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打扰了,我们回去吧。”钱老夫人站起来给容峘和叶子衿行了礼。


“我不走。”钱多串苦闷,他不知道该向谁求帮助。


他哀怨地看了容峘一眼,然后又看了叶子衿一眼。


容峘和叶子衿正对视,眼中根本无他。


钱多串差点儿气死,这对无良的维护夫妻,都不是好东西!


钱家是大家族,自然也有规矩,也要脸面。钱老夫人和钱夫人板着脸训斥了钱多串一顿以后,钱多串只好垂头丧气地跟着她们回去了。


这家伙像个怨妇似的,一步三回头,眼神哀怨得令人发指。


马氏看着都觉得心里有些愧疚,忍不住将头低了下去。


“胖子有病是不是?明明不是我们的错,搞得好像全是我们的不对。”等钱家人走了以后,叶苏凉忍不住发起牢骚。


“子楣她没事吧?”叶苏离却很稳重,他觉得今天叶子楣十分不对劲。


“没事。你们不用担心。”叶子衿摇摇头说。


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以后,马氏和叶良禄他们也就没有了吃饭的心思,个个胡乱喝了一点儿米粥就放下了饭碗。


叶子衿和容峘却慢条斯理吃起来,你侬我侬地你给我递一个包子,我给你夹一份小菜。


马氏看到他们这一对,再看看叶苏离和陶杏儿不经意之间流露出的情深,忍不住叹口气。


要是钱多串和子楣成了,该多好,肯定感情也会好得不得了。


“儿孙自有儿孙福,你就别管了。”叶良禄安慰她,“横竖,那位范公子也是个不错的人选。”


这话听着也对,马氏想想,范家都要过来取八字了,她还是别想那些有的没的吧。


钱多串回到家里,直接又躺在床上,回归到先前半死不活的状态。


钱老夫人终于发火,“我们钱家没有你这样没出息的东西。”


“娘。”钱夫人见婆婆发火,立刻心疼起了钱多串。


“你也甭护着他。男儿穷养,姑娘才会富养。这些年,看看你将他宠成了什么样?身为男儿,半点儿担当也没有。不就是一个姑娘吗?没有她,你就要死要活的,对得住我们吗?”老夫人心里是又气又急,说话的语气自然也就重了起来。


“祖父当年是不是十分喜欢祖母?爹要是真心喜欢娘,为什么还要找那么多姨娘,难道娘这些年来,心里就没有半点儿委屈吗?”钱多串在叶家受了打击以后,终于开始反省自己。


钱夫人和老夫人听了他的话,顿时一愣。


世上的女人,又有哪一个愿意别的女人和自己分男人?可这个世上,对女人哪有那么多公平可言?


被封建思想洗脑久了,她们当了母亲和长辈以后,下意识就会按照老一辈人的想法周而复始地去做,从而也就忘记了,儿媳妇其实也是女人,也不想和别的女人去分享自己的男人。


“麒麟,你真的能做到对叶子楣从一而终?”老夫人咬着牙问。


钱多串点点头,“我都发过重誓,还能有假?”


“要是叶子楣和范家成亲呢?”老夫人皱着眉头问。


“我就去找个寺庙当和尚去。”钱多串一听立刻激动起来。


“哭什么。”老夫人对着他胖屁股就是一下,“没出息。咱们钱家是商贾之家,看上的向来会用最大的手段去得到。叶子楣不是还没和范家定亲吗?你要死要活,谁搭理你?”


“祖母的意思?”钱多串眼泪一下消失了。


“娘,他胡闹,你怎么也跟着胡闹?”钱夫人有些不安。


“去范家说清楚,要是他们……”老夫人出主意。


“要是不愿意,老子打得他找不到叶家庄的路。”钱多串嗖得坐起来,眼睛开始发亮。


钱夫人见他们祖孙两人在一起密谋,相互之间尽出馊主意,心里不禁一阵发凉。这个时候,她倒是希望一家之主能早点儿回来了。


要是自己相公在,也能有个主心骨呀。


钱夫人再看一眼婆婆和儿子,心更凉了。


“对,我这就去。”得到长辈的支持,钱多串立刻变得生龙活虎,觉得生活又有了希望。


“以后,你千万别后悔。要是后悔了,越清王和叶子衿都是护短的人,他们真的能打断你的狗腿。”钱老夫人果然是生意人,既考虑到了利益,又提醒钱多串注意风险。


“老子才不会给他们机会了。”钱多串霸气地回答,“祖母,你得帮我看好了。千万别让范家人钻了空子溜进来。”


“没出息,还没做事,就想着纰漏了。”钱老夫人气呼呼地瞪了钱多串一眼。


“我这叫有备无患。”钱多串得意起来。


“哎哟,就算你要出去,也要先吃了饭再出去。就你这模样,一阵风就能吹倒了,还能干什么。”钱夫人还是心疼儿子。


钱多串觉得自家老娘说得对,赶紧催促身边的小厮,“给本公子上饭上菜,快点儿。对了,再给老子调来二十个身强力壮会武的人过来。”


