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二章 山北论战
    (第四更完成,为月票榜第一战到最后一刻……)

    虽说陈烈出任玉龙大营都护副使,赐封亭侯的爵位,是迟早的事情,但也需要帝朝正式行文才算尘埃落定。

    册封亭侯,陈烈正式挤入武威军的高层之列,还将有正式的封地以养部曲、家奴,也将从陈氏的旁支,变成陈氏的四大主支之一;而陈海作为亭侯“嫡子”,也将有资格直接进入太微宗上七峰内门修行。

    而此前陈彰也好、陈青也好,都是开辟灵海秘宫之后,才正式进入太微宗内门修行的。

    周钧、葛同等人也甚是高兴,他们跟在陈海身边,也已经被视为陈烈的嫡系了;陈烈获封亭侯,他们在军中或在宗门的地位自然也是水涨船高。

    “年节将至,陈师弟是不是过两天下山去给陈师叔庆贺此事?”周钧笑问道。

    陈海抓住内藏四枚通脉丹的漆封木匣,说道:“三天后,我们一起下山,给舅父庆贺获赐之事……”

    *****************************

    三天后,天际刚刚露出鱼肚白,四周的山野都还笼罩在皑皑白雪之中。

    陈海完成晨课苦修之后,牵着青狡马缓缓走下蛇谷西岭,吴蒙、葛同、周钧三人早已经都打点好行囊,守在西岭山前等陈海下来……

    他们要赶在入夜前就到玉龙府城,天不亮就得从药师园出发。

    看到陈海伤疤纵横的脸上笼罩着一层淡淡的瓷白光泽,也唯有吴蒙辟灵境中期的修为才能清晰看出这是什么征兆,他神色一振,说道:“少主已经踏入通玄境后期了,可喜可贺……”

    陈海微微一笑,说道:“足明阳、手明阳主气脉,都相对极好修炼,我却足足用了四枚通脉丹,在别人眼里或许不能算是什么值得庆贺的事情。”

    吴蒙、周钧、葛同都是尴尬一笑,都不知道要怎么安慰陈海。

    陈海踏入通玄境后期,前后共用五枚通脉丹,加上其他的丹药消耗,仅丹药的消耗总计就不下四万点宗门功绩,而他才修成四条灵脉。

    相比较之下,周钧在六条灵脉的基础,成功开辟灵海秘宫,多年来丹药消耗加起来都不到一万点宗门功绩,两人之间比较,差距有多大可想而知。

    而更关键的,陈海已经服用五枚通脉丹,再服用通脉丹的药力就会大幅减弱。

    而陈海此时所修成的足少阳、足明阳、手少阳、手明阳四条主气脉,还是十二主气脉中最容易修炼的,之后再想用通脉丹冲开其他主气脉的可能性极低。

    这意味着陈海或许只能在四条灵脉的基础上开辟灵海秘宫,踏入辟灵境的实力以及后续修炼的潜力都将受到极大的限制,不要说跟那些天才纵横的宗阀嫡支子弟相提并论,甚至可能都不会如普通的内门弟子。

    看吴蒙、周钧、葛同他们气氛压抑起来,陈海哈哈一笑,行囊都由葛同他们帮忙准备,策马驰上新修的山道,先往黄龙渊方向驰去……

    他从开始就知道自己注定要走一条比凡夫俗子都要艰难的修行之路,两年都不到,就能成功修成四条灵脉,踏入通玄境后期,为开辟灵海秘宫扫平障碍,已经远远好过他的预期了。

    既然他注定要走一条与众不同的修行之路,何必在意这些旁枝末节的小烦恼?

