他强忍住痛,将寒铁战戟捡起来,勉强收入戟匣之中,一瘸一拐的往山下走去。

    他与陈海一样,入宗门修行武道,两年来主要通过双臂主气脉,淬炼过手及双臂的筋骨皮肉,身体其他部分,也就比常人略强一些,当双臂在经过恶斗后酥软无力,连同战戟被姚兴一脚踢撞到胸部,肋骨也被撞断几根。

    这么重的伤势,不调养三五个月,已经不能再支撑他接下来的弟子比试了。

    “没用的废物!”柴荣身边几个人,看到孔桐这么狼狈不堪,却没有谁会同情他,更恨他竟然连必胜之局都败得如此难看,害他们与柴荣沦为铁流岭的笑柄。

    陈海此时也是强弩之末,站在擂台上摇摇欲坠,胸部肋骨断了几根,双臂也折断,要不是神魂意念与傀儡身连接上,抑制住剧痛,他也支撑不到最后,但伤势最更严重了。

    周景元这时候冲上台将他搀住,他才没有一头栽下去。

    不管怎么样,他享受这将别人踢下擂台,他站在擂台上接受万众瞩目的感觉,虽然在周景元将他背到身后,他整个人就直接痛晕了过去。

    ***********************

    离开传功殿前的弟子比试现场,周钧穿过两座大殿建筑群间的夹巷,走进一座幽静的院落。

    院子不大,天井里种有一株芝桐树,满树的花骨朵儿正吐芳华,幽香盈溢。

    监院赵如晦站在树下,从周钧的角度看过去,以为师尊正看着树梢头所绽开的青桐花,走过来刚要出声问候,才看到师尊施法在树梢头凝聚出一面凝水镜,圆月玉盘般的镜面,正照出周景元背着陈海下山的一幕。

    陈海昏迷过去,嘴角还要鲜血溢出,滴落在周景元的衣领上。

    “师尊!”周钧轻声唤道。

    太微宗唯有七上峰内门才有正式的师徒传承,道兵弟子则都是由道院的传功殿统一传授修行之法,不能算作师传;太微宗也严禁道兵弟子间私授玄武。

    等周钧正式有资格进入清曦峰成为内门弟子,到时候自可以拜到某位大佬的门下修行,他此时也只能在没有外人的场合下,唤赵如晦为师。

    赵如晦似乎才知觉周钧走进来,挥一挥衣袖,就见那面有如圆月的凝水镜散成一团水雾,在半空散去。

    “这个姚兴还真是叫人意外,也不知道是犯下什么大罪,才不容于姚氏?”

    “这个大概要问陈烈才知道,但姚氏既然在废掉他的修为,将他驱逐出族,那他就与姚氏再无半点瓜葛,”赵如晦淡淡的说道,“我们不用去考虑姚氏,你如何看待此子?”

    “姚兴风闻是恶劣得很,据说陈烈都对这个嫡亲外甥失望透顶,才赶出溅云崖,不管他的死活,但他到铁流岭,这么短的时间,竟然就将周景元、葛同拉拢过去。葛同倒也罢了,性子软弱、冲动,容易受人鼓动,但周景元却是极滑脱的一个人,实际是奇怪得很。我原本是想或许有别的原因,但看他今日与孔桐比试,我此前所猜测的,或许有些偏差,也许从溅云崖传出来的话,都未必能当真……”

    “陈彰是陈烈收养的义子,要是有些话是他传出来的,却也能理解,但姚兴却是陈青亲自赶出溅云崖的,所以有些事,我也看不透,”赵如晦年过九旬,眉发皆白,袖手站在庭院里,一派仙风道骨的模样,微微蹙着白眉,似乎也不愿去想姚兴此子背后到底藏着什么秘密,从袖管里取出一盒灵药,递给周钧,“姚兴此子受伤不轻,能撑到最后,极为不易,而且就算有姚族的底子在,三个月就能将风云腿第一式绝学修炼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也不简单——这是我近日炼制的续骨灵膏,你拿了送过去。”

    “要是此事涉及到陈族内部的……”周钧迟疑的问道。

    “你是担心姚兴此子卷入到陈族内部的争斗,我们涉足进去不合适?”赵如晦微微一笑,说道,“我们涉足不需要太深,但倘若陈烈的外甥能在铁流岭洗心换面,陈烈终归要念我们的香火之情。太微宗数十年来,还没有一人踏入道丹境,陈烈是最有希望的一个;我百年之后,你要是入主峰修行,也不至于完全无依无靠。”

    “……”周钧听赵如晦如此说,接过续骨灵膏,也是黯然神伤。

    虽说修入明窍境,神魂意念能与天地感应,寿元能增加到一百二三十岁,但赵如晦早年随武威军铁流大营,西出铁流岭进伐金州大草原时,被金州的玄修强者伤了灵窍,数十年温养一直都没能彻底恢复过来。

    这灵窍里的隐伤早年看上去没有什么,但这几年来发作尤其凶烈,几乎要将赵如晦身体里所剩不多的生命精华耗光。

    要不是如此,赵如晦身为监院首席长老,也不至于被传功长老张怀玉压制,不至于让寒门弟子在铁流岭受这么严重的打压。

    “你第五条主气脉,应该快能打开了吧?”赵如晦问道。

    “我想疏通第六条主气脉之后,再辟灵海……”周钧说道。

    “好,你有这样的志气,将来太微宗真传之列,必有你一席之地,不负我这几年尽心栽培你。”赵如晦听了周钧这话,神色也是一振,颇为欣慰的说道。

    “孔桐那边呢?”周钧问道。

    “孔桐跟你一样,都是百年难遇的好苗子,但也已经投附柴族,心思不会轻易倒向我们的。”赵如晦叹息说道。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