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第二击
    看到这一幕,围观的诸弟子也都大吃一惊,一时半会都没有搞明白是怎么回事,还以为陈海不甘心认输,另有玄妙身法在半空中稳住身形,最终才没有摔下擂台。

    少年孔桐也是困惑不已,迟疑之下,瘦弱的身子猛的像野兽一样收敛起来,戒备的盯住陈海。

    陈海心里早就破口大骂起来,将柴荣祖上十八代女性都操过一遍,他没想到柴荣这狗贼,竟然都不容他直接掉下擂台结束此战!

    陈海掰动脚趾头,都知道背后一定是柴荣动手脚,他才会在关键时刻落在擂台的边缘,没有直接掉下去——也只有至少修炼到通玄境后期的人,才能在电光石火之间硬生生截断他身体的坠势,将他强行留在擂台上。

    陈海直觉胸口刺痛,怀疑折断的肋骨,已经刺破内脏,满口血腥,还有鲜血从口角溢出来。陈海苦修数月的成果这时候也尽数体现出来,换作普通人,要是内脏被折断的胁骨刺破,即使不立刻毙命,也绝对无法再站在擂台上,但他此时胸腹间剧痛难挡,却没有立时栽倒。

    “柴荣,你敢害姚师弟的性命,陈师叔知道后绝不会容你!”周景元看得最为真切,知道是柴荣动手脚将陈海硬生生的托在擂台边缘没有留下来。

    柴荣他当然没指望他刚才动的手脚,能瞒过所有人,周钧还在远处盯着呢。

    柴荣阴戾的盯了周景元一眼,双手结印凝聚一团青芒,随即化作一团旋风将他的身体平托到擂台上,站住在陈海与孔桐之间,暂时中断他们之间的比试,盯住都快站不住的陈海,轻蔑说道:“还以为你有两把刷子,敢如此的硬气。赶紧认输,不要再留在这里丢人现眼,耽搁大家时间了。”

    陈海咳出一口血,知道柴荣此举并非什么好心,而是不想落下把柄,否则的话,即便周钧以及周钧背后的赵如晦不对他发难,陈烈又岂会容他活命?

    是柴荣将他留在擂台上不假,但柴荣又给他认输保命的机会,这么一来,也就没有人能指责柴荣不是,但是他甘心再次一次羞辱,就此认输走下擂台?

    其他围观的弟子都明白过来了,这是柴荣要打击兴公子的气焰,要将兴公子再羞辱一遍啊。

    宗阀弟子间也多有磨擦,对眼前的一幕也见怪不怪,大家都嬉笑着想要看陈海的好戏。

    周景元心里暗叹,心想眼前的场面虽然令陈海很是不堪,但柴荣终究没有狂妄到想去谋害陈海的性命,他掏出一枚养血丸,准备登台将陈海先扶下来再说,不至于让陈海的伤势再加重。

    陈海吐了一口气,胸臆间的气血稍稍顺畅了一些,他这时候以戟抵地,后背抵着擂台一角的柱子站直身子,抬手擦去嘴角的血迹,眼睛恶狠狠的盯住柴荣,一字一顿的说道:“柴师兄既然好意将我留在擂台上,就应该就知道我绝不会轻易认输!”

    陈海此言一出,台下一片哗然。

    无数人都目瞠口呆,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陈海右胸都陷进去一块,要是再受孔桐一击重创,小命恐怕都难保。

    陈海他身上所穿的青云内甲,虽然能挡寒铁战戟的戟刃刺破,但毕竟没有灵甲的防护神异,破神杀所蕴藏的万钧巨力,已经将他右胸的肋骨砸断了几根,这么严重的伤势,即便是通玄境中后期的弟子都很难坚持再战。

    “姚师弟!”周景元急得大叫,他没想到陈海平时挺明白的一个人,怎么这时候脑子就糊涂,竟会如此轻易中柴荣的激将法?

    “周师兄,我还能一战!”陈海借着说话的空当,掏出两枚精元丹服下。

    精元丹这种低级丹药,自然不可能立竿见影的治愈他的伤势,但丝丝热流自喉管化入百骸,能令他感觉好受些;陈海过去一个多月,每天都要服用精元丹补充精气,此时炼化精元丹药力的速度,也要比普通弟子快出十数倍……

    “……”柴荣毕竟还是怕陈烈追究下来,事前也没有真想要谋害陈海的性命,他这时也是想加倍羞辱这狂妄的小子,让他没脸再留在铁流岭,却没想到陈海受此重伤,竟然还要坚持与孔桐比试下去。

    柴荣脸色阴晴不定,真要闹出人命,牵涉极大,姚兴毕竟不是没根没底的寒门子弟,即便被姚氏驱逐出族,但毕竟是陈烈的嫡亲外甥——陈烈就算再不喜欢这个外甥,外甥丧命于弟子比试,也绝不可能不闻不问,而陈族及赵如晦都有可能借题发作。

    只是,他刚刚出手将陈海留在擂台下,这时就不能强令陈海中断比试;陈海这边行不通,他难道还能去令孔桐罢手?

