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 药师园兵甲铺
    在陈海到铁流岭之前,周景元虽然认得葛同,但彼此间没有多大的交集,当时才会想着将两件作旧的假货卖出去黑葛同一把。

    相处大半年,周景元还以为陈海再也不会提及这事,哪里想他偏偏在这时候突然揭破,任他脸皮再厚,这会儿也在葛同面前闹了一个大红脸,哭笑不得的问道:“姚师弟,你要学这些做什么?”

    “艺多不压身啊,”陈海笑着说道,“而且也只有待我掌握这门手艺,才好意思从周师兄铺子里分一杯羹啊……”

    陈海这时候说破这事,一是不让周景元与葛同心里再存隔阂,二来他不单单想跟周景元学器物作旧之法,还要跟他合作,把这当成一摊事去做。

    陈海前世在地球也深入研究过铜瓷玉石等器物及书画如何作旧,但地球是地球,燕州是燕州,两边的天地法则都不一样,他这时候想给器物及书画作旧,还得要跟周景元重新学起。

    当然,他前世所学,也是有些经验可以借鉴的,也相信他真要在大燕帝国境内再拾起这门行当,应该要比前世的那些古玩贩子更出色。

    当然,陈海真要做这门生意,还要拉周景元入伙。

    “哈哈,姚师弟这么说,我也不敢藏拙了。”周景元听陈海说要从他铺子里分一杯羹,也顾不上在葛同面前尴尬,忙不迭的答应下来。

    虽说陈海迟迟不能踏入通玄境令人担忧,但相处大半年,周景元早认定陈海金鳞非是池中之物。

    即便修为难有突破,只要能重得陈烈的信任,周景元相信陈海也将在太微宗及陈族拥有不弱的地位。

    宗阀子弟,并非个个都需要绝高修为才能获得高位的,毕竟大量的宗阀、宗门事务,还是需要有能力的人去打理的。而在天枢院、武威诸军体系外,大燕帝国朝野及地方诸多文官胥吏,也是更看重治世的才学,修为高低则是其次的。

    周景元这两年虽然极力打理自家的铺子,但也知道有些天花板不是他能突破的。

    虽然周景元这些年也想着去抱粗大腿,但柴氏、解氏、厉氏等宗阀真正核心的嫡系子弟,根本不将他放在眼里;而像柴荣这种旁系子弟,不值得周景元投靠之外,还格外的贪婪跟自以为是。

    周景元认定陈海不是池中之物,自然就巴不得他从铺子里分走一杯羹。

    葛同当然不会跟周景元计较旧事,但看陈海与周景元看对上眼的样子,犹忍不住皱眉劝道:“在道院做这种事,要是被人发现了,怕是很难收拾——柴荣虽然去上七峰内门修行,但道院里柴氏子弟,也会盯着姚师弟的一举一动。”

    “……”陈海笑了起来,跟葛同说道,“周师兄的才能仅仅是制作一两件旧物去蒙骗同门师兄弟,也是有些屈才了。道院所出的兵甲,质地都很精良,说起来卖相却要差了多少,我就想着跟周师兄学这门手艺,将道院所出的兵甲,打造得更古拙灵韵,在道院之外或许会更受欢迎……”

    “姚师弟是说将铺子开到蒙邑城去?”周景元眼睛放光的问道。

    “是啊!”陈海说道,“道院里才多少人,而且道院里师兄弟个个眼高于顶,天天念想着玄兵法宝,周师兄你能炼制玄兵法宝,售给他们?事实上,即便能炼制玄兵法宝,在道院里一年能卖出多少件去?再说,这些买卖除宗门之外,则都控制在几家大族手里,我们有什么资格想从这些大佬嘴里抢肉吃?但我想周师兄以前真正想做的,暂时还没有做的,就是将铺子开到蒙邑城里去。蒙邑作为铁流岭防线的核心,往来燕、金两州的商旅,倒有一半要途径蒙邑——而蒙邑需求量真正巨大的,还是精良的兵器跟铠甲……”

