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荒地异变
    姚兴此前曾踏入辟灵境巅峰的境界,十六七岁距离明窍境就差一步之遥,是姚族,甚至可以说是整个大燕帝国的天之骄子,修为被废,可以说是从云端跌落到烂泥坑里,心里承受不住这么大的落差,自暴自弃,实在不难想象。

    陈海比姚兴好的地方,就在于他没有体验过姚兴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此时即使看不到踏入通玄境的希望,虽然也有些受打击,但当下的结果,还是要比他最初莫名遁入异世时的预想要好得多,心态不至于失衡。

    陈海接下来只能放弃手少阳、足少阳的气脉修炼,花更多的心思去钻研武道,修炼其他的主气脉,效果虽然弱上数十倍甚至上百倍,但实力好歹也在缓缓的提升。

    更关键的,手三阴、足三阴的气脉修炼,涉及到五脏六腑,能滋养神魂意魄,促进陈海神魂与肉身更加契合。

    比起修炼绝强的神通,陈海更在意缓解神魂暗伤、保住性命,这让他在看不到踏入通玄境的希望之时,也极有耐心的修行。

    这段时间,陈海夺舍后脑海里那针扎般的刺痛就得到极大的缓解,甚至能够静下心来,修炼丹鼎诀初解所载的吐纳调息之法。

    要说有什么不满意的,除了短时间无望踏入通玄境外,还有就是陈海体内的精气要比其他初级道兵弟子磅礴、凝炼数倍,却不能冲开气脉的闭塞,修成真元,使得他整个人在大半年时间内,就像是被吹涨起来,变得臃肿。

    一张俊俏小生的脸,变得满脸横肉,身量也比大半年前魁梧许多。

    周景元原本期待陈海能很快踏入通玄境,看到陈海后期修炼进展停滞下来,也明白是他修为被废的暗伤所致;好在沈秀、周轻云等人,跟随陈海修炼虎踞秘形,都有所小成,后期又有六名少年送到药园师,修炼虎踞秘形,周景元、沈坤等人,跟药师园这边的走动,倒没有冷下来。

    ***********************

    半年时间一晃而过,很快就要迎来新一轮的弟子比试。

    虽说踏入通玄境的希望遥遥无期,但陈海此时已经不畏惧初级弟子比试会有什么障碍了,而柴荣也因为在两个月前成功开辟灵海,已经进入上七峰内门修行了。

    即便铁流岭道院还是柴氏子弟的天下,却没有谁直接站出来故意刁难陈海,或许柴氏没看到陈族有继续向铁流岭道院插手、渗透的意图,也没有必要在一个都无望踏入通玄境的弟子身上花费什么心思。

    陈海这段时间在道院却也过得逍遥,但他每天除了修炼一遍武道秘形之外,更多时间,神魂意念则停留在血云荒地。

    在道院里之内,陈海所住的药师园即便是独门独院,有什么动静,也还是瞒不过那些修炼到明窍境的人物;唯有在血云荒地里,陈海才能肆无忌惮的沉浸在武道修炼之中,尝试将武道秘形进行不同的组合,创造不同的玄武绝学出来。

    陈海此时所能创造的玄武绝学,层次都很低,最多是三四种武道秘形进行组合,但这种创新,令陈海极其享受,也令他每天都对武道有新的理解跟感悟。

    傀儡分身在血云荒地一堆堆枯骨残骸间穿越,也更加灵活、迅捷。

    一道雷电从远处的血云劈下来,仿佛一道长链连接天与地。

    虽说血云荒地每时每刻都有雷柱辟落,但远处的这道雷柱却是血红色的,散发着毁天灭地的威势,陈海眼睁睁看着一座百丈高的血红断崖,被这道赤血雷柱彻彻底底的轰成石屑、齑粉,四处吹散。

    陈海离开地球接近一年,也渐渐融入异世的节奏,看到这道赤血雷柱从血云中劈出,也是胆颤心惊,他知道要不是血云荒地的天地法则出现错乱,不会有这种连道胎境绝世强者都难抵御的雷霆出现。

    不是说刚开始只会有些缝隙出来,怎么血云荒地的天地法则都错乱了?

    血尸一样的傀儡分身,脚底像按了弹簧似的,轻轻一纵,就跳上一头十数米高的残骨上,陈海往左耳与巨殿沉没的方向看过去。

    方圆千里,就那边有百余亩大小的地,没有枯骨残骸的堆积,仿佛一座石谷,陈海将那里称为神殿石谷,但这时候神殿石谷里毫无动静。

    血云荒地的天地法则出现错乱,都没有将沉入地底的左耳惊醒,陈海心想,那老家伙不会也已经魂归九天了吧?

    “我还有一口气没死透呢!”