    *****************************

    武威军大肆经营玉龙山,鹤翔军在南面的盐川府也大举扩张军备,但近半年时间过去,双方都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短时间也看不出谁会有动作,毕竟都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

    年节将至,玉龙山上下也都沉浸在欢庆年节的氛围之中。

    陈海在吴蒙、葛同、周钧三人的陪同下,在玉龙山里曲折行走大半天,才御马驰出玉龙山,进在陈桥寨北部新建的玉龙府城。

    午后山里又下起了雪,玉龙山南北都一片皑皑素裹,新建的玉龙府城,要比陈海想象的更加雄伟,依山岭地势建造的城墙绵延二三十里,不比铁流岭东麓的蒙邑城稍小。

    即便是征用二十万苦役,也不可能在短短半年间建成这么一座雄城,必然是从上七峰抽调大批精擅土系术法的玄修参与了建城。

    黑色如蛟龙潜伏的城墙,都有二三十米高,极其雄阔,垒砌的巨石间浇灌铁汁,城墙还镌刻大量的道篆,隐隐牵动天地间神秘的力量,使得这座城墙的任何一点,都能承受明窍境强者攻击。

    陈海控马停在城墙之前,不急着进城,心里感慨万千,实难想象在半年时间,为建这么一座雄城,大都护将军府到底动用了多少资源。

    既然武威军拥有如此雄厚的资源,为何玉龙等府县持续数年大悍,而不积极赈济,非等到流民作乱、地方镇压不住,才慌手慌脚的处置?

    抑或大都护府需要在与鹤翔军的边界发生这么一场民乱,以便有扩充军备的借口?

    陈海不敢胡乱猜测下去,但武威军的真正实力他已能从玉龙府城的修建中稍窥一斑,心里暗想,鹤翔军吃错哪门子药,要撩拔武威军这头凶兽。

    这段时间来,陈海下了功夫研究大燕帝国的军镇制度以及分占燕州大半土地的诸多军镇。

    虽说鹤翔军拥有两名道胎境绝世强者坐镇,其中一人更是出任朝廷的天枢院副枢使,但鹤翔军治内,宗阀世族垄断修行资源的现象更为严重,寒门弟子只能依附于宗阀、宗族才有修行机会。

    看上去,这陈腐的体系令鹤翔军治内的宗阀、宗族实力更强大,但恰恰如此,使得鹤翔军体系内尾大不掉,内部宗阀相互牵制,使鹤翔军过去半年时间里在玉龙山南面积极扩张军备,成效却是不大。

    鹤翔军虽然在玉龙山南面囤积的兵马数量不少,声名赫赫的明窍境强者数量甚至要多过玉龙大营,但防寨关隘的修建,则要差武威军一大截。

    陈海不知道别人怎么看,他知道武威军要从玉龙山出兵,只需要集中攻克数城,就能直指鹤翔军的腹地,而鹤翔军此时就算是想拿下玉龙山,在沿玉龙山险谷深壑新建的三十多座寨城关隘前,都要付出不轻的代价。

    在世人还普遍盯在那些修为在明窍境、道丹境以上的强者身上,陈海却知道武威军的整体动员能力,要强过鹤翔军一大截。

    而天时地利人和,鹤翔军在人和、地利两项上都得分为负,陈海暗感或许不需要多久,武威神侯董良就要决意出兵了吧?

    “没想到大都护将军府竟有决心将玉龙府城建得如此雄阔。”周钧也极感慨的赞叹道。

    “看来武威军与鹤翔军必有一战了!”陈海说出他心中所想。

    “怎么说?”葛同疑惑的问道,“真要开战,何需浪费如此巨量的资源,在此修建这么一座雄城?”

    “在大多数人眼里,大都护将军府投入大量的资源,构建玉龙山防线,都是采取守势的表现,但未尝不能理解为战前的军事动员,”

    陈海解释说道,

    “武威军数年前西出铁流岭,进击金州东域,只能说胜负相持,之后有几年没有经历大战,要展开新的大战,除了兵马外,财物等资源都需要进行新的动员跟整合,也要确认诸宗族在内部不会有大的牵制。而虑胜先虑败,出击兰川诸郡不利,大军回撤还要有可守之地,这也是大兴土木、修建玉龙山防线的关键。不过,诸多事情在有条不絮的准备妥当之后,大都护将军确定有足够大的把握,应该就是兵出玉龙山之时……”

    “是吗?”吴蒙也不怎么相信陈海的推测。

    陈海微微一笑,大燕帝国及诸军镇的关系,与地球曾发生过的某段历史轨迹太像了,当中央政权暗弱,无法有效节制地方之后,地方军政又被军事寡头垄断,甚至都世袭罔替,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还需要猜测吗?

