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六章 杀戮成魔
    (感谢今日土豪碧蓝大海的慷慨捧场……)

    血炼秘咒在傀儡分身倏然开启的祖窍识海,凝聚出数以亿计的血光篆符,密密麻麻的缠绕着血色苍穹下的罗刹魔神秘相,充塞着陈海的五识感应。

    陈海这一刻就觉得傀儡分身灵海秘宫所藏的精气真元,这一刻就像滔滔大河一样推动着汹涌起来。

    然而与他此前所修炼的武道秘形不同,灵海秘宫所藏的精气真元虽然涌动起来,却没有进一步的变化……

    好怪,摧动精气真元运转起来,怎么就没有下一步的动静了?

    这时候,就见他脚下那具残破的罗刹血尸似受什么神秘力量炼化,皮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干瘪下去,光泽饱满的皮膜,眨眼间变成龟裂枯皮似的附在嶙峋狰狞的骨骸架子上。

    似乎所有的精血元气,所有的生命精元,都在刚才短短数瞬时间内从罗刹异鬼的尸体里抽离出来。

    陈海下意识深吸一口气,就有一股充满生命精元的气息被他吸入腹中,沉入两肾间的灵海秘宫。

    血炼秘法,竟然能将罗刹异鬼的生命精元,当成天地灵气直接吐纳到两肾的灵海之中,难道也能用来修炼真元?

    这是什么邪法?

    难道下一步真是要摧动傀儡分身体内的精气,与从罗刹异鬼尸体内抽取出来的生命精元,融炼成真元?

    陈海这时候也是发蒙,但血炼秘咒所化的玄秘篆符,围着罗刹魔神秘相,在识海深处震荡闪烁,没有停息的意思,他也只能静观变化。

    但接下来的变化,真将他吓到了。

    他没想到将这缕缕罗刹异鬼的生命精元吐纳到两肾间的灵海处,并没有像他预料的那样,融炼为真化储存在灵海里,而是直接逆行进入十二主灵脉,在血炼秘咒的作用下,直接融入傀儡分身的百骸血肉……

    良久过后,陈海抚摸傀儡分身变得更紧密的肌肉、皮膜,此前伤势全部恢复过来不说,他还感觉傀儡分身的体内涌动更为磅礴的力量。

    虽然血炼秘咒与罗刹魔神秘相同时隐去,但他心里的震惊却迟迟不能平息:这难道就是左耳看到血云荒地的形势再难逆改的最后关头,才下定决心传授他的罗刹血炼秘法?

    这要比他所以为的邪修秘法,还要霸道百倍。

    陈海无论是疏理姚兴的记忆,还是进入铁流岭道院学习前人留下来的修炼心得,太微宗以及燕州的诸多玄修宗门,都没有见过这种霸道到极致,直接侵吞他人生命精元化为己有的修炼秘法。

    天下竟然有如此霸道的杀戮血炼秘法!

    这岂不是他以后每杀一头异鬼,傀儡分身的实力都能直接增强一分,直至最后修成罗刹魔躯?

    杀人也行吗?

    这哪里罗刹血炼秘法啊,这明明是杀怪升级、杀戮成魔的霸道秘法啊!

    陈海想起左耳告诫他,这血炼秘法只能在血云荒地修炼,真身则切忌修炼此法。

    陈海他虽然也不清楚太微宗等燕州一流宗门及三十六王侯之族,那些传授真传弟子的无上玄诀到底有多强大,但也基本能肯定,绝对不会有罗刹血炼秘法这么霸道。

    左耳的告诫不可能是无的放矢。

    陈海知道他在燕州的真身,真要修炼这种杀戮成魔的血炼秘法,能不能成功还是其次,事情一旦败露,最大的可能会先引起天下宗门大族的联手追杀。

    正常的情况下,以人族为根基的宗门,绝不会容这种杀戮成魔的霸道秘法问世。

    虽然他所占据的姚兴肉身,不能修炼这种秘法,但在血云荒地里却没有这种顾忌。

    陈海对血炼秘法到底能不能修炼成罗刹魔体,还是有些期待的。

    他也没有成魔的顾忌,不就是杀怪升级,他很容易代入这种心态,将罗刹异鬼当成怪物剿杀,他也不会有什么心理负担。

    他看到岩洞外的裂谷底部,还有十几头罗刹异鬼在逡巡、移动,故意弄出点动静,然后拾起来一对刚才没有派上用场的黑骨战戟,就往远离神殿石谷的方向遁去。

    陈海就想着将几头罗刹异鬼引诱到更荒僻的地方,各个击破,再次去验证血炼秘法是否真有杀怪升级、杀戮成魔的神异。

    在连续击杀三头罗刹异鬼、吞噬融合其血肉中的生命精元之后,陈海感应到药师园兵甲铺有访客过来找他。

    陈海找了一处藏身地,将肉身各方面增强少说有一成的傀儡分身藏进去,神魂意念就切断与血云荒地的联系,回到药师园兵甲铺他潜修的院子里。

    这时候,他就见周景元陪着赵山等人推门走了进来,他们身后还有两个剽悍健勇的刀客跟着走进来。

    **************************

    “陈安、陈富田……”

