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残碎的记忆
    (感谢狂刀,感谢贴吧盟、感谢朝辉、感谢晨歌,新书第一天就有四位盟主产生,感谢新书发布第一天,兄弟们的慷慨捧场,感谢牛牛、追俗、凡乐、多姚,为新书宣传活动辛苦筹备,感谢大家这些年一直以来的厚爱跟支持;新书期间,特别需要收藏跟推荐票……)

    巍峨的太微山脉,绵延数千里,横亘在燕州的西北。←百度搜索→

    在太微山脉的西麓,山高谷险,草木茂密,怪石嶙峋,最深处终日锁在浓阴不散的云雾之中,多有灵药生长、灵兽出没。

    寂静的午后,一头幼狐在幽静的林谷里走动,踏石无音,天青色的毛皮,仿佛绸缎一般光滑|美丽,两条高高翘起的蓬松毛尾,显示它即便在青狐一族里也是罕见的异种。

    虽说被人类发现,多半会被捉去剥下美丽的毛皮制成漂亮的灵甲,而血肉会被炼制成灵药,但幼狐此时被深山外的精彩世界吸引住了,沉浸在岭谷间充满天地灵气的云雾中,似乎这里的每一缕空气,都要比大漠深处的九溪狐丘更加清新。

    幼狐跳上一座陡如剑戟的石崖,隐约能看到有条大峡谷在太微山西麓的深处曲折蜿蜒,在峡谷口的北端,矗立一座雄伟的城池。

    已通灵智的幼狐羡慕盯住峡谷口的城池,它听族中的长者说那里就是微江城,是大燕帝国控制太微山脉西北麓、北拒妖蛮的要塞。

    微江城驻扎着十数万人族精锐悍卒,统兵的将领里,不乏明窍境、道丹境的玄门强者,都是太微宗真传乃至护法长老一级的人物,微江城是青狐一族绝对禁止踏足的地方。

    而从微江城南下,通过曲曲折折的大峡谷,进入太微山脉深处,在云深雾绕的险峻群峰之上,在万里晴空的天气里,能隐约看到由雄伟宫殿、庭院组成的建筑群,错落有致的浮现在云海之上。

    那便是太微宗的山门所在,远望宛如云中仙境。

    太微宗作为河西诸郡的玄门首宗,不仅抵御妖蛮南侵屡立大功的武威军,主要将领都出身于太微宗;而作为武威军最为精锐的道衙兵,更几乎都是由太微宗的基层弟子组成。

    这头幼狐刚修炼到通玄境,远没有化形的修为,虽然想走进人族玄修宗门修行,但对此时的它来说,还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

    而穿过大峡谷,进入到太微山脉的南麓,就是河西诸郡的腹地了,也是大燕帝国的西疆边陲……

    ***************************

    一声鹰唳划破长空。

    一点黑影从微江城掠出,幼狐很快就看见一碧千里的长空,凭空的聚起一小片乌云翻滚涌动,细碎的雷光在乌云边缘游动……

    黑影掠速甚疾,出了微江城,就直接往栖云岭飞来,那一小片雷云也随着黑影快速移动。

    幼狐的妖瞳里闪起一丝惊惧的神色。

    青狐一族虽然是大漠深处的灵兽,罕有天敌,青鳞雷鹰却是青狐一族在大漠及太微山脉附近不多的天敌之一。幼狐虽然此前都没有走出过狐丘,但听族里的长老描述过青鳞雷鹰的模样跟凶恶。

    鳞羽如甲,啸鸣聚雷,正是青鳞雷鹰最为明显的特征;而且这还是一头修炼到明窍期、能引发天地雷霆元气感应的妖禽雷鹰。

    幼狐掠入密林,快得就像是一道青色的闪电,但它进入密林后就不敢再有异动,气息也随即收敛得点水不滴;一只狍子从它眼前窜过,愣是没有发现它的存在。

    青鳞雷鹰正是往它所在的石崖飞来。

    修炼到明窍境,意念提升为灵识,对四周的感知极为敏锐,幼狐生怕有些微的气息泄漏出去,就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透过枝叶的缝隙,幼狐很快看到展开巨翅有十一二米长的青鳞雷鹰掠过巍峨的高崖,半盏茶的工夫就飞抵到树林的上空,雷鹰头顶的那片雷云越发浓厚,电光游动,随时会化为一道晴天雷霆劈下来。

    “姚兴下流无耻,欺骗紫菱护送他上山采药,到了山里却对紫菱意图不轨,拉扯之下,他滚落山崖,纯粹咎由自取,这事怎能责怨紫菱?”

    一个女孩子气愤不已的声音从青鳞雷鹰的后背传出来,幼狐虽然才修炼到最基本的通玄境,但天生是五窍皆通的灵种,能听见十数里外的细微声音,这才知道这头修炼到明窍期的妖禽,竟然是人族玄门强者的座骑。

    正有几人乘御青鳞雷鹰,飞抵树林的上空。

    幼狐更是摒住呼吸,连细气都不敢喘一口。

    “哼,”青鳞雷鹰的后背又传出一声焦急而不满的轻哼,“兴儿意外滚落山崖,我且不怪紫菱,但紫菱为什么不救他上来?”

