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婢女私窥
    (祝兄弟们端午节快乐——《重生之官路商途》蛇足版的续写,今天就会在微信公众号更新,大家可以打开微信,搜索“更俗”或“gengsu1979”加关注)

    “十杀战戟诀”与“五虎秘拳”作为最初级的玄戟战诀、拳诀,都是当年武威军前身河西军里一员不甚出名的武将所创,绝谈不上多高深精妙,所录武道绝学的威力,根本不能跟真正全本的惊神戟、风云腿相提并论,籍此修炼,最多修炼到通玄境。

    作为武道筑基的修炼功法,这两门戟诀、拳诀却颇为不错,多为寒门子弟、将卒选择;寒门出身的子弟、将卒,也没有更好的选择。

    而对陈海来说,“十杀战戟诀”、“五虎秘拳”,更是他此时最为物美价廉的选择。

    陈海通过蛇镯与傀儡分身,从玄功绝学中拆解武道秘形,实际上越是浅显、基础的武道玄功,越容易拆解。

    接下来月余,陈海就在药师园里足不出户,养伤之余,就是与葛同、周景元推敲十杀战戟诀、五虎秘拳两门玄诀。

    除了早就掌握的双戟架形,陈海从十杀战戟诀拆解出刺、格、突等摧动精气运转的秘形,从五虎秘拳拆解出冲、砸、劈诸形。

    陈海从风云腿第一式绝学就拆解出十二种秘形,而从十杀战戟诀、五虎秘拳两门完整的玄功秘诀里才拆出八种武道秘形,可见完整的风云腿若能修炼到大成境界,威力绝非五虚秘拳这种下九流的玄功绝学能及。

    虽说基础戟法才拆出五形,基础拳法更是仅拆出三形,都远谈不上完整,但也足够陈海前期双臂少阳主气脉的筑基修炼。

    陈海还不便过于剧烈的动作,便从基础戟法的架形开始修炼,摧动精气运转于双臂少阳主气脉,先促进被反冲巨力所震断的双臂伤势愈合,继而再淬炼双臂的筋骨皮肉,那待他以后再与对手接招,就不会再出现一两下就被震断双臂、顿时就丧失大半战力的惨淡局面。

    ***************************

    接下来日子,陈海除了潜心苦修,就是与葛同一起悉心打理药师园,陆陆续续有生长周期短的药草能够收割,早期的收入看上去还很微薄,但也能应付日常开销,陈海就不再像刚到铁流岭时那般窘迫了;也陆续有更多的师兄弟,将药草、灵木,移种到药师园,想借药师园的灵泉灌溉,提高药草的药效。

    不要说铁流岭,就是整个广袤无垠的太微山脉,灵泉都极其有限,又几乎都在太微宗门的掌握之中,唯有陈烈这种地位重要的真传弟子,才能在溅云崖这样的洞天福地,修建自己的洞府。

    除了太微山脉之外,河西诸郡境内,能称得上洞天福地的,又都几乎被宗阀之族占去大建殿台楼阙——铁流岭东麓主峰,作为千里方圆屈指可数的一处洞天福地,除了道院药田能得灵泉灌溉外,主峰上的弟子私宅院子里,还能有灵泉渗出的,也就不到二三十处。

    不要说身为紫衣道兵弟子的葛同了,便是诸院的执事,都不是每人都有资格拥有像药师园这么一处灵泉的。

    药园师的那眼灵泉,流量低得可怜,是远不能跟溅云崖的灵泉相提并论的,却也是葛同、周景元等寒门弟子想不敢想的灵泉资源。

    药草、灵木生长,需要灵泉之水灌溉,而修入通玄境的玄衣弟子,每天都需要吐纳天地灵气,与体内的精气融炼为真元,也需要到天地灵气充裕的地方潜心苦修,才能有更高的效率。

    大量移种灵草、灵木,将灵泉溢出的灵气锁住,药师园附近,对寒门出身的玄衣弟子来说,就成了难得的灵天福地。

    在第一场弟子比试过后,陈海在铁流岭的处境,就有了很大改善,即便没有宗阀弟子跟他交往,但在葛同的影响,登门拜访、切磋修行的寒门子弟,也是络绎不绝。

    周景元更是每天都要跑过来报道一趟。

    昔日荒凉的乱石沟独院,骤然间就热闹起来。

    **************************

    陈海每天初曦之时,都会到石塘西畔的练功场演练武道秘形,淬炼筋骨。

    待一枚精元丹的药力完全消耗掉,体内杂质随汗液排出,身上就会留下一层淡淡腥臭的污垢,陈海也不会忙着清洗,就会在石塘边盘膝而坐,神魂意念通过蛇镯进入血云荒地,控制着血尸似的傀儡分身,围着巨殿沉入的区域,转上一圈。