    陈海请赵山、周景元到厅里坐下,让伙计沏来茶水,听赵山说起再到蒙邑的原由,他的眼睛瞥向随赵山一起到蒙邑城的两名刀客。

    虽然赵山说他们两人是受陈烈命令,跟他一起到蒙邑城来伺候的陈族仆役,但他们眼睛的深处藏着一丝咄咄逼人的锋芒跟窥视,这是他们不应该有的。

    姚兴以往在溅云崖,对赵山、钱文义这些家臣部曲都是呼来喝去的,对地位更低的仆役更是不屑一顾,对陈安、陈富田二人也没有印象,挥手让他们先出去,将赵山单独留下来,陪他与周景元两人说话。

    “关于陈安、陈富田这两人,你有什么对我说的?”陈海淡然问道。

    虽然说赵山是受陈烈所命,赶到蒙邑来辅助表公子,但他不想在表公子跟少主两人之间站队,何况在他看来,表公子胜算怎么都不像比少主要大的样子。

    只是赵山怎么都没想到,表公子竟然一眼就看出陈安、陈富田两人有问题,他心里细思,怎么都想不明白,哪里出了问题,陈安、陈富田两个奴才,刚才表现也中规中矩的。

    “舅舅让你挑人手到蒙邑城来,所挑的人手即便不情愿,即便满心不喜,眼睛里也不应该有咄咄逼人的锋芒,除非你们三人都是舅舅命令过来监视我的,”

    陈海见赵山迟疑不肯吐露实情,便自言自语的推测道,

    “但舅舅真不满意我在蒙邑的所作所为,大可以直接写信喝斥我不得借用陈族的名头,或令我关掉药师园兵甲铺都行,实在没有必要多费这些手脚。另外,陈青虽然恨我,但她不会有如此复杂的心思——赵山,你说我想的对不对?”

    赵山背胛都快要有冷汗渗出来,没想到表公子竟然能不到半盏茶的工夫里看出所有的微妙来,而表公子都已经猜到是谁在背后做手脚,却偏偏不说出口,这明明是逼他“出卖”少主陈彰!

    赵山直觉这一刻有万钧巨石压在身上,令他都抬不起头来去看表公子的眼睛。

    陈海端起桌几上的茶水,与周景元对望一眼而笑,慢悠悠的将茶盏递到嘴边小口的啜饮着。

    他不再是那个自暴自弃、性情乖戾的姚兴,溅云崖有什么矛盾,他要是都不能理顺过来,他前世在地球就算是白混了;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修炼过的缘故,他此时观察他人的神色更细致入微。

    换作他日,他不会盛气凌然的一定要将赵山的心理防线压垮掉,但此时周景元等人心里多少有些忧虑——他这时要想周景元继续保持对他的信心,就让要他们明确知道,陈烈是支持他这个“外甥”的,同时也不想赵山留在蒙邑城期间,不让人放心。

    “赵山不知谁合适到蒙邑来辅佐表公子,是少主推荐了陈安、陈富田两人……”赵山咬牙说道。

    “原来是陈彰表兄对我关怀倍至啊,这真是难为他了。”

    陈海又跟没事人似的笑起来,他不介意在周景元面前,暴露陈彰对他的戒备与刁难,这种矛盾在宗阀大族内部几乎是无法避免的。

    周景元也笑起来,他这时候知道陈安、陈富田两人要提防着,不能让他们知道药师园兵甲铺的真正秘密,而眼前这个赵山暂时还是能信任的,笑着跟赵山说道:“赵兄再以少主称唤那陈彰,似乎有些不大合适了。”

    “是的,是彰公子推荐了陈安、陈富田二人,到少公子跟前来伺侯。”赵山心里微微一叹,将对陈海与陈彰的称谓变换了一下,把刚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赵山知道只要家主陈烈在世,不用担心陈彰会对他直接撕破脸,但他既然已经将陈安、陈富田两人给“出卖”了,就能先定下心思,辅佐表公子将蒙邑城的事务处理好,以后就不要奢望能在陈彰面前能讨到好了。

    陈海哈哈一笑,看赵山表明态度,知道在陈烈的态度变化之前,就不用担心赵山这边会有什么变故。

    周景元也极是高兴,与陈海商量就请赵山在药师园兵甲铺坐镇,这边一来,兵甲铺就每月支给相当三十点宗门功绩的用度。

    他既然认定陈海非是池中之物,那对陈海从陈族第一个能拉拢到的嫡系亲信,就绝不能吝啬了;至于陈安、陈富田那两个奴才,那就随意喂饱不饿死,已算是客气了。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