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一章 收徒不成
    (更多火爆精彩内容,皆在微信公众号,兄弟们可以通过微信搜索“更俗”或“gengsu1979”加我的关注,兄弟们可以在微信朋友圈,多多转发公众号发表的文章……)

    这一刻陈海的小心脏都提到嗓子眼,他从来都没有像这一刻,像是被剥光似的站在一个人面前。

    他没想到,这老道真是就在一眼之间,就将他的五脏六腑看得清清楚楚,看出他体内这么多的秘密。

    陈海也是暗自庆幸,幸亏先到道院修行了两年,要是刚夺舍就直接进上七峰内门修行,夺舍的秘密怕是瞒不过这老道的厉眼。

    “回禀葛仙长,弟子陈海,原是姚氏之子,犯大罪被废修为,驱逐出族,投靠舅父陈烈,此时已录入陈氏宗谱,再入太微宗修行。”陈海毕恭毕敬的回答道。

    “犯什么大罪,竟然姚老肥将你的修为给废了?”老道很是疑惑的问道。

    陈海在入太微宗之前的记忆大部分都被抹除,即使还记得一些旧事,记忆也都支离破碎,他实在不知道要怎么回答老道的问话。

    他甚至都不知道老道所说的姚老肥是指谁。

    旁边的主事则将手里的名册递给老道,老道翻看过两页,却带着一种颇为欣赏的眼光看陈海:“年纪轻轻却是胆大妄为,连这种事都干得出来,我欣赏你,比陈烈那小娃儿有趣多了……”

    陈海猜想祖师堂主事手里那本名册,就像是他的宗门人生档案,应该记录了他当年在姚氏所犯下的大罪,很想将那本名册抢过来翻看一番,但主事孙不悔很快就将名册收入怀里,显然这是不能让别人随意乱看的。

    老道从怀里掏出两枚鱼形的乌金印符,塞到陈海、周钧手里,说道:“你们都照常法滴血祭炼此牌……”

    陈海现在也能祭炼法宝,但只能在初曦时分融炼真元时,才能祭炼,而且要分次祭炼,过程缓慢。

    既然老道都这么说了,陈海也只能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中指割开一道小口子滴入印符之上,看着血迹渐渐渗透进去。

    这时候就见老道在虚空中抓出两缕莹光,掷入符牌,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手段,陈海瞬时间就与符牌生成感应,还隐隐感应到栖云岭北面的碎金峰有一处神秘的存在,与弟子印符无时不生有感应……

    “竟能感应到太微大阵,神魂真是不弱,”老道忍不住又打量起陈海起来,问道,“你既入上七峰修行,打算拜入谁的门下修行?陈隽老儿修炼的吞霞诀是不弱,但依老道所见,却不适合你这娃修行……”

    周钧都能听出来,这老道竟是想陈海拜入他的门下修行,他也隐隐猜出这老道的身份。

    葛玄乔不仅有道丹境巅峰的修为,还是武威神侯董良的师兄,身为祖师堂首座,在太微宗地位超凡,也轻易不会收录弟子到门下修行,但要是谁能拜入他的门下,不要说老祖会私下传授什么玄法仙诀、赏赐什么法宝了,至少也可以直接享受真传弟子的超凡待遇。

    祖师堂主事孙不悔此时也震惊的打量陈海起来,没想到这么凭借亭侯嫡子身份才能入上七峰修行的小角色,竟然勾起祖师爷葛玄乔的收徒兴趣来。

    “陈海早就决意在舅父陈烈门下修行。”陈海又不傻,自然能听出老道的收徒之意,但他现在恨不得跑到远离这老道十万八千里的角落里躲起来,哪里敢在这老道眼鼻底下修行?

    周钧、孙不悔都傻在那里,一时间都不知道陈海是犯了什么毛病,难道他真傻到连老道眼睛里那种似看到初恋情人般的收徒渴望都看不出来吗?

    虽然陈海拜入祖师爷门下,辈份就要高过自己,孙不悔还是忍不住想将陈海揪到一旁数落,就想凑到他耳边大声喊,就连武威神侯想将嫡孙女董宁送到葛祖门下修行都被推辞了,他竟然就这样放弃无数宗门子弟奢望而不可得的仙缘机遇!

    无数宗门子弟奢望而不可得的仙缘机遇,竟然被眼前这个连灵海秘宫都没有开辟的小子放弃了?