    鹤翔军接受叛军的投降,就是存有野心,而鹤翔军都有不小野心,勃勃大志的武威神侯,又怎可能没有更大的野心?

    看吴蒙、周钧等人还是不解,陈海心想他在修为境界后,或许较长时间难压制他们,总得有些东西摆出来令他们信服,继续解释道:

    “大都护将府军在玉龙龙投入这么大的资源,不会控制小小的玉龙山就满足的,而且武威军西临金州诸羌的威胁,太微山北又有妖蛮部族聚集,已经是两面临敌,此时南面鹤翔军已经暴露出敌意,大都护将军府极可能会先发制人,才不至于陷入三面临敌的困境……”

    吴蒙却是默不作声,他以前却是听孙干说起过相似的论断,没想到陈海身居一隅,竟也有如此的见识。

    “是吗?”周钧、葛同略带迷茫的看了新建的玉龙府城一眼,神色间又隐隐有着建功立业的兴奋。

    陈海这次进玉龙城,一是年节团聚、庆贺陈烈正式获封昭阳亭侯;而葛同、周钧这次陪同陈海进入玉龙城,是他们二人在过去一个月,都分别是在五条灵脉及六条灵脉的基础上,成功开辟灵海,踏入辟灵境。

    陈海身为陈烈的“嫡子”,就直接可以入太微宗上七峰内门修行,这是宗阀“嫡子”的特权,而周钧这次理所当然要入太微宗上七峰内门修行。

    他这次除了要与陈海同行前往太微山上七峰报道外,还要进玉龙府拜见陈烈;进入上七峰内门修行之后,就会确认正式的师传关系,周钧想拜在太微宗第三代真传陈烈的门下修行。

    不久的未来,武威军与鹤翔军之间若有一战,也意味着他们新崛起的年轻一代,才有更多建功立业的机会。

    葛同年近四旬,即便是踏入辟灵境,也没有资格进上七峰内门修行。

    葛同虽然可以继续留在军中,担任更高一级的中层武官,也可以回到黄龙渊道院担任低级执事,但除了还能从道院获得一些实战性强的术法之外,他就无法获得辟灵境之后更高境界的根本玄法真诀进行修炼……

    葛同这次想加入陈族,正式成为陈氏一族的部曲。

    陈氏秘传的宗族绝学,虽然跟太微宗的根本玄法丹鼎诀有很大的差距,但也是辟灵境玄修不错的选择。

    葛同正式加入陈族之后,就能与吴蒙等辟灵境家将一样,修炼陈氏秘传的青元剑诀,他同样也渴望获得更多的战功。

    除了周钧、葛同两人外,周景元也选择加入陈族。

    他好不容易修成第三条灵脉,修行就停滞下来,很难再突破到辟灵境,不过,周景元他此时俨然已经是药师园的大总管,而其女周轻云又在陈青身边修行,他不加入陈族还有何求?

    沈坤没有加入陈族。

    父为部曲、家将,子女皆为部曲、家将,想脱籍就要立下足以封侯的大功绩才行——这就是燕州及大燕帝国奉行千年的规矩。

    沈坤与葛同、周景元一样,即便踏入辟灵境,也没有机会成为太微宗的内门弟子,但他的幼子沈秀天资纵横,入道院修行不到一年,就接连修成足少阳、手少阳两条主气脉,成为道院玄衣弟子,很有可能机会成为太微宗的内门弟子,甚至真传弟子。

    为了沈秀的前程,沈坤也不能直接依附于陈氏。

    陈海却能明白沈坤的心情,并不会因此与他有半点生分。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