    这段时间来,他总觉得覆盖荒地的血云有些异常,但又说不上哪里有异常,想着左耳的话,只是更勤奋的进入血云荒地,防止罗刹异鬼都钻了进来,他都不知道。

    一天他从血云荒地收回神魂意念,睁开眼睛,就见树篱后有几双乌溜溜的黑眼珠子,盯着练功场这边。

    看到陈海从入寂中醒过来,那几双偷窥的黑眼珠子,顿时惊惶的树篱后的树丛里躲去。

    却是周景园之女周轻云,以及葛同身边的一名叫沈秀的药童,还有附近几栋院子里的侍童、婢女躲在树丛后,偷窥他修炼。

    陈海没有将这当一回事,莞尔一笑,也不想惊着他们,就没有招呼他们留下来。

    陈海回屋里将满身的腥臭污秽洗净,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到院子坐下来,拿起一截硬木,练习雕刻,没过多久,就见周景元陪同一名中年人,满脸严肃的押着周轻云、沈秀等脸色惨白的少年走进他的院子。

    这名中年人,姓沈名坤,也是从道院出去的玄衣弟子,此时在蒙邑城里的驻营,担任百武副尉,他与葛同交好,也是性情豪爽之人,陈海此前与他见过两面;其子沈秀暂时没有机会直接进入道院修行,就留在葛同的身边当药童。

    陈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看周景元、沈坤二人满脸严肃的样子,困惑的问道。

    “这几个小崽子,明知道宗门规矩,竟还敢犯禁私窥姚师弟修行,还请姚师弟治他们的罪!”沈坤说道。

    “原来是为这事!”陈海哈哈一笑,往周轻云、沈秀等少年看过去。

    事实上,附近几栋院子里的侍童,其实都跟周轻云、沈秀一样,并非是奴隶身份,都是道院出身的寒门弟子子女,都有着不差的修行资质,但苦无进入道院修行的机会,才先跟在葛同等人身边侍候。

    葛同等人虽然不能私授玄武,但这些少年跟在他们身边,平时帮着整理书籍、伺弄药田、听讲经义,也能打开眼界,也能为将来的修行打下一个良好的基础。

    而将子女送到其他师兄弟门下侍候,也是寒门子弟内部抱团、拉近关系的一种形式。

    而对周轻云、沈秀这些少年来说,耳濡目染都是修行之事,却又不能进道院修行,实是一种煎熬,就难免会煎熬不住,做出犯禁之举来。

    陈海在地球,思想经历过信息知识大爆炸的洗礼,可不觉得这些少年有什么么犯忌讳的地方;再说他修行武道秘形,以及神魂意念经蛇镯潜入血云荒地的秘密,根本不是别人偷窥就能窥破的。

    见周景元、沈坤如此严肃,哈哈一笑,说道:“这能算多大的事,看把他们吓的!沈师兄难得在宗门,我看赶紧将葛师兄喊过来,一起喝酒要紧。”

    “宗门律令如此,此时不加整肃,他日必闯大祸,都跟我跪下!”周景元没有因为陈海的宽容,就轻松起来,勒令周轻云、沈秀等少年在庭院里跪下,说道,“道院里常年都有弟子子女,受不住诱惑私窥他人修行,而受剐眼之刑!这次断不能轻饶了他们。”

    “爹爹,我们再也不敢了。”周轻云与诸少年脸色惨白的跪下,出声求饶。

    陈海微微一笑,看向吓惨的周轻云,问道:“平时见你们都挺守规矩的,不喊你们,也不来打扰我,今日怎么跑过来看我练功,却不去偷窥你爹跟沈师伯他们练功啊?”

    周轻云小脸煞白,不敢看陈海的眼睛,也不敢回他的话。

    “沈秀,你说!”沈坤严厉斥道。

    “……我……”沈秀比周轻云还要大一些,但也就十三四岁,吓得说话牙齿都不断的碰到一起,嗑嗑巴巴的将原委说出来,“我们,我们猜姚师叔出身王侯大族,所修行的玄诀必定比爹爹他们不知道要高深多少倍,修炼才会如此迅速,就,就……”

    看到葛同这时候也从外面走进来,陈海忍不住笑着跟他说道:“这些家伙,平时看起来都挺老实的,却还学会背后编排人了……”挥袖让这些少年都起来,让他们先出去,说道,“在我这里就算了,但切莫到别家门前犯这种禁忌。”

    此事可大可小,沈坤还有些迟疑,但葛同、周景元相处数月后,已经完全相信陈海的秉性,绝非所传闻的那般声名狼籍、乖戾跋扈,知道陈海绝不会在这种事上刁难他们,就先让沈秀、周轻云等少年、少女都出去。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