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br />

多年来,叶轮根本无法摆脱崔唯的控制,不仅成为他的赚钱机器,还不得不帮他做一些违法犯罪的事情,比如贩卖毒品。崔鸣这么做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深度捆绑叶轮,让他再无法干干净净地离开他,只要沾上这些东西,叶轮就永远上了不岸,洗不白了。


这是一个悲催的故事。


谁也不敢相信光鲜亮丽的叶轮,只是一个犯罪集团栽培的傀儡。


仇恨的种子,从小就在叶轮心里埋下了。经过多年的浇灌,生根、发芽,终于长成了苍天大树。


叶轮为了摆脱崔鸣,没有选择通往阳光的路——报警。


因为他认为,他帮着崔鸣干的那些事,罪责太大。一旦被曝光在人前,不仅他多年苦心经营和奋斗的地位、名誉会化为泡影,等着他的,将是一辈子的牢狱或者死刑。


他不想死。


也不想失去那一切。


于是,他选择了一条更为绝决的路——以黑吃黑,以恶制恶。


在一次出国拍摄的过程中,叶轮结识了天怒组织的人。


在这之前,天怒组织一直试图将犯罪行为渗透国内,并数字与崔鸣接洽,但崔鸣这个人虽然做手不择手段,干的也不是什么光彩的勾当,却并非坚定的拒绝了“做汉奸”,他认为自己的犯罪是窝里斗,是报仇,是代表正义的,但与天怒合作,却是毁灭三观的卖国行为。


叶轮得知这些情况,迅速滋生出报复的计划,与天怒组织达成协议——


他痛,他就要让崔鸣更痛。因此,虽然他无时无刻不想报复崔鸣,但他与天怒组织达成交易后,却一直隐忍,继续为崔鸣卖命,帮他洗钱,帮他犯罪。在这个过程中,天怒组织给了叶轮一个重要消息——崔鸣的女儿还活着,目前就在南木。


叶轮无从得知天怒组织是从哪里搞到的消息,但他兴奋起来。


这是崔鸣的软肋。


直觉告诉他,报仇的机会,终于来了。


叶轮寻了个机会,不经意地告诉的崔鸣,阿布德家的小火锅远近闻名,都成网红店了,不去吃可惜。


所以,崔鸣认识丽玛不是偶然的,《灰名单》剧组去南木取景拍摄,虽然有剧情的原因,也有叶轮的原因。


暗影还说,叶轮最喜欢的书是《灰名单》,他崇拜《灰名单》的作者,更崇拜《灰名单》里的男反——犯罪天才秦述。拍《灰名单》使他兴奋,饰演秦述这个角色,更是烧起了他心里复仇的火焰。


事实上,他做得一点不比秦述差。


在崔鸣的眼皮子底下,神不知鬼不觉地完成了布局……崔鸣对丽玛产生了感情,也如他所愿地得知了那是自己的亲生女儿……


呼!


向晚吐一口气,神经绷紧。


“这个叶轮确实像秦述一样,有犯罪天赋。”


白慕川看她一眼:“嗯。还有一点,崔鸣发现丽玛是他的亲生女儿,并不是我们在录音里听到的那样。”


向晚惊诧:“怎么?”


白慕川:“不是崔鸣帮她洗头的时候无意发现的胎记。而是有人故意提醒崔鸣,说他和丽玛有夫妻相,那个丽玛鼻子和嘴长得很像他,这是天生的小情人……他这才警觉,借着帮丽玛洗头的机会,故意翻开她的头发,查找到胎记的……”


天!


这个叶轮。


向晚想到与他相处的几天,汗毛都竖了起来。


“他终于做到了,让崔鸣痛不欲生。”


白慕川摇头:“但这还不够,他要崔鸣死,毫无尊严的死……”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望着向晚:“还记得崔鸣死时那件袍子上面,沾着的液体吗?”


向晚一惊,点头,隐隐有了猜想。


果然,白慕川马上肯定了她的想法,“当初,我们认为那是有人故意提供的线索,指引我们破案的方向。虽然这个想法没有错,可现在分析,其实还有另外一层意思。那东西是丽玛收集的,是她与叶轮、戚科淫丨乱的产物,叶轮一定在崔鸣死前用这个东西,狠狠地羞辱过他,并将东西留在崔鸣身上,让他死也不得安生……”


向晚:“是的。可还有一个问题。崔鸣身上有了他的……东西,警方查到DNA,不是把他自己牵扯出来了吗?”


白慕川:“他不怕。因为他已经安排好替死鬼,这一招,反而可以混淆警方的视线……罪犯怎么会主动暴露自己呢?”


向晚:“厉害。听起来都毛骨悚然……”


话音未落,她眉一拧,又想到一个问题。


“崔鸣死了,他仇也报了,为什么还不肯收手?”


“他收不了手了。一是天怒组织那边,他必须完成他们的交易。二是……”白慕川眉头微微一皱:“他的仇人还有别人。”


“别人?”向晚不解。


“是。他要当初害得他家破人亡的人,和他一样痛苦,家破人亡……”


讲到这里,白慕川突然停下。


向晚困惑望他,“怎么不说下去?”


白慕川抿了抿唇,似乎不知道怎么开口。


沉默片刻,向晚观察他的脸色,觉得有点奇怪。


这时,那个背靠着墙像雕塑般一动不动的程正,突然出了声。


“追根溯源,叶轮的人生发生变化,是因为韦刚坐牢。韦刚坐牢是受到孙民猥亵学生案子的牵连,而那个特殊学校里的黑暗为什么会被公众知晓并曝光出来,是因为白慕川逃离学校并报警引起的,而谢绾绾是女学生里唯一一个愿意上庭作证的……”


这些,都是他的仇人。


程正淡淡讲来,声音很平静,没有一丝波澜。


向晚却敏感地察觉到,他的愧疚、懊恼。


程正这样的人,善于隐藏情绪,不肯轻易暴露自己的弱点。


但这件事对他而言,是一生跨不过的坎儿。


向晚唏嘘。


“是的。没错。”白慕川沉默许久才出声,在说话之前,还深深瞥了程正一眼,与他没有目光交流,眼睛里的情绪却像要溢出来,“那件事是我做的。我能从那个学校逃出去,是谢绾绾帮了我——”


他的手突然伸过来,紧紧握住向晚的,视线炽热地落在她的脸上。


……像是要汲取力量,又像是怕她因此而误会什么。


“要从那里逃出来,很难。”







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 ,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