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章 风云际会正当时
    陈海与葛同、沈坤商议的结果,自然是留下来。

    虽然这跟他们此前的计划有些不合,但这些年来,大家心里都清楚,要在军中遇到一个能赏识、重用寒门弟子的长官有多不容易。

    厉向海现在虽然被贬为千武校尉,但官复原职不是难事,葛同、沈坤此时跟随厉向海组建新军,就会被厉向海视为嫡系。

    将来就算混得再不如意,厉向海也多半能保他们在道院担任执事,或到府县担任兵马尉、巡城尉……

    这对寒门子弟来说,已经不容错过的出路了。

    修炼,谁能保证一定要突破瓶颈?

    再说就算突破瓶颈,修为进入更高的境界,也注定还是要谋出身。

    不要说普通玄修弟子了,即便是那些寿元有好几百岁的道丹、道胎境老怪物,最终也还是要在滚滚红尘中谋富贵、权势——不然他们修炼了干嘛?

    陈海、葛同、沈坤三人是拿定主意了,但也没有急着去找厉向海,多少需要矜持一点,至少不能让厉向海身边的厉玉麟、厉虎二人看得太轻。

    厉向海要组建新军,又要与玉龙府军迎接柴腾驻防玉龙山北麓,也忙得不见人影。

    陈海、葛同、沈坤三人又过了几天快活日子,大概是实在猜不透陈海他们心里再想什么,周钧终究是按耐不住的主动找上门来:

    “姚师弟有更好的出路,葛师兄、沈师兄如何去留?”

    周钧说是问沈坤、葛同的建议,眼睛却在陈海的脸上打转。

    葛同、沈坤是性情豪爽,这时候也意识到陈海在周钧心目中的地位已经比想象中重要了,这才亲自上门来求策。

    经历玉龙山并肩作战,陈海知道周钧的修炼根基,实要比葛同、沈坤都要深厚得多。

    葛同打算修炼四条主气脉后,再开辟灵海,但看周钧一路的表现,陈海相信他至少已经修炼过五条主气脉了,多半是想修炼第六条主气脉后,在六条灵脉的基础上再开辟灵海,他未来的目标应该明窍境真传,而不是简单的内门弟子。

    “武威、鹤翔两镇会不会爆发战事,我不得而知,但玉龙山风云际会正当时是不会错的,”陈海微微一笑,说道,“周师兄心里已有取舍,何必问我们去留……”

    周钧笑了笑,说道:“那我也留下来,以后还要请姚师弟、沈师兄、葛师兄多扶持。”

    周钧锐意修行,他踏入辟灵境,随时都能入上七峰内门修行,但他没有宗族供养,就算进入上七峰修行,也会困乏于修炼资源的不足。

    就算他入上七峰内门修行后,还有机会到军中历炼,但就未必会被派到玉龙山来。

    他也赞同陈海所说,玉龙山风云际会正当时,随着武威军与鹤翔两镇的矛盾公开,玉龙山在河西的地位将日益重要,宗门及大都护将军府后续都会往玉龙山倾斜大量的资源。

    那他先留在玉龙山占一个位置,再入上七峰内门修行,然后再回到玉龙山任职,才是最好的选择。

    **************************

    武威军与鹤翔军两镇矛盾公开化后,玉龙山就成风云际会之地。

    七月上旬,武威军大都护将军府,下令以柴腾等将为首,在玉龙山北麓整顿防务,而修筑黄龙渊防塞则是当务之急。

    陈海等人随同厉向海,接管玉龙府军一千武卒及两千民夫后,就直接沿着崎岖的石峡,再次往五百里外的黄龙渊开拔过去。

    叛军担心受到武威军的血腥报复,也是仓促撤出黄龙渊,将上万具尸体丢弃在双峰石寨内外,但铠甲、兵器都被拿走。正值酷热的夏季,黄龙渊附近山岭,树木也是稀疏,尸体腐烂得厉害,空气里都充满着恶臭。

    为防止瘟疫滋生,陈海他们最先做的事情,就是花费两天工夫,砍伐材木,集中焚烧遗尸,之后才腾出手来,清理残破不堪的双峰石寨;而十数万流民随叛军退入玉龙山中,主要就集中在黄龙渊的河滩上扎营,此时留下一大堆乱糟糟的简陋窝棚。

