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北京南城,距离前日夜间突然起火的所在也不过隔了两三条街的距离,便是那徐同舟的店铺——徐家米行的所在了。

百十名锦衣卫的突然出现,顿时就吓得附近百姓一阵恐慌,纷纷闪到了一旁,生怕自己招惹到了这些煞星,带来什么麻烦。不过今日锦衣卫显然没有理会他们的意思,径直就押着祝老板径直就朝着米行而去,等他们几个一冲进铺子,就吓得刚欲上前招呼的伙计一声惊呼,差点就软倒在地:“各位大人……你们这是……”

带队的赵杰根本没有与他细说的意思,只把手一挥,就命手下众人在铺子内外搜索起来,同时口中则问同样满脸惶恐,却还略显镇定的掌柜道:“你们这米行东家就是徐同舟吧?他人呢?”

“东……东家正在后头的仓库里查看呢,可要小的前去寻来?”这名掌柜赶紧回话道,却是不敢问这些凶神恶煞来意的。

正当赵杰欲作回答时,边上已有人叫了起来:“大人有发现!”说着,就抬了个三尺来高的陶罐凑了过来:“大人你看!”

赵杰当即低头看去,却先闻到了一股刺鼻的气味,便立刻把眼看向了面前的伙计和掌柜:“这是什么?”

那两人有些诧异地低头看了一眼那罐子,随后又茫然地摇头:“小人不知……”

“这就是石脂了。”赵杰还依稀记得死者尸体上所散发出来的古怪气味,很是肯定地给出了答案:“你一个米行只是买卖粮食的,为何竟会藏有这等引火之物?”

“小……小人实在不知。”这一下,连掌柜都吓得面色惨白,瑟瑟发抖了,赶忙摆手否认,随后又想起了什么,忙拿出了几锭银子就往赵杰手里塞去:“大人明鉴,小的只是帮着东家看顾这米行罢了,这店里有什么,却是无法做主的。”

赵杰却根本不接这银子,只是冷着脸道:“这话等你去了镇抚司再说吧。来人,押他们到里头去找那徐同舟!”既然在这里果然发现了石脂,那证明他们是找对目标了,只要拿下了这里的东家徐同舟,凶手也就无所遁形了。

其他人也明白这一点,立刻高声答应,随即熟练地反剪捆缚住了掌柜,推着他就往铺子后头走去。

就像如今绝大多数的商铺一般,这徐家米行也是前店后仓的格局,而且因为粮食需求量很大的关系,他这铺子的粮仓也很是不小,竟有两个院落。锦衣卫带着掌柜一路往里,很快就看到了一处仓房,在得到他的确认后,众人立刻就拔出了腰刀,摆出了戒备之色,就是赵杰,也已抽刀在手,警惕地盯在了前方。

没法子,在见识过江充那凄惨怪异的死状后,众人对这次行凶之人自然是充满了提防。哪怕现在已可以确信他突然起火不是鬼神作祟,却也不敢掉以轻心,生怕自己也着了道儿。

直到摆好了架势,才有人上前一脚踢开了半掩的仓库大门,然后冲里头高声喝道:“徐同舟,你事发了,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可结果里头却是静悄悄的,没有半点声息。这让赵杰有些担心地皱了下眉头,难道是走漏了消息,让这凶犯早一步逃走了?

转过这念头,他立刻看向了身边满是惶恐的掌柜:“这粮仓可有后门?”

“有……有的。只是那门多年未开,连锁都锈死了,怕是开不了……”

“这可说不定!”赵杰心下又是一紧,赶紧把手一挥,示意手下跟自己冲进去一探究竟。

那些锦衣卫虽然心里有些嘀咕,但既然百户都下了令了,自然不敢违抗,当即横刀在前,一个个迅速抢进了仓库之中,一旦真有什么变故,自能以最快的速度加以迎击。

他们的这番提防终究是过虑,进入其中后,也没有任何的变故,别说什么偷袭了,就连人影都不见半个。紧跟着进来的赵杰在见到这一场面后,心里却越发的焦急起来:“往里走,仔细搜找,不要有所遗漏……”话说到这儿,他整个人突然就愣在了那儿。

其他手下此时也都呆在了原地,一个个都跟自家上司一样,直勾勾地拿眼盯着前方,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只见前方本来高高堆积起来一包包米面不知怎的竟坍塌了下来,而在那一个个麻包下面,赫然还压着一人。此时,米行的掌柜也被人带进了仓库,在看到这一幕,又看清楚底下之人的衣裳后,他便是一声惊呼:“东家……”

