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江男抬眸和任子滔对视。


想她?


有多想她?


得想到什么程度才能这么冲动?


这人是谁啊?这人可是冷静自持,爱装模范生小大人的任子滔啊。


“呵……”江男一没躲避没掩唇,二也没害羞地低头,倒是微仰着头,忽然对任子滔笑弯了眼睛,半张嘴笑的露出了大半口牙。


她嗓子眼里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呵呵,呵呵呵呵……”


“呵呵,傻样。”任子滔一手用大拇指蹭了蹭江男微凉的脸蛋,一手立刻半搂住江男的腰,等松开女孩腰的时候,女孩身上的书包已经到了男孩的肩上。


他扯着女孩的手嘱咐道:“走,先好好考试,我送你进考场,别的先别多想。”


“谁多想了?”江男脸红反驳。


“喔,没有吗?刚可下雪了。”任子滔心想:搞不好你是在许愿,然后我就出现,刚刚好,谢老天成全。


江男心想:我才不要承认,反正初雪撒谎也会被原谅。


“我没有,我才没有那么幼稚。”


“噢,那我许了。”


“你许的什么?我好好奇啊。”


任子滔一挑眉:“等你全部考完,我就告诉你。”


“切,小气鬼,呵呵呵。”


“呵呵,有些事必须当小气鬼。”


俩人边说着这些像绕口令的话,边路过。


张少诚扬着脖子,一副你江男无论怎样,我看你烦仍旧会烦的模样,但是……他慢慢收敛回下巴,江男就至始至终没扭头看他们。


和张少诚站在一起的吃瓜男生们,他们是一路目送……


杨磊是举起想要打招呼Hi的手,又尴尬放下,搓了搓裤子,江男好像没看见他,要不然指定会叫一声:“Hi,老同学。”


“江男。”一个女生是小心翼翼礼貌地打招呼。


另一个女生是忽然很纳闷震惊地声音:“那是江男?!”


任子滔握紧江男戴着毛线手套的手。


这俩女生,他都认识。


他重没重生,无论看没看过江男的日记,他也都知道。


比如高个子那个女生,叫吴颖,以前同一个小区住,付阿姨家的,前年才搬走。


那吴颖,学习成绩在他眼中只算尚可,但是挡不住付阿姨在小区里吹牛吹的欢,吹了好多年,就差琴棋书画样样拔尖了。


而且别看他是男孩子,那他也耳闻过,付阿姨夸自家孩子时,经常性地和邻居们讲着讲着,踩一脚江婶家的江男,俩小姑娘一个学校的,一个班级的嘛,这就成了原罪。


再看另外一个,就是现在说话语气小心翼翼这个,看起来很有礼貌喊江男的女生叫陈梅英,整个儿一戏精。


虽然这名字是从江男日记里得知的,但是人品人性,他无须看日记就能十分肯定,小小年纪、蛇蝎心肠。


因为他曾亲眼目睹过,四五个女生公园里划船,这个陈梅英脚上不干净,趁乱下了个绊子,猫腰拿东西的江男,瞬间就从船上翻了下去。


也就是说,男男当时还没等玩呢,她就小可怜上了岸,在大树下让阳光晒干衣服。


他对这一幕记得非常非常清楚,这叫陈梅英的玩完回来,递给江男一个保温杯,江男还坐在大树下对人笑的灿烂。


最气人的是,没心没肺的男男接过杯子:“谢谢谢谢,谢谢谢谢。”


当年真……真是当事人不急,他这个旁观者得使出洪荒之力才没跑过去质问江男:“你是不是缺心眼?”


他那颗正义之心啊,越气就对江男越怨,没出息。


是打那之后,他在小区见到江男才不说话的。


但是现在,嗯,看见这陈梅英真的更生气了,因为多了好几种情绪,有一种想想头皮就发麻,叫后怕。


得亏胖妞里也有灵巧的,万一江男反应慢,就那体重沉了底儿,当年哪像现在公园里有巡逻救援的,那怎么办?还能有今天吗?


还有,陈梅英,你小小年纪,心思毒也就罢了,你还欠我们男男钱不还?日记里都写了,欠一百五十八块钱。


一百五十八,那是江叔叔平时给我们男男买果丹皮小淘气和巧克力的零食钱,三块五块的给,我们男男心肠软和,得知你家里困难交不起校服钱,攒啊攒,打小就是过日子一把好手,全借你了。


结果呢,你二十岁了,成了挺大个丫头片子了,到绝交那天、到日记都不连载了,我也没看见男男写上你还钱。


任子滔此刻如此生气,得说那模样,给江男弄的,看着子滔哥注意力被转移了一大半。


本来刚才她还在心里腹诽:子滔哥在大学学坏了,怎么那么会撩人?撩的她,嘿嘿嘿。


现在再一看,还是有点小幼稚,


你看看给气的,握她的手使劲,嘴抿着,越生气越不爱说话,只顾着保持严肃,有的时候挺倔挺憨的。


江男却忘了,有些事,它就和长大年纪无关。


“噢,陈梅英,吴颖。”


吴颖干脆没和江男说话,虽然江男的大变样很让她震惊,但是远没有任子滔陪着江男视觉冲击大。


“子滔哥,你怎么在这?”


任子滔表情淡淡的:“陪男男。”


“陪她?你?你么俩?!”


这头,陈梅英先冲江男笑了下,有点心不在焉地说:“你好像看起来不错,我还挺担心你在新学校的呢,”说完也不等江男回答,直接看向了任子滔。


任子滔在陈梅英眼中,眼前这位高大的男生,她以前只远远见过、听说过,也很清楚江男暗恋着,她也偷着有好感。


以前她觉得,可能永远和任子滔这类的男生说不上话,没想到今天,就这么近距离出现了。


“男男,他就是你以前那个……呵呵,你不给介绍一下吗?”


江男看着面前的陈梅英,说话柔柔弱弱的,说话还总说一半。


以前她傻,傻到无脸回忆,和陈梅英掏心掏肺,都能并称她人生三大悔事之一。


听听那话,他就是你以前那个,要是换做从前的她,被这么直不愣腾当子滔哥面问出来了,就得心里揣小鹿,好几天睡不好觉,臊都臊死了。


江男傲娇的扬起下巴,她没回答关于任子滔的问题,因为她觉得能问这话的人很白痴。


瞎啊?这么大个人男生陪着她来考试,还提以前?看不到是现在,是以后,是将来啊。


“陈梅英,你欠我的钱,什么时候还?”


任子滔瞬间咧嘴笑了,也不知怎么就能笑的那么开心,不管不顾面前还站着俩女生,附近也都是学生,他直接就用两个手指夹了下江男的小脸蛋。


“我?我,我什么时候……”


江男脑子一歪躲开任子滔的骚扰,她瞪着眼睛:“别你啊我啊的,我就问你,你敢说没欠我158?前后加一起欠好多年了吧,明天会考完你就给我,咱俩交情没到那。”


……


考试铃打响前,有一位监考老师认出了任子滔,他和任子滔说话,任子滔却没空理他,在抓紧时间嘱咐面前的女孩:


“进去踏踏实实考试,不要着急交卷,也别想着我能在外面,我压根儿就没想等你,中午才能见,听话。”


江男不乐意了,一边撅嘴,一边摘下自己的耳包要给任子滔戴上,任子滔立刻配合的弯腰,任由江男给戴上。


监考男老师推了推眼镜,有点懵,不知道该不该管这对儿拿他当空气的小情侣。


“咳咳!”


任子滔看着江男进考场了,马上伸手微笑道:“老师,你好,对,我是任子滔,嗯,现在在清大呢……”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