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刘嫂子听了钟华问的一愣,随即想起,说了这么半天,她是还没有说她男人的名字。


“我男人叫武保国。”


刘嫂子说出男人的名字,眼眶又红了起来,她十七岁就嫁给了她男人,男人比她大三岁,她和男人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结婚的,结婚没有一个月,男人就去了部队,从此以后她很少见到她男人。


感情多深,说不上,但嫁夫从夫的道理她懂,从她进了武家门,做了武家的媳妇,她就尽自己的责任。


男人不在家,她伺候公婆,照顾小叔子,家里面里外都是她在操持。


累说不上,都是这样过日子,所幸公婆都是好人,对她像闺女一样。小叔子也很懂事,对于她也很亲,这个家还是和睦的。


唯一不足的是她和男人很少见面,所以结婚这些年他们并没有孩子。


男人牺牲了,对于她来说也是天塌了,可她却无法喊苦喊累,因为有一个家要支撑。


公婆的死对于她的打击很大,可她却没有时间伤心,因为小叔还等着她。她的苦楚只能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人默默流泪。


这边刘嫂子说起男人的名字,自己暗自伤心,那边钟华却一下站了起来,并且他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老武?你是老武的媳妇?”


那边闷鳖也喊出了声,他没有想到刘嫂子的男人他竟然认识,不仅仅是认识,并且关系还不错。


“华哥,老武竟然牺牲了?俺咋不知道?”


闷鳖又问钟华,他离开部队要早一些,他离开的时候老武还是活着的。


“你、你们认识我男人?”


刘嫂子也有些没想到,她这是第一次来部队,对于她男人的战友,她是不熟悉的,也没有见过。


“华哥。”


彩虹却察觉到了钟华的不对劲,她有些担心,因为她感觉钟华肯定对于这个老武很熟悉。


钟华看了彩虹一眼,然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去年我领着人去执行任务,那次的任务很特殊,是不能对外公开的,也很危险。虽然任务最后完成了,可那次任务我受了伤,还牺牲了几个战友,其中一个就是武保国。”


钟华的声音不大,彩虹能感觉到一种沉重的情绪,她有些吃惊,没想到武保国竟然是和钟华一起任务才牺牲的,她听钟华说过,那次的任务非常的危险,也是那次的任务过后,钟华离开部队的。


“当时是保国弟弟来的,因为那件任务很特殊,所以部队要保密,也没法和你们当地的政府说,发抚恤金什么的,崔教官、我还有一些战友就凑了钱给他。没什么想到……”


钟华说道这里看了刘嫂子一眼,然后他走到刘嫂子面前,深深的鞠躬。


“嫂子,对不起,那次任务是我带队的,我没有让保国大哥活着回来,对不起。”


钟华有些说不下去了,他是铮铮铁汉,可想起战友的死,他心里难受。


彩虹眼眶也红了,她能感受到钟华的心情,是失去战友的那种痛惜,怕是钟华的心里还有自责。


而这边刘嫂子有些傻眼,有些反应不过来。


彩虹也走了过去,站在了钟华的面前,对着刘嫂子弯下了腰。


“别、别,你们别这样。”


刘嫂子又是摆手,又是扶的。


“华哥,这不怪你,咱们的身份,出去做任务,哪次不是豁出命?更别说那特殊的任务了,能回来就不错。咱们兄弟之间,别人不了解,俺还能不了解吗?兄弟们跟着你出任务,你都尽最大的努力保护俺们的安全。俺那次跟着你,要不是你救俺,俺的命也早不在了。老武不在了,不能怪你,俺相信你尽你最大的力了。”


闷鳖说道这里眼眶也红了,那么大个男人,眼泪都掉了下来。


“出任务的也不是只有咱们,那次老郑带着人出做任务,最后不是一个也没回来吗?咱们的命不是咱们的,说不定那次就交代了。所以兄弟们不怕,只是,只是这命交代了,却落个这样的结果,是让人有些心寒啊。”


