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章 再 入宗门
    (感谢红袍兄的慷慨捧场……)

    在血云荒地复活的罗刹异鬼不计其数,又渐渐划分大小群落,占据山岭谷壑,陈海游离在这些罗刹群落之外,在血云荒地以傀儡分身修炼道篆,每搞出点动静,就要换一处藏身之地,十分的狼狈(踏天无痕70章)。

    不过,能在罗刹血炼秘法及武道修行之外,陈海重新找到一种能提升傀儡分身实力的手段,也十分的振奋(踏天无痕70章)。

    几天工夫,陈海在血云荒地就学会以虚画道符的方式,施展焰刃等简单的攻击术法。

    相比较傀儡分身的武道杀招,这些攻击术法的威力不能算强,也不能算弱,大概与金锋灵戒所斩出的金锋剑芒相当。

    这说明陈海的神魂,即便没有想象中那么强,但也绝对不弱,至少不比辟灵境中期的玄修弟子稍弱。这也是两年来,陈海修炼武道秘形,不断参悟武道真意所取得的不俗成就。

    陈海很快又发现,他在傀儡分身的识海中不断的凝聚道篆,特别是尝试以精神念力凝聚更为艰涩玄奥的道篆时,神魂都会有少许的增强……

    蛇鳞书所录的四百余种道篆,艰涩玄奥的程度差距极大,焰刃等道篆还是最简单的,还有些道篆,陈海甚至怀疑可能其中蕴藏一个或多个完整的道之真意。

    而说到道之真意,强弱也是有很大区别的,但哪怕是蕴藏最弱真意的道篆,都根本不是他此时就能以精神念力去凝聚的。

    在他神魂足够强大之前,陈海都无法验证他的猜测到底正不正确。

    陈海一直以来也都还没有掌握到一个完整的、哪怕是最弱小的武道真意,只能在施展断水斩、云流、十步锤等武道杀招时,去感受到那武道真意蕴含的玄奥气息,以此不断的增强神魂,但这毕竟不是最直接的神魂修炼之法。

    对普通玄修而言,辟灵境阶段未开辟识海,不能直接以精神念力凝聚道篆,而到明窍境差不多又跳过普通阶段,能直接以精神念心凝聚真意秘相了……

    陈海此时通过傀儡分身,实际上是相当于在明窍境之前,就找到一条修炼神魂及精神念力的捷径。

    这也坚定了陈海直接在四条灵脉基础上就开辟灵海秘宫的决心。

    他修行走的,就不是寻常路。

    陈海不知道蛇鳞书有多珍贵,但绝对不会凡于丹鼎诀真迹正本。

    陈海也不知道蛇鳞书与蛇镯之间是否有联系,即便没有联系,也不能轻易让他人知道。

    匹夫无罪,怀壁其罪。

    陈海作为昭阳亭侯府的少侯爷,手里有一两件黄级上品法宝,还不至于引起他人的觊觎;而比丹鼎诀真迹正本都不知道要珍贵多少倍的蛇鳞书出世,一旦消息泄漏出去,陈海相信即便是舅父陈烈,都不可能保住蛇鳞书。

    蛇鳞书的发现,让陈海兴奋了好几天。

    每日他除了吐纳灵息、修炼真元、磨砺武道外,就是研究蛇鳞道篆,修炼神魂。

    不知不觉,陈海就在玉龙府城住了七天,之后又与周钧、吴蒙同行六日,赶到太微山深处的上七峰,也就是太微宗的内门所在。

    太微山乃燕州大地西北域的主脉之一,纵横数千里,峰峦叠嶂,云深林密,有七座主峰高逾数万米。

    虽说铁流岭、玉龙山的灵泉资源,已经足够普通玄修弟子潜心修炼,然而太微山的天地灵气更加精纯、充裕。太微宗诸多真传、执法长老、护法长老、宗门供奉以及太上长老等等,无论在武威军、大都护将军府有无兼职,都会在山里开辟有专门的潜修洞府。

    陈海、周钧进入上七峰内门修行,就要正式确立师传关系,而唯有在太微宗七大主峰开辟洞府的第三代真传弟子、执法长老、护法长老、宗门供奉,才有资格将内门弟子收入门下,传授玄法;像赵如晦、张怀玉、厉向海、解锟等外门执事长老,甚至都没有资格在上七峰开辟自己的洞府。

    陈海自然是跟周钧一样,在成为内门弟子后,就可以直接在陈烈跟前修行,因而他们对外从此又多了一重身份,那就是太微宗溅云崖弟子,从此便与下面的道兵弟子,成了两个不同阶层的人。

    而倘若陈海、周钧不能在四十岁之前修入明窍境,就会被剥夺内门弟子的身份;而修入明窍境,成为真传弟子,倘若不能在六十岁之前有进一步的突破,同样也会被剥夺真传弟子的身份。

