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崔教官心里知道,调查到最后,他会被处分,这个并不是空穴来风,因为作风这个事儿是最说不清楚的。虽然刘嫂子可以作证,但他那个时候确实每天都来找刘嫂子了,别人不能证明他和刘嫂子有什么,可他也无法证明他们没什么。他们是老实在房间说话,可无法证明说了什么。有时候作风问题只是人言,捕风捉影,查到最后,上面开会研究估计还是会给他处分,而最后的结果,就是他离开,因为有人要他离开。


钟华眼内带着寒气,教官可以说把一切都奉献给了部队,结果却受到这样对待,就因为不是一个派系的,就可以这样,实在让人心寒。可他早已经心寒过了不是吗?


这一顿饭,崔教官喝了不少的酒,从钟华和闷鳖的眼神里,彩虹看出了悲伤,他们说以前教官对他们很严格,教官自己也是不喝酒的,可今天的教官,想来他心里是真的难受吧。


吃过饭,大家一起回了招待所。下午钟华、闷鳖还有崔教官他们在一起说话,至于说了什么,彩虹不知道。


夜里彩虹能感觉到钟华的不平静,她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静静的搂着钟华,让钟华想做什么就去做。


一夜过去,第二天钟华早上就出门了,他并没有带彩虹出去,让彩虹去和刘嫂子说话,彩虹知道他要去干啥,也没有要求去。


彩虹去找了刘嫂子,两个人聊着天,开始还有些生疏,刘嫂子老悄悄的打量她,不过经过一个上午的相处,两个人好了很多。


彩虹发现刘嫂子虽然长了一副小白花的样子,说话也柔,爱掉眼泪,但人却并不是白花,相反还很坚强,彩虹对她的印象好了很多。


钟华晚上才回来,他的精神还好,不过眼内透出一丝的疲惫。


夜钟华没有说这一白天他都做了什么,见的人有没有见到,彩虹也没有问,她知道,如果钟华想说,肯定就告诉她了,这个时候,她只要默默陪在他身边就好。


第二天钟华又出门去了,彩虹和崔教官还有闷鳖他们四个一起吃的饭,崔教官有些欲言又止,彩虹知道他的意思,但彩虹只笑笑。


下午三点左右钟华回来了,他只说了两个字:成了。


所有的人都吐了一口气,心也放了下来。


“吃饭没?”


彩虹没有问钟华累不累,就算身体不累,精神也是疲惫的。


“吃了。”


钟华冲彩虹笑,这两天他是第一次笑,事情成了,他也轻松下来。


钟华告诉大家,那边的领导发了话,那次的任务就算不能公开,但武保国是执行任务的时候牺牲的,这点无可否认,他会让部队里面开会,然后批准通过,给武保国授予二等功,并且会发放军功章。也会告诉武保国那边当地的政府,给武保国封烈士,发放抚恤金。至于武保国的弟弟,到时候部队这边开会通过以后也会派人过去帮着解决的。


其实昨天他就见到了老领导,老领导也答应了他,当即就对部队那边的领导发了话。


可那边却找了个和老领导身份差不多的人,想以当初任务需要保密为由回绝,老领导很气愤,说不能让英雄寒了心,这样谁还敢保家卫国?


今天老领导又给那边施了压,那边才松了口。


有了确切的答复,钟华这才回来。


听完钟华的话,刘嫂子又哭了起来,这次是高兴的眼泪,这么多天了,她所求的事儿终于成了。可心里却有那么些心酸。


“刘嫂子,你别哭了,这边开会研究给老武授军功章的事儿,估计一时半会不会批,这个是特例,要上报,要开会,要研究,可能得需要一个多月。至于烈士的事儿,部队会和当地的政府联系,这点你别担心,不会有问题的,你看你是在这里等着还是先回去?”