    “柴师兄,还请你下去,莫要干扰我与孔桐师弟的比试!”陈海又一字一顿的说道。

    柴荣没想到自作聪明,最终却令他自己进退两难,但真要强令孔桐中断比试,就是要孔桐认输,那他以后还有脸在铁流岭混下去?

    这时候,左右为难的柴荣瞥见站在远处的周钧嘴角浮出一抹轻蔑的笑意,似乎吃定他不敢让陈烈的外甥死在擂台上,心里也是羞恼成怒,暗想陈烈未定就会在意这个劣迹斑斑的外甥的死活,不然也不会将他踢到铁流岭来,甩手朝陈海怒斥道:

    “你既然自己拿性命搏一胜,就莫要怨我没有阻拦。”

    看到柴荣咬牙走了下去,将擂台再度交还给陈海与孔桐两人,众人都傻在那里,没想到这一期的第一场弟子比试,就直接演变成生死之争。

    ***************************

    孔桐虽然也没有想到眼前的情形,但他修武之心坚毅,眼睛里的迟疑也是转瞬即逝,双戟再度合到身前……

    “原来也只修成惊神戟第一式绝学!”陈海心里暗道,为避免第二击被直接打下擂台,他后背抵住擂台边角的柱子站定,左手腕似被火灼般发烫,收入他皮肉的蛇镯,此时已经将他的神魂意念与傀儡身连接在一起。

    这也是他此时敢站在擂台上最大的依仗!

    这一刻,陈海似能直接感受孔桐周身凝炼无比的精气在双臂主气脉间沸腾,即便喷薄而出,也有一种明悟,能知道孔桐手里的双戟下一刻将刺及他的右胁,暗道这小子果然还是不够心狠手辣啊。

    就算弟子比试中严禁攻击护甲覆裹之外的身体部分,但孔桐要是下一击精准无比再度刺中他的左胸,加剧他左胸的伤势,也有可能会要了他的性命。

    这种明悟,理应是修入明窍期后的独特感应,但陈海此时能感应到孔桐的下一刻动作,自然是蛇镯与傀儡身的神异所致。

    他此时无暇去细想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也只能相信这近乎直觉的感应不是幻觉所致,去赌他能准确无比的接下孔桐第二击。

    虽然孔桐出戟速度快如流星,但陈海与他相距有六七米,就不信都来不及抬手挡一下。

    少年孔桐心头突然觉得难言的压抑,有一种被看穿的感觉,令他难受之极,一双妖禽般灵动的双眸露出一丝困惑,盯住陈海的脸,心里想,怎么会突然有一种好强的感觉,但出戟势在必行,容不得他有半点犹豫。

    孔桐出戟之时,虽然作细微的调整,但刺击点还是在陈海右胁偏下。

    看着黑色流星般的战戟刺来,陈海电光石火间脑海里闪入一道灵念,下意识就也学孔桐的动作将双戟合于左胁,就觉有神魂意念沉浸到一种有如山岳沉毅的玄妙感觉之中,周身的精气也如沸泉腾动,竟往双臂的主气脉灌注过去。

    这也是武道秘形!

    陈海修炼战戟也有一段时间,没想到在这节骨眼上,下意识就将新的一种武道秘形施展出来!

    这应该是基础戟法的一种武道秘形,或称之为架形合适些。

    这一刻,陈海直觉双臂有如注入万斤巨力,与孔桐刺来的寒霜战戟格在一起,“赤溜”溅起一片火星,将两人的身形都笼罩住。

    “咔嚓”两声,陈海直觉双臂传出的剧痛直欲将他的神经撕裂掉。

    数月来,陈海修炼风云腿,双足受精气的淬炼,筋骨皮肉既坚且韧,但这一刻,陈海将基础戟法的架之秘形摆出来,双臂有上万斤的巨力,但双臂及身体的其他部位都没有受到淬炼,如何承受得住如此巨力的反冲?

    这也是武道修行最大的弊端,非要将十二条主气脉都修炼过来,才有可能将全身的筋骨皮肉都淬炼成钢筋铁骨,不像修炼玄法的弟子,一道雾甲术法或一道金刚护体术法,就将全身上下都照顾周全了。

    陈海虽然险之又险的将孔桐这一击接下,甚至将孔桐震退,但他的双臂硬生生被反冲的巨力折断,身体也控制不住的往后猛冲,听着身后的巨木咔嚓作响,竟然被他肉身传递过去的巨力撞得裂开。

    看到这一幕,台下无数人惊呆在那里。

    孔桐两次都精准无比的施展出惊神戟的破神杀绝招,说明孔桐的确将惊魂戟第一绝学破神杀修炼到圆满境界,这绝对是初级道兵弟子里,是百年不出的武修天才。

    而更令众人震惊的,是陈海竟然真就接下孔桐不留余力的第二击,甚至比第一次还要轻松一些。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