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七章 意外的出征
    虽然柴氏在铁流大营的影响力极大,但蒙邑城作为西出金州的交道要冲,商旅日益繁荣,远超其他的府县。

    不要说河西诸郡的其他宗阀世族了,即便是武威神侯及大都护府都不会允许柴氏独占蒙邑城的利益。至少在河西诸郡,在武威军镇的体系下,利益均沾,是河西诸郡宗阀世族潜移默化了十数代人的潜规则。

    因而效忠于武威神侯的宗阀世族,在蒙邑城治办、经营产业,都能享受同样的特权;柴氏势力再大,也不敢将其他宗阀世族的产业,从蒙邑城排斥出去。

    柴氏真要敢那么做的话,不管有没有自立的野心,武威神侯第一个都会将柴氏将领从铁流大营清洗出去。

    赵山到蒙邑城,表明了陈烈对药师园兵甲铺的认可,虽然药师园兵甲铺并没有直接打出陈氏的头衔,但很多事情已经自然发生着微妙的变化,就连每个月各方面打点关系的费用也降低近半。

    兵甲铺每月能有近四百万钱大燕币的收入,此时维持众人的修炼消耗是足够了。

    陈海修行,从每天服用一枚精元丹,慢慢增加到每天服用三枚精元丹,但以诸多武道秘形同时修炼十二主气脉,就是一个看不到尽头的无底洞,怎么都看不到踏入通玄境的希望。

    陈海还是能感觉到他夺舍所致的神魂暗伤,在缓慢的恢复,脑海中隐隐如针刺的撕裂之痛,在渐渐减轻,甚至还能坚持入寂一两个时辰,修炼丹鼎诀初解所授的吐纳调息这法。

    这也是促使陈海坚持同时修炼十二主气脉的最大动力,但在表面上,他的修行可以说是完全停滞下来了。

    到隔年立春,也是益天帝七十一年春,沈坤在蒙邑城军中成功打开第三条主气脉,作为紫衣道兵弟子返回道院修炼。

    而此时就连葛同都隐隐看到打通足厥阴主气脉的迹象,陈海还是远看不到踏入通玄境的希望,但这不妨碍他在葛同、沈坤、周景元等人心中的地位日益巩固。

    药师园左右整理出大片的空地,沈坤、周景元、葛同他们都跟道院申请,正式将宅院迁到药师园附近。

    道院占据铁流岭东麓主峰,峰谷沟壑,占地极广,不到两千弟子占据这么大的山林,可以说是地广人稀;玄衣、紫衣道兵弟子,都可以在道院范围内拥有独立的住所,但需要得到监院赵如晦真人的许可,也可以新建宅院。

    如此一来,药师园与沈坤、周景元、葛同等人的宅院连成一片,差不多将断崖前近二十亩的乱石滩都圈占下来,开垦为药田。

    兼之各院的婢女、侍童,药师院日常就有三十余人,骤然热闹起来;除了移植进来的药草、灵木日益增多,也伺养少量的低级灵禽,增加收入。

    药师园虽然在道院不可能压制柴氏子弟的势力,远不可能与之抗衡,但也渐渐自成一派,欣欣向荣起来;同时也因为陈烈的明确支持,其他宗阀子弟,对药师园的打压,也就收敛了许多,至少再不会有直接摧墙毁田的事情发生。

    *************************

    陈海短时间看不到有踏入通玄境的希望,但在益天帝七十一年暮春五月底举行的初级道兵弟子前三轮比试上,陈海还是将三名对手都打落擂台,在初级道兵弟子里的排名成功提升到前一百名。

    初级道兵弟子前一百名的比试,与玄衣弟子同时进行,当日陈海与周景元、沈坤、葛同以及新入道院的沈秀等弟子,一起登上位于东麓主峰之巅的传功殿广场。

    道院四大执事长老赵如晦、张怀玉、解锟、厉向海,当天都出现在广场前的高台上,准备察看弟子过去半年里的修炼进展。

    然而就在新一轮的弟子比试即将开始之际,一道金芒从太微山的深处掣出,仿佛一道万丈金虹横跨青空,最后一瞬落入监院赵如晦的手里。

    “金剑符诏!”