    孙不悔都觉得自己是在梦,心想要祖师爷今日要收他为徒,他都能跪过去|舔祖师爷的脚趾头,他心想,要是将今日这事说出去,宗门的师兄弟恐怕都会认为他是在胡编笑话。

    老道打量了陈海两眼,藏起眼睛里一丝不怎么明显的失望,挥了挥破烂的袍袖说道:“好了,两个小娃都算入宗门了,没什么鸟事不要再来打扰我清修了……”伸手到后衣领里挠了挠痒,打着哈欠就又往崖洞深处走去。

    陈海、周钧随着祖师堂主事孙不悔,朝老道高大又略显猥琐的身影拜了拜,就往栖云岭南面的祖师堂走去。

    孙不悔原本是懒得答应陈海、周钧,他也看不出陈海身上有什么不同之处,但既然陈海能引起祖师爷的收徒兴趣,他就不敢再轻慢,反而变得无比热情。

    与留在祖师堂大殿的吴蒙汇合后,孙不悔又亲自领着陈海、周钧办好剩下的手续,主要也是到各殿认个脸熟,又临时安排到他们弟子院舍住下……

    *****************************

    内门弟子修炼的玄功法诀都比较重要,虽说内门弟子都立下大誓,但为免宗门秘典意外流失,内门弟子想要修炼什么玄功绝学,都只能到藏经阁现场借阅,不再允许将拓本直接带走了。

    陈海、周钧想要学什么,都只能在栖云岭学,打下一个基础之后,才可以前往溅云崖或以历炼的名义回玉龙山继续修行,因而要在栖云岭住上一段日子。

    诸多宗门真修都在上七峰开辟洞府灵天,但数万米高的七座主峰,即便是有开辟有一两百座潜修洞府,也是人迹稀寥。

    栖云岭作为真正的宗门中枢,却要热闹许多。

    除了七殿之外,南麓的坡谷里还建有大片的院落,供举行大典时往来的宾朋暂住;而内门弟子要入藏经阁修习玄法绝学,三五天也难体会玄深典籍中所蕴藏的微言大义,也都通常会在栖云岭住上一段时间。

    栖云岭也安排有专门的弟子院舍可以暂住。

    陈海、周钧两人被安排相邻的两栋独院内,虽说还正是寒冬时节,但院子里兰芝桐树正吐蕊芬芳,还用特殊的阵法,确保每座院子里时时都有充裕的灵气以供修行……

    这一片院落里,同时还有上百名内门弟子暂住修行。

    “师弟刚才莫非没有察觉到葛真人的收徒之意?”孙不悔走后,周钧还是忍不住问出心里的困惑。

    “什么,这老道想将我收入门下,不可能吧?我就觉得这老道看我的眼神贼兮兮的,心里直碜得慌,倒没有想到别的地方去。”陈海故作糊涂的问道。

    周钧摇头苦笑,不知道陈海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但事情涉及祖师堂首座长老,他也不便在私下里随便议论。

    陈海掏出弟子符印,岔开话题说道:“弟子书说此印能增强六识感知,却不知道效果到底如何?”

    陈海担心老道没事会私窥他这边,也不敢妄动蛇镯潜入血云荒地修行,闲来无事,就拉着周钧、吴蒙研究起今日所得的弟子印符来。

    弟子印符乃是用乌金所铸,因为形状似鱼,又称弟子鱼印,比掌心略小一些,握在手心里,真就像是一尾挣扎要跳出江面的灵鱼,平时都要系在腰间以示内门弟子的身份。

    在河西诸郡,这枚鱼印可要比寻常府县的官印或军中千武校尉等中层将官的将印都要够分量。而在武威军、大都护将军将乃至下面的府县,往来公函中,官印前有加盖鱼符私印的,则通常会受到加倍的重视,河西诸郡又通常将这类公函称为鱼书。

    这实际上,也是太微宗门弟子及宗阀世族垄断河西诸郡地方权势,所形成的一种特殊形式。也意味着太微宗上七峰出身的文臣武将,地位要更高、更显赫。

    弟子鱼印可以视为是太微宗根本大阵的一部分,但陈海不想再引起宗门内那些老怪物们的警觉了,即便知道通过弟子鱼印能去感应太微大阵那玄之又玄的存在,但他也不敢轻易去尝试。

    祖师堂首座葛玄乔就如此厉害,传说太微宗甚至还有比武威神侯董良修为更深的存在,在这些老怪物面前,他要是不万分小心谨慎,他身上的惊世秘密能藏得住几时?

    而弟子鱼印除了能与太微大阵生有感应之外,祭炼后最主要的神异,就是能大幅增强祭炼者的六识感知……

    陈海祭炼九焰腾蛟印,是一件相当不错的护身法宝,遇袭会释出九头烈焰蛟龙,但也需要陈海心生警觉之后,九焰腾蛟印才会在瞬时间发挥作用。

    遇袭时,心生警觉的时间会有多长,通常都取决于六识感知,这也是最危险的时候。

    通常说,辟灵境弟子即便有极强的防身法宝,也无法避开明窍境玄修突然发动的袭杀。这就是两者在六识感知上所难以抹平的绝对差距。

    陈海武道修行,磨砺与敌近身搏杀的战技,六识感知变得尤其重要。

    特别是与剑修对战,倘若没有过人的六识感知跟近乎直接的超速反应,凭什么与剑修所御、快愈雷电的灵剑对攻?

    陈海想尝试鱼符对提升他的实力有多大的帮助,抓起战戟就招呼吴蒙说道:“吴蒙,我们找个场地比试去,你御剑攻我,看这枚弟子鱼印能否助我凭借这杆战戟,就将你的攻势都接下来……”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