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运河苏州码头上,此时已是人声鼎沸,不少漕帮帮众被紧急-抽调,朝着城内奔去,更多的人则散开,四处寻找那个叫陆乐的家伙。


商船甲板之上,看到这一幕的严润章脸色已变得相当难看。多年商场上尔虞我诈的经验让他已能感觉到危险的降临,这个消失了的陆乐一定大有问题。而现在这里的船上又都装满了那些要人命的东西……自己绝不能就这样束手待毙!


两道破釜沉舟的坚毅目光迅速从严润章的眼中生起,在跟席间的这些朋友告了声罪后,他立刻就招手叫来了自己的儿子。


此时的严玉麒也是有些慌乱了,虽然这几年里他也处理过不少大小事务,但像今日这般的变故却还是首次遇上。脸上的担忧是盖都盖不住,所以一来到父亲身边,他便急忙问道:“爹,接下来该怎么办?那个消失之人若真藏在苏州某户人家之中,即便官府都未必能找出他来哪。”


是啊,苏州城里人口何止十万,想在这许多人中找出个人来,无异于是大海捞针了。严润章也是一阵的沉默,随后才猛地抬起头来,压低了声音跟儿子仔细地说了番话。


严玉麒一听,身子陡然就是一震:“爹,这如何使得,那可是……”


“事到如今,这是最为妥善安稳的办法了,不然我严家极可能因此而倒。相比起来,那十几万两银子已算不得什么了。快去办,趁着事情还没有彻底恶化之前,记住,一定要用我们自己人。”严润章面色严肃地嘱咐道,已不带半点商量的余地。


严玉麒只得点头领命,而后匆匆下了甲板前去准备了。而看着儿子下去,严润章的身子便是一阵摇晃,一串撕心裂肺的咳嗽便自他口中夺出,似乎是要将他的五脏六腑都一并咳了出来。????码头上人来人往,对于那些曾上过严家商船的人看得就没那么严了,就在这时,其中一人开始慢慢地挪动步子,小心翼翼地将自己藏到了灯火照耀不到的暗处。


在四下里一阵打量,确信没人注意自己后,他便立刻迅速借着码头上的各种物事为掩护,朝着外面奔去。虽然他跑起来时动作有些古怪,身子总是一高一低的,但却迅速无比,只一忽儿工夫,便已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这个人,自然就是林烈了。


看到漕帮众人的这番动静,他就知道事情有变。所以不敢多作逗留,立刻就趁乱离开,然后把这一消息带回了陆缜这边。


在打开房门,把林烈让进屋子后,陆缜才问道:“码头上出了什么状况?”


林烈赶紧就把刚才发生在码头的那场变故给迅速道了出来,末了道:“大人,事情有变,看起来严家可能会改变心意。”


“竟有这事?”陆缜摩挲着自己的下巴,略作沉思后,便得出了一个判断:“看来这次贩售私盐之事应该另有隐情了,不然严家不至于作出如此慌乱的举动来。他们这么做分明就是因为担心事情走漏了消息。”


“那咱们怎么办?”清格勒忙上前一步问道。


“我本来是打算后日他们的船只将要离开前才下手的,现在看来,却等不到那时候了。你和林兄这一走,势必会惊动严家之人,说不定他们为了自保会不惜一切代价!”陆缜目光定定地落在一处说道。


“大人的意思是?”清格勒很快就明白了过来,面露难以置信的神色来:“那些私盐的价值可是不低哪。”


“几十万两银子和整个严家的安危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若换作我是严润章,在此情况下也只能壮士断腕了。”陆缜说着猛地抬起了头来:“走,跟我去知府衙门,必须赶在他们有送举动前,将罪证都拿住了!”


三人一阵风似地迅速出门,然后又出了院子,直朝着外边行去。而这动静,自然再次惊动了另一边屋子里的云嫣主仆二人。


两女有些意外和担忧地看着三个匆匆离开的男人,半晌都说不出话来。最后,轻舞才轻轻地道:“这个陆公子还真是忙碌哪,连这半夜都要忙着做事。”


“因为他是做大事的人哪……”云嫣口中虽然这么说着,但心里却有些泛酸。冰雪聪明的她已从陆缜之前的举动和言语间看出了他最近针对的是谁,而让他这么做的原因,自然就是那位楚家小姐了。


要是他也能这般对我上心就好了……云嫣忍不住这么想着,不觉都有些痴了。


“什么人?站住!”