    周景元两眼炯炯有神,似乎陈海说的每句话都落到他心坎里。

    陈海继续说道:“周师兄在制院器这些年,也知道制院器有哪些师兄留在蒙邑城混得不太如意,我们这间兵器铺子也就不会缺匠师。当然,除了普通精良的兵刃跟铠甲外,我们也要制作一批具有艺术感的上等精品出来。就像周师兄帮我制作的风云靴,要是能将作旧的手艺用上去,使之看上去更古色古香一些、更灵韵十足一些,又确实用了最顶级的材料,我们不需要跟别人吹嘘这是存世千年的珍物,也会有人蜂拥争抢。毕竟就算是宗阀世族子弟,也不是个个都有修炼天资的,但他们偏偏有些人在宗族受到长辈的宠爱,他们就是我们要重点挖掘的潜在客户。当然了,我们的兵器铺还要想一个响亮的名号,要在我们制作的所有兵甲上,都要打上我们的名号印戳,要有长久经营的心思,待声名传播出去,就会有更多的人直接奔我们的兵器铺子而来……”

    “不错,不错……”

    周景元自认为很有商业才能,这时候听陈海说得越多,他越发觉得自己只有心悦诚服的份,实在想不明白姚族怎么会将这样的优秀子弟驱逐出族,想不明白陈族怎么容不下这样的子弟,难道一定要修为高深才能高人一头吗?

    葛同这些年醉心修行,不沾手世俗之事,也没有成家立业,即便是如此,听陈海在那里说这事,也觉得头头是道,笑道:“听你这么说,我都心动想进来分一杯羹了。”

    “葛师兄你即便不说,我也要拉你进来了,想着日后葛师兄成功开辟灵海,那在宗门之内,你就是这家兵器铺的靠山了。”陈海说道。

    葛同是要凑这个热闹,但坚持不愿多占份额,笑道:“我占有一成就行了,也不用牵挂心思,免得干扰到修行——你们还是赶紧想个响亮名号,尽快将声名打出去才是正经。”

    “名号也简单,就叫药师园兵甲铺。”陈海说道。

    “……”周景元初听觉得古怪,细细琢磨拍腿叫好起来,说道,“别人听到药师园,只会跟灵草、丹药联系起来,再与兵甲铺强行拧合到一起,听着古怪,但印象就深刻了,说不定不需要几天,就能在蒙邑城传得人所皆知……”

    *************************

    道院沿铁流岭东麓主峰而建,蒙邑城就建在东麓主峰南面的盆地里,相距不过五六十里,陈海在药师园都能俯瞰蒙邑城中的万家灯火,只是他此前到铁流岭,一直都留在道院里潜修,都没有离开过道院,到蒙邑城里走一走。

    血云荒地里一片混乱,傀儡分身藏在裂谷石洞里暂时不会出来走动,而陈海此时真身修炼也陷入瓶颈,短时间想要突破,就必须服用比精元丹更高级的灵药来补充精气。

    太微宗门内丹药,比玄兵法宝还要坑爹,有些灵药,药效明明就能提高一两成,兑换价格却要倍增;而有稍许治愈灵脉隐伤效果的丹药,兑换价格更是高得离谱,令陈海此时想都不敢去想。

    陈海这时候才想着暂时放缓修行,与周景元合作,将兵甲铺子开到蒙邑城里。

    药师园这边虽然还在不断的移入新的灵草、灵木,但药草、灵木的生长通常以年为计时单位,有葛同率领沈秀等药童伺弄就足够了。

    药师园兵甲铺的说定了,陈海与周景元动作也迅速。

    在沈坤的帮助,很快就在蒙邑城长华大街买下一栋临街院子。

    院子三进格局,临街的院墙打出门洞,挂上药师园兵甲铺的牌子,正式接待客户;后面两进院子,一进院子作为制作兵甲的作坊,一进院子作为匠师与学徒的宿舍。

    除了葛同外,陈海与周景元还将沈坤拉了进来。

    沈坤积功才是获授百武副尉的武职,正式差遣是蒙邑城南区的巡城官,是芝麻大的小吏,但长华大街恰好在他的管制范围之内。

    这样,陈海与周景元各拿出八百点宗门功绩,葛同与沈坤各拿出两百点宗门功绩,凑足两千万钱的大燕币,决定将药师园兵甲铺给开起来了。

    周景元在制器院的人脉关系还是不错,三天时间内就让他找到四个熟炼的匠师。

    这四名匠师都是道院制器院寒门子弟出身,修入通玄境后就陆续编入军中,修为上没有突破,也没有机会积累军功升迁,这些年就在军营里炼制兵甲,苦无出人头地的机会。

    周景元找到他们,许诺丰厚的年资以及一定比例的红利分成,他们再听到有葛同、沈坤两人参与其事,就爽爽利利的脱下军袍,就各自拉了三五名学徒加入药师园兵甲铺……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