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 瘦脱形
    陈海不管什么人或魔的,也不知道什么叫罗刹魔体,隐约知道左耳往傀儡分身的识海深处打入什么要紧的东西,但他现在也无暇去细究,不敢露出一丝破绽,只能随着其他血尸般的罗刹异鬼一样,装作被某种神秘而不可逆违的意志所控制,往神殿沉没的那座石谷,动作迟缓的往走去,但尽可能拖在后面。

    左耳似乎已经陷入彻底的长眠之中,傀儡分身的识海里再没有出现他的回应。

    左耳虽然说过罗刹异鬼的智商很低,但陈海认为左耳说的是那些体型跟他傀儡分身相仿的,而那些动辄十七八米的罗刹异鬼,怎么看都不像是低智商的样子。

    陈海只是尽可能拖在后面,距离这些随便一脚都能将他当蝼蚁碾碎的巨魔远点,要是稍不留意露出破绽,那他就绝对是死无葬身之地了,什么罗刹血炼秘法都不管了。

    爬上一道三四百米高的石崖,陈海才大体看到血云荒地此时的全貌,密密茬茬皆是覆上血色皮膜、像血尸似的罗刹异鬼,不知道有多少万头借往生大阵在血云荒地复活了。

    陈海的傀儡分身,这时候就不那么显眼了,只要动作稍稍迟疑些,跟身边成千上万的罗刹异鬼,几乎没有什么区别。

    这时候已经有十五六头有三四十米高的罗刹巨魔,已经聚集到神殿沉没的山谷里,但它们没有发现神殿的存在,看它们似聚在一起商量什么,但焦躁、暴唳的情绪在充满硫磺气味的空气中弥漫。

    而低级的罗刹异鬼,似乎又直接受到这种焦躁、暴唳意志的影响,不时有摩擦出来,撕咬在一起。

    神殿沉没的石谷里,有一头罗刹巨魔,抓起黄金铸就般的两支长断骨,像长矛似的猛然往地面坚硬的岩层插去。

    陈海现在也没有搞明白过来,为什么神殿沉入地底后,地面竟然还是完好无损的坚硬岩层。

    那头罗刹巨魔的力量太恐怖了,金色骨矛插入地面,上百里方圆的荒地都震动起来,像是有地震波贴着地面传荡,陈海远远看到神殿谷底那坚如花岗岩的岩层,在黄金骨矛的猛|插下,裂开一道上百米长、七八米宽的恐怖缝隙!

    陈海心里直骂娘,暗想这些罗刹巨魔的力量爆发,恐怕要拿吨位级的tn|t炸药衡量啊。

    那头罗刹巨魔所持金色骨矛,也极其坚固,如此猛烈的冲击下,竟然丝毫无损。

    血云荒地里,也散落不少这种金色的残骨,但即便是有一部金色残骨与普通枪戟一般长短,却足足有好几吨沉重,根本不是武卒级的傀儡分身所能驾御。

    陈海没想到这些刚复活过来的罗刹巨魔,却很识货,将这些金色残骨捡起来当兵器。

    这头罗刹巨魔的举动,很快引起其他罗刹异鬼的附从,好像它们也都认定神殿就藏在地底,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消失,都开始拿各种东西,想要将石谷挖开来。

    看这不计其数的罗刹异鬼,或用断骨,或用尖锐的指尖刨着岩层,陈海既觉得诡异,又是提心吊胆,不知道左耳携神殿沉入地底后到底藏了有多深。

    听左耳的口气,神殿也不是绝没有暴露的可能,陈海也不知道神殿一旦暴露出来,形势会如何发展,他又该何去何从……

    数以百万计的罗刹异鬼,在神殿沉没的石谷刨挖了大半个月,差不多将岩层往下挖了有两三千米,都没有将神殿挖出来。

    陈海松了一口气,但他怕露出破绽,始终没有敢切断与蛇镯的联系,离开血云荒地,只能是装模作样,跟其他罗刹异鬼一样,在神殿石谷的外围刨挖着坚硬的石地。

    大半个月过去后,控制这些罗刹异鬼的神秘意志似乎有所削弱,复活的罗刹异鬼变得越发暴燥,也陆续有些罗刹异鬼开始不受那股神秘意志控制,离开神殿石谷,往血云荒地的深处走去。

    这时候,陈海才敢控制傀儡分身,往神殿石谷外围的荒地走去,想着离那些十七八米甚至三四十米高的罗刹巨魔越远越好。

    此前陈海就在神殿石谷附近活动,这时候离开神殿石谷,才发现血云荒地比想象大得多,但到处都是一样的荒凉,龟裂的大地,甚至有沸腾的岩浆涌动,空气里充满硫磺气息,血一样的云层覆盖在头顶,与传说中的地狱形象,还真有七八分相像。

    恰如左耳所说,低级的罗刹异鬼终于开始自相残杀起来。

    似乎离开神殿石谷越远,这些低级罗刹异鬼越压制不住心里的嗜杀意志,杀戮随处可见;存活下来的罗刹异鬼,则开始啃食那些杀死的罗刹异鬼的血肉,留下一堆堆还剩下残破剩肉的残骨,到处都是恐怖的景象……

