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五章 灵地觅址(求月票)
    (感谢黄金盟白泽、分开旅行,感谢新盟边荒醉客,感谢风君子、花豹与狒狒、牛牛、费墟、蔚蓝、大傻等等长期以来支持更俗、慷慨捧场的兄弟们,这个月还剩下四天,让我们一起向月票榜第一冲锋!今天四更,欠下的章节,兄弟们先记着,下个月慢慢还!)

    玉龙山民乱前后爆发过几波,前两波还是玉龙山里的寨民最先掀乱,但都被地方武备镇压下来,有数千山民或杀或俘。

    此时新设玉龙大营,在玉龙山大修营寨,有一批囚犯押送到黄龙渊来充当苦役,就有不少是此前被俘的玉龙山寨民。

    周钧、周景元在这些囚犯里找到好些玉龙山出身的寨民一一盘问,确认好几处可能隐藏灵泉资源的地点,也都已经前往初步摸查了一遍。

    有的地方距离黄龙渊有数百里之遥;有的地方位于玉龙山南麓,位于玉龙大营的防线之外,有的地方极其险峻,进出不便;最后在距离黄龙渊约七十余里外,发现一处可能存在灵泉的山谷。

    “山民早年传言那处有巨蟒出没,吞食进山砍柴的山民跟猎户,我们去看过,山谷深处是有干涸的石塘,散落一些残碎的人兽骨骸,而从附近茂盛的草树以及山谷深处偶尔可见的乌鞘草、铁心藤等低级灵草、灵藤,应该是有灵泉藏在山谷深处,只是近年因为大旱的缘故而干涸了”

    周钧说起他与周景元摸查过的情形,说道,

    “山谷里林深树密,深处有石洞很处,腥风扑鼻,我与景元没敢摸进去。从附近山寨的传说考据,这头妖蟒一两百年前就在附近出没、吞食人兽,应该有些道行了,非必是我与景元两人能敌,就没做进一步的摸查……”

    河西诸郡人丁兴旺,罕有妖兽出没,也就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可能会有一些妖兽隐藏在深处。

    既然周钧、周景元进入那处山谷闻得腥风,就说明妖蟒还藏在石洞里,但妖蟒没有出来袭击周钧、周景元,并非实力弱小,更可能是已具灵慧,知道玉龙山早就不是一两头妖兽能纵横的地方了,它即便能袭杀周钧、周景元二人,也只会引来更强大的高手来斩妖。

    从玉龙山寨民的描述片段时,陈海能知道这头妖蟒通体乌鳞,长近二十米,有水桶粗细,极可能是一头开辟灵海的妖兽,周钧、周景元他们警惕一些是对的。

    不过,陈海他们想要独占那处灵谷,也不能向道院或厉向海救援。

    不然的话,紧挨着黄龙渊的这么一处灵谷,厉氏、柴氏都会想着占下来。

    陈海留周钧、周景元在寨子里住了一宿,做了些必要的准备,第二天一早就总哨官跟厉虎告过假,留赵山在寨里继续操练兵卒,陈海与沈坤、周钧、周景元等人,带着训练刚刚有成的精锐兵卒,从险僻山道驰马,往隐藏灵泉资源的那道山岭赶去。

    吴蒙也不问陈海他们去干什么,背着灵纹剑,也骑一匹青鳞狡马,一同往黄龙渊东面的深山老林摸去。

    ****************************

    有几处险地,普通坐骑通过不少,留下数人看管坐骑,陈海他们徒步往山里摸去,将近午后才好不容易摸到目的地时,看到一片云雾遮闭、大雪都飘不进来的山谷里,一片极茂密的树林有数百亩规模。

    持续数年的大旱,使得玉龙山不多的树林都枯萎,在山火中烧尽;看到眼前这片到处都是参天巨木的密林,要说这山谷深处没有灵泉隐藏,陈海都不会相信。

    “这深谷藏有一头妖蟒,可能有些道行。我们过来斩妖除魔,也是为兄弟们改善一下伙食……”陈海这时候才跟吴蒙提起他们此行的目的,但也没有将占据此地重建药师园的事情细说。

    “奉家主所令,我负责你的人身安全,其他事我都不会过问。”吴蒙冷淡的说道。

    陈海嘿嘿一笑,他们进驻南天门寨,他带着人进山寻猎的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吴蒙都是袖手旁观,从来都不参与进来。

    玉龙山大旱持续好些年,又经历民乱,地方财源耗尽,大都护将军府又要赈济大灾、又要组建新军,物资消耗之大,难以想象。

    南天门寨三百将卒及千余民夫的给养,军中只发放基本的粮草。

    其他虽然还有些钱饷,但深山老林里,有钱也只有跟道院补充一些必要的修炼资源。陈海他们修炼,更依赖丹药,但普通将卒没有大量的肉食补充,怎么提升肉身素质、熬炼筋骨?

    这几个月来,陈海他们差不多将一百里方圆的山猪、狍羊、虎豹等野物都猎了一空,甚至还捕捉了一些容易喂养的幼兽带回寨子里圈养起来,以补充肉食。

    这个过程里,也遇到一些凶猛的野兽,但玉龙山里的寻常猛兽,又怎么可能是陈海这些有修为在身的人的敌手?