    当然了,内门弟子、真传弟子的身份被剥夺之后,并不意味着就与太微宗脱离关系,宗门及武威军还有大量的职缺,等着人去填。

    长生证道,如梦难期,诸多子弟争入内门修行,不过是争一个好的出身而已。

    陈烈在清曦峰开辟溅云崖洞府修行,陈海、周钧以后若想留长年留在太微山,溅云崖就是他们修行的去处,但太微宗的山门,则设于碎金峰前的栖云岭……

    太微宗虽然与武威军是一体之两面,宗门之内却极力想超脱于红尘世俗之外,从太微山南麓的丘岭区域北上,都没有一条完整的山路通往栖云岭,更不要说云深之处的七座主峰了。

    三人所乘都是上等的青狡马,翻山越岭都不在话下。即便如此,陈海他们从玉龙府城赶到太微山南麓,三千余里,都不用两天时间,而进山四五百里路,却足足跋涉了四天四夜,才来到栖云岭山门前。

    不过,这要比当初陈海在赵山、钱文义的看押下,从清曦峰走出太微山要轻松多了。

    陈海此前被姚族驱逐到河西来,有半年多时间都住在溅云崖,但太微山林深壑险,七座主峰相距极远,不乘灵禽,凡人在山里摸爬大半年都未必能走出山里,陈海对上七峰的情形也不甚熟悉。

    好在有吴蒙,陈海、周钧倒不至于摸不着门道。

    栖云岭作为太微宗的总山门所在,分设七殿执掌诸多事务。

    七殿可以说是道院的升级版;不仅内门、真传弟子在太微宗的修行,都要受栖云岭七殿的约束,同时掌管太微山南北三十多座道院的玄门总枢,也设于栖云岭。

    陈海、周钧拿着昭阳亭侯府、黄龙渊道院的信函以及他们原先的弟子印符,先到祖师堂登录名册,换取新的弟子印符。

    每年得录上七峰内门修行的弟子,多则七八十人,少则二三十人。而将所有在上七峰潜修以及到军中历练或外云游历的内门弟子,加起来也就一千余号人,真传弟子就更少了。

    祖师堂这边早就知道陈海、周钧的到来,主事查验过印信及弟子符牌无误,就将他们录入名册,随后这名辟灵境后期的主事,就亲自领着陈海、周钧走到栖云岭后山的一座崖洞前。

    “又有新的弟子进上七峰修行,还请葛长老赐他们弟子印符……”

    “孙不悔,你越来越偷懒了,你将印符拿去交给他们祭炼便可,非要过来打扰我潜修。”一个惫懒无比的声音从崖洞里传出,接着就见一个身材高大的老道从崖洞里走出来,老道雪白须发乱蓬蓬一团,破破烂烂的道袍都不知道在他身上穿了多少年了,却给人不染尘埃之感。

    而看老道边走路连打呵欠以及往后衣领里伸手挠痒痒的神态,绝不像是静心潜修被打扰了,应该是在洞中打瞌睡被吵醒了。

    “这次比较特殊,只能麻烦祖师爷亲自赐符。”主事孙不悔在惫懒的白发老道面前毕恭毕敬的说道,他说特殊是陈海没有开辟灵海秘宫,无法在祖师堂当场祭炼弟子印符。

    与道兵弟子不同,内门弟子所得的弟子印符,本身就是一件黄级下品法宝,一经祭炼,只要进入太微山的范围,就会与祖师堂的镇殿之宝生出感应。

    按照要求,这枚内门弟子的印符要是验明正身后当场祭炼。

    这事遇到陈海身上就难处理了。

    “比较特殊?”老道浑浊的老眼瞥了陈海的身上来,打量了陈海两眼,问道,“你是哪家的娃儿,怎么都没有开辟灵海秘宫?”老道也知道太微宗与大都护将军的破规矩,也就随口一问,压根就不想知道是哪家的子弟走后门进上七峰的修行,随后转过身,就想问主事孙不悔其他事。

    太微宗分设七殿执掌山门及道院事务,每殿都设首席或首座一人,以及诸多执事长老及主事、执事若干,陈海心里寻思这老道的身份,不禁努力去辨别他的修为境界。

    老道透漏的气势普通之极,但陈海想要认真审视他的修为时,却觉眼前座一望无垠的汪洋大海,他根本就看不透这老道的修为有多深,绝对要比舅父陈烈高出一大截。

    道丹境绝世强者!

    陈海没想到眼前这看似邋遢的老道,竟然是祖师堂的首座葛玄乔真人。

    祖师堂诸长老里,只有首座葛玄乔真人踏入道丹境,陈海没想到就是眼前这人,而外界传言入山修行都满二百年的葛玄乔真人,已经踏入道丹境巅峰境界,难怪他根本就看不透这老道的深浅。

    “咦!”老道似生感应,这时候咦然一声转回头来,浑浊的眼眸蓦然睁开,朝陈海望过来,就仿佛有两道闪电直接打入陈海的眼瞳深处,这一刻陈海就觉得五脏六腑都被这老道搜刮得一清二楚。

    “明明都没有开辟灵海秘宫,神魂非但不弱,竟然还磨砺出不弱的锋芒来,四条灵脉,其他八条主气脉都有暗伤,而百骸精气却又要比寻常道兵弟子强出十倍,”老道侥有兴致的打量起陈海来,“你到底是哪家的娃儿,怎么会培养出你这样的怪胎来?”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