钟华问着刘嫂子的意见,如果要在这里等,时间可不短。


“那、那我先回去吧,出来这么久了,家里还不知道啥样呢。这次可真是谢谢你们的,你们的大恩大德我不知道咋样才能报答。”


刘嫂子是真心的感激,说完她就要下跪给大家磕头。


彩虹一把拦住了她。


“要不俺陪着刘嫂子回去一趟吧?这么大老远的,俺这心里也不放心。”


闷鳖看着刘嫂子,有些不忍。


“不用,不用,我一个人来的,我能回去,可别耽误你们的事儿。”


刘嫂子连连摆手,人家帮了她这么大的忙,她咋能还让人送她回去。


“我去吧。我明天去和部队那边说一下,反正我现在停职,上面调查我,也需要不少的时间,我刚好陪着弟妹回去一趟,把那边的事儿给处理了,回来这边的调查也差不多了。”


谁也没想到崔教官竟然说他要陪同刘嫂子回去。


刘嫂子也满是惊愕,想拒绝,可又不知道该如何的说。


“教官。”


钟华喊了一声,这个时候教官陪着刘嫂子回去,那更是落人口舌,是给把柄让人家抓。


“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放心,我行得正站得稳,我不怕。”


崔教官拍拍钟华的肩膀。


钟华沉默,他还能说什么。


闷鳖也没再说什么,崔教官都这样说了,他只能不言。


第二天钟华帮着去买了票送到了崔教官手里。


票是三天以后的,彩虹他们送崔教官还有刘嫂子去了车站。


要分别了,崔教官走的时候拍了拍钟华的肩膀,千言万语都在无言中。


“我看崔教官是真的有些心灰。”


钟华叹息着对彩虹说着,因为崔教官走的时候要了他们广州那边店的地址还有电话号码。虽然教官没有说别的,但钟华总有种感觉,好像教官有要离开部队的心思。


彩虹拉了拉他的手,她也感觉到了,也许这次的事儿真的伤了崔教官,所以崔教官动了一些心思,但也不一定,崔教官可是营级,不到万一,怕是不会离开部队。


“走吧,咱们也该回广州了。”


钟华回握彩虹的手,这一次在这边多停了好几天,不过事情总算是解决了,他也放下了心事,至于付出的代价,他觉得不管是什么代价,都是值得的。


等他们到了广州,黄成都急坏了,原来是有人给他们介绍了一个香港那边的客人,那个客人订了不少的货,有些他们没有,钟华他们不回来,没有东西给人家,人家都来问了两次了。


钟华没有多说,一起点了货,把人家要的东西都分出来,其余的该放起来放起来,该摆起来摆起来。


到了下午,那个香港的人又过来了,看到他们带回来的东西非常高兴,除了他原来订的,又多加了几样,黄成他们给了他优惠,还送了小东西,香港的老板特别高兴,带着人把东西拉走了。


“华哥,我说你们多辛苦几次,多跑几次,现在店里的货可不够卖,多背点回来。”


吃饭的时候黄成说着钟华几个。


“行。”


钟华点头,然后又交代黄成,如果崔教官给店里来了电话,一定要告诉他。


“你们这次去见着崔教官了?他好不好?还是那么严吗?我都怕看见他,你们是不知道,那个时候他罚我,罚的那种一个重啊,我现在想想都害怕。”


黄成说完还装着打个哆嗦,但眼内闪着兴奋,显然对于崔教官不是真的怕。


“咱们谁没被罚过,说的好像就你挨罚了一样,现在他们想让崔教官罚都罚不了了。”


闷鳖瞪了黄成一眼。


“咋?”


