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九章 战功奖惩
    陈海、沈坤、周钧、葛同等人面面相觑,没想到在陈桥寨等了一个多月,会是这个结果。

    厉向海此前是铁流大营的典兵校尉,是道院的典兵长老,现在仅仅是降了一级,被贬为千武校尉,就免除这次惨败的其他责任,算是一个比较圆满的结果。

    陈海心里想,上七峰与大都护将军府,估计也认定玉龙山乱民叛变,是鹤翔军针对太微宗及武威军的大阴谋,那此次惨败的责任就不能推到厉向海这些人头上。

    陈海他们身在底层,都无法见到董蒲、柴腾这一级将帅的面,更无法猜测武威神侯董良最终会如何处理与鹤翔军的矛盾。

    不过,大都护将军府既然要在玉龙山北麓扩编军备,甚至要将防垒直接建到黄龙渊一线,就说明两镇之间的矛盾,已经深到需要直接派驻精锐兵马进行戒防的程度了。

    至于厉向海邀请他们留在军中任职,陈海与葛同、沈坤互相打量了数眼,一时间难以取舍。

    陈海已经正式踏入通玄境,照道理来说,应该在道院专心修行,待冲开第二条主气脉后再入军中任职历练更合适一些;特别是手少阳主气脉的疏通,还是要相对容易一些。

    陈海既便要入军中历练,也是到陈烈身边任职才是最合适的。

    沈坤才刚刚冲开第三条气脉,作为紫衣弟子重返回道院修行没多少时间;葛同更是处于修炼足厥阴主气脉、冲击辟灵境的关键之时,暂时也不愿为其他事分心。

    再一个,药师园兵甲铺那边也好不容易经营得有些模样了,他们这时候都留在两千里外任职,只留周景元一人在蒙邑照看这些事,势必会限制到兵甲铺的发展……

    至于周钧,陈海跟他也不算特别的亲近,才不用管他此时心里想去想留。

    陈海暗中踢了葛同一脚。

    葛同心领神会,站起来说道:“厉师叔,是否容我们考虑一二?”

    厉向海点点头,没有急于要葛同他们的回答,颇有耐心的跟陈海他们讲解这一个多月的形势变化。

    柴腾是铁流大营的都武尉将军,也是柴氏最核心的人物之一,他调防玉龙山,从铁流岭调出的嫡系精锐只有六千精骑。

    这六千精骑,比董蒲亲领的黑甲骑营,还是要差一两个层次,仅靠六千精骑还不足以抵挡来自鹤翔军自玉龙山南麓传导过来的压力。

    大都护将军府就决定从上七峰内门、太微山南麓诸道院及地方征调武将、武官、健勇,由柴腾在玉龙山北麓再编练三万新军。

    这是大都护将军府与上七峰商议一个月之后拟定的应对决策。

    厉向海被贬为千武校尉,在柴腾帐前效命,负责组建一营新军,同时还要负责黄龙渊防塞及石峡大道的修筑,以及后期的防卫。

    厉向海这次除了从宗阀将厉虎、厉玉麟等人调过来外,还不惜代价,从路氏手里将乐毅保了下来。

    而厉向海虽然出身宗阀,但此前的惨败与成功突围杀出玉龙山,他清楚的知道,除了陈海外,葛同、沈坤、周钧这些寒门弟子,要比宗阀弟子更值得信任,就想将他们留在自己帐前。

    当然,厉向海也不能强迫陈海他们都留在他的身边;最后杀出玉龙山的三百多道兵武卒,现在都很受重视,他只被允许从中挑选三十人在他帐前担任百武校尉及百武副尉等武职……

    看到陈海他们都很不是很情愿,厉向海岔开话题,说道:

    “最终能有三百多道兵武卒侥幸杀出玉龙山,你们数人居功最大,都护董将军亲自签发嘉奖令,”厉向海也不急着要陈海他们答应下,从怀里掏出数道嘉奖军文,递给陈海他们,又说道,“以你们的军功,要是留在我帐前,都可以直接担任百武校尉……”