    “姚兴有爹爹你给他的青云甲护身,掉下山崖怎么可能会有事?紫菱受他欺负,哪里还敢去接近这无耻之徒,她惊慌跑出山,还不是第一时间就告诉爹爹你吗?”小女孩委屈又倔强的辩解道。

    “姚兴品性卑劣,不容姚族,放逐于河西,爹爹好心留在太微宗修行,他却不知收敛,搞得自己声名狼籍,无人不厌,甚至还对青儿胡言乱语。他真要出了什么意外,我看未必是坏事,省得以后闯出什么大祸,将爹爹及陈族也都牵扯进去。……”一个青年的声音从青鳞雷鹰的后背传出来,无情的数落某人的劣迹。

    “好了,兴儿年少就遭受大挫,意志消沉也是在所难免。他真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对怎么对得住他杳无音信的父母?”中年人的声音透着无奈跟焦灼,只是催促雷鹰往栖云岭深处飞去。

    ******************

    “这是哪里?”

    陈海醒过来,四肢百骸跟散了架似的,稍动一下,神经撕裂般的剧痛,发现自己躺在一座深谷里,身下积满枯叶,四周都是嶙峋的崖石,满是湿滑的青苔,凝如实质的乳白色雾气,将头顶的谷口遮得严严实实,看不到深谷外的情形。

    怎么回事,自己没有死,不应该在医院里接受抢救吗,怎么还会躺在荒郊野外?

    比起肉身的创痛,更令陈海难受的,是头脑里那支离破碎的意识,仿佛身子稍稍动一下,魂魄随时都会崩溃掉,还似乎被强行塞入别人的记忆,一幕幕陌生的人脸跟场景,在脑海里不断的闪现,都快要将他的脑子撑爆开……

    他脑子里怎么会有别人的记忆?

    是个名为姚兴少年的记忆,只是这人的记忆太支离破碎,陈海梳理了半天,才搞清楚姚兴是大燕帝国三十六王侯宗阀之族姚氏最有希望修入明窍境的子弟之一,十四岁就修入辟灵境,被姚氏立为宗子,是帝国最光彩夺目的新秀之一,但在十七岁时犯下弥天大罪,修为被废,又被姚氏驱逐出族,最终流放到河西,投靠在武威军担任左都武尉将军的舅父陈烈。

    陈烈不仅在武威军大营任职,同时也是太微宗的第三代真传弟子。

    只因姚兴修为被废后,既不甘心到下面的道院充当相当于武威军后备的道兵弟子,又没有资格直接进太微宗的内门修行,只能暂时以侍童的身份留在太微宗门之内。

    燕州、大燕帝国?

    三十六王侯之族?

    姚氏?

    武威军、太微宗?

    道兵弟子、内门修行?

    这些都是什么鬼?

    辟灵境、明窍境又是什么鬼东西,他脑子里怎么会有这个叫姚兴的年轻人的乱七八糟记忆?

    苏倩对他到底做了什么?

    陈海四肢瘫软的躺在枯叶堆里,头涨欲裂,浑身又有骨头被拆散开来的剧痛,动弹不得,不知道苏倩这娘们为什么会将他丢在荒山深谷里,声嘶力竭的呼叫了半天,都没有见人回应,陈海心里充满惊惧,而姚兴的破碎记忆,更是将他的脑子搅得稀里糊涂……

    姚兴从姚氏宗阀的天之骄子,沦为太微宗的“侍童”,意志消沉之余,便放纵声色寻找慰籍,仗着陈烈外甥的身份,找不到更好的下手目标,就四处勾搭其他洞府的婢女、新修女弟子,这让他在太微宗很快就变得声名狼籍。

    好在有陈烈的庇护,姚兴才没有被驱逐出太微宗。

    姚兴这次相约表妹陈青的贴身丫鬟苏紫菱进山采药,心猿意马之下就想勾搭,但他刚流露出这个意思,苏紫菱就惊慌失措差点摔下山崖;而他为救苏紫菱,却真的摔了下来。

    姚兴虽然有舅父给他的青云内甲护身,但他失足摔下的山崖极深,他在突兀的崖石狠撞了好几下,青云内甲很快就破裂,失去护身作用……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记忆?

    陈海气苦,搞不懂脑子里的这些记忆是怎么来的,觉得有些力气了,强烈着四肢的剧痛,想看苏倩她们到底在哪里,怎么就将他丢在这里,没有送他到医院去。

    陈海努力抬起头,看到他身上穿了一件青色的袍子,像是道袍,还绣有一些浅金色的云纹跟鸟兽,在树枝、崖石刮擦下,已经变得破破烂烂,里面还露出一件青黑色鳞纹软甲,也被划开一道长口子。

    陈海傻在那里……

    他怎么会穿这身像古装戏服一样的衣衫?

    苏倩她们是玩哪一出?

    有根山藤从石崖垂下来,陈海想坐起来,伸手去抓山藤,就见张开的五指细皮嫩肉,跟十六七岁的少年似的,这怎么会是他的手?

    这一刻陈海如受雷殛:

    这绝不是他的手,这绝不是他的身体!

    不是别人的记忆塞到他的脑子里,而是他闯进别人的身体里了!

    抬手见左臂有一道青鳞赤首的苍龙烙印,极其刺眼,极其狰狞,像是刚刚用火钳烙上去的样子,更像是黑鼎上所铸刻的那头苍龙,直接转移到这具陌生身体的左臂上。

    这他娘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他娘还是在地球吗?

    玩笑开大了吧?

    陈海脑子一激动,人又昏了过去,也没有看到手臂上那道青鳞赤首的苍龙烙印像活过来似的,挣扎而出,最终化变一道龙形虚影,在青鳞雷鹰飞抵之前,没入太微山深处的虚空之中……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