黄成不解。


闷鳖张了张嘴,才道:“让嫂子说吧,她说的比我清楚。”


他是怕自己说的费劲。


彩虹看黄成还有大马猴都盯着她看,就连陈丽也一脸好奇的样子,她把这次去遇到的事儿说了一遍。


“他奶奶个熊!欺负到咱们兄弟头上了,老武死了,还让人那样说,还欺负嫂子和兄弟,这事没完!你们和我说老武家里是哪儿的,看我去不弄死那孙子。”


黄成脾气有些急,立马就拍了桌子,老武人都死了,家里被欺负成那样,比闷鳖当初还严重,他咋能袖手旁观。


“行了,坐下吧,教官跟着嫂子回去了,有教官在,事情肯定能解决。只要烈士证和军功章到了,那边会给老武证明清白的。”


钟华让黄成坐下,他不气吗?他也气,可打人能解决问题?不能!他就是把对方打死,也解决不了。


刘嫂子求的是给老武证明,给老武烈士,他帮着做到就好。别的,崔教官去了,老武的弟弟肯定能出来,想来把武家和刘嫂子安置好,崔教官才能放心,所以他当时没有说跟着去。


“我就是气不过,你说咱们在部队的时候吃了多少的苦?咱们为的是啥?现在人没了,家里还要受人这样欺负。我这心里难受啊。”


黄成说完眼圈红了。


大马猴心情也沉重起来,当初的战友牺牲了好几个,剩下的也都转业回来了。他和黄成还算比较好的,虽然不算多有出息,可起码一家老小都平安,比起他们,武保国那边还真是可怜。


“要不到时候咱们让老武的弟弟来跟着咱们干吧?他们家那样,咱们能拉一把是一把。还有嫂子,她要是愿意呢,咱们可以给她养老,她要是不愿意守着,将来咱们也可以给她出份嫁妆,让她嫁人。毕竟她还年轻,也没有孩子。”


黄成叹息过后冷静了下来,说着他的想法。


“这事等教官来信儿吧。”


钟华没有说行也没有说不行,他们是好心,但得看别人的意愿。


“你说教官真的会受到处分吗?”


黄成又担心起教官。


钟华没说话。


“这还有天理吗?咱们谁不知道教官的为人,咋能这样!”


黄成又来了气,可他也明白,这事不是他能解决的。


“华哥你没和那边说说?”


黄成又问着钟华。


“这事要看教官自己的意思。”


钟华怎么没说?老领导也答应帮着说话,但这事不是那么简单,如果教官真的寒了心,就是谁说话也没用。


“那教官要是转业了,他干啥啊?回去当官?教官的媳妇早没了,爹妈也都不在了,回去也是伤心,我说不如让教官跟着咱们干呢。”


黄成突然来了心思,并且越说越兴奋。


“你让教官来跟着咱们干?你和华哥是头,你让教官跟着你,那不是要听你的?你也不怕教官罚你。”


闷鳖看着黄成,觉得黄成异想天开,教官咋可能来跟着他们干?教官就算是转业,回去也能有好的工作。


“我想想还不成啊,想想教官要是能跟着我干,听我的,我这心里还挺美。”


黄成自己也知道不可能。


钟华没说话,但他心里却觉得并不是不可能,他比他们都了解教官,如果教官真的离开了部队,转业,那教官可能真的不会回家乡去工作,有可能真的会来他们这里。


不过现在想这些还早,一切还得看部队那边会不会给教官处分。


彩虹和钟华他们在广州休息了三天,带好货又回了京市,从京市又背着货回来,这样来回几次,日子就到了八月。


“我们这趟回了广州,就直接回去吧,回家过了八月十五再过来。”


回广州的路上,彩虹对钟华说着,她有些想小院了。


“好。回去好好过个节。”


钟华也是赞同的。


闷鳖听了觉得自己也该回去一趟,看看父母,也让父母知道他现在过的挺好。


等他们到了广州的店里,看着坐在店里那个被黄成和大马猴围着的人,三人吃惊的睁大了眼睛。


“教官。”


闷鳖喊了一声,他们这次去京市还去部队那边问了一下,不过部队没让他们进去,只是崔教官不在,别的什么都没有告诉他们,也问过王山,王山说他也不清楚。


没想到教官竟然来了广州,实在太出乎他们的意料了。


“呵呵,没想到吧?我也是昨天到了以后才知道你们去了京市,早知道我就在那边等你们一块过来了。”


崔教官站了起来,笑出了声,彩虹发现崔教官比上次见眉头舒展了很多,好像放下了重担一样。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