    左耳的声音,直接在傀儡分身的祖窍识海里回荡起来,陈海吓了一跳,但随后又高兴起来。

    近一年来,他与周景元、葛同、沈坤相处默契,但大多数时间,他的心思都沉浸在满目恐惧的血云荒地里,心里也就压抑不住会有难言的悲凉情绪滋生。

    这叫他并不好受。

    左耳突然从地底醒过来,跟他说话,这比什么多好。

    而他身上这么多不能见光的秘密,修炼上遇到瓶颈,都不能找其他人讨教,左耳这时候从地底苏醒过来,那真是意外之喜。

    陈海心想左耳的修为境界,远在太微宗那些眼高于顶的长老之上,随便点拔他两下,绝对不会比藏经院那些动辄要几万、甚至数十万宗门功绩才能换得的玄法仙诀稍差。

    “你还没有资格修炼神殿的传承,但不妨碍我指点你一二……”左耳说道。

    这点是陈海心里最不爽的,在左耳面前,他**裸的,什么秘密都藏不住。

    陈海心里不爽,就直接岔开这个话题,问道:“左耳前辈说过,血云荒地的天地法则还在起作用,罗刹域不会有多强的罗刹异鬼闯进来,我应该能够应付,但现在是什么状况?”

    “照道理来说,前期血云荒地与罗刹域只可能出现低层次的缝隙,但现在的情形跟我预料的不一样,罗刹域那些潜修了几万年的老鬼,可能已有掌握了部分天地法则的了,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要强行打开进入血云荒地的通道……”左耳的声音在傀儡分身的祖窍识海里回荡,显得极其凝重。

    听左耳这话,陈海心脏猛的一紧。

    他这段时间苦修武道,虽然真身还没有踏入通玄境,但通过拆解玄功绝学以及大半年来的参悟,掌握武道秘形将近百种,又通过武道秘形不同的组合,相信傀儡分身此时所具备的实力,不会比太微宗的辟灵境弟子弱多少。

    毕竟傀儡分身不是他孱弱的真身能比。

    陈海还以为前期真要有小群的罗刹异鬼,通过天地法则的缝隙闯进血云荒地,只要不那么强,他还是勉强能应付,但没有想到罗刹异鬼竟然有掌握天地法则的大能,有可能直接打开大通道,他就懵了。

    不要说掌握天地法则的大能了,即便是那些高十七八米的罗刹异鬼巨头进入血云荒地,伸出一根手指将他的傀儡分身碾死,也有多余啊。

    而以左耳此前孱弱的状态,显然也难有作为。

    陈海这段时间对傀儡分身极为依赖,却没有办法将傀儡分身从血云荒地带走,心想以后要是没有傀儡分身的辅助,在太微宗摸瞎修炼,今生怕是无望踏入通玄境了。

    修行就像吸|毒,陈海既然踏上这条路,就绝不想止步在通玄境之前。

    “左耳前辈,你以前怎么不想着离开?”陈海问道,他心想龙帝苍禹既然能将他带入太微宗,占具姚兴的身舍,左耳离开血云荒地后夺舍重修,应该要比他容易得多。

    “我们立下神魂大誓死守荒地,在魂归九天之前,自然不能离开,再说了,我也活得够久了,我的神魂也蓑老不堪,魂归九天或许才是我真正的宿命,你不要以为能说动我离开这里……”左耳苍龙的声音幽幽叹道,“算了,你要是不想承担天武神卫的宿命,切断神魂意念,再找个地方将蛇镯随手丢掉就是。这本来就不是你所能承担起的责任。”

    陈海倒不是受不了别人瞧不起他,却怎么都不可能轻易舍弃蛇镯,心想罗刹异鬼都还没有闯进来,没有死到临头,现在就说放弃也早了些,问道:

    “龙帝既然将传承交给我,我怎么都不能临阵脱逃。左耳前辈,你说要指点晚辈修炼,我夺姚兴的身舍,十二主气脉都有修为被废后留下来的暗伤,同时修炼十二主气脉也仅仅是权宜之计,始终看不到踏入通玄境的希望,我接下来该怎么做?”

    “太微宗立宗数千年,宗门内也有不少弟子,被废修为后再修武道,他们也都遇到你此时的难题,也做过很多的尝试……”左耳说道。

    “晚辈知道这个,也研究过这些,但太微宗有史以来,除了那些犯天下之大忌夺舍重修的,还没有谁能在被废修为重新踏入通玄境。”陈海说道。

    “很多尝试没有成功,是缺了一些机缘跟运道,但不意味着他们重修所选择的路是错的,”左耳说道,“就像你此时的修炼,虽然暂时看不到希望,但也不意味着方向就是错的……”

    陈海还等着左耳多提拔他一些实际性的内容,没想到过了半晌,都没见左耳再说什么。

    陈海火爆脾气,要不是他心里想什么都会被左耳知道,早就将左耳祖上十八代女性都问候一遍:就他娘这么一句套话,就算是指点过了?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