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没一会儿功夫,神武堂的人哗啦一下都撤了,把八大金刚搞得莫名其妙。


“大哥,这是怎么回事?”老八问道。“


你问我我问谁去?”老七皱眉道,“不会是那帮家伙故意撒的烟幕弹吧?”“


东哥把他们搅了个天翻地覆,他们居然还来道歉,我怎么那么不相信。”老三狠狠的道。


正说话间,东面又来了几辆车,一直开到梅公馆门口停下,从车上下来十几个沙子团的马仔,照样也扛下了一口青瓷大缸,为首那人一拱手,“沙子团得罪了方老大,还请莫怪,我们龙头说了,改日他一定会登门道歉。”眼


看着来了一帮又一帮,八大社团的人都来过了,梅公馆门口摆了整整八口大缸,老七那帮人看得一愣一愣的,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二哥,我糊弄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老六捅了捅老二。“


费什么话,打开瞧瞧不就明白了。”老七刚要打开,老二一挥手,“慢着,万一里面有炸弹怎么办!”一


句话出口,在场的人都吃了一惊,整整八口大缸的烈性炸药要是引爆了,整个梅公馆都要灰飞烟灭,大家看着那八口大缸一个个目瞪口呆,半晌谁也没有说话。沈


飞面色铁青的看着,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自始至终一句话也没说。老


七咬了咬牙关,也不知道他今天中了什么邪,胆子比牛头还大,“全都给我退开,要死我一个人死!”“


老七,你疯了!”


还没等话音落下,老七伸手掀开了盖子,伸着脖子往里一看,顿时愣住了。


大家叫了他几声都没反应,沈飞一声不响的推开众人大踏步走了过去,往缸里一看,紧皱的眉头这才舒展开了,“兄弟们,把东西收了!”


“大哥,你倒是说话呀,这是怎么回事?”几个人跟着沈飞回到梅公馆嚷嚷着问道。沈


飞喝了一口酒,“八大社团今晚算是服了!”“


为什么这么说?”


“喏,你没看到他们送来的缸菜吗,那是过去江湖上的规矩,双方争勇斗狠之后,如果有一方心服口服就会给对方送去一个缸菜。”“


缸菜就是高级杂烩,猪头、牛头、鸭等一层层放好,放在一口大缸里,面上糊一张大发面饼。后来时代变了,很少有人再守着老规矩了,也就没人再送缸菜了。但送缸菜绝对是江湖上道歉的最高礼节,八大社团想用这种礼节向梅花社表示道歉诚服,说明他们背后一定有老前辈指点。”


“靠,原来是这样,你刚才怎么不早说,害得我担惊受怕的。”老七发起了牢骚。“


时代变了,大家早就不用这种礼节,我刚才也在犹豫到底是不是缸菜。”“


大哥,你见识广,给咱们讲讲呗,为什么服了还要送一口缸菜?”


沈飞眯了眯眼笑了笑,“咱们混黑的祖师爷是什么时候才有的?”一


句话把几个人给考住了,大家七嘴八舌胡乱嚷嚷,只是没一个说到点子上,最后还是沈飞说了:“咱们混黑的起源于混混,北方叫混混,南方叫青皮,最早的混混源于津门。清


朝老码头,混混乱津城。早年风传津门的土棍、无来由、青皮、混星子等称呼,其实都是指混混,这种人终日游手好闲,没事找事,是旧社会津门的土产。


据传说混混最初原本是反清的秘密社会组织哥老会的支派,创始在清代初期,只因年深日久,渐渐忘却根本。事实上他们确是和官府作对,因而设赌包娼,争行夺市,抄手拿佣,表现种种不法行为。混


混平日没事可做,只想招灾惹祸,讨一顿打,借此成名。按他们的规矩,挨打不许还手,不准出声呼痛,这叫卖味儿。倘若忍不住,口中迸出“哎呀”两字,对方立时停手,这人便算“栽”了,从此赶出锅伙,丧失当混混的资格。混


混们有机会随同打架,勇往直前,争取胜利。有人用刀剁来,应当袒胸相向;斧把来打,用头去迎,以示毫不畏惧;如果后退或用武器去搪,虽然当时不会被训斥,以后也会被小看,成为终身笑柄。”


“有点儿意思,原来当年的混混是这个样子。大哥,还是你有学问。”


“我有个屁学问,我也是听老前辈讲的。”沈飞继续说道,“最能体现混混儿特色的,就是虽无武艺却不畏皮肉苦痛的“卖打”之勇,它多在争行夺市的勾当中展露头角。


以搅赌局为例,赌局抽头,可谓日进斗金,羡慕的自然大有人在。但若想从中染指,也不是容易的事。必须单人独马,闯进赌场大闹一场,闹的方法各有不同。有


的闯入赌局,横眉竖目,破口大骂,声称把赌局让给他干几天。局头见祸事到来,挺身应付,说不到三言五语,两下说翻,一声令下,打手们取出斧把便打,来者应当立时躺下卖两下子。


躺下有一定的姿式:首先插上两手,抱住后脑,胳臂肘护住太阳穴,两条腿剪子股一拧,夹好肾囊,侧身倒下。倒时拦门横倒,不得顺倒,为的是志在必打,不能让出路来替赌局留道。如


果一时失神躺错,主人借此自找下梯,诬赖他安心让路,不是真挨打来的,奚落几句不打了。这一来便成僵局,来人空闹一场无法出门,结果是丢脸不曾达到目的,反闹一鼻子灰。有


的横倒下后,仍是大骂不休,要对方打四面。其实只能打三面,打前面容易发生危险,既无深仇大恨,谁也不肯造成人命案子,那一来赌局便开不成了。


打时先打两旁,后打背面,打到分际上,局头便自喝令:“停手吧!够样儿了。”打手们立时住手,听候善后处理。另有人过来问伤者姓名、住址。用大笸箩或一扇门,铺上大红棉被,将伤者轻轻搭上,红棉被盖好,搭回去治伤养病。有礼貌的主人亲自探病,好言安慰,至此改恶面目为善面目,少不得送钱送礼。这便是津门俗语所谓“不打不相识”。


挨打人伤愈后,经人说合每天由赌局赠予一两吊钱的津贴,只要有赌局一天存在,风雨无阻,分文不少,或自取或派人送到,名为“拿挂钱”,江湖切口叫“拿毛钿”。双方从此反成好友,这人算有了准进项,便可安然享受。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