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八章 兵甲铺联营
    照理来说,陈海将周景元这些修为才通玄境的人直接引荐到陈烈面前都有些失礼,更不要说下面兵甲铺的低级主事了。

    不要说铸造凡铁兵甲的匠师了,即便是能炼制黄级法宝的大匠,也没有资格说见就见陈烈。

    陈烈却没有半点不高兴,笑盈盈的问道:“为什么要我见这人?”

    “我观诸宗阀世族,都不屑凡铁兵甲的铸造,而实际上,除开武威军诸营外,即便是宗阀世族之内,对凡铁兵甲的需求量也是法宝的百倍之多,兵甲铺实是大有可为的地方。”陈海说道。

    陈烈看向苏原,问道:“你觉得呢?”

    昭阳亭侯府,往后孙干辅助陈烈主持军务,而苏原辅助陈烈主持内府事务。

    苏原此前是看不起陈海的,对药师园兵甲铺之事略有所知,却也没有认真审视过,还听说陈海因为兵甲铺的事情,与陈青及解琢、路洪谦等人起过争执。

    不过,看过陈海今日的表现,苏原也知道他不能再草率看待药师园兵甲铺,沉吟片晌,说道:“凡铁兵甲需求量是不少,但我也没有认真研究过,诸事还要向少侯爷请教。”

    “药师园兵甲铺在蒙邑、玉龙城草创两间,每月扣除成本后,也能六七百点宗门功绩,”陈海说道,“此数看似不高,但我想以昭阳亭侯府的名义,河西诸郡有四十余规模较大的城池,人流量及宗阀世族子弟聚集程度,都与蒙邑、玉龙府城相当,皆可派人手过去开设兵甲铺。而兵甲铺铺成网络联营,舅舅在封邑之地,就可再筹建一座大型的兵甲铸治所,所铸造之兵甲,除供给诸兵甲铺外,还可以光明正大向军方;再之后,还可以向武威军镇之外的郡府。这么一来,一是舅舅麾下有更多的人手可用,二是兵甲铺有所盈余,可稍稍弥补亭侯府的亏欠……”

    陈海研究河西诸郡的宗阀世族,虽然这些宗阀都有经营族产,但在垄断权势跟资源的惯性思维下,很是缺乏创新,也缺乏创新的动力,而他身上最大的优势,或许就是不受这种惯性思维的限制。

    “苏原,你此时可还觉得我用海儿,是用错了?”陈烈笑着问苏原,又颇有感慨的说道,“海儿此前是有些顽劣了,但他入道院修行,能沉下心来反思己过,想他人所不敢想,为他人所不屑为,便是他的可取之处啊!”

    每月六七百点宗门功绩,或许还不值得苏原费神去思量,但此数真要能扩大二三十倍,每月一万三四千点宗门功绩,这个数字就绝不容苏原小窥了。

    苏原此时负责内府事务,除了昭阳亭侯府的日常开销外,陈烈私下补贴扈卫营及药师园弟子营的费用,以及平时对部曲扈从的赏赐,都是从内府开销。

    这些事都是苏原负责。

    苏原知道昭阳亭侯府每个月的开销折算成宗门功绩,也就一万三四千点左右。

    然而后续扈卫营、送入黄龙渊道院修行的弟子营还要进一步扩大,而陈氏宗主陈知义将解泉廷派到玉龙大营来任职,一方面是加强陈氏在玉龙大营的影响力,同时也是限制昭阳亭侯府的势力继续扩大,以免威胁到陈知义在陈氏的地位,如此一来,昭阳亭侯府后续能从陈氏内部所直接获得的资源就会急剧减少……

    这一增一减,就注定昭阳亭侯府要不能开源节流,开销支度只会越来越捉襟见肘。

    试想看,将来陈烈身边的扈卫营扩编到一千人,一千套精良兵甲、坐骑以及中级将领所穿戴的上百套黄级中下灵甲,是多么恐怖的一笔开销?

    昭阳亭侯府要继续扩大势力,陈烈要坐稳玉龙大营都护副使的位子,想节流很难,那就只能想尽办法开源。

    说到开源,也是亭侯府此时最令人头痛的事。

    陈烈受封昭阳亭侯,虽然可以有食邑千户的实封,但实际所能获得的田税数量极微;而陈烈此前只是陈氏的旁系,个人名下的族产也很有限;陈烈个人即便能不时受到大都护将军府的赏赐,也是内府收入的主要来源,但并不固定。

    苏原负责内府事务,知道开源要有稳定的收入,才最重要,才能应付任何突破变故。

    苏原此时也计划要以昭阳亭侯府的名义,在玉龙府收储一部分田地,招蓦流民耕种,但在可以预见的时间内,这部分收入也相当有限。

    要是一切发展都能照陈海所说,兵甲铺还真是不错的买。

    经营兵甲铺不仅能获得一笔相当可观的稳定收入,还能通过兵甲铺,将更多的人手组织到昭阳亭侯府名下,形成陈烈麾下庞大的嫡系势力。

    而通过兵甲铺养人,既能为亭侯府创造不菲的收入,还不需要亭侯府额外补贴什么……

    苏原还不相信兵甲铺最初就是陈海的主意,但不管这兵甲铺联营四十余城的主意是陈海麾下何人所出,这样的人能为陈海所用,苏原也得承认这是陈海的本事,心里想,看来他们此前对陈海还真是太局限于偏见了。