闷鳖是个实在人,说的也都是实在话,他们不是普通的兵,普通的兵不用出他们这样的任务,他们训练,就是为了将来去完成更高更危险的任务,所以死亡率要比普通的兵大很多。


再则他们的任务有时候是不能公开的,所以别的兵牺牲了,能封烈士,有政府发的抚恤金。可他们牺牲了,有的时候是不能公开的,只能当无名的英雄。他不是不懂,只是想到刘嫂子一家,他觉得心里憋屈。


“这位大兄弟说的是,我也知道,这我男人死了,我也不怨,是他的命。我就是、我就是,就是想让部队给我男人一个公平,不想他死了,还被人那样说。”


刘嫂子说着哭了起来,这么多天的委屈,她都哭了出来。


也就在这个时候,门口人影一闪,有人走了进来,那人可能是听到刘嫂子的哭声,有些着急,所以脚步很快,可等他进了门,看到钟华和闷鳖,也有些傻眼。


“教官。”


钟华和闷鳖看到来人,立马站正了身姿,敬了军礼,对于崔教官,不管什么时候他们都是尊敬的,发自内心的。


“钟华,陈大福,你们啥时候来的?”


崔教官也回了军礼,然后问着二人,从他的眼内可以看到惊诧还有欣喜。


彩虹却在打量来人,四十左右的年纪,鬓角的头发有白丝,眉毛很粗,可能是因为长期皱眉的缘故,眉间有川字纹。


眼睛挺大,瞪起人来会给人一种非常严厉的感觉。


鼻梁很挺,嘴巴显得很坚毅。


这个人看上去很严肃,怪不得大家都怕他呢,彩虹从心里也是有些怕的。


不过他并没有穿军装,而是一身粗布的衣裳,这也无法掩盖他的那种气势。


“坐吧。我听到大妹子的哭声,以为有人欺负她,没想到是你们来了。”


崔教官过了最初的激动,也平静下来,让大家都坐了。


彩虹发现崔教官坐的时候身姿很正,手也是放在膝盖上,这是长期养成的坐姿。


“我们来京市,说来看看教官,刚来听王大哥说起这事,就来看看刘嫂子,问问是啥情况,本来还想着下午去找教官的,没想到您过来了。”


钟华答了话,他的神色非常的恭敬。


“到了京市,你小子还能想起来看我啊,上次温家的闺女过来问我,你有没有来京市,我说没有。后来她又来找我一次,问我,你有没有来找我,我才知道你竟然真的来了京市,也没来看我。”


崔教官说着瞪了钟华一眼。


钟华低下了头,好像一个犯错的孩子一样。


彩虹从来没有见过钟华的这一面,她觉得有些好笑,又有些心酸。


“崔教官,华哥他是怕来见你,怕你笑话我们没出息。”


闷鳖那边替钟华说了。


“出息。”


崔教官瞪着他们两个人,又道:“你们都是我带出来的,在部队的时候你们没给我丢人,离开了部队,只要你们不为非作歹,不管你们做什么,都不丢人。明白吗?”


崔教官的声音并不温和,甚至有些严厉的感觉,可彩虹却听出了温暖的意味。


“是。”


钟华和闷鳖都行了个军礼,然后整齐的喊了是。


“坐下,坐下,这又不是在部队里面,别搞这一套,这是?”


崔教官这个时候才问起了彩虹。


“这是我媳妇,她叫彩虹。彩虹,这是崔教官。”


钟华急忙做了介绍。


“崔教官好。”


彩虹起身打了招呼,这起身是对于崔教官的一种敬重。


“好,好,你小子都娶媳妇了也不说一声。”


崔教官瞪了钟华一眼,看向了彩虹,打量了一会儿,他点了点头。对于彩虹,他虽然没接触,但他相信钟华的眼光。


看看钟华,再看看彩虹,他有些感叹,钟华是他带进部队的,十几岁就跟着他,没想到现在也娶媳妇了,他老了。


“今个高兴,一会儿咱们找个地方喝上一杯。”