    陈海也是到这时,才有机会真正亲眼看到这座传说上古时曾有黄龙出世的山中湖泊。

    除了四周山岭围合的盆地地形能汇聚雨水来,黄龙渊湖底还有一眼灵泉往外出水。

    也是这口灵泉,保证黄龙渊在持续数年的大旱中没有彻底干涸,使得黄龙渊附近笼罩着淡淡的灵气。

    黄龙渊作为玉龙山深处不多的水源地,即便在持续数年大旱后,水域缩少了七八成,但还有上千亩的水面,最深处有上百米深,又有大型灵泉喷涌,是玉龙山里难得的良地。

    只是黄龙渊位于鹤翔、武威两镇的分水岭附近,地方极为敏感,两家事先谁都没有占据这处良地,这时候,武威军就再也不客气了。

    双峰石寨位于黄龙渊的北面,都武尉将军柴腾决意要厉向海在黄龙渊的南面山岭,再择一处险峻处建造哨垒。

    再往南两三百里,就是鹤翔军镇所治的兰川郡辖域,地形相对平缓一些,在黄龙渊的南面修建哨垒,可以俯瞰兰川郡的边地。

    厉向海率主力坐镇双峰石寨,除了修缮双峰石寨外,还要从玉龙府征用更多的民夫,开凿双峰石寨与陈桥寨之间的栈道。

    石峡在玉龙山里弯弯曲曲,路程拉得极长,又极其狭险,只能供步卒通过,需要开辟新的通道,除了供车马通行外,还要将连接陈桥寨的路程大幅缩短到两百里以内。

    厉向海同时又令厉虎率陈海、沈坤、葛同三队武卒、一千民夫,进驻到黄龙渊南面的山岭之中,选择一座废弃的山寨改造成坚固的哨垒。

    厉向海虽没有袭得历氏亭侯的爵位,却是厉氏现存唯一踏入明窍境的强者,地位不在厉氏宗主之下,所以将厉虎、厉玉麟等一批族中精英弟子调过来辅助他治军、驻守黄龙渊。

    厉虎、厉玉麟都有辟灵境中期的修为,在军中地位自然要比陈海他们高出一截。

    黄龙渊驻军可以扩编到两千武卒,但即便是接管玉龙府军的一千武卒,绝大多数都没有武道修行的基础,远谈不上精锐,需要艰辛的操练。

    陈海不想耽搁修炼,此外他也不是很熟悉琐碎的操练军务,就将赵山从蒙邑调过来帮他训练武卒……

    陈海这是宗阀子弟的派头,厉向海、厉虎自然不管,要是陈海能从陈族调来更多的精锐老卒,不会影响他们的地位,还能大幅加强驻军的战力,何乐而不为?

    ****************************

    陈海他们作为最底层的武官,不清楚大都护将军府与帝廷中枢及鹤翔军交涉的具体进展,但九月中旬,鹤翔军在玉龙山南面的盐川府,直接增设盐川大营正式收编投降过去的十数万乱民。

    由此可见,大燕帝国西北部的两大巨头,在帝廷中枢的斡旋下,谈得并不开心。

    针对鹤翔军的举措,大都护将军府于九月下旬又颁布三道新的命令。

    一是在新桥寨设县邑,将玉龙府治南迁到新桥县;二是正式新设与微江大营、铁流大营等平级的玉龙大营,提拔柴腾任玉龙大营都护副使,暂摄玉龙大营,兼知玉龙府,后续大都护将军府还将从各部抽调更多的精锐兵将补充到玉龙大营;三是令赵如晦、张怀玉等人到玉龙山黄龙渊设立玉龙山黄龙渊道院……

    一切都如陈海所预料的那样,玉龙山风云际会正当时。

    武威军在玉龙山北麓,新设玉龙大营,大规模扩编军备,新增县邑,又设直属于太微宗上七峰内门统领的黄龙渊道院,实际上已经是将南面的鹤翔军,当成与金州西羌诸族一样的敌对势力进行最高级别的戒备了。

    事前谁都没有想到,太微宗只想速战速决的玉龙山平乱一战会败得这么惨,两名明窍境长老、五十余内门弟子以及七百多道兵弟子殁于此役,丧命黄龙渊;也没有谁事前会想到,玉龙山平乱一战,会直接拉开武威军与鹤翔军两大巨头,在帝国西北部对峙的序幕……

    玉龙山的形势又陡然剑拔弩张起来。

    陈海与沈坤、葛同三队武卒,在厉虎的统下,看管一千民夫,进入黄龙渊南面的山岭,选了一座废弃的山寨,作为驻营进行改造。

    这座山寨也恰好建在两道山峰之间的峡谷里,与双峰石寨南北对峙,控制着进入黄龙渊的通道,因此在正式的军府行文里,就将这两座石寨称为黄龙渊南天门寨及黄龙渊北天门寨。

    南天门寨南北狭长、东西短窄,占地都只有四五十亩,不比陈海他们在铁流岭东麓主峰的药师园大出多少。

    寨子里原先就有百余间破落的棚屋,除了整理出六排兵舍,将遗弃的石殿祠堂改建为驻营公署外,陈海他们还在兵舍前平整出一片空地,当作武卒操练的校场。

    南天门寨的寨墙虽说也是用石头垒砌起来,为防山贼也修得相当陡峭,但墙体单薄,十二三米高的寨墙,只有不到两米厚,辟灵境中后期的玄修弟子贴近后,也能极轻易的将寨墙轰塌。

    不管宗门最终会不会在南天门寨布设防御法阵,玉龙大营都要求南天门寨的寨墙最终要能承受明窍境中前期强者的全力一击。

    从玉龙府调来的匠师,建议再砌到一道石墙,中间填以浆土。

    如此一来,寨墙的修筑就成了大型工程;此外,陈海他们还要负责在黄龙渊山湖的西岸,开辟一条连接南北天门寨的大道。

    到九月下旬,大都护将军府下达新的命令之后,陈海他们在黄龙渊又多了一项目任务,就是在黄龙渊两侧的山岭修建道院所需的宫殿以及供道兵弟子迁入后要住的房舍、院落……

    除了黄龙渊双寨外,玉龙大营还要在黄龙渊以南的山岭,修建八座防塞,要将抢先将整座玉龙山都控制在掌握之中,以居高临下的姿态,俯视兰川郡北部的盐川府。

    为此,除了新扩编的三万新军外,柴腾还从玉龙等府县前后多次征调十五万民夫进入玉龙山。纵横千余里、横卧在武威、鹤翔两镇之间的玉龙山,骤然间就变成了一座大工地。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