在避开了几拨满城搜寻的家伙后,当陆缜他们来到府衙附近时,却被几名打了火把的漕帮中人给碰了个正着。陆缜不想与他们打照面,便转身朝着另一边行去,不料对方却立刻追了上来。


这些人在城里已搜了好一阵了,一些破庙空房也被他们找过,甚至那些贫民居所也让他们闯进去搜过,可依然一无所获。所以在看到有人趁夜出来时,自然是要查个明白了。


见此,陆缜也不打算再躲躲藏藏了,反正眼前不远就是知府衙门,这些家伙可没胆子直闯衙门,所以便给林烈他们两个打了个眼色。


两人会意,当即猛地停步转身,朝着跟上来的那些家伙迎了上去。


几个举了火把的漕帮汉子看到对方反向走来,倒是一愣。随即,其中一个就指着清格勒叫了起来:“是他,他便是陆乐!”


“咦,这不是林烈么?他刚才不是在码头那里么,怎么现在却出现在此了?”另一人也认出了林烈来,一脸的诧异,叫出了声来。


“管他是什么原因,先把人拿下再说!”漕帮头目闻言却是一喜,这回自己算是立了功了,所以便立刻下令道。


众汉子这才如梦方醒,扑上前去,欲要把人拿下。可这一回,他们却是遇到大-麻烦了,就在他们刚欲扑出时,对面的林烈二人却早一步冲了上来。他们扑出的动作就跟自己撞上枪口一般,被带了冲势的拳脚迎面撞上。


砰砰几声闷响,然后便是一干人等的呼痛之声。


这些漕帮中人可不像后世文艺作品里所描述的那般个个都是练家子,他们不过是群有着身气力的苦力罢了,最多练过些粗浅把式。这样的人,如何能是林烈和清格勒的对手,只一个照面,便全被他们放翻在地,连招架的本事都拿不出来。


然后两人便迅速扑上,左右一下就把那名漕帮头目给夹在了中间。直到这时,此人方才露出了惊恐之色:“你们……你们……”一时竟有些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了。


陆缜却不想与之多言,只是把嘴往府衙紧闭的大门处一努:“走,进了衙门再说其他。”虽然林烈他们对付五六名漕帮汉子很是容易,但要是把周围更多的家伙给引来了,也是一桩麻烦,所以还是先进了府衙,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才是正经。


两人会意,当即带了那漕帮头目就迅速来到了府衙门前,而后用力拍打起了那扇厚重的大门来。


嗵嗵的拍门声在夜间显得格外刺耳,很快门内就有了回应:“谁啊?大半夜的,居然赶在知府衙门前胡来!”这是衙门守夜的一名杂役,之前他也曾收到消息,知道漕帮和严家今晚会有所动作,所以早早就锁上了门。


可现在,有人居然赶拍府衙大门,他职责在身自然不好装听不到了,只能有些不情愿地将大门打开了一条缝隙。朝外一望,先瞧见的遍是林烈他们几个,这让他的脸色一沉:“你们这些家伙,居然敢闹到府衙来,真是好大的胆子!”却是将他们当成了现在正满城乱搜的漕帮帮众了。


就在这时,站在门前的陆缜开口了:“老曹,是我,陆缜,快开门。”


“唔?哦哦,原来是陆先生,先生莫怪!”老曹一听陆缜报出自己名字,态度顿时就是一变,迅速开了半扇门户,见到门前的陆缜后,更是点头哈腰道:“陆先生您这大晚上的怎么想到来衙门了?可是有什么要事么?”


陆缜因为之前破了庄强被杀一案,使他在府衙的声望日高,这些杂役自然是要好生巴结的。不过此时他却没空与之多作纠缠,只是问道:“大人今晚可在衙门里?”


“在,不过他却早已歇下了。”老曹有些为难地说了一句。


但陆缜却顾不上这么多了,也不和他说什么,便立刻抬步就朝里走去,直奔府衙后院。


几人刚来到后院门口,一条身影已迅速扑出,挡住了他们的去路,警觉地盯了过来:“什么人?”


“穆兄,是我,陆缜。”陆缜忙上前一步,抱拳道:“我有要事要找大人,还望你前去通报一声。”


“这么晚了,为何不等明日?”穆宏依旧是那副冷冰冰的模样,不以陆缜如今地位的提高而有任何改变。..


“事情紧急,怕是等不到明日了。”陆缜当即提高了声音,朝里面喊了一嗓子:“大人,陆缜有要事求见!”


片刻之后,才有一个带了些倦意的声音响了起来:“穆宏,让他进来说话!”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