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三章 侯府家臣
    (继续求月票……)

    交换通关文牍,顺利进了城。

    陈烈新建的亭侯府就在东城,陈海他们很快就看到崭新的昭阳亭侯府,矗立在一条铺石大街的尽头。

    偌大的宅子占地有上百亩之广,宅门之前是一座十数亩大小的广场,两侧是一长溜拴马石,系下种种灵骑。仅看这些灵骑,就知道出席今日夜宴的,都是陈烈帐前最嫡系的将领、部曲;亭侯府派出十数人在外面,悉心照料这些灵骑。

    “陈肃!”吴蒙眼尖,喊过守在大门外的一位中年人。

    “原来是吴蒙你啊,”中年人大步走过来,笑盈盈的跟吴蒙招呼,目光迟疑的在陈海他们脸上转动,问吴蒙,“这三位爷是?”

    陈烈此前在溅云崖有修行洞府,在微江城则有都武尉将军府。

    陈肃此前是都武尉将军府的副总管,此时陈烈调任玉龙大营都使副使,受封昭阳亭侯,微江城里的都武尉将军府都不存在了,他自然也是赶到玉龙府城担任侯府的副总管。

    陈海虽然没有跟陈肃碰过面,但他绝不信精明干练的陈肃这时候会认不出他来,心想这个陈肃看来还是认定陈彰才是侯府的少主,竟然用这种小花招在他面前表明立场。

    陈海袖手而立,转头去看侯府大门悬挂的门额,“昭阳亭侯府”的赤铁匾额自然是新挂上去,匾额乃赤精铁所铸,鲜红艳丽,五个斗大的墨字,铁划银钩,苍劲有力,有着说不出的苍劲意韵……

    见吴蒙要跟陈肃解释他的身份,陈海却岔过话来,指着匾额问吴蒙:“吴蒙,你猜这五字是谁的手笔,功力不凡啊!”

    “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孙干的手笔!”吴蒙说道。

    “孙干在我舅舅帐前担任长史,是诸属吏之首,都说他以文入道修为极高,现在仅看变五字就确实不凡;我们进去吧。”陈海举步往大宅门走去,看都没看陈肃一眼。

    吴蒙瞥了一脸窘逼的陈肃一眼,也没有再说什么,将他丢在一旁,与周钧、葛同二人一起跟在陈海身边,往宅子里走去;四匹坐骑都直接丢在外面,也不信陈肃他们真就敢不管。

    这大门后自然还有看守的扈卫,看到陈肃这般窘迫,他们拒不能拒,迎不能迎,只能讪笑着眼睁睁看陈海他们径直往院子里走去。

    这半年多来,陈海他们都没有离开过玉龙山,更不识新建侯府内的格局,但陈海此时身为少主,自然得有走入自家院里的从容气度,就闲庭信步在有如迷宫般的院子里走着。

    片晌,就有几个人从另一道院门后迎出来,为首的中年人,唇上留有一撮短髭,看着文雅得很,站在在回字形的走廊前就长揖施礼:“苏原不知道少公子这时赶到,都没有出去迎接,真是失礼了。”

    苏原才是侯府的总管,与孙干等人都是陈烈的左膀右臂,陈海此前都没有见到过他。

    刚才陈肃要是直接就将陈海他们领进去,也不用苏原亲自找过来迎接,想必是他知道大门外刚发生不起眼的琐事。

    “原来是苏叔叔,陈海有礼了,”陈海还礼,又笑着说道,“刚才门口那个叫陈肃的是谁,竟然都没有认出我来。我回去后,还要叫吴蒙好好查查,看陈肃有无子侄在黄龙渊道院修行,我倒要帮他好好照顾一番!”

    苏原自然也不喜欢心机太浅、过于急切的陈海,但也没有想到陈肃前脚刚得罪了他,他后脚就公然表示要报复到陈肃的子侄头上,他也只能面不改色的在前面领陈海往诸将聚宴的大厅走去。