    陈海都怀疑他的神魂意念继续沉浸在血云荒地之中,整个人都要疯掉,但他这时候更不敢轻易切断与蛇镯的联系,就怕稍不注意,傀儡分身被其他罗刹异鬼发现,啃得一干二净。

    照左耳的说法,他现在有一部分的神魂意志,与傀儡分身融为一体,傀儡分身就真正成为他的身外分身。

    他不知道这时候傀儡分身被其他罗刹异鬼啃食掉,他会受多严重的创伤,但绝对是他承受不起的重创,神魂残缺不说,寿元都有可能会直接减半。

    *************************

    直到一个月后,陈海才在离神殿石谷足够远的裂谷里,找了一座石洞,狭小得只容傀儡分身钻进去,在里面藏起来。他又用锋利坚固的骨戟,撬开两块巨石将洞口封起来,这才敢切断与蛇镯的联系,意念返回到铁流岭的道院之中。

    神魂意念回到铁流岭道院,陈海感觉就像是从将要溺亡的水底猛然浮出水面,骇然的坐在石塘边的树下,大口喘气,要将血云荒地那一幅末日炼狱的场面,从脑海里驱赶出去。

    大概是听到这边有了动静,葛同、周景元二人既惊又喜的走过来。

    “你终于醒过来了,可把我们吓坏了,还以为你修炼出了什么意外……”周景元捂着胸口,一幅大松口气的样子说道。

    不要说初级道兵弟子了,即便是辟灵境的玄修弟子,也罕有闭关这么长时间的。

    陈海此前以闭关潜修为借口,神魂意念专注的沉浸到血云荒地之中,也只有半个月,这已经差不多是初级道兵弟子闭关潜修的极限。

    他这一次却足足在血云荒地里滞留了近两个月。

    即便不修炼,真身两个月不吃不喝,也到了肉身所能承受的极限。

    陈海感觉有一种说不出的虚弱,应该是体内的精气早就耗尽了,盘结于膝前的双手也是瘦骨嶙峋,探头看石塘灵池的水面,映照出他此时的容貌,此前臃肿的身体,这时候皮肉却已经瘦脱形了,脸颊都深深的陷了下去,就剩一层皮包骨……

    陈海都没有想到会这么严重,心想他的神魂意念要是真不从血云荒地回来,他这具肉身就要报废了,他的神魂就要永久留在看不到一丝希望跟光明的血云荒地之中了。

    照道理来说,他神魂意念通过蛇镯能联系连接真身与傀儡分身,但血云荒地的氛围太血腥、太压仰了,没有别人闯进药师园,以致他都没有注意真身的变化。

    陈海服下两枚精元丹,药力化作丝丝暖流散入四肢百骸,才稍稍好受些,跟满脸担忧的葛同、周景元,虚弱的说道:“我沉迷于武道,没想到这次竟入寂闭关如此之久,令两位兄长担忧了。”

    葛同、周景元心里异常震惊,不知道多么高深的玄功绝学,竟让陈海沉醉如此之久,竟然都感受不到身体的变化。

    “生怕柴氏子弟闯门惊扰到你修行,葛师兄这两个月都不休不眠的守在院子外,生怕你出什么意外。”周景元说道。

    葛同虽是寒门弟子,但在道院是紫衣弟子,地位也不同一般。陈海与他并无约诺,但葛同却能其他事务都推掉,两个月来为他护法,也是唯有真正性情中人才做得出来。

    “多谢师兄爱护,”陈海朝葛同行礼道,“我这次闭关虽然凶险,但好歹将异人所授的‘鱼化龙’秘形真正参悟出来,恰好又能修炼到足厥阴主气脉,还请葛师兄莫要推辞……”

    陈海此前将虎踞之形传授给沈秀、周轻云等子,还是想拉拢周景元、沈坤等人,在道院不至于太势单力薄。

    虎踞之形仅仅是两种基础武道秘形的组合,涉及到足少阳、手少阳两条主气脉的修炼,作为武道筑基功,有着寻常玄功绝学无法比拟的优越性,但也谈不上多珍贵,作为绝学施展出来,威势甚至都不及将五虎秘拳修炼到圆满境界。

    陈海与葛同相处数月,知道葛同已经成功疏通三条主气脉才成为道院的紫衣弟子,但疏通三条主气脉就想开辟灵海太难了,葛同就想着打通足厥阴第四条主气脉后,再想办法冲击辟灵境。

    足厥阴主气脉的修炼,涉及到五脏六腑最为核心的心脏,又涉及到祖窍识海所在泥丸宫的修炼,虽然一旦打通,经真元洗炼成灵脉,就有七八成的把握能开辟灵海,但不知道要比足少阳、手少阳两条主气脉的修炼困难多少倍。

    换作一般的交情,陈海绝对不会将涉及足厥阴主气脉修炼的“鱼化龙”传给他人。

    “鱼化龙”涉及四种基础武道秘形,是陈海大半年来在血云荒地里所参悟出最复杂的武道秘形组合。陈海体内的精气,要比半步踏入通玄境的初级道兵弟子磅礴、凝炼数倍。即便是如此,陈海想要完整的将鱼化龙施展出来,也要将他全身的精气抽尽。

    这几乎是道院玄衣弟子所能施展的武道极限。

    这时候陈海想明白过来,既然他暂时无法踏入通玄境,那还不如全力资助葛同突破瓶颈,踏入辟灵境。

    他在太微宗立足,除了要抱陈烈这棵大树之外,要是能助葛同这种重情重义的人在道院获得足够高的地位,也绝对是有百利而无一弊。

    这跟周景元在他身上押注的道理,实际上是一样。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