钱家小厮听了,赶紧下去张罗起来。


钱多串吃完饭,就坐着马车出去了。


他打算采取的是,先礼后兵。


范家人看到钱多串上门,吃了一惊。


范家和钱家关系一般,前者是书香门第,后者则是商贾之家,平时大家虽然有结交,却是点头之交。大体上,两家相互之间是井水不犯河水。


范家搞不清楚钱多串上门来的意图。


“钱家和叶家的关系不错,难道叶家让钱多串过来传递话儿。”范家二爷琢磨着问。


“不像。”范举人摇摇头,“儿女亲事乃是大事,叶家就算有什么话,也不会让钱多串过来传递。”


范家老三点点头,这话说得在理。


“让人进来再说。”范举人发话。


下人将钱多串领了进来。


钱多串心里有点儿心虚,毕竟这事真的说起来,他半点儿理都不占。换做是他要定亲,被人这样大刺刺过来,他非要了对方的狗命不可。


可他现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要是不走这一遭,他不死心,不对,是绝对要将范家人攻下来才行。


想法很好,现实很骨感。等钱多串委婉地说明来意之后,范家几个主子听完,果然如钱多串想的一样,差点儿将他给揍一顿。


如果不是碍于钱家的家世在那儿,钱多串的腿就被留在范家了。


“只能用第二招了。”出了范家大门以后,钱多串觉得心累,但他却不敢放松。


这一晚,他在平安镇的宅子里住下了。


第二天,天刚亮,负责到范家盯梢的人过来禀报,说媒人已经去了范家。


钱多串赶紧带着一群人先在半路上埋伏起来。


范增义绝对没想到钱多串的胆子那么大,居然在半道上截胡,将他拦在了半道上。


钱多串也不打他,就将范增义拖到了山上一处僻静的地方,美名其曰,赏风景。


范增义只要一讲话,钱多串就直接喂了他一口酒,要不就是塞了他一块肉。


可怜见的,范增义是书生,而钱多串练过武。秀才遇上兵,有理也讲不清。


钱多串还特别爱唠叨,他一直自言自语,将自己对叶子楣的仰慕讲得犹如传奇故事一般。


很快,不胜酒力的范增义脑袋就发晕了。


于是钱多串开始让小厮很体贴地将他送下山,当然随行的还有摇摇摆摆的钱家小厮。


这副状态下,范增义肯定不能再去叶家了。


“我打他呢?”为了证明自己是请人,而不是拦路抢劫,钱多串很理智指着自己问钱家那方唯一清醒的媒婆。


媒婆都是八面玲珑的角色,听了他的话,迟疑一下就很干脆地摇摇头。


“爷骂了他吗?”钱多串又问。


媒婆还是摇摇头,“钱公子请了范公子到山上吃酒赏景了。”


钱多串满意地点点头,然后让小厮去了一个几张银票递给了媒婆。


媒婆接过银票一看,顿时喜上眉梢。钱家果然是土豪,一出手居然给了五百两银票。这一单,比她好几年的收入还多了。


于是媒婆千恩万谢跟着范家人回去了。


范家人看到范增义喝得醉醺醺地回来,全都吃了一惊。再看跟随去的小厮,个个也是脸色微醺,还以为亲事定了下来。


媒人也没有隐瞒,按照钱多串的吩咐说了一遍。范家人一听钱多串居然使了阴招,个个顿时气愤不已。但钱多串跑了,他们也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自己吞下。


没办法,范增义浑身酒气,浑身上下就是没有半点儿伤,再有媒婆证明,他的确是自愿跟着钱多串去了山上。


明知是个坑,范家也无法解释,最起码,他们因为自己的疏忽,而错过了叶家。


怎么办?范家人聚在一起发愁。


“怎么到这个时辰还没有来?”叶家所有人都没有到铺子里去上工,马氏等了半天,直到快要到午时,范家也没有人上门来。


“范家太可恶,这不是耍我们玩吗?”叶苏凉气得摩拳擦掌,准备到范家找个公道。


“或许是路上遇上什么事情。”叶苏离比较靠谱。


叶子衿噗嗤笑出声,这个时辰范家还没有来,胖子可以呀。


容峘意味深长地对她一笑。叶子衿立刻坐正,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噼里啪啦,忽然外面传来一阵炮竹声。


“来了,来了。”守门的小厮一脸激动跑进来。


“看样子,是真的遇上啥事了。”马氏一听,松了一口气,脸上顿时堆满了笑容。


儿女亲事最重要,至于中间有点儿小麻烦,全都可以忽略不计。


“请客人进来。”叶良禄也是满脸笑容。


叶子楣的脸色稍微有些暗淡,过了今天,她连想都不能想钱多串了。


可是为什么她的心会觉得空落落的呢?


