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二章 护者者吴蒙
    陈烈刚调到玉龙大营没两天,军务繁忙,到黄龙渊来,也是熟悉玉龙山的防务情况。他原本要去南天门寨见陈海这个外甥,现在不用去了,但也最多只能在北天门寨留宿一晚。

    山里艰苦,军情又极紧张,用过晚宴,陈烈又将陈海喊到他所住的院子里说话。

    北天门寨还没有扩建,规模不大,陈烈带了百余扈卫入山,都入驻到北天门寨里,住的地方就显得很拥挤;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陈海虽然是窃居姚兴的身份,这次又硬生生的将姓名都改了过来,入了陈族的宗谱,但他也能真切感受到陈烈对他的宠爱。

    院子里除了陈彰、陈青外,还有十数人是陈烈这次带出来,最嫡系的部曲、陈族家将;赵山也赶在入夜前,从南天门寨赶过来参见陈烈。

    “陈海是我的嫡亲外甥,这次又要入陈氏的宗谱,就相当于我膝前又多了一子,我希望你与陈海以后能亲如手足,一起帮我将这个家给撑起来。”陈烈坐在厅里,当着诸多部曲的面,跟陈彰正色说道。

    陈彰心里有再多的不愿,但此时谁都不能违拧陈烈的意志,强笑道:“孩儿知道。”

    陈青却是绷着脸,连强颜欢笑都不屑摆出去。

    陈烈也不去管陈青的态度,看向右下方的一位三十多岁的青年将领,说道:“吴蒙,陈海修为还弱了一些,但又有志在军中立功,但黄龙渊形势险峻,难免会有凶险发生,以后就要你在陈海身边多加照顾了。”

    大家听了陈烈的话,都极为震惊,即便是赵山、钱文义二人都觉得意外。

    陈烈话说得客气,却是直接指定吴蒙作为表公子陈海的护道者,这也就正式确定表公子与少主一样,在陈烈这一支都是嫡子的身份。

    指定护道者贴身侍卫,是宗阀嫡子在修为有成之前才能享受的侍遇;即便是陈青深受宠爱,但身边也都没有辟灵境的玄修贴身保护。

    吴蒙辟灵境中期修为,在陈烈身边任事,与孙干等诸多辟灵境家将一样,要么给彰公子当副手统率扈卫营,要么直接在陈烈的帐前担任长史、辅丞、总哨官、主薄等要职,权高位重。

    此次陈烈出任玉龙大营都护副使,吴蒙等人水涨船高,在军中地位都不会比厉如海等千武校尉、宿卫校尉中层武官稍低。

    这时候陈烈却要吴蒙给可能今生都无望开辟灵海、在官中仅仅担任百武校尉的表公子当护道者,即便是吴蒙本人都觉得意外。

    吴蒙愣怔了片晌,才应命称是,看得他心里也不情愿,但无法违拧陈烈的意志。

    “哼!”陈青没想到父亲将吴蒙如此重要的人物,踢给陈海这登徒子当牛作马,这是她都没有享受过的待遇,冷哼一声,直接将不满挂在脸上;陈彰此时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勉强。

    这已经无关演技好不好的问题了,他要是始终都不流露心里的不满,岂非父亲在加封亭侯之爵后,就要直接立陈海为亭侯世子?

    看到大厅里沉闷的气氛,陈海感受到陈烈对他这个嫡亲外甥的宠爱,同时也知道他想要陈族的家将部曲认同他,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

    陈烈挥了挥手,让陈彰、陈青及诸家将都先回去休息,留陈海在厅里说话。

    “海儿,你对我的安排,有什么想法?”陈烈让陈海坐到他跟前去,笑着问。

    “我以往遭受大挫,意志消沉,自暴自弃,确实不能讨人喜欢。我今后唯有自强不息、戒骄戒躁、潜心苦修、积累战功,一点点赢得大家的认同,才不负舅舅的厚爱!”陈海确实没想到陈烈会如此安排,真切感受到陈烈对他近似溺爱的宠爱,退后两步,情真意切的在陈烈面前叩了一个头。

    “你有如此认识,我也就很欣慰了。”陈烈哈哈而笑,对陈海的回答很满意,让他坐回来,问他修炼情况。

    蛇镯与血云荒地的秘事不能说,有关修行之事,陈海还是借口说幼时得异人传授武道秘形,用心修炼,才冲开足少阳主气脉,重新踏入通玄境。

    而这数月来,有赵山助他操练兵卒,陈海修炼也没有放缓下来,借助军功奖赏的那枚通脉丹,陈海差不多有六七成把握将手少阳主气脉修炼成。

    百骸十二主气脉,足少阳、手少阳是最容易修炼的,但也只是能让陈海踏入通玄境中期,再想修炼第三条主气脉,陈海即便还能有一枚通脉丹,成功的概率也不会超过三成。

    听到陈海此时的修行情况,陈烈沉吟片晌,又说道:

