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二章 我有话说
    陈青、苏紫菱乍看到陈海,也是吓了一跳,似乎是觉得与陈海相认丢脸,两人的视线在陈海的脸上停留了一瞬,竟生生的移开了。

    在蒙邑城里竟然看到陈青、苏紫菱二女出现,陈海也相当诧异。

    陈烈在微江大营任都武尉将军,陈氏一族修行有成的子弟,也主要在太微山北麓防线的微江大营任职,很少会在太微山南麓的地域行走,他却没想到陈青、苏紫菱陪同一群相貌陌生的青年男女,竟然出现在蒙邑城里,还闲逛到药师园兵甲铺来。

    “你就是这家铺子的东家,”想着要买下那两把刀剑的锦衣青年,眼睛往陈海、周景元两人瞥过来,很快将陈海忽略掉,透漏着高傲气的眼神落在周景元的脸上,不耐烦的说道,“这两把刀剑,我看着称心,想买下来送给女伴,偏偏你店里的掌柜死活不买,难不成你们是想拿我的价?”

    周景元圆滑得很,看到对方六七名青年男女,锦衣华服,大多有辟灵境的修为,扈从都在外面的大街上候着,心知对方应该都是宗门或宗阀世族的嫡系子弟,个个自命不凡不说,身后也有他们惹不起的深厚背景,他哪里会为草创立下的规矩,将这些人得罪了?

    周景元怕陈海落不下架子,就先欠着身子走出柜台,陪着笑脸说道:

    “真是不好意思,这两把刀剑确实是作为样品在铺子里展示,是不对外出售的,掌柜不敢擅自主张,真是怠慢几位贵客了。这位公子既然如此厚爱小店,那还是照原价让给公子……可好?”

    陈海猜测这几个青年男女,可能与陈青一样都是太微宗的内门弟子才会同道而行,地位不是他们这些道兵弟子能比的。

    既然陈青假装不认识他,他也不会自找没趣跟陈青相认,撩起布帘子,便想先走回内院去。

    别人没怎么在意陈海,但苏紫菱却将掌柜的话听得一清二楚,心里既惊且疑,没想到性子乖张的“姚兴”,被赶到铁流岭道院后,竟然没有被如狼似虎的柴氏子弟撕成粉碎,竟然还活得如此滋澜,与人合作将兵甲铺开到蒙邑城里来了,实在想知道这一年来,姚兴在铁流岭道院到底发生了什么。

    苏紫菱眼瞅陈海掀起帘子要走,却没有想事后找人打听,当下灵机一动,清纯灵动的美眸,瞥向柜台上的那两把刀剑,娇嗔说道:

    “紫菱看他们一唱一和的,或许是有意欺诈解公子,想着挤兑解公子以一百万钱的高价,拿下这两把看着普通得很的刀剑……”

    陈海停下脚步,没想到他与周景元都息事宁人礼让到这一步了,苏紫菱这贱婢竟然心机狠毒的又将事头挑起来,看来还是看不得他在铁流岭舒舒服服的过日子。

    再看陈青等人,都有辟灵境修为,已经能祭炼真正的法器,普通兵刃铸造再精良都不会让他们看在眼底,那眼前这位双目狭长的华服青年一心想买下这两把刀剑,应该就是讨好修为上还有些欠缺的苏紫菱吧。

    这两把刀剑,也确是陈海特地为讨好通玄境修为的女修所设计。

    器身狭小,而显得轻盈灵秀,用材还在其次,陈海特地在配饰上下足了工夫,未必能有多锋锐,但完全可以说是一件赏心悦目的艺术品。

    华服青年解公子听了苏紫菱的话,果不其然,眉头微微一挑,狐疑的瞥向周景元。

    他买下这两把刀剑,本意就是要讨好苏紫菱,此时既然连苏紫菱都看轻这两把刀剑,他买下来又有什么意思?

    周景元还不明白眼前这明艳照人的少女为何恶意刁难他们,只是朝华服青年解公子讪脸陪笑道:“既然解公子的女伴觉得这两把刀剑不值这个价,小店自然不会强人所难,那就请解公子与诸位再看看本店还有什么值得喜欢的,小店开张没有几天,今天一律八折优惠……”

    周景元不想得罪这些人,态度谦让到极点,但这些青年男女里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有一人将身后所背的佩剑解下来,笑着说道:“店东家有没有唬人,这两把刀剑是好是差,值不值得紫菱姑娘喜爱,拿我这把剑一试便知……”

    周景元再好的脾气,脸色也是微微一沉。

    这白面书生似的青年解下来的佩剑,鞘身、剑柄多镌刻灵芒隐烁的道篆灵纹,隐隐牵动天地间灵气,明明是一把玄修祭炼过的上佳灵剑。

    不要说其他的,即便是论及锋锐、坚固,灵剑都非凡铁所铸的刀剑能及,磕一下都能将凡铁刀剑当成豆腐块剁成稀烂。

    这样的上佳灵剑,在道院需要数万宗门功绩才有可能换取,现在这青年竟然要拿这柄灵剑来试药园师的凡铁刀剑,这不是戏耍他们是什么?

