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虎踞
    (今天要去爸妈家吃饭,就一章,祝兄弟们端午节快乐,汗,好像已经过了……)

    “道院每期新收录的道兵弟子,名额几乎都被宗阀之族占去。不依附宗阀者,即便你们的子女想要修行,都苦苦等候机会,稍不如意就可能会错过最佳的修炼年龄,那就太可惜了,”

    陈海请葛同、周景元、沈坤三人到屋里坐下说话,说道,

    “轻云、沈秀他们,从小就在道院里长大,耳濡目染,对修炼之事自然向往得很,要真能耐住少年心性,那还就真奇怪了。”

    陈海占夺姚兴的肉身在太微宗修行,此时明面上也只有十八岁,但葛同、周景元、沈坤对他这番老成持重的宽慰之语,也没有觉得诧异的地方,他们心里听了还唏嘘不已。

    周景元说道:“选录新的道兵弟子,历来都是执事、主事及四位长老推荐,最终由传功殿定夺。而即便是监院赵真人推荐的人选,也常常被筛落下来——寻常寒门子弟,不依附宗阀,想入道院修行,比登天还要难啊……”

    “宗门玄武严禁私下传授,但家传应该不受此限吧?”陈海问道。

    “我等又非宗阀出身,所学皆得之宗门道院,哪里有什么家传?”

    周景元还是忍不住摇头苦笑起来,但转念琢磨出陈海话里别的意思,只是想到真要那么做,后果会更严重,当即将这个念头打消掉,也诚挚劝陈海道,

    “姚氏乃三十六王侯之族,家传玄法仙诀,皆有飞升登仙之能,绝不会在太微宗之下,但传承外泄后果严重。我等多谢姚师弟的好意,但这事却是万万不能做……”

    见周景元误会他要将姚族秘学私授,陈海心里也是苦笑,心想姚族当初对姚兴下手,可要比周景元他们想象中的狠多了,摇头说道:“我被赶出姚族后,就与姚族没有任何关系了,修为也被废得彻底,更不可能再去修炼姚族之法,但我年少时也遇到一些机缘,得异人传授一门筑基功,与姚族没有半点关系,此前一直都没有机会修炼,还是到太微宗后,才有机会拾起这门筑基功,我想或许也能助沈秀、轻云他们打下修行的根基,避免他们在入道院前耽搁了时间……”

    “这如何使得?”周景元拿不定主意,看向葛同。

    他未必全信陈海的话,但也相信陈海要传给诸子的筑基功必定不凡。

    一边是难以拒绝的诱惑,一边可能是家破人亡的凶险,周景元一时间矛盾到极点,他又不能再三追问下去,所谓的筑基功是不是真跟姚族、陈族都没有丁点的关系?

    “我们能知道是什么筑基功吗?”葛同虽然是性情中人,当初纯粹看不惯柴荣仗势欺人,就好意提醒陈海,但涉及到玄功绝学的传承,他也不敢有丝毫的马虎。

    “很简单,我要传给轻云、沈秀他们的,就这么一式……”陈海在屋里半步虚跨而出,右手握拳随即往前砸挂。

    陈海看似举重若轻,动作缓慢,但举手投足间,充满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力量与神韵。

    在周景元、沈坤、葛同三人的眼睛里,跨步而出时的陈海,就像是一座礁石破浪而出,有一种坚毅雄浑的气势从他身体里弥漫而出;而在出拳到他右拳砸下的瞬时,就仿佛有一头猛兽在他的身体里骤然醒来,怒吼咆哮。三人都感受到有一股雄浑的力量从陈海的全身沸腾汹涌起来,沿着左臂,就要从右拳猛烈的爆发出来。

    “这是什么拳法?”葛同、沈坤、周景元皆震惊不已,没想到陈海都没有修成真元、踏入通玄境,举手投足竟有山岳横移、不可抵挡的气势。

    周景元震惊的往沈坤、葛同看去,他知道自己虽然修成真元,踏入通玄境已有多年,却绝对没有信心站在陈海面前,承受他这一拳,他不知道沈坤、葛同能否轻松化解?

    “我年少所遇异人,传我这门筑基功,不是什么玄功绝学,而几种能淬炼筋骨皮肉的武道秘形,可助初修者奠定武道基础。我悟性有限,真正能领会贯通的武道秘形也就三四种。这位前辈还希望我能将这门筑基功发扬光大,还不是被宗阀或宗门束之高阁。”

    “竟有这样的异人、竟然有如此神异的筑基功?”周景元震惊不已。

    他们修为虽然远谈不上高深,但武道修行的常识还是不缺的,都知道要将一门玄功绝学修炼到炉火纯青才可能摧动体内精气运转,而他们所知的玄功绝学,哪怕是道院中,道兵弟子所能接触的低级玄功,都要比陈海刚才这两个简单的跨步劈拳动作复杂百十倍。

    这两个跨步劈拳动作如此简单,就能摧动精气运转,是周景元他们所无法想象,而又正因为简单,这两个跨步劈拳动作用于武道筑基,却要远远胜过其他的玄功绝学。

    “我刚才演示的这种武道秘形,名为虎踞……”陈海说道。

    陈海从风云腿、十杀战戟诀、五虎秘拳中,拆解出包括基础步法、基础腿法、基础戟法、基础拳法的十九种秘形,但猜测真要将所有能摧动体内精气运转的武道秘形都掌握了,说不定会有上百种之多。