    最后一瞬时间极短,陈海都没有看清楚到底是什么东西落入监院赵如晦的手里,只听得葛同微微动容,与沈坤他们小声议论着。

    陈海知道上七峰内门颁传令旨,都是以金剑符诏的形式进行,今日却是第一次见,刚才他出了一会儿,也没有看清楚金剑符诏到底是怎么样子的,更猜不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要上七峰直接以金剑符诏传令。

    赵如晦、张怀玉、解锟、厉向海很快就将诸院的主事都召到传功殿里商议事情,上千道兵弟子面面相觑的站在广场上,又不能离开。

    很快监院赵如晦他们就又走出来。

    赵如晦站出来公布谜底,站在传功殿前扬声说道:“宗门欲剿玉龙山乱民,这次将从铁流岭抽调三百名道兵弟子。为免不必要的减员,这次的弟子比试就此中断,下期再续。初级道衣弟子排名前一百者,皆赐玄衣,编为道兵武卒,随宗门出征玉龙山……”

    陈海想到陈青、解文琢、路洪谦等内门弟子,两个多月前请令前往玉龙山侦察敌情的事情来,没想到这事拖了两个多月,宗门才正式组织道兵武卒,前往玉龙山清剿乱民。

    弟子比试虽然有四位明窍境长老监看,但进行下去,四五百弟子多少会有些小损伤,为保证清剿之事有序进行,也防止有些弟子借伤不去,中断弟子比试也是有必要的。

    陈海环顾左右,看到他所认识的有几好个人被列入出征名单,但他们脸上都没有忧虑,反而眼睛里还透漏出兴奋。

    陈海心想多半是玉龙府流民作乱的事情早就在道院传开了,大家心里都清楚玉龙山位于鹤翔军与武威军两镇的交界,地点十分敏感,不便直接抽调武威军悍卒,只能从宗门抽调弟子前往清剿——玉龙山聚集的流民规模再大,在大家眼里都是不堪一击的乌合之众,眼下应该是积累宗门功绩的良机。

    更何况陈海这些进过前三轮比试,进入初级道兵弟子排名前一百的,这次又能直接成为武威军的后备武官,换上玄衫道袍进入传功殿修行,更可以说是很难得的机会。

    陈海想到一年前的弟子比试,前一百名初级道兵弟子也是破例直接编入后备武官,心里有很强烈的疑惑,难道说武威军早就在暗地底扩张兵力?

    不过武威神侯董良是否暗中扩张武威军的兵力,都跟此时的陈海没有半毛钱关系;他现在地位低微,只能顺波逐流。

    ************************************

    周钧、葛同、沈坤等紫衣弟子,被监院赵如晦等人留下来参与议事,陈海、周景元他们先回到山下的药师园。

    陈海与周景元在药师园等到下午,葛同、沈坤他们才从主峰回来,也带回来更具体的消息。

    “玉龙府闹饥荒持续有三年了,十数万饥民流窜地方,在玉龙山占山霸岭,不时冲下山侵寇府县。府县地方武备实力低微,不足以抵挡,寨城接连被破,玉龙府军都被打得大败,已多次请奏大都护将军派兵增援。这事情拖延了已经大半年时间,神侯看到地方实在无力镇压,而这些乱民在玉龙山结寨扎营,形势有扩大恶化的趋势,才决定从太微山西南三座道院,调集一千道兵弟子,与内门弟子汇合,组建一支宗门道兵进剿玉龙山,平定乱事。道院这边,会由典兵厉向海与三名辟灵境的教习出门。厉长老也点了我与葛师兄的名……”沈坤说道。

    典兵长老厉向海,同时又是武威军铁流大营的典兵校尉,宗门外调道兵弟子出征,也的确该由厉向海负责。

    从铁流岭抽调三百名弟子,除了部分玄衣弟子外,还包括周钧、沈坤、葛同等二十余紫衣弟子;周景元则不需要随军出征,可以留下来照看药师园及兵甲铺。

    陈海除了自甲的兵刃、甲具外,此次出征还可以从道院暂领乌鳞甲、拓木弓、精铁盾等制式兵甲。陈海还没有座骑,还能从道院暂领出一匹良骏代替脚力。

    上七峰内门所颁传的金剑符诏,要求铁流岭的三百道兵弟子在三天时间内完成集结。

    陈海随身所用的双戟与寒铁刀,都早就以渗铸之法,混入少量的寒纹铁、赤髓铜,是以灵器以下少有的良品,十杀战戟诀已经修炼到娴熟,但他没有想到这么快就有随军出战的机会,还没有机会正式修炼军阵中才会用到的盾戟战技,更没有机会练习骑射,更不知道在军阵与他人要如何配合作战。

    事实上,其他玄衣弟子虽然都编为后备武官,也正因为是作为后备武官进行培养,这时候大家竟然都不知道要怎么以普通武卒的身份,融入军阵进入战场——除了紫衣弟子外,也没有谁演练过军阵。

    陈海觉得上七峰内门有些莫名其妙,明明之前有两个多月时间给大家准备,却偏偏拖延到现在才突然下令,还要大家在三天时间内手忙脚乱做好出征的准备。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