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七章 境界通玄
    虽然被赶进马棚里,无法出去,但陈海心想着此次惨败,怎么都不会牵连到他们身上去,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就在马棚里休养伤势。

    虽然马棚里也陆续有人被提过去讯问,但也主要是沈坤、周钧、葛同这些担任武职、曾参加过军议的人,才有被讯问的资格,主要也是厘清此次惨败的责任。

    不过大败的责任也牵累不到沈坤他们头上去,他们被提出来讯问一番后,都安然返回马棚,之后还多分出几间马棚,给大家有躺下来睡觉的地方,还有医官被派过来,给医病用药疗伤。

    即便是如此,周钧等人也是满腹怨言:

    “十数万乱民就聚集在玉龙山里,都护将军不立时派兵清剿叛乱,这时候却在这种事纠缠,真是叫人想不透。”

    陈海说道:“都护将军这时候如此严厉审查战败的责任,估计也是有火泄不出去。”

    “这话怎么说?”周钧不解的问道。

    “事前谁都没有想到,乱民会挖这么大的一个坑将大家埋进去。很显然,乱民的谋算要比我们想象的阴沉得多。既便大部分叛乱流民都是乌合之众,但真正主事的核心人物,绝对不简单,他们怎么会想不到武威军事后的血腹报复?或许此时早已经逃之夭夭了吧。”

    “……”周钧不大相信陈海的话,但也想不出理由来反驳,只是闷闷不乐的坐在一旁。

    这一次,铁流岭道院的损失还是最轻的,但也有将近一百五十名道兵弟子没能走出来,众人的心情都无法轻松起来,也不愿真看到乱民真就逃之夭夭了。

    医官过来给陈海敷上药,似乎难以想象陈海这么重的伤势,竟然还能坐在干草上跟众人谈笑风声,也或许是了解到陈海此战的勇猛表现,走之前吩咐看守的人,给陈海单独安排了一间营房。

    陈海受伤不算严重,主要是看着吓人,他自己端来脸盆洗脸,看到水里倒映出来的脸,布满疤痕,也是吓了一跳,身上也更是伤痕累累。

    毕竟他所穿的乌鳞甲,只是凡铁打造的铠甲,能挡箭矢,但在近距离的贴身肉搏中,还不断被敌兵锋锐的兵刃刺穿。

    出乎意料的是,陈海神魂意念与罗刹魔神秘相浑成一体时,似有一种直觉,让他每次在受到攻击时,都能极瞬之间闪开那么一点,避开脏腑、筋骨要害。

    陈海也是在神魂意念进入傀儡分身的识海,与罗刹魔神秘相融为一体时,无意打开足少阳主气脉的闭塞。

    陈海原以为还要花三四年的时间,才有可能修炼成第一条主气脉,踏入通玄境,没想到竟在玉龙山中,突破这一瓶颈。

    这时候已经杀出玉龙山,暂时又被关押在陈桥寨的营房里,陈海就照《丹鼎诀初解》所录之法修炼起来。

    陈桥寨附近没有灵泉,天地间能被用于修炼的灵气极其稀薄,唯有在一天的初曦时分,天地阳气初生,气息能被吐纳到两肾玄窍进行修炼。

    初曦之时,夜色还笼罩着大地,陈海盘膝而坐,而为了更精准确看到体内的变化,他将神魂意念与傀儡分身连接起来。

    陈海吞吐天地灵息,摧动百骸精气从足少阳主气脉,进入两肾玄窍,两缕不同的气息在这玄之又玄的地方进行融合,最后融合成一缕粟米大小的金色灵芒……

    陈海还没有开启心眼,是无法内视肉身的,他真身只是感觉到小腹位置微微发烫。

    这一缕粟米大小的金色灵芒,是他通过傀儡分身看到的情形,是他修炼成的真元,在傀儡分身体内的映射,但他也借这缕微芒,隐约看清楚傀儡分身灵海秘宫里的情形,仿佛一片血色汪洋,精气真元似无尽的海水在澎湃涌动……

    傀儡分身体内,所开辟的灵海秘宫竟然如此宽阔,难怪他都没有感觉有精气真元耗尽的一刻?

    也难怪左耳这老家伙,最初将这具傀儡分身交给他时,一脸心痛的样子,这他娘要是能将这具完美到极致的傀儡分身带出血云荒地,是不是能与太微宗的镇宗之宝媲美了?