    苏原深受陈烈的信任,在亭侯府也是权高位重,不需要对陈海溜须拍马,但陈烈此时笑着问他,他也是心悦诚服的称是,承认自己此前是看轻了陈海。

    陈海将在玉龙府城兵甲铺主事的匠师喊了进来,由苏原及舅父陈烈亲自询问兵甲铺经营的更多细节。

    陈海将兵甲铺的事交出来,一是他享受舅父陈烈及昭阳亭侯府的荫庇,有义务为昭阳亭侯府的势力发展贡献力量,二是以他现有的人手跟资源,短时间内也根本没可能将兵甲铺联营到四十多城去。

    同时在河西诸郡开设四五十家兵甲铺,搞连锁经营,没有足够实力的大腿支撑,不知道会被各地的宗阀世族打压成什么样子。

    此外,没有昭阳亭侯府的名义,陈海凭什么令一两百名通玄境、铸器有成的匠师忠心耿耿的投靠他?

    现在他将兵甲铺直接交给苏原,以昭阳亭侯府的名义去办,很多事都是水道渠成的,很多资源也都是现成的。

    陈烈麾下近三十名辟灵境部将,就有三五人擅长铸器炼器。

    陈海要为兵甲铺筹建统一的兵甲铸造工厂,总归需要三五名辟灵境的大匠师坐镇,要是没有陈烈及昭阳亭侯府的名义跟鼎力支持,那些诸宗阀世族都争先聘用的大匠师,凭什么来投靠声名恶劣、修为才通玄境低层的他?

    将兵甲铺的主事匠师喊进来问过经营情况后,赏赐几枚丹药,就让他先回去了,陈海又与陈烈、苏原商议,还需要由昭阳亭侯府派出一名擅长铸器炼器的嫡系,到黄龙渊道院出任制器院主事一职。

    制器院除了前期能供给一部分兵甲外,后续兵甲铺需要大量的优良匠师,也需要通过道院的制器院培养。

    而以陈烈及昭阳亭侯府的名义,往黄龙渊道院,安排一名主事级的人物,也不露山露水。

    诸多事商议过后,陈烈让其他人都先去歇息,单独留陈海说话。

    “你已开辟四条灵脉,接下来修行,有什么打算?”

    这是一个以强者为尊的世界,陈烈正值壮年,近年内就有望修成道丹,自然能为陈海撑出一片天来,但陈海以后真想要继承他昭阳亭侯的爵位,修为上也不能落后太多。

    陈海沉吟说道:“原本还有些犹豫,毕竟四条灵脉就开辟灵海秘宫,以后修行想再突破,就会受极大的限制,但此次进玉龙府城,却是下定决心了。”

    “哦,怎么说?”陈烈问道。

    “大战或许在即,我修为低微在舅舅帐前出了什么力,却还要浪费吴蒙这样的战力为保护我,而不能人尽其用。”陈海说道。

    “哈哈,你怎么看出大战在即了?”

    陈烈笑了起来,俄而又挥了挥手,说道,

    “大都护将军府都还没有下定最后的决心,我们私下也就不要随便议论了。诸族,特别是县侯一族,嫡系子弟几乎就没有四条灵脉就开辟灵海,你此次进入上七峰修行,就着手开辟灵境秘宫事宜,确实会在后续的修行上遇到一些障碍。不过修炼眉心祖窍,开辟识海,进入明窍境,最重要还是道意的参悟、修行。因而说,你此时开辟灵海秘宫,有利也有弊,既然你意已决,我就不劝你什么了……”

    随后,陈烈又将青元剑诀传授给陈海。

    陈氏一族,旁系子弟及嫡系部曲,不到一定的修为,不得传授青元剑诀,而此时陈海正式列为陈氏的嫡支,就不再受这些限制。

    陈海没有开辟灵海秘宫之前,没有磅礴的真元祭御灵剑杀敌,但此时修炼青元剑诀,参悟剑意,还是极有益他的修行。

    ***********************

    亭侯府占地百亩,大小院落三十余进。

    陈海享受与陈彰、陈青一样的侍遇,都是相对独立的一座园子。

    陈海所住的园子位于侯府西首,从各地移种诸多翠竹,名为观竹园,又有一眼温泉水引流进来,使得寒冬腊月,园子也是如春境。

    苏原早就安排了几名手脚勤快的侍婢、仆妇在园子里伺候。

    不管苏原此前待不待见陈海,这些细节上的安排却没有落下,毕竟他是陈烈身边的嫡系,也没有必要刻意讨好陈彰,而在陈海面前做恶人。

    吴蒙、葛同作为陈海的嫡系部将,只要在玉龙府落脚,也都安排到这座园子里入住;周钧地位特殊,还会另外安排独立的院子。

    回到观竹园,已经是初曦时分,陈海从怀里掏出九焰腾蛟印……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