    河西军政都在大都护将军府的掌握之中,又在各个方向设大营负责防务,由都护将军执掌;厉向海所说的都护董将军,是指铁流大营的都护董浦,而非大都护、武威神侯董良。

    陈海还没有看嘉奖军令,听厉向海这么说,他就有些心动了。

    百武校尉,也就是通常意义上的百夫长。

    以正常的程序来说,他修炼到通玄境中期,就应该到军中历练,但最初要在某将帐前担任亲卫,学习军务,之后才有机会担任小校(十夫长),百武副尉等低级武职。

    宗阀子弟在军中升迁是快,但也难省掉这些必要的程序;而沈坤他们这些寒门弟子,在军中历练七八年,或许才有机会升任百武副尉、百武校尉等低级武职。

    现在他们要是愿意到厉向海帐前效命,就有机会直接出任百武校尉,即便在宗阀子弟里,都要算特例了。

    这也应该是嘉奖他们这次作战勇猛的一部分奖励,但只能在厉向海帐前兑现。

    而成为百武校尉后,陈海就能直接享受紫衣弟子的侍遇,从道院兑换一些普通道兵弟子没资格接触的修炼功诀、玄兵玄符甚至黄级中下品的法宝。

    ********************************

    陈海又摊开铁流大营都护将军董蒲亲自签发的嘉赏军令,眼前也是一亮,军中果然还是要重奖他们来激励士气、维持军心。

    陈海才不关心什么嘉奖套话,眼睛直盯着嘉奖军令列出青鳞淬金甲、寒霜淬金戟、寒铁淬金刀、寒铁淬金盾、淬金铁链靴等赏物名目……

    这一套兵甲,可以说是上七峰内门之外、道院所能炼制、凡铁兵甲里的难得上品了,少说需要三千点宗门功绩,才能换得这一整套兵甲。

    此外还有上等青鳞狡驹一区及战马挂甲一套……

    通脉丹一枚……

    蕴灵丹一瓶……

    金饼百斤……

    看到这一堆目录,没怎么见过世面的陈海,都禁不住眉目眼笑起来,侧过头去看葛同、沈坤他们手里的嘉奖军令,问道:“我看看你们都获得什么奖赏。”

    “莫要炫耀,我们都比你缺少一枚通脉丹。”沈坤笑着说道。

    青狡马、乌鳞马又统称鳞狡马,都是太微山狡兽与河西良马杂交所生的上品良驹。

    乌鳞马体内保留更多的狡兽血脉,更为优良,铁蹄铜骨,坚如铠甲的鳞皮可挡箭矢怒射,生性又极其凶猛,进入战场甚至能以尖锐的兽齿撕咬敌兵。

    陈烈在军中也以一匹上等的乌鳞马当坐骑;陈海他们这次能杀出重围,三十多匹乌鳞马级数的凶猛良骑,也立了大功的,但这些都是内门弟子所有,杀出玉龙山后,就跟陈海他们没有半点关系。

    青鳞狡马体内的狡兽血脉要稀薄一些,又称青狡马,但也能通过后天驯服、精心豢养,强化体内的狡兽血脉,而提升战力。

    虽说河西以大量繁殖、培育上等的青狡良驹出名,但即便是青狡马也分三流九等,上等青狡驹,每年也就出一两千匹——河西繁殖出来的乌鳞狡,从来都不许贩售出境的,平时都是靠中上等的青狡驹从外郡换回大量的钱粮。

    蕴灵丹与精元丹一样,都是道兵弟子补充精气真元的丹药,但蕴灵丹要比精元丹昂贵十数倍,一瓶蕴灵丹少说值五百宗门功绩,根本不是寒门子弟能享用的。

    金饼百斤,值一百万钱大燕币,却是不值一提,最为关键的奖赏还是一枚通脉丹。

    初级道兵弟子服用通脉丹,几乎百分百能冲开足少阳、手少阳主气脉,踏入通玄境。

    即便是葛同修炼甚称第七难的足厥阴主气脉,服用通脉丹,也能提升两三成的成功概率。

    一枚通脉丹在道院至少需要五千点宗门功绩才能换得,还常常有价无市,上七峰每段时间能炼制一批,但刚出炉就被抢分一空,都轮不到派发到道院,供普通道兵弟子换取。

    葛同这才想着自己炼制通脉丹,但准备了数年,都完全看不到成功的希望。

    陈海默默一算,他这一次获得的战功奖励,都值上万点宗门功绩了,特别是这枚通脉丹,他修成第二条灵脉的时间就能大幅提前。

    再想想葛同入宗门逾二十年,都积攒不到四千点宗门功绩,有时候还真是军功更能刺激人心啊。

    葛同、沈坤、周钧等人所得的赏赐,与陈海大体相同,就是少了一枚最关键的通脉丹。

    陈海都恨不得直接建议葛同、沈坤与他一起留下来,跟着厉向海混得了。

    要没有厉向海拼命帮他们说话,陈海相信他们不可能获得如此之重的奖赏。

    厉向海能在这事上极其尽力,看得出他也是决心起用寒门弟子,无论是沈坤、葛同,还是周钧留在厉向海帐前效力,才有可能获得重用,不然的话,他们留在道院或到其他营中,多少都会受宗阀弟子的压制。

    当然了,此前话都说出口,陈海自然还是要出去“商议”一番,再决定去留……

    ************************

    “他们数人,真值得叔叔花这么大气力留他?”看到陈海等脸藏不住喜色的离开,显然都是一些没见过大世面的人,厉玉麟不解的问道。

    厉向海回想起他杀出双峰石寨时,陈海他们在石坡结阵坚如磐石的情形,想起陈海他们结阵,以锐不可挡之势撕开叛军防线的一幕幕,想起陈海浑身浴血,却能如定海神针站在战阵之首拼杀,坚定的点点头,告诫侄子厉玉麟说道:“他们值得!你以后在军中,也不得怠慢了他们!”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