“你说他就是徐同舟?”赵杰心里更是一紧,赶紧命人上前把压在人上的那些麻包搬开。众锦衣卫这才反应过来,赶紧领命上前,七手八脚地就把那一个个足有好几十斤重的麻包挪开,直忙活了一阵后,才把底下之人给露了出来。

只见此人穿着一身淡蓝色的布衣,胸口已被这些麻包砸得完全塌陷了下去,脸上也因痛苦而扭曲得不成模样,再加上也被麻包擦着,看着格外的狰狞可怖。唯一的好消息时,他的脸因为有手挡着的关系,倒没有直接被麻包迎面砸中,模样还是能分辨出来的。

那边的掌柜在仔细一看后,又是一声惊呼:“真是我们东家,他怎么就……就会被这些粮食给砸倒了呢……”

赵杰却不能只听他一人的指认,便回头道:“去把祝老板带过来,让他认认此人身份。”随后又对另两人下令道:“你们去那边的后门处看看,可有人进出的痕迹。”

当即,几名下属就依令办事,片刻后,查看后门的人就赶了过来:“大人,那后门的锁头正如掌柜所言已经完全锈死,根本就打不开,也无被人撬开过的痕迹。”

“这么说来,这仓库里就他一人,这真是一场意外了?”赵杰皱起了眉头,口里虽然轻轻地说着这话,心里却依然有些不信,这世上真有这么巧合的事情么?自家才刚查到了这点线索,重要的嫌犯就这么不明不白,蹊跷地死在了自家的粮仓之中了?

正沉吟间,祝老板也被人带了进来,他刚一过来,就瞧见了那具死状凄惨的尸体,顿时吓得猛打了个哆嗦:“这个……”显然,他的第一反应是这位想要反抗,结果却被锦衣卫所杀。

赵杰根本没有理会他的心思,只是看着他问道:“祝老板,你可看清楚了,他可是那徐同舟么?”

祝老板心里明显有些害怕,只能偷眼打量了尸体一阵,半晌后,才点了点头:“就是徐老板了……应,应该错不了。”

赵杰在得到这一确认后,脸色却已变得越发难看起来,又看向了一旁的掌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身在铺子里,后头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居然就全然不知么?”

“小的是真不曾听到什么动静哪。咱们这仓库离着前面的铺子确实有些距离,又隔了几道门……或许当时小人又正在招呼哪位客人,所以便忽略了那点动静,还望大人明鉴哪……”一边分辩着,掌柜已跪了下来,他是真的害怕了,这可是人命案子,要是被这些锦衣卫怀疑是自己害的东家,这罪名可就太大了。

看了对方半晌,赵杰一时也不敢做出判断,只能把手一挥:“把他和尸体一并带回镇抚司。这里留下几个人守着!”事情到了这一地步,他是已经不知该如何应对才好了,只能先带人回去,交由陆都督来处置了。

@@@@@

镇抚司中,当陆缜听赵杰把发生在徐家米行里的事情详细说完后,连他也有些诧异和茫然了:“怎会这样?你们确信那徐同舟是被那些粮食砸死,而非死于旁人之手?”

“这个……卑职暂时也不敢保证。不过从当时的情况来看,他确实是被装满了粮食的麻包深埋,甚至可能在重伤后被活活埋杀的。而且那铺子里就他们几个人,后门还是锁死的,所以很难是被人所杀。”赵杰组织了下语言给出了自己的想法。

“一个大活人,在自家铺子的仓库里就被突然倒下的麻包给活埋了?这可能么?”陆缜很有些怀疑地摇着头,这又不是在拍死神来了,天下间怎么可能会有这等古怪蹊跷的死法?尤其是当这个徐同舟还与之前的那起诡异的自燃案子有着紧密联系时,他的死就更值得推敲了。

赵杰先是点头,而后又有些茫然地摇头:“可是……卑职和兄弟们却并未发现现场有什么可疑之处,也没有外人……”

“这么说来,这看上去又是一桩天定的意外了?”陆缜眯着眼睛,似笑非笑地说道:“可当日蒋充之死表面上看着也不似人为,但最后还不是看出破绽来了?”

“大人说的是,只是……”赵杰顿时面露难色,他身为锦衣卫百户以往都是捉拿人犯而已,对查案确实有些陌生了。

陆缜了然地一点头:“罢了,先去看看尸体,然后本官亲自去一趟现场吧。”本以为事情已大有眉目,结果却又起了变数,这让他不由得真正重视起这案子背后的隐情来。


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 ,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