崔教官看到钟华,是真的高兴。


“这?教官,你不是说不能喝酒的吗?俺们要是偷酒喝,你还罚俺们呢。”


闷鳖是净说大实话。


“在部队不能喝,我现在被停止工作,接受检查,不用训练,喝一杯也没事。”


崔教官的语气微微有些落寞,在部队这么多年,部队早已是他的家,现在被停止了工作,他心里确实不是滋味。


钟华的眼神闪了一闪,不过他并没有说话。


彩虹倒是一怔,崔教官竟然被停了职,看来这事有些严重。


“崔大哥,都怪我,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我,我去找部队的领导,我去和他们说。”


那边刘嫂子眼眶又开始红了。


“好了,这和你没关系,武保国他也是我带出来的,我不能不管。只是这事我还得去和上面说,一时半会可能解决不了,你先别急。”


崔教官急忙劝着刘嫂子。


彩虹发现崔教官对着刘嫂子声音要柔和一些,眼内也带着一丝的怜惜。难道崔教官真的对刘嫂子有一些心思?


还是说只是同情?


现在说这些太早,先把事儿解决再说。


“嫂子,你别哭了,武大哥的事儿你放心,我来办。”


钟华握拳,把想说的话说出了口,本来他是不想承诺,想直接去办,等事情成了再说,可现在要是不说一声,刘嫂子这眼泪有些吓人。


“钟华,这事你别管了,我去办。”


崔教官看了钟华一眼,对于钟华,他是最了解的一个,当初那个任务是钟华领着人去执行的,回来以后钟华受了重伤,可战友的牺牲,对于钟华更是打击。


钟华当初要走,有很多因素,他舍不得钟华走,可是……


其实钟华那个时候可以留下,并且有不少人也是抢着要他的,只不过钟华的个性不会求人。


如果钟华肯求人,肯低头,那今天钟华的成就不是这样。


当初这个任务是钟华领着人做的,和谁有关联钟华是最清楚的,那个人的身份高,钟华要是办武保国的事儿,必须要找那个人出面,那个人出面这事就简单的多了。


可钟华找了人家,人家肯说句话,钟华就承了人家大人情,这以后可是要还的。要还就要拿命还。


就算是不还,钟华在那个人那边能说上话,是因为钟华救过人家,如果钟华用掉了这份情,以后钟华自己有事,就不能去找人家了。


如果可以,他不想让钟华去低头。


“教官。交给我吧。”


钟华没有多说,他知道教官的意思,可这事他必须出面,他不能让战友死了还落个不清白的名声。


刘嫂子看着两个人,不知道两个人在打什么谜。


彩虹心里却是明白的,但她赞同钟华,如果换成是她,她也会和钟华一样选择。


崔教官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什么。


闷鳖点点头,他是没有看错华哥的。


几个人找了个地方吃饭,吃饭的时候,通过崔教官的交谈,彩虹多少了解了一些情况。


去年钟华离开部队以后,他们部队最大的领导换人了,而新来的和原来的不是一派。新来的肯定要有自己的班子,而崔教官这个位置他没有动,因为崔教官不涉及任何的争斗,他不争不抢,只安心在部队训练兵。


他训练的兵和别的兵不一样,提溜出来都是好手,所以不管谁做领导,都不会去动他的位置。


但今年的四月份发生了一件事,至于是什么事儿,崔教官没说,那件事过后有人看崔教官不顺眼了。


这次刘嫂子过来这事,虽然当初任务的特殊的,要保密,可武保国确实是做任务牺牲了,还立了功的,所以刘嫂子的要求并不过分,特殊情况特殊对待,崔教官向上面请求公开武保国的军功,给武保国封烈士也是合理的。


只不过现在的领导和当初的领导不是一派的,并不想办这事,就以任务是秘密的,当初部队已经处理了,压着,最后又弄出了崔教官和刘嫂子作风有问题的事儿,让崔教官停职,然后会调查。




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 ,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