“伯父、伯母。”来的不是范家人,而是一脸喜气的钱多串。


钱老夫人和钱夫人也笑眯眯地跟着过来,他们的身后,则是一个官媒,再然后,就是钱家一溜顺的下人。


“恭喜叶老爷、叶夫人,喜事登门,可喜可贺呀。”官媒笑嘻嘻地过来道贺。


“你们这是?”马氏有点儿发懵,她还没有弄清楚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陈氏和老爷子他们也坐在屋子里,他们看到钱家人过来,顿时心里微微吃惊。不是说好了范家人来吗?怎么变成了钱家?


“子楣妹妹。”钱多串欢天喜地地窜到了叶子楣面前。才一天没有见到,他就想念叶子楣了。原来喜欢一个人是这样的感觉呀。


叶子楣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将头扭到了一旁去。


钱多串讨了一个无趣,不过他也不生气,依旧美滋滋地看着叶子楣。


“范增义呢?”容峘冷冷地问。


“喝醉回去了。”钱多串老老实实回答,“我在半路上灌醉了他。”


“胖子,你胆子不小呀。”叶子衿故意板着脸凶他。


钱多串也不狡辩,“他想抢我媳妇,我当然不能手软了。”


这叫什么话?叶良禄还是没有弄明白。


“小儿顽劣,给你们添麻烦了。但他对子楣姑娘是真心喜欢,所以你们要怨的话,就怨我这个当娘的吧。”钱夫人将责任往身上揽。


“我也有责任,这事我也知道。”老夫人也开始检讨自己,“前日回去后,我这个顽劣孙子说了,要是不能和子楣姑娘成亲,他就找个寺庙当和尚去。你们也知道,我们钱家,三代单传,就出了他这一个独苗苗。”


钱老夫人说着就哽咽起来,“还望你们能怜惜他一二。当然,我们也知道,姻缘不能强迫,要是子楣姑娘实在看不上这个不成器的家伙,我们也认了。他要是出去当和尚,我们也拦不住。”


“你们当然拦不住了。”钱多串板着脸说,“我从不说假话。”


事情居然变成了这样,这个结果完全出乎马氏和叶良禄意料之外,夫妻两个都不知道如何反应。


“外面的是聘礼?”叶子衿忽然开口问,“和我们叶家姑娘结亲,一辈子就不能纳妾,胖子,你能做到?”


“当然能做到,我不是已经发过誓言了吗?誓言还能当作假的?”钱多串认真地回答。


老爷子和陈氏有点儿发闷,叶兰泽的事情,他们当然知道。可钱家没看上叶兰泽,却看上了叶子楣。


老两口当真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才好。


“聘礼是我们连夜从定州拉过来的。麒麟已经到了成亲年纪,聘礼早就准备好了。今日能用上,我们心里也高兴。”钱老夫人笑着说。


“姐姐。”叶子衿笑眯眯地看着叶子楣。


叶子楣低头,“叶兰泽怎么办?”


“我都告诉过她无数次了,我是不娶她的,更不会纳妾,是她自己不听,关我什么事情。子楣妹妹,你千万别因为这个和我怄气呀,否则的话,我多冤呀。”钱多串咋咋呼呼的性子又回来了。


“她到过宅子里求过这事,不过我和娘当时就回绝了。”钱夫人提到这事,也有些尴尬,“给麒麟纳妾,也是我的主意。就像当初媒人过来到府上也是我的主意。”


“那姑娘开始也是拒绝了钱家,所以后来的事情,也不能算在我们的头上。”钱老夫人跟着说,“麒麟对此更是一无所知。如果你们觉得心里膈应得慌,可以问问老爷子和老夫人。”


叶老爷子和陈氏听钱家人如此一说,脸色都很难看。说实在话,即便知道叶兰泽不是真的福星,但因为叶兰泽是他们老两口一手带大的孙女,他们对叶兰泽的疼爱还是比较多一些。


对于钱家的做法,老爷子和陈氏一开始是抗拒的。但二房所有人的态度,让他们知道,其实两家人对这门亲事都十分满意。


从范家到钱家,这么大的事情,容峘和叶子衿都没有发怒,可见,这两个人也是支持者。


老爷子想到钱家和作坊里生意上的合伙,硬着头皮回答,“这事已经过去了,再提往事干什么?”


“兰泽那边,我和会她好好谈谈。”陈氏的语气也很僵硬。


两个虽然都是孙女,但因为岳氏当初的高调,叶家村的人几乎全都知道,钱家有些和叶兰泽结亲。但事实上,钱家却看中的叶子楣。


老两口已经料到出了这个门,村里人会用什么样的模样看他们。


但,现在他们根本顾不上这些了。


“听到了没有,姐姐。”叶子衿笑起来,“连老爷子和老太太都说此事和叶兰泽不相及,你还有什么顾虑?”


叶子楣脸色一红,瞪了钱多串一眼,忽然掉头小跑着回屋去了。


“子楣妹妹……”钱多串急了,想跟着追出去。


“传闻钱家富可敌国,和费家并列南靖国第一富,今日正好过过眼。”容峘忽然开口说。


钱夫人大喜,立刻吩咐下人将聘礼抬进来。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