    虽然神殿之中,还有六具同样的神卫傀儡分身,但想到外面有着无穷无尽的罗刹异鬼,陈海就头痛三分,傀儡分身再完美,此时还是太弱了,他也不敢去奢想太多的事情。

    不过,陈海融炼真元,在傀儡分身体内映射出金色灵芒,就说明他真身修成的真元,要比想象中要精纯得多。

    这应该是与他极其磅礴、凝炼的百骸精气有关。

    陈海也没有时间细想什么,初曦时分就只有不到一炷香的时间有较为精纯的天地灵气可吐纳,这点时间最多给他修成十数缕粟火大小的真元。

    而在他开辟灵海秘宫之前,两肾玄窍又不能储存真元,他要及时运转真元去洗炼足少阳主气脉。

    短暂的修炼时间眨眼即逝,真身就感觉有十数缕热流,从两肾涌到双足。

    时间虽然短暂,但效果相当明显,有傀儡分身的辅助,陈海甚至能精确算出,他这次只动用全身不到十分之一的精气修炼成真元,但反过来用真元洗炼主气脉,及通过足少阳主气脉淬炼双足的筋骨皮肉,效果却要比同量的精气,好上两三倍……

    可惜过了初曦时分,天地间纯阳灵气就变得极其稀微,已经不能用吐息之法采集修炼了,陈海就坐在窗户,默默的回味此前的修炼过程,一直到太阳初升,才恍然如从梦中惊醒。

    看到东方天际还不那么刺目的初升朝阳,陈海想到传说中采集日月精华而修炼的上古秘法,就十分羡慕起来,心想或许唯有成为太微宗的嫡传弟子,才有机会接触这一层次的修炼玄诀吧?

    这种上古玄修之法,几乎每时每刻都能修炼,而不像他现在修炼真元,每天只有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可惜在燕州,又不能修炼霸道到极点的罗刹血炼秘法……

    不过,要是能回到道院,药师园有灵泉渗出,纯阳灵气要充裕得多,每天能修炼的时间就能增加三四倍。

    左右无事,陈海情不自禁的规划起回到道院后的修炼计划来。

    他此时已经正式踏入通玄境了,虽说在开辟灵海秘宫之前,他体内不能储存真元,但已经可以祭用较为低级的法宝。

    法宝之中都炼有或简单或繁杂到极点的法阵,陈海在踏入辟灵境之前,虽然体内不能储存真元,但修炼的真元法力可以注入法宝之中,御敌时祭用法宝,可以施展几道与法阵相关的术法,能极大提升战力。

    只是法宝每施展几道术法,就需要重新注入真元法力,也是十分的麻烦,实战时远不如一次性施展的玄符实用。

    唯一可惜的,就是最简单的玄符,都需要辟灵境以上的玄修才能炼制,因此每一张哪怕是最简单的玄符,比如说净水符、辟尘符,都需要十数点宗门功绩。

    这他娘简直就是打劫。

    陈海想来想去,回到道院或许要准备几张金刚玄符以备不患,但他主要还是坚持武道修炼,主要还是省钱;哪怕是最低层次的黄级下品法宝,都不是他此时能奢想的。

    而像厉向海所祭用的御雷灵旗,作为玄级上品法宝,大概已经是亭侯一族能拥有的镇族之宝了。

    燕州的宗门,将法宝分为天地玄黄四个层次,每个层次法宝又分下中上三等;陈青所祭用的念月灵剑,就算是黄级中品法宝。

    陈海心想神卫傀儡分身初期威力不大,但极其完美,怎么都要算最高层次的天级法宝,只可惜无法从血云荒地带出来;至于能撕开虚空混沌的龙鼎,大概已经不能用燕州的法宝概念去衡量了吧,可惜落在地球。

    想到这里,陈海又想起苏倩来,心里隐隐刺痛。

    **********************************

    经过初期的讯问后,大概是高层明白惨败的责任与陈海这些底层道兵武卒没有丁点关系,就将此前收缴上去的兵甲也是归还给他们。

    后续的侍遇改善了,每天都有肉食送进来补充元气,但陈海他们还被约束陈桥寨西区的营房里,不能随意进出。

    陈青、解文琢这些内门弟子,早就不见踪影,陈海也不知道是已经返回上七峰内门了,还是另行换到其他地方看管起来。

    认真说来,陈青、解文琢、路洪谦等人,最早进入玉龙山侦察敌情,有关叛变乱民的第一手情报,是他们带回宗门的,要追究下来,他们轻敌大意的责任,绝对不会比厉向海他们稍轻,但陈海才不会为陈青这娘们操什么心。

    到过了第五天,才正式有消息传入陈桥寨,陈海他们才知道乱民在放弃对他们追击的,随后就撤出黄龙渊双峰石寨,穿过黄龙渊南面的山岭,进入兰川郡,向鹤翔军大都护将军府投降了……

    陈海与沈坤、葛同、周钧他们整天厮混在一起,也推测种种可能,但听到这消息也是面面相觑,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