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四章 失礼
    (感谢小贰上茶、飞熊、枕头、踏田及诸多兄弟们的慷慨捧场,两天码字太累,今天可能就拼不动了,但兄弟们把我的欠债记住,下个月慢慢还!明天两更还是会努力保证。为保住月票榜第一,请兄弟们跟我一起站好最后一班岗!)

    陈烈写完私函后,就来到大厅与诸人相聚,刚坐下来跟陈海、吴蒙、周钧他们嘘寒问暖没一会儿,亭侯府的副总管陈肃又领了三人走进来。

    陈肃看到陈海坐在孙干与陈青之间的矮几后,眼神复杂。

    陈海心想必是有人将他在苏泉面前所说的话已经转告给陈肃了,但他才不管陈肃心里在想什么,往陈肃领进来的三个人打量过去。

    其中一人是陈海早就认识的解文琢,陈海都没有想到这位与陈青来往密切的解氏子弟,竟然这时候也在玉龙山。

    另两人,其中一人年仅十六七岁,相貌与解文琢两三分相似,想必也是出身解氏的子弟,看他穿着一领白袍,脸上稚气还没有完全脱尽,站在大厅里明亮的双目就往两侧斜视,有着难抑的傲色,这少年身后背着一把黑鞘剑跨入大厅,隐隐牵动天地间的神秘力量,竟是一把灵剑,难以想象这少年年纪轻轻,修为竟已踏入辟灵境。

    而另一人是五旬年纪的中年人,虽然鬃角已生少许白发,但他身上散发一股仿佛松立坚崖的冷峻气息,陈海坐在一旁都感觉到神魂受到淡淡的压迫。

    能在神魂层次直接给他人精神压迫的,都是参悟到道之真意的玄修,也通常都是踏入明窍境的强者。

    看到陈肃领人进来,陈烈站起来,朝为首那位五旬年纪的中年人揖礼道:“泉廷兄,请上座……”

    解泉廷,解氏明窍境中期的强者?

    太微宗、武威军的玄修弟子,多如过江之鲫,但明窍境以上的玄修强者都是宗门或军中的中高层人物,陈海都还略有耳闻。

    解泉廷是解氏子弟,但与陈氏宗主陈知义的幼女陈珏结为夫妇,也可以视为陈氏的旁系。

    河西诸郡的宗阀世族,除了都奉武威神侯董氏为主外,内部还通过师传、姻亲等错综复杂的关系,紧密的联系在一起。

    河西诸郡的宗阀世族之间,同时也存在很多的矛盾,也通常会因为师传、姻亲关系的远近,区分出不同的派系出来。

    解泉廷与陈氏宗主陈知义是翁婿关系,如果说陈烈代表陈氏与柴腾所代表的柴氏要在玉龙大营分庭抗礼,解泉廷毫无疑问会归入陈氏一派;而倘若在陈氏内部,陈烈想要跟陈知义分庭抗礼,解泉廷又无疑会坚定的站到陈知义的那边去。

    这种种错综复杂的关系,唯有身在其中,才能深刻体会到什么叫亲疏有别。

    陈海与众人站起来给解泉廷施礼,但暗中观察其他人的神色,也能知道众人对解泉廷的态度颇有值得玩味的地方,心里想,难道是陈氏宗主陈知义不希望看到舅父陈烈自成一系,才将解泉廷派到玉龙山来,以牵制舅父陈烈不能在玉龙大营发展自己的势力?

    不过,陈肃未经通报,就直接将解泉廷领进来,就说明解泉廷在今夜的宴客名单之中。

    “陈海……”

    陈海为解泉廷介绍还与众人不甚熟悉的陈海,解泉廷那双如藏雷电的眸子,另有深意的在陈海的脸稍稍一停,俄而又微微颔首笑道,

    “文琢与你是早就认识了吧?说来也巧,文蟾这次也正式进入上七峰修行,你们表兄弟要好好亲近亲近,到太微宗内门修行也要相互扶持。”

    解文琢出身解氏,是解氏的一脉嫡子,与解泉廷则是叔侄关系,但他与陈氏也走得很近,此前与陈青、陈彰在宗门内关系就很亲近,这次才跟着解泉廷来庆贺陈烈获赐亭侯之爵。

    而解文蟾是解泉廷与陈珏的幼子,是陈氏宗主陈知义的嫡亲外孙,与陈氏的关系就更紧密了;陈海与他确实要算表兄弟,陈烈也要算他的舅父。

    不过,解文蟾天资再好,再受陈族宗主陈知义的宠爱,无论是在解氏,还是陈氏,他都只能算是旁支子弟,就必需踏入辟灵境之后,才有资格入七上峰内门修行。

    陈海微微欠着身子,等着与解文蟾相互行礼,未曾想心高气傲的解文蟾,眼睛直接从他身上溜过去,跟陈青打招呼去:“文蟾好些日子未见陈青姐姐跟紫菱了……”

    十七岁不到,都能踏入通玄境,解文蟾是有他骄傲的资格,只是这场面未免太令陈海难堪了。在场诸多部将有太多人看陈海不顺眼,有人城府深,肚子里偷笑;有人却情不自禁的将嬉笑挂在脸上。