    他此时只是故作高深而已。

    所谓虎踞,实际是基础步法之马形与基础拳法之砸形的组合,可以说是最为简单的玄功绝学,又攻守兼备,正方便沈秀、周轻云这些少年武道筑基。

    ******************************

    陈海有意将大燕帝国境内可能都没有传承的武道秘形,挑三四种传授,也都不是看周轻云、沈秀等少年无法修行的可怜。

    陈海此时要在铁流岭道院立足,不想受柴荣等柴阀弟子赶出去,凭他个人的力量,还是太薄弱了,有必要与葛同、周景元、沈坤等人更紧密的抱在一起。

    他相信葛同、周景元、沈坤等人,愿意出入药师园,乃至监院赵如晦背后给如此多的便利,至少此时主要还是陈烈的因素在起作用。

    陈海不知道陈烈何时会关注到他此时的处境,他不能让周景元、沈坤看到陈烈对他这个“外甥”失望;而同时他也要陈烈关注到他时,通过周景元、沈坤等人,看到这个“外甥”,到铁流岭道院后已经洗心革面。

    只有做到这一步,他在太微宗才算是真正的站住腿,到时候陈青、苏紫菱二女再对他敌视,终究还是不能忤逆陈烈的意志。

    其次,陈海还想拆解出更多的基础武道秘形,就需要从道院换取更多的拳诀、掌诀、剑诀、刀诀,还需要大量的精元丹支撑后续的修炼。

    他短时间内哪里有那么多的宗门功绩?

    而想要周景元、葛同等人继续支持他修炼,也不能一点好处都不拿出来回报他们……

    周景元、沈坤等人商议过后,最后还是决定让沈秀、周轻云等五名少年、少女,先跟着陈海修炼虎踞秘形,以免误了最佳筑基的年龄。

    道院都没有正式的师传关系,陈海更不可能违背此例,但周景元、沈坤等人还是凑出四百点宗门功绩作为“拜师”礼,陈海就正式将虎踞之形,传授给沈秀、周轻云等人,助他们踏入武道修行的门槛。

    ***************************

    有了这四百点宗门功绩打底,药师园所移种的药草、灵木,也开始有产出,除了每天一枚精元丹外,陈海陆续从道院的藏经院换取铁骨拳诀、鹤灵掌、虚流刀诀等二十四种玄功绝学或残诀拓本……

    这些绝学都是初级道兵弟子就能接触到的低层次玄功,最多能修炼到通玄境,太微宗也不甚重视,即便有不许私授的规矩,也容许弟子直接将拓本带出藏经院。

    而这些低层次的玄功,宗阀子弟根本就看不上眼,寒门子弟也只会有针对性的挑选两三种修炼。

    陈海前前后后总共修炼了二十七种,不要说铁流岭了,在太微宗所有的外门道院,估计都破了记录。

    陈海也从这二十七种低级玄功绝学里,总共拆解出八十九种武道秘形来。

    陈海知道他想打通第一条主气脉的闭塞,要比寻常弟子困难得多,就想着不急于踏入通玄境,而是尽可能掌握更多的武道秘形,尽可能将他百骸十二主气脉都修炼到,或许能为武道修行打下更深厚的根基。

    待陈海拆解出八十九种武道秘形开始修炼之后,发现实际情况跟他最初所预测的,有些偏差。

    八十九种武道秘形,是将他百骸十二条主气脉都包括在内了,但他很快发现,每天服用精元丹淬炼筋骨皮肉,效果要比想象中差得多。

    陈海起初十分不解,也不能跟葛同、沈坤、周景元他们讨论这个问题,一边潜心苦修,一边从藏经院借出前人修行留存下来的心得体会,才慢慢搞明白是怎么回事。

    百骸十二主气脉,分为足三阳、手三阳、足三阴、手三阴。

    武道修行足三阳、手三阳六条主气脉,主要涉及到百骸肉身的淬炼;而手三阴、足三阴却主要涉及到五脏六腑的修炼。

    武修弟子前期会从手三阳、足三阳主气脉中选择一二修炼;待到通玄境后期,才能从手三阴、足三阴主气脉中选择一二修炼,为开辟灵海秘宫做准备。

    而且,疏通这些主气脉的难度,并非完全一样的。

    通常说来,武道修行炼体,修炼涉及肉身百骸淬炼的手三阳、足三阳气脉最容易;修炼涉及五脏六腑修炼的手三阴、足三阴气脉,难度则要增加十倍不止。

    陈海现在倒好,同时修炼十二主气脉,效果自然要比前期弱上几十倍甚至上百倍。

    陈海搞清楚这些,及时调整,接下来两个月主要修炼手少阳、足少阳主气脉。

    两个月后,陈海体内的精气已经修炼到足够充沛、凝炼,双臂与双腿也都修炼到坚如铁石的程度,换作其他初级道兵弟子,早就足以冲开第一条气脉的闭塞,修成真元踏入通玄境了,但陈海这具肉身被废修为时所形所的主气脉暗伤,则彻底暴露出来。

    陈海体内的手少阳、足少阳主气脉,通往两肾玄窍的一端死死闭塞住,但修为被废时留下的暗伤,就像是水管表面不计其数的裂缝,一旦摧动凝炼到一定程度的磅礴精气灌注进去,就会被撕开的无数裂缝散入血肉。

    这一刻,陈海气血逆行,双手、双足就像万针刺扎般剧痛,好几次都差点走火入魔。

    陈海这时候才深刻感受到姚兴最初到太微宗时,为什么会那么意志消沉,为什么会那么自暴自弃。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