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江男站在122高中大门口等着任子滔,随着她自己轻哼的歌声,她还摇头晃脑的,穿着平底靴的脚也给自己点着节奏。

  喔喔喔喔,我不是黄蓉,我不会武功;

  我希望找到老实的郭靖,对人诚恳,对事精明;

  他不要像韦小宝多情,也不要杨过般冷冷清清;

  直到我头发花白牙齿掉光,找到我实实在在的爱情……

  班级里,任子滔此刻正双手拄在讲台上说:“最后一分钟了,大家检查一下准考证和姓名写没写,别遗漏,别答了别答了,后面的,说你呢,交卷!”

  说完,他看了眼手表。

  另一名监考老师,一边装卷一边小声问:“小任,跟我们一起吃午饭吧。”

  “不了,看见孙科长帮我打声招呼,就说我下趟回来去拜访他。”

  “呵呵,什么事啊这么着急,饭都不吃,不能白帮忙啊,来吧,啊?”

  任子滔只能面露笑容,用气息告诉道:“实话说,我是来陪我女朋友的,估计答完在门口挨冻呢,这卷子一会儿你直接拿走,我就不跟你过去了。”

  “女朋……你和高三生?我去,挺时髦啊,哥哥我都二十六了还没处过女朋友呢,你才多大啊,陪考场来了。”

  任子滔心想:我能和你比吗?你二十六岁没处过女朋友,处都没处过,那哥们你这是要修仙啊。

  “挺好,哥哥,你这叫黄金单身汉。”

  说完,任子滔最后扫了眼教室,拍了拍和他一起监堂兄弟的肩膀,这也叫缘分不是?

  ……

  任子滔在教学楼前根本没站下寻找,他就能猜到江男一准儿在大门口外等他,就像江男会默契地看懂他敲的多项选择题一样。

  “男男?”

  江男立刻回眸,在看到任子滔从快走到往她这跑时,瞬间笑眯了眼,还兴奋地胡乱挥了挥胳膊。

  “哈哈哈哈,子滔哥,你是我的多功能小助手。”

  任子滔站定后,也低头看着娇滴滴的女孩咧嘴笑了,将耳包戴到江男小脑袋瓜上:“走吧,多功能小助手带你去吃饭,说,想吃什么?”

  “我想吃……”江男开始数了:“大骨棒。”

  任子滔马上跟上:“那得去富强啊,上世纪就响当当,中华名小吃。”

  “嗯嗯,他家骨棒嘎嘎香,我还想啃两块酱骨头。”

  “没问题,就富强旁边老王头熏酱吧。”

  “对,你这一提,我也想吃饺子了,嘿嘿。”

  “嗯,咱到他家点盘酸菜馅的。”

  然后俩人啥也没说,除了观察有没有空的出租车外,只剩莫名其妙心里美滋滋的,脑中想的全是吃的,到了饭店,好这样、那样,点这样那样。

  他们一路在雪中大步流星,任子滔怕雪天路滑,一路架着江男的胳膊,直到上了公交车前,也没打到出租。

  中午时间,公交车上人很多,任子滔不顾后面众人要给他挤爆了,他硬生生用两手撑住两个座位间的扶手,将江男护在自己的怀里。

  大公交的司机师傅开的很豪放,有一台小汽车一直在前面慢吞吞,他很急脾气,拽了拽有些上冻的窗户,没拽开,完全冻住了,玻璃上也全是窗花。

  骂不了那句“会不会开车?”,他很生气。

  他心想,我车这么大体格子,你还敢在我面前捂捂旋旋,那咱一会儿绿灯亮了见。read_middle();

  绿灯了,下一秒,车里立刻有很多人怨声载道。

  “哎呀,你踩我脚啦。”

  “我又不是故意的,那不是有人推我吗?”

  “大娘啊,来,你们让一让,让大娘坐我这,免得摔到。”

  结果让座的人才站起来,一名中年妇女拎着菜筐一屁股坐下。

  “嗳?你起来?”

  “干嘛啊?”

  “给你让的啊,给大娘让座的。”

  “那我不是没听着吗?喊啥啊,会不会好好说话!”

  这些小插曲,江男看着窗外听的越多,她嘴边荡起的笑容就越浓,因为师傅无论怎么开,她都在子滔哥的怀里安安稳稳的,也没被挤到,还很暖和。

  江男刚想到这,任子滔正好凑她耳边就说道:“快到了,再坚持坚持。”

  江男的戴着耳包的小脑袋瓜,立刻在任子滔的下颚方点了点,然后她能感觉到任子滔的身体一僵。

  是的,江男没感觉错,任子滔确实怔愣住了,因为女孩儿摘下了一只白毛线手套,在笨拙地想往他手上套,还能感觉到女孩手上的温热。

  他听到,江男小小声说:“你抬一下手呗,那扶手是铁的,握着凉,咱俩一人一只。”

  任子滔从不知道自己能这么脆弱。

  带着冰霜的车窗上,映照着男孩子像是在调整和压抑着情感的表情,他最终只用下巴蹭了蹭江男的脑瓜顶,心底的一片柔情完全听不出来,只有一句平静无波的“好。”

  ……

  江男挥着手探头看后厨:“老板?老板,没座位不要紧,没空位我带走,打包一份大骨棒。”

  老板将大骨棒递给她。

  江男负责抱着就走,任子滔负责给钱。

  俩人又走了几十米远,去了老王头熏酱饺子,一进屋,任子滔就站在门口恍了下神。

  要知道,后来,他也特意来过这,但是已经装修了。

  不像现在,太值得认真观看一眼了。

  四四方方的小桌,最普通的木凳,八十年代的一次性塑料袋桌布,一次性筷子,哪怕收银台身后的大镜子是模糊的,他也觉得就是这个味道,不是几层楼的那种,一定要是这样,才叫老味道,才叫哈尔滨记忆。

  所以这回是他兴奋主动的招呼:“老板,来三盘酸菜馅饺子,来盘大份酱骨,东北家凉,酸菜脊骨锅一份,男男还想吃什么?”

  江男撅嘴不乐意了,她都不知道自己今天为何这么娇气。

  “三盘酸菜的?可我想吃玉米馅的,还有最特别的鱼肉三鲜的,特别肥而不腻。”

  “喔。”任子滔立刻改口道:“按她说的,每样各来一盘,再来一瓶大白梨。”

  江男疑惑:“怎么就来一瓶?”

  等大白梨饮料上来了,女孩不好意思再问为什么了,她倒是很想捂脸笑。

  子滔哥啊子滔哥,你好魔性,一瓶大白梨里插两根吸管,你还在喝之前看我一眼。

  你是想暗示我什么?

  你说我要是装傻,装不知道你是想和我头对头共喝一瓶,你那玻璃心能不能碎了?啊哈哈哈哈哈。

  “噗!”

  完了,江男开心大劲儿了,她在和任子滔头对头喝饮料时呛着了,所以,饮料顺着吸管又重回了瓶里……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