    跟着苏原的几人,都是侯府的主事,听了却是暗暗心惊。

    与陈族嫡系能直接进上七峰内门修行不同,陈氏的旁支以及部曲家将有修炼天赋的子侄,都只能先入道院修行。

    而陈烈在玉龙大营任职,受封昭阳亭侯,正式的食邑之地就封赐在玉龙府,他们这些人都是陈烈的嫡系部曲,子侄以后更是只能进黄龙渊道院修行。

    也就意味着不管他们怎么瞧不起这位少主,他们的子侄只要进黄龙渊道院修行,都会落到这位“少主”手里,而且此前已经有不少子弟,进黄龙渊道院桀骜不驯被收拾得很惨……

    想到这里,苏原身后几人都头皮发麻,暗感这位睚眦必报的“少主”,还真不是他们能轻易招惹的。

    ***********************

    侯府内也正张灯结彩,陈烈还有几封私函要亲自动笔去写,这会儿还在后院书房里,但陈彰、陈青等人以及一干嫡系将领,也都已经聚集到宴会厅里正等着贺宴的开始。

    就连苏紫菱也坐在陈青的身边。

    陈海随苏原走进大厅,诸多人也都随陈彰一起站起来。

    不管大家背后怎么想,怎么看不起他这个纨绔子弟,但陈海的“嫡子”身份,是家主陈烈亲自指认的,在亭侯府内与陈彰是同等的地位。

    陈烈身边这些嫡系属吏、部将,即便不用出大宅门远迎,这时候也要起身以示敬意,唯有陈青自顾自的坐在那里,都懒得看陈海一眼。

    陈彰也十分“热情”,给陈海介绍大厅的这些人。

    陈烈的帐前属吏之首长史孙干,是个四十岁不到的中年文士,羽扇伦巾,他与苏原一样,都有辟灵境后期修为,作为陈族的嫡系部属,一直都是陈烈的左膀右臂。

    此外还有出身陈族旁支的两位辟灵境后期强者陈权、陈昱,从小与陈烈一起长大、关系亲密。

    要说往后昭阳亭侯府会在陈氏内部自成一系,苏原、孙干、陈权、陈昱四人则可以说是昭阳亭侯府的四大支柱,他们也素来受陈烈的信任跟重用。

    而且他们都正值壮年,修为还有进一步突破的潜力跟空间。

    除了这四人外,包括刚才在门外想给陈海软钉子碰的陈肃,陈烈帐前还有近三十名辟灵境嫡系部将可用。

    虽然这些人此时都表现得很热情,但陈海用脚趾头也能明白,这些人必然支持陈彰,要远超过他这个半吊子“少主”。

    陈海却是不管,将周钧、葛同二人介绍给大家认识,看到有心机不深的家将,偶尔眉头会微蹙一下,心想他刚才在外面的表现,想必是已经有人通报给他们知道了。

    吴蒙、周钧、葛同都在大厅下首方的矮几后坐下,陈彰热情的搀着陈海的胳膊,拉他坐到上首去。

    陈海笑着推辞,说道:“我怎么能坐在几位叔叔的前面?”坚持要坐到孙干的下首,又笑着坐在他下首的陈青说话,“你与紫菱原来都已经回来了,我回黄龙渊,还特地去找你们呢。”

    陈青不知道陈海为何偏偏凑到她跟前来自讨没趣,只是看着桌案前的瓜果,完全没有理会陈海的意思。

    “我还都特地准备了礼物……”陈海仿佛完全看不到陈青脸上大写的厌恶,从怀里取一件用锦帕。

    “我不要你送什么礼物。”陈青冷声说道。

    “啊,”陈海讶异的一怔,说道,“这是给紫菱的,倒是没有给你准备……”递出去的手毫无滞碍的绕过陈青,往苏紫菱面前递过去。

    苏紫菱心里暗暗盘算着其他事,哪里想到陈海会突然来这一出,看着递到眼前的锦帕,她自然不会去接这锦帕,但她措手不及,一张美脸躁得通红,似乎有什么奸情突然在众人面前被揭穿似的。

    看苏紫菱手按着矮几,陈海可没有半点的尴尬,将锦帕又收回来,笑着跟面面相觑的孙干、陆原等人笑道:“没想到陈青这一误会,紫菱都不好意思收我的礼物了;早知道这样,下回我就准备两份礼物!”

    陈青粉脸气得煞白,恨不得掀起矮几砸到陈海那张还有十数道淡淡疤痕的丑脸上去。

    孙干与苏原对望了一眼,心里都想,这位“少主”刚一进来竟然就能如此从容不迫的谈笑风声,将对他有着敌意的陈青戏弄于股掌之间,或许真没有那么简单。

    出身寒门的葛同倒也罢了,周钧与赵如晦是事实上的师徒关系,这几乎是公开的秘密。周钧这次将正式拜到陈烈门下修行,也就意味着赵如晦从此之后将成为陈族在黄龙渊道院最坚定的盟友。

    而且这段时间厉向海跟他们这边走得也极近。

    孙干、苏原、陈权、陈昱等人都不看好陈海有跟陈彰争位的可能。

    他们此时都能看得出陈海已经踏入通玄境后期,但也知道陈烈此前为陈海准备好四枚通玄脉的事情,心想陈海年后就满二十岁了,才入上七峰内门修行,对宗阀嫡系子弟而言,这样的修行速度实在是太慢太慢了。

    何况陈海修为被废后,重新修成四条灵脉前后就服用了五枚通脉丹,意味着之后服用再多的通脉丹都有不会太大的效果;而在四条灵脉的基础上开辟灵海,未来的发展潜力就太弱了,甚至想再精进一个小境界都极其困难。

    只是就这么一个“废物”,却能在短时间内为陈族争取得两位明窍境中期的盟友,药师园也搞得颇有声色,即便此时还看不到有跟少主陈彰争位的有可能,但孙干、苏原、陈权、陈昱也得承认这个“废物”不是完全没有一点用处……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