    华服青年解公子正愁不知道怎么在佳人面前下台,听到白面书生的话,哈哈大笑起来说道:“试试剑也好……”说着话,就要伸手去拿柜台上的那两把刀剑,与那白面书生试剑。

    “各花入各眼,这两把刀剑,有人喜欢,觉得值这个价,即便掏更多的钱都愿意买下来;看不上眼,将刀剑丢回柜台,走人便是,”

    陈海看到这几位宗阀弟子完全不将他们看在眼底,冷冷笑了起来,走回到柜台前,不急不缓的盯着陈青的脸,半晌后才严厉的喝斥道,

    “陈青,这是陈家开在蒙邑城里的兵甲铺子,你今日真就要袖手纵容紫菱这个贱婢,联手外人将陈家的铺子砸了?”

    说过这话,陈海不管陈青与苏紫菱脸色多难看,朝白面书生与解姓青年拱手说道:“敝人姚兴,乃微江大营都武尉将军陈烈的外甥,不知道两位高姓大名,今日跑过来跟我开这个玩笑?”

    陈海此时散发出来的气势,就像是一座礁石,不管这些宗阀弟子想要掀什么风作什么浪,今天在他面前都要被撞碎掉。

    “姚兴……”

    在场人大多都知道陈烈有一个废物外甥,还是三十六王侯之族姚氏驱逐出来的子弟,此前却怎么没有跟眼前这相貌平庸的青年男了联系在一起,这会儿看他蓦然从周景元的身后走到台前来,眉宇间竟有一种砭人的凌厉锋芒。

    他们一来理亏,二来措手不及,气势竟然在这一瞬时,被陈海的气场完全压制住,面面相觑的站在那里,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

    华服青年解公子、白面书生满脸尴尬的站在那里,心里即便是为陈海如此不客气的话羞恼成怒,但此时偏偏也没有他们发脾气的余地。

    论修为,华服青年解公子与白面书生都不会将陈海放在眼底,但陈海挑明今日是陈族的家事,他们脚下是陈氏在蒙邑城开的兵器铺子,他们今天难道还能为讨好一个婢女,将陈族的产业给砸了?

    陈青完全没有想到陈海气势及说辞,骤然间会如此的凌厉,以贱婢厉声喝斥苏紫菱与外人勾结,她虽然想袒护苏紫菱,但被陈海骤然间暴发出来的气势所聂,一张俏脸涨得通红,竟然都忘了反驳。

    苏紫菱一张如花娇艳的脸气得煞白。

    她在陈族虽然是婢女出身,但自幼与陈青情同姐妹,加上她天资极佳,年纪轻轻也即将开辟灵海,不比那些宗阀的嫡系子弟稍差,至少在溅云崖洞府,绝没有哪个人会看轻了她。

    这时候她却被陈海直斥贱婢,直气得她胸口气血翻腾,恨不得拔剑将陈海戳出千刀万孔来,但陈青不说话,就没有她站出来说话的资格。

    陈海眼睛冷冷盯住苏紫菱,当初悬崖坠亡一事还是迷局,他本不愿去惹此女,但此女既然心机阴沉,事事都不放过他,他也没有必要再避锋芒,冷声说道:“苏紫菱,今日这事我且放过你,但他日你再不得我允许,私受他人馈赠,小心我拿家法治你。”

    “姚兴,你这是什么意思?”陈青这时候再也克制不住的质问陈海。

    “我什么意思?”

    陈海心想他今日要不能将苏紫菱这小小的婢女踩在脚底践踏几脚,就枉经历一番前世历练了,冷声说道,

    “舅舅当日亲口许过我,要紫菱这贱婢送到我房里侍候,这事舅舅可有改口?你不严加约束这贱婢,却纵容她与其他人勾勾搭搭,败坏我陈家的家风,今日问我什么意思?”

    这时候解姓青年与白面书生,恨不得在地底挖个洞直接钻进去。

    他们虽然气恼陈海的语气不善,但规矩就是规矩,要是他们勾结别人通房丫鬟的事情传出去,绝对不是脸上有光的事情。

    陈青脑子都要被陈海气炸了,陈海指责苏紫菱败坏陈族的家风,而苏紫菱又是她的贴身婢女,她何以自处,但陈海每句话都拿捏在她的痛处,令她无处反驳,她做不出泼妇般的举动,直是气得娇躯乱颤,恨不得找个风高月黑之夜,将姚兴这登徒子撕成碎片。

    “陈青,你想想看,你在宗门潜心修行,所修之玄诀、所服用之灵丹仙药,所执佩之灵剑、法宝,有哪样是你自己赚取宗门功绩换来的,还不是大家苦心经营宗族产业,涓滴积少成多,一点点的积攒起来,你此时不体谅我们经营产业的辛苦,却还要纵容紫菱在铺子里胡闹,你让舅舅知道,如何说你是好?”陈海看陈青快要气炸开发飚,便换了一种苦口婆心的语气,跟她数落宗族产业经营的辛苦。

    陈青一口气郁在胸口,硬生生的吐不出来,咬牙切齿,她从来没有想过姚兴竟然有如此伶牙俐齿的一天,竟然能当众堵得她半句话都说不出口,气得娇躯微颤,不想继续丢脸被姚兴这登徒子胡搅蛮缠的羞辱,只得袖手走出铺子。

    苏紫菱也完全没有想到姚兴竟然有今日的气场,见陈青都被气成这样,只是狠狠的瞪了陈海一眼,紧跟着追了出去。

    陈海看赵山、钱文义站在门口,也要跟陈青、苏紫菱离开,沉声说道:“赵山、钱文义,你们留下来,我有话要你们带给我舅舅!”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