    “你送给我的礼物,我也看了,虽然你修为被废,重新修炼很艰难,但你在武道上有极高的天赋,这是天赐恩礼。以你的天赋,原本我是可以直接送你进上七峰内门修行的,但你的情形又比较特殊,我怕你迟迟不能得到突破,与同门师兄弟比较,反而压仰了你的修行道心,所以暂时宁可你先在军中修行一段时间。我如此安排,也是希望你不要畏惧一时的艰难,要潜心苦修,莫要浪费了这天赐之礼。陈彰、陈青或许一时不会理解我的安排,你也不要怨他们,也不要解释什么,总有一天他们会明白的。此外,这次玉龙山惨败,陈青也是要承担责任的,我已令她在黄龙渊道院历炼、修行……”

    陈海没想到陈烈已经替他考虑得如此周详,但想到以往在黄龙渊要与陈青常常见面,也深感头痛。

    陈烈这时候轻轻摩婆右手中指那枚古银质地的储物灵指,一道玄光闪过,就见一枚古拙的青金色戒指凭空落到陈烈的掌心。

    陈烈将古拙戒指递给陈海,说道:“这枚金锋灵戒是我年轻时用过,这以后一直当作纪念,都没有传给青儿、彰儿。金锋灵戒蓄足法力,遇敌时最多能同时发出三道金锋剑芒,每一道剑芒都堪比辟灵境初期剑修的全力一击。你既然已经踏入通玄境,金锋灵戒以后就交给你祭用,遇到强敌时可用;平时要慎用。另外,你那件青云灵甲,也可以请赵如晦真人帮忙修复,我军务繁务,却是没有这个闲工夫了。”

    三道金锋剑芒,都堪比辟灵境初期剑修的全力一击,要是能出其不意,三道剑芒齐出,甚至能重创辟灵境中后期的强者,确实是不弱的法宝。

    只可惜陈海还没有开辟灵海秘宫,无法储积真元法力,因而金锋戒只能关键时用于袭杀强敌或保命。

    即便如此,金锋灵戒作为黄级中品的法宝,在宗门少说也要耗费两三万点宗门功绩才能换得。

    陈海所穿的青云甲,在姚兴坠落山崖里,与崖石数次猛烈的撞击,炼入甲衣中的法阵受到破损,只能当普通的内甲贴身穿着,但真要能修复如初,就能抵挡辟灵境中后期强者的全力一击,也是黄级中品法宝。

    换作之前,陈海没有五六千点宗门功绩,肯定请不动赵如晦出手帮他修复青云甲。

    而这时陈烈直接要他找赵如晦,应该也是想与赵如晦拉近关系;赵如晦想必也不会好意思收取他的费用。

    “我幼时受异人传授武道秘形,但我早前也不甚在意,都差不多忘了干净,待重修武道后识得其珍贵之外,才参悟出其中的六种。我这便演练给舅舅看,舅舅要是能从中悟得什么,或能指点我更多。”陈海借姚兴的名头活着,受陈烈如此之重的恩惠,心里也过意不去,决意将他这两年苦修武道后所得的六种秘形组合演炼给陈烈看,希望是种回报。

    陈烈作为太微宗第三代真传,已经能修炼太微宗最为核心的玄法真诀,对所谓的武道秘形也不甚在意,但这时候也不会拒绝陈海的好意,心想他真要有参悟,也就能在宗族、宗门禁令之外,指点陈海的修行。

    毕竟短时间内,陈海还无望进入太微宗内门修行。

    虎距、鱼化龙、云流、十步锤、铁桥拱、断水斩……

    这是陈海在诸多基础武道秘形上,所成功参悟出来的六种秘形组合,特别是断水斩,陈海此时以比其他弟子磅礴数倍的百骸精气也只能极勉强的施展一次。而当他将断水斩融入刻刀之中,透漏出玄之又玄的气息却为极浓烈。

    如果说这玄之又玄的气息,代表的就是武道真意的显化,那就意味着断水斩可能蕴藏着有一个接近完整的武道真意。

    即便是陈烈已经修炼到参悟道意的明窍境巅峰,蕴含有近乎完整武道真意的武道秘形,对他来说也是极其难得珍贵的。

    明窍境修行,修炼的就是道之真意,而后续的道丹修炼,又以是道之真意为丹种,道意越强大、越纯粹、越完整,修炼的道丹才越强大——

    看到陈海服用蕴灵丹,前后分三次才将六种秘形组合演炼出来,特别是看到陈海施展斩水断那一瞬,陈烈都觉得识海似如波澜汹涌起来,神色也凝重起来,没想到以自己的武道修行,以念识感应,都能将这一式的玄奥之处立眼看出来……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