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三章 稳住阵脚
    (加更到了,感谢新盟主健康第一的慷慨捧场)

    “结阵、结阵!”

    没有几人会听从陈海的命令,但沈坤、葛同等人听了他的话,慌乱的心思稍定,知道不作最后的垂死挣扎,他们怕连一个人都无法活着走出玉龙山,便跟陈海一起,敲打铁盾、刀戟,来回奔走,呼喝勒令盾戟道兵站到外围结阵,勒令弓戟道兵退到内侧,准备迎接即将突围冲出双峰石寨的同僚。

    退守石坡脚下的两百道兵武卒以及少量弟子的部曲,多数修为都在通玄境以上,只是大多数人此前没有实战的经验,这次又败在大意轻敌上,但他们的意志以及应变能力,终究是要强过普通人。

    这时候看到有人站出来组织大家结阵,沈坤、葛同二人又是有将职在身的紫衣弟子,比较能令人信服,虽然心思都有强烈的不安跟惊恐,但还是很快结成锥形的盾阵、弓阵,准备迎接冲出突围的同门师兄弟。

    周钧没想到声名狼籍的兴公子,竟要比他们绝大多数人冷静、镇定,也暗自惭愧,看到陈海、葛同、沈坤三人,手持盾戟,都到锥形阵的前端,知道接下来有人突围冲出来,伏兵也会紧跟着冲杀下来,那锥形战阵的前端将承受最大的压力。

    周钧将双剑反背到身后,捡起散落的一对盾戟,也大步走到最前面,跟陈海、葛同、沈坤他们站到一起。

    看到厉如海等人与那头被毒烟腐蚀毛羽的灵鹫,正往石寨外突围出来,周钧急忙说道:“我们现在要打开锥头,排成两道斜线阵,方便厉师叔他们突围后能及时避入阵中。”

    “不行!”陈海果断否决掉周钧的建议,大声说道,“一路没有几个师兄弟演练过锥形阵的开合,现在又乱糟糟一团,不可能有序进退。我们想要活命,只能紧紧聚在一起。周师兄,你要在后面盯着,要是看到哪里被冲开缺口,一定要组织师兄弟拿命去填,这样才不至于被伏兵冲溃。而只要我们能钉在这座石坡上,从侧面将追出的伏兵牵制住,厉长老他们绕到我们身后,就可以重新整顿阵脚了!”

    葛同、沈坤虽然都曾在军中任过职,主要还是在内线城邑任职,这些年上阵斩杀敌卒,也不过十数人而已。

    而陈海在血云荒地,前后猎杀四十七头罗刹异鬼,实战经验比葛同、沈坤都要丰富得多,绝非他人所想象的初哥。陈海知道,他们这时候要做好迎接伏兵冲击的准备,阵形越简单越紧密越好,而要想以锥形阵的开合,将突围的师兄弟迎入阵中,再将追杀出来的伏兵挡住,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周钧个人实力是不弱,但也没有指挥道兵武卒迎敌的经验,听陈海大声呼喝否定他的提议,虽然有些刺耳,但还是觉得陈海所言更合理一些,大声说道:“好!今日大家同生共死!”便将盾戟交给另外一位铁流岭道院的道兵弟子,他掣出双剑,站到阵后,组织后备兵员。

    看到这一幕,原本计划单独带陈青、苏紫菱逃入深山的钱文义,这时候才长吐一口气,捡起一杆寒铁戟,吩咐苏紫菱道:“你保护好小姐!”随后也坚定的站到陈海的身后,加强锥形阵前端的密实程度。

    **************************

    厉向海忍住五脏六腑被千刀万刃捅绞的剧烈,催动灵海所剩无几的真元,将两道万刃符激发,往左右两侧掷去,化作数百道凌厉的剑光,将奋不顾身要冲上来将他们缠住的上百伏兵斩成肉糜。

    万刃符极为强大,即便有现成的天材地宝,厉向海想要成功炼制一枚,也极不容易,他平时也就随身携带两枚,没想到竟在这种情形下派上用场,勉强将伏兵在寨子北面仓促合成的防御线撕开。

    内门长老管玉虎多次摧动剑阵,为突围制造缺口,但这时候他体内已经耗尽最后一滴真元。管玉虎虽然还有不畏刀枪的灵甲护身,但此时被十数武技精湛的游侠剑客牵制住,无法脱身,护身灵甲最终也会被这些游侠剑客联手撕碎。

    玄修一旦真元耗尽,不能祭用法宝御敌,肉身不见得就比战技精湛的游侠强出多少。

    更多的内门弟子、道兵弟子,都被不计其数的伏兵分散缠住。狭小的石寨内,敌我挤进上万将卒,都没有腾挪的余地,就见无数枪戟剑盾,举起砍下,举起砍下,谁的气力耗尽,或稍不留意,就被砍成一些碎肉残骨……

    那些个自视甚高的内门弟子,不要说在下面的府县了,即便在太微宗门之内,也是一域的天骄之子,在各自的宗族内,更是威风凛凛的嫡子少主,大概从来都没有一人想过,他们会如此凄凉的死在流民的乱刃斩杀之下吧。

    而这些流民,在半年前都还手无寸铁。

    厉向海也只能眼睁睁看着一个个道兵弟子、内门弟子倒下,他无法救出更多的人,眼下是他们唯一的突围机会,石寨两侧的洞穴里还源源不断有伏兵涌出,甚至还有不计其数的乱民,从石寨南面反冲上来。

    即便是冲出石寨,厉向海也不知道他身后百余弟子,能有几人活着走出玉龙山。

    他们太大意了,竟然完全没有想到黄龙渊双峰石寨,会是诱杀他们的坟墓。

    太微宗有史以来,内门弟子伤亡如此惨烈,那都是出现在伤亡逾十万的血战之中,谁能想到太微宗这么多的天之骄子,会丧命在玉龙山的镇压民乱战事之中?

