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何燃之所以让步,胜利集团背景太硬是主要原因,但也有深一层的考虑,不能因为这件事,影响到何小军正在上升期的仕途,加上还涉及到了陈氏集团和奇山集团。


“爷爷,我可没这本事,叔叔伯伯姑姑都在,哪轮到我。”何小军嘿嘿一笑。


何燃瞪了他一眼,然后继续对众人说:“就这么定下来。这次沐云的事,就当是给你们敲个警钟。平时在窝里横也就算了,出了苏城,该收敛的地方,都给我收敛起来。”


解决方案很快就下来了,撤了一个交警队副队长,肇事方赔了德子一大笔钱和一辆几乎全新的巡洋舰,肇事的小伙子驾照吊销,断了一条腿自认倒霉,双方签了个和解书,对方家里派了个男丁做代表,和胜利集团派去处理的人说了一大堆好话,态度非常诚恳。


毕竟没出人命,德子没死没残,老牛气头过去,到此为止。


人家的手伸不到龙虎山来,胜利集团的手想要伸到隔壁省,也不是太容易,面子回来了,没有大动干戈的必要性。


对于处理结果,林峰几人自然是不知道了,因为他们已经赶往天师道的所在。


......


“龙虎山我也开过几次了,虽然这里被称为道教圣地,但是平时很难见到道士,怎么今天遇到这麽多,一路上遇到十几个了。”


“也是,难道今天道士开会啊!”


道门大会如期举行,龙虎山为了举办这一次大会,除了彰显他们正一教天师道的威严之外,还有整合整个道门的想法,最近道门衰败,实力大不如前。


修炼之人更是寥寥无几,甚至道门更是被四大隐世家族暗中打压。


“这位道友有礼了,在下崂山派刘玄机,不知道四位道友如何称呼。”


四人一路走走停停就如同游山玩水一般,走到半路,正好一个老道也仿佛看到他们,便走了过来打招呼。


刘玄机,崂山派当代掌门。


作为崂山一派的掌门,自然也接到正一教的请帖,道门大会,如此盛会,他自然也不容错过。


一路便来到了龙虎山。


刚才看到林峰一行人,特别是长春子打扮,也不是很在意,他在崂山一带因为拥有术法,并且精通一些演算算命之道,被称为老神仙。


但是刚才无意间,四人边走边聊,陈述人是一个练武之人,道法也才刚刚接触,不过他之前拜了一位全真教长老为师,学了一点道术,正好遇到一个不懂得地方就询问了起来。


于明凡作为上一代天师,这一代高手,当仁不让的为他解答,顺便还展示了一番。


这番展示正好被刘玄机给看到了,当场被震慑到了,这一手法术他自认为自己万万做不到。


道家高人,心中震撼,这才主动迎了上来。


“刘道长,在下茅山道于明凡,这一位是林峰,这一位是长春观的长春子,这一位是陈述人。”刘玄机刚才因为被于明凡的一手法术给震撼到了,所以主要对象就是于明凡。


什么,茅山派。


刘玄机看向于明凡的眼神都不一样了,眼神阴魂不定,似乎有什么什么仇恨一般。


林峰等人倒是一头雾水,刚才还主动过来热情的认识,现在怎么这幅表情。


刘玄机叹息一声说道:“罢了,罢了,传承都已经不在了,仇恨难道就不能摒弃吗?”


“于道长。”崂山道士多以驱妖捉鬼,周游行医为生,也有人为富豪官宦服务,对付他的敌人。崂山弟子素来以不分正邪,行事胆大妄为著称,号称只尊天命,不理人情,弟子中颇多和四大门派合作盗掘古墓牟利之人。


四大门派中回避僵尸的法器药物,也多为崂山弟子所创。与茅山为宿仇。


茅山崂山两派为宿仇,结仇原因因为年代久远,已经难以追溯。


实际上后人多是因为谋生过程中产生冲突。


崂山道人惯于破坏墓葬取利,茅山弟子则要费尽心思研究如何不让人掘丘破运,一来二往两派中人死在对方手下不计其数,数千年岁月下来,仇恨之深,集合江海也不可洗清。


刘玄机刚才那一身于道友,便有一笑泯恩仇的意思在内。


于明凡虽然是茅山道的人,但是毕竟是转世之人,这一世于明凡的身份占据主动,对于那点恩怨情仇,早就没有放在心上。


“长春观,可是长春子真人丘处机老祖所传承下来的长春观。”刘玄机这个时候转头看向长春子,很是高兴的说道。


“正是。”长春子点点头说道。


“长春师兄正是幸会,没想到居然在这里遇到同门。”刘玄机说道。


“同门。”林峰倒是很诧异,一个长春观,一个崂山派怎么成了同门了。


于明凡看出了林峰的疑惑便解释起来。


崂山派,龙门派的主要分支之一,龙门派,道教宗派全真道主流支派,承袭全真教法。以全老庄之真、苦己利人为宗旨。


开派祖师丘处机,自幼失去双亲,尝遍人间辛苦。十九岁时,他悟世空华,弃家学道,潜居昆嵛山,次年,得知王重阳在山东宁海创全真庵,便前往拜师求道,待重阳祖师仙化,又守墓三年后,先到陕西磻溪苦修六年,后至龙门修道七载,道功日增。


原来是一个祖师,的确算是一家人。


路上多了一个刘玄机热闹多了,刘玄机一辈子修道,但是终究因为功法残缺,修为不高,但是对于道藏的理解却没有人可以比拟的上。


到也让林峰受益匪浅。


“五位真人可有请帖。”


五人很快就来到龙虎山道观,龙虎山作为道教圣地,同样也是旅游胜地,但是今天这一座道观并没有开放,而且还有两位道人守候着。


见请帖就放人。


陈述人,长春子,刘玄机分别拿出请帖递了过去。


两位道人看了一眼请帖便示意五人进去。


“这位道长,凭什么他们可以进去,我们就不行了。”这一幕顿时被游客们看到了,纷纷嚷嚷了起来,不干了。


“就是,凭什么。”


“我们拿钱买票,还不让人进去,没天理啊!”


两位道人就像是没看到一样,站在哪里,闭口不言。

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 ,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