    周钧、葛同、吴蒙三人坐在下首,看到这一幕,心里也是愠怒,但今日是陈烈设宴,他们也只能强行遏制心头的怒火。

    解泉廷看到陈烈脸色此时都是微微一沉,他心里虽然也看不起陈海,但也知道幼子文蟾如此失礼已经令陈烈不喜了,怒斥道:“文蟾不得无礼,快过来给你表兄陈海赔礼!”又笑着缓解陈烈心头的不满,“这文蟾自幼在他外公座前修行,不谙世事,也不知天高地厚,真是让七哥你见笑了。”

    宗阀世族相互联姻,陈烈与解泉廷关系没那么亲近,但平时也以兄弟相称。

    听到父亲喝斥,解文蟾这才不情不愿的转过身来,作势要赔礼,但脸上还挂着轻蔑的浅笑。

    而陈海看解泉廷此时也只是想缓解尴尬的气氛而已,视线甚至都不落他们的身上,心想他大概觉得为这种小事出声喝斥过解文蟾,就已经给舅父陈烈面子了。

    陈海心想今日他真让这件事轻轻揭过,他不在意别人是否会继续轻慢他,但舅父陈烈将他立为嫡子的决定必会继续受到属吏部将的质疑而有损威信,这绝不是好什么事情。

    他见解文蟾欠过身子作势要赔礼,心里冷冷一笑,心想今天要不是这小子收拾一下,进上七峰修行,这小子还会给他难堪,脸上堆笑如故的说道:

    “我年纪已过二十,都未能开辟灵海秘宫,得入上七峰修行也是靠舅舅荫庇,也难道文蟾会瞧我不起。只是文蟾这清傲脾气,要是不改一改,进了上七峰修行,也会栽大跟头。我看啊,与其让你落到别人手里被教训,不如今日我这个做表兄的,来教教你什么叫长幼有序……”

    解文蟾原本想糊弄一下就算赔礼,开始听陈海的话还觉得顺耳,再听下去,眉眼怒气勃发,实在不明白这登徒子有资格在他面前说这种狂妄的话。

    而他心里始终瞧不起陈海,听陈海如此狂妄的话,心里虽然恼火,但也不屑跟陈海争口舌之便,更不觉得在修为上压过陈海,有什么值得露脸的,他只是单纯看不起这登徒子而已。

    陈海见解文蟾还没有上套,又笑着问解文琢:“文琢兄,你说解文蟾能在我手底撑住十招吗?”

    陈海此话一出,不要说解文蟾脸色气得发白,便连在座的诸多陈族部曲都面面相觑,不知道陈海有什么底气说这种狂妄之言。

    陈知义虽然修为不比陈烈更高,但他身为陈氏宗主、开远县侯、大都护将军长史,所掌握的资源,绝非普通人所能想象。

    解文蟾年纪虽小,也才踏入辟灵境,但一直都在宗主陈知义跟前修行,不知道宗主赐了多少法宝给解文蟾护身,在座即便是吴蒙解文琢等辟灵境中期的好手,都不觉得能压过谢文蟾一头。

    刚才谢文蟾的举动是非常无礼,但众人都觉得他有心高气傲的资格,没想到陈海这时候竟然狂妄得问解文琢,谢文蟾在他手里能不能撑过十招?

    解文琢见识过陈海的武勇,心想解文蟾要是不凭借他外祖父、陈氏宗主陈知义所赐的几件法宝,与陈海相斗,谁输谁赢还真是难说。

    而解文琢即便认定陈海不能胜过解文蟾,但当初杀出玉龙山,他还是要承陈海这些道兵弟子的情,当面不能太给难堪,只是笑着不说什么。

    解文蟾这时候想退也不可能,见解文琢竟然都犹豫起来,都没有直接斥责这狂妄之徒,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将身后黑鞘灵剑取到手里,冷笑道:“那我今日还真要跟陈表兄好好请教请教了。”

    “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啊!”解泉廷跟陈烈摇头苦笑起来,他话里的语气还是不屑于陈海的不知天高地厚。

    陈烈眉头微蹙,他此前没有直接送陈海进上七峰修行,就是担心陈海修为境界低,会受同门师兄弟的排挤、打压,从而影响到他修行的道心,没想到陈海都没有进上七峰内门修行呢,他的担心就在眼前活生生的呈现出来,而且竟然还是陈族中人当着他的脸给陈海难堪。

    陈彰、陈青是什么态度自不用说,陈烈看左右他手下的部曲看陈海也带轻蔑,唯有吴蒙、周钧、葛同三人有替陈海打抱不平之意,眉头微蹙着说道:“文蟾既然与陈海比试一场,那就比试一场也能助大家酒兴,甚好。”便举步往厅外走去。

    孙干、苏原等人皆是一愣,原以为家主陈烈会出手阻止,没想到家主会第一个赞同他们比试,看到家主已经往厅外走去,直觉头皮发麻,暗暗叫苦。

    他们虽然都不喜欢陈海,但陈海是家主陈烈指定的嫡子,陈海今日要是在比试中再次受侮,也会牵累家主陈烈威信受损,这绝不是他们所希望看到的。

    解泉廷也诧异陈烈竟然没有直接阻止,心想让孙干这些家将看清楚陈烈私心扶持的外甥是何等的不堪也好,省得陈烈有野心在陈族内部再搞一派……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