    从寨墙缺口冲出的瞬时,看石坡脚下的两百道兵武卒,没有慌乱冲上来接援,也没有四散逃逸,而是盾戟剑弓有序且密集的结成锥形阵,厉向海内心一热,涌出更强烈的希望,没想到这些龟孙子并非都是无能之辈,竟然还有人知道这时候要稳住阵脚,迎接他们冲出石寨!

    ********************************

    厉向海等人冲下石坡,伏兵随后追到,但这时候陈海等二百道兵武卒所结锥形阵紧密整饬,仿佛一座坚固的礁石竖立在滂湃的海潮之中,静候最猛烈的冲击。

    追杀出来的伏兵,不想侧翼受威胁,只能暂时先放过厉向海等溃逃将卒,直接往锥形阵猛烈的冲击过去。

    寒铁盾只能遮住大个身子,陈海尽可能将身子屈蜷起来,左手与肩顶住寒铁盾,手持短戟,从盾与盾之间的间隙,往外猛捅猛刺。

    陈海感觉每一戟刺出,都有一种刺破热水袋似的感觉,他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伏兵冲到他身前被他刺中,只觉得战戟每抽回来,都会带出一蓬激射的热血,他脚下更是血流成河,暖热的血浆都灌到他的风云靴里,他只是拼命堵住缺口搏杀。

    这一刻,他就觉得身体有一头凶兽在觉醒、在咆哮,神魂意念情不自禁的通过蛇镯,连接藏在血云荒地之中的傀儡分身,而傀儡分身的识海化作一片血色苍穹,罗刹魔神秘相顶天立地的站在血色苍穹之下,魔焰气息炽烈。

    虽然血炼秘咒没有从识海深处传荡而出,但这一刻,陈海就觉得他的神魂意念,有渐渐融入这樽罗刹魔神秘相的感觉。

    那种他即魔神、魔神即他的融合之感,令他胸臆间升腾着无尽杀戮带来的淋漓痛快!

    “表公子,你退下来!”

    陈海被钱文义从前阵拉下来时,才骤然清醒过来,这时候就见寒铁盾在他手里骤然裂开。

    也不知道承受到多少次重击,他这面用寒纹铁与赤髓铜渗铸强化过的大盾,竟然生生的被砸成七八瓣。

    陈海这才注意到他的左臂,皮肉早就被反复的巨力反冲震裂、绽破,鲜血淋漓,顶住寒铁盾的肩头,肉也烂了一块。

    陈海所穿是比铁链靴都要坚固数倍的风云靴,但也被刺戳成稀烂,好在双脚没有大碍,但风云靴与铠甲遮闭不住的一截小腿,皮肉几乎都被戳烂,露出森森白骨,然而出乎意料的,在如此恶劣的混战中,腿骨及筋膜等要害却没有伤着。

    葛同、沈坤早就换下来,退到阵后休息,他们没想到陈海竟然支撑得这么久;这时候他们与其他人看着从前阵退来的陈海,就像是看一头刚猎食归来的血腥凶兽。

    陈海抹了一把脸,脸上覆盖着一层厚厚的血浆,只剩眼睛露在外面。

    厉向海、解文琢等人都成功退到阵中,锥形阵已经变成圆阵,被数以千计的伏兵围在矮坡外,但伏兵的攻势明显削弱了不少,以致陈海他们能换下来休息……

    陈海身体里有股说不出的疲惫,刚才没有知觉,这时候才发现浑身的气力早就透支干净,百骸精气都被榨干。

    陈海一瘸一拐的退到阵后,想向典兵长老厉向海行礼,却虚弱得差点摔倒。

    厉向海这时候勉强恢复了些气力,脸色苍白的坐在地上,看到陈海走过来,却撑地站起来,将差点摔倒的陈海扶住,大声赞道:“你就是姚兴,好、好!”

    一旁的陈青以及蹲在陈青身这伺候的苏紫菱二女,却像是看一头怪物似的盯着陈海,檀唇张开,几乎都能塞下一根香蕉。

    在此战之前,谁能想象这么个废物,他的盾戟之前竟然积尸逾百,杀戮到最激烈时,乱民伏兵中有四名游侠剑客手持重盾冲上去,想要将陈海所守的那一角轰开缺口,但四名游侠剑客最终只是在阵前留下四具尸首而已……

    在伏兵攻势似洪水中的冲击,锥形阵几度差点崩溃,两翼的防线不断被压缩、被扭曲,甚至被撕裂,唯有陈海所立之处,竟半步都没有移动,更没有退缩,就像定海神针一般,最终成为稳住整座锥形阵的中枢,在最艰难的时刻,维持住锥形阵没有崩溃,抵挡住伏兵一波接一波的冲锋!

    谁能想象,一个都没有踏入通玄境的臃肿肉身,竟然能爆发如此强悍的战力。

    这时再看陈海铠甲遮住不到的小腿、双臂,伤痕累累、露出白骨,谁能想象他竟能浑然无觉的支撑到这时?

    陈青、苏紫菱二女看他的诧异眼神,他一屁股坐到石地上,掏出一把精元丹,就囫囵吞枣都咽入腹中。

    然而待精元丹的纯阳药力从喉管沿着百骸气脉流转时,陈海才蓦然发现,足少阳主气脉连接两肾玄窍的闭塞,竟然打开了!

    他竟然在不知不觉之间,已半步踏入通玄境了!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