    普通的猛兽,也根本威胁不了陈海的安全,吴蒙从来都是袖手旁观,但他这次看陈海他们显然要准备得更加充分。

    在逼近蛇穴前,在淤泥里埋下好些用寒纹铁铸制的尖锐地钉;三十数精锐战卒,分成四队,埋伏在蛇洞两边的密林里,各持四面铁线藤编织的大网。

    这段时间,陈海在南天门寨,闲时了很多怪异东西:比如说用极珍贵的寒纹铁铸造尖锐的地钉;比如用比精铁丝还要坚韧的铁线藤,用秘法炼制过一番,编织成普通士兵就能操用的大网;比如说攀高登险的探爪、铁镐等物;比如说几张巨弓叠加在一起、用绞机上弦的巨**……

    既便是寻常见的绊马索,陈海都是用铁线藤缠绕赤髓铜丝编成……

    看到陈海与周钧几人,将绊马索错落有致的绑成密林里,吴蒙也好奇他们这次要猎杀的妖蟒有多厉害,但在以修为至上的看来,陈海这些奇巧淫技,根本就是徒劳。

    周景元实力差点,已经隐入密林里与普通将卒同进退,但葛同、沈坤都修成四条灵脉,正努力想将第五条主气脉修成灵脉之后,再考虑开辟灵海;周钧则是修成六条灵脉的道兵弟子,实力不弱于普通的内门弟子,看他们的部署,吴蒙知道他们三人与陈海将是此次诱杀妖蟒的主力。

    而陈海有家主陈烈所赐的金锋灵戒与青云灵甲,实力比周钧不会稍弱。

    他们数人,再加三十多精锐战卒,还要小心成这样,山谷深处的这头妖蟒,岂非要有辟灵境中期的战力?

    吴蒙心里又想,蛇蟒有些道行,应该早就具备灵慧,要是畏惧人族强者的猎杀,藏在洞穴深处不出来,陈海他们又要如何应对?反正他打定注意看陈海他们的好戏,绝不会出手相助的。

    这个哑谜没有需要吴蒙去猜多久,吴蒙就见陈海他们准备齐全,诸多兵卒还在山谷外围演练了两趟,陈海一人就背着一只兽皮袋潜到山谷最深处的蛇穴。

    解开兽皮袋,吴蒙就闻到一股浓烈的雄黄味,看着陈海用手一甩,就将一整袋雄黄药粉都倒入往下方倾斜的石洞里,随手又掷入一枚烈火玄符。

    一人高的石穴顿时就被熊熊烈火覆盖,吴蒙目光锐利,看到火势推动雄黄药粉,往石洞深处灌去……

    “吼!”

    一声仿佛如滚地雷似的闷吼,从石穴深处传出,就连眼前的空气都无形的震颤起来。

    吴蒙站在陈海身后,妖蟒闷吼所形成的冲击,直撞得他耳膜隐隐刺痛,都吓了一跳,暗感这绝非一头普通的妖蟒,普通人站在洞口,不被当场震死,也绝对会失去战力;洞口都快要被震塌下来。

    说是袖手旁观,但陈海就在石洞口,吴蒙心想他还是要保护陈海的安全,眼前实力强悍惊人的妖蟒就要从洞里闯出,祭出灵纹剑戒备之余,伸手就要去抓陈海的衣甲领子。

    他想要将陈海直接拖到后面后,远离他都看不出端倪的凶险。

    陈海哪里想着吴蒙如此不客气,而他筹划许久,岂容吴蒙胡乱插手搅乱部署?

    他闪退一步,避开吴蒙快如闪电抓他衣领的手,冷声喝斥:“不愿助我斩蛇,退后袖手旁观就是!”

    没想到陈海竟有能力避开,吴蒙也是一怔,但他心高气傲之人,奉陈烈之令保护陈海的安危已经是百般不愿,但不会受他这种口气的喝斥。

    吴蒙摧动真元,脚下便有一缕清风卷起,他御风飞到一株巨树顶梢,将灵纹剑袖手背在身后,冷眼看陈海他们究竟要对付这头妖蟒!

    下一刻,大地猛烈的震颤起来,巨大石块被震得从洞口上方的山坡滚落下来,砸得树断草残。

    陈海双戟护在身前,疾步后撤,他也不管吴蒙。吴蒙辟灵境中期修为,短距离都能御风飞行,怎么都不会跑得比他慢。

    陈海还没有跑出十几米,吴蒙就见一道黑色闪电似的巨影从石穴中猛扑出来,速度快得惊人,张开血腥巨口,就朝陈海吞咬过去。

    半截蟒尾还有洞中,但窜出的蛇身已经有近二十米长,血腥妖瞳在幽暗的山谷里就像两只灯笼,狰狞的血腥巨口,支出两根似的獠牙,而更令人心惊胆颤的,则是这头巨蟒额前那只漆黑的独角。

    这哪里是普通妖蟒,明明是一头修炼有成的乌角蝰蟒异种。

    吴蒙吓了一跳,他气陈海对他无理,却不能对陈海的生死视而不见,刚要摧动灵纹剑往蟒首斩去,却见陈海双脚凌空踏动,身形恰到好处的避开妖蟒的吞咬,挥戟往妖蟒那血腥巨瞳刺去。

    吴蒙没有在蛇蟒出洞之前就御出灵纹剑,还是想给陈海一个教训,心想陈海这登徒子所穿的青云灵甲至少应该挡住妖蟒致命的一击,到时候再出手相救不迟,也省得这登徒子以后对他蹬鼻子上眼,但没想到陈海闪避身形快得出奇,竟然在千钧一发之前几乎是贴着妖蟒的獠牙闪到一侧……

    这怎么可能?

    这登徒子不过通玄境初期的武道修为,身形闪避之快,怎么可能超越通玄境武修能有的极限?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