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你这是怎么做事的,爸怎么就走丢了呢?”严萧怒斥着自己的兄弟,两人轮流看护父亲,可到了自己弟弟看护一来就不见了。


面对自己兄弟的训斥,严虎没有半点反驳的余地,这一次的确是自己的锅。


“我...我就眯了一小会儿,想着老爸他应该没有什么办法乱走动才对,鬼知道他居然下床走了...”


严萧现在也不想反驳了,仔细想想还是有些道理的,他也猜不到一个垂暮的老人居然能下床,居然还不知所踪。


“那个...请问严方虎先生是不是在这里。”柳燕璃走上前去问道。


两兄弟看到柳燕璃后有些疑惑,严萧疑惑道:“我们是他的孩子,你找他有什么事吗。”


“哦,我还狗给...卧槽!狗呢?狗特么哪里去了!”


柳燕璃刚想说把老狗还回去,转身一看绳子上已经是空无一物,无论是阿二还是老狗,都已经消失不见,这溜的贼干净,不留一点痕迹。


只剩柳燕璃一脸懵逼,不知所措,这节奏不对啊,这狗怎么从绳子里溜走的...


柳燕璃赶忙追了出去,严虎还有严萧不知道眼前的女人出来是干嘛的,是来耍宝的吗,也想起自己自己要出去找自家老爹,来到了自家的小车面前。


在两人到停车场后,柳燕璃一脸自来熟的上了严家兄弟的小车,用更加自来熟的语气跟两兄弟说道。


“别犹豫了,快上车。”


......


夕阳西下,在阳光下的街道奔跑着的,是一条垂死的老狗还有哈士奇,哈士奇放慢脚步,等着老狗慢慢跟上来。


然而,在老狗跟上来的时候,原本老迈的思维逐渐的清晰了起来。


“我...记得你...你是老头子上次喂的那狗狗...还抢了我的吃的...”


“汪,不要在意这细节嘛,汪...咿,为什么我感觉身体变得好重了...”阿二疑惑道:“为什么感觉我变老了啊。”


“不知道啊,话说为什么你跟我长的一模一样,我记得你以前应该是哈士奇才对。”老狗一脸疑惑的看着眼前的阿二。


阿二懵逼,自己身子为什么变得那么重,那么沉,那么...


等到了路边店铺的镜子面前,阿二才看到,自己变成了老土狗,旁边的老狗变成了自己...


“汪...我变成了你,你变成了我...汪...卧槽汪汪!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怎么变了!那个帅气的我呢?帅气的我不见了!”阿二激动的想要翻滚,可着老迈的身体别说翻滚了,走路都成问题,得亏有个年轻的狗魂支撑着,还能思考。


“嗯...有些不习惯,我明白了,应该是有人用术法把我们两个的身体暂时交换了。”老狗舔了舔自己蓝白相间的毛发,双目睿智的看着阿二说道:“放心吧,这只是暂时的,过一段时间就能恢复原状了。”


“你怎么知道的?术法是什么意思?每个字本汪都懂,连在一起本汪就不懂了啊。”


阿二有些懵逼的看着老狗,不知所措。


顶着哈士奇身躯的老狗用前所未有的清澈眼神盯着阿二说道。


“我当然知道了。”


......


我是一条狗,是一条老狗,是一条寄养在主人家的老狗,平时最喜欢的就是遛弯还有玩球,我活了很多年,很多很多年,我最喜欢的事情就是跟主人愉快的对喷,纵使他根本听不懂我喷的话,可我还是乐此不疲。


我学到了很多东西,比如CNM,比如NMB,比如很多很多我听得懂,或者我听不懂的语言,比如老铁双击666,比如社会我X哥。


人类的语言,对于目前的躯体来说,学得很难,我学了很久才勉强学会一些语言,我讲不出来,可我听得懂。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可以听得懂人类的语言,可我知道,我的同伴们都听不懂人类的语言,我是特殊的,我可以听得懂。


我...能理解,能理解我的主人。


我跟了他很久很久,久到我忘记了很多东西,只记得我要跟在主人的身边,跟着他一起生活下去。


他带着我遛弯,带着我奔跑,给我吃嘎嘣脆的鸡肉,给我好多我听都没听说过的食物,老实说我真的不喜欢吃甜豆腐花,还是咸的最适合我。


咸豆腐花真好吃。


香菜真好吃。


总是喂我吃甜豆腐脑的主人总是在说着什么生啊死的东西,其实在最开始就懂,最开始就明白。


为什么我会懂这些呢?


我好像知道,又好像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要活的比主人更久。


不过主人老是想我早点去死,毕竟我已经活了二十年了,一条二十年的老狗,听说已经算是活的很长很长了,大概好像主人活在人类世界活的一样久一样。


活那么久到底好不好呢?


大概是不好的吧...


直到越长越大,我才越想越多,越能想到不属于老狗的记忆,我能理解的东西也越来越多,从死亡到诞生。


在主人还不知道我的时候,我曾经也活过那么久,在远离这里的地方活着,过着被杀就会死,我也会杀别人的生活。


到了后来,我杀累了,也不想被杀,后来我就一个人活着去了,然而一个人活着很累,我开始成婚,我开始生子,我开始结交朋友。


我很快乐,无论是成婚生子,都是一生中最幸福的事情,两件幸福的事情重叠在一起,可以得到成倍不止的快乐,然而...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为什么,明明是很幸福的事情...


对,我活着,他们死了,不是被杀死,而是生命到了尽头,就死了,这是天道的规则,也是世界的规则,没有永恒不变的生灵...大概是没有吧。


就连我也不能,我也只是活得比较久而已,仅此而已...


我之后活了很久很久,久到身边的事物全部都逝去了,我还在原地徘徊,那种生活实在是太累了,太累了...


我死了,是被人杀死的,在被杀死那一刻,我是感到由衷的幸福和轻松,不必在背负和幸福相等重量的痛苦活下去,真的是...太好了。


我到底是谁呢?


我,现在是一条狗,希望主人去死的狗。


可我以前,不是狗...


我是叶添龙,曾经是一名妖修地仙——


不对,我是老狗,是一条平凡的老狗而已,最喜欢等着主人叫开饭的那一条老狗。


......


“感谢大仙大恩大德,老狗没齿难忘,若有来生时,老狗必报。”


老狗在回忆往昔过后,恭敬的对着面前的空气鞠躬道谢。


空气中有一些波动,属于李云的法相在空气中浮现片刻,很快又消失不见。


老狗用阿二的身体前行着,先是活动了片刻就适应了这一具身体,阿二则是顶着老狗的身体,在原地动都动不了,最多也只能摆弄摆弄手脚。


“哇靠...这身体...真的...比拉了一天屎还难受...又不帅又...呜呜...”


“抱歉了小狗,你的身体我就暂时借用了,刚刚你的主人跟我说作为补偿今晚会请你吃好吃的,在此之前请将这一具身体借给我吧。”


老狗对着阿二微微欠身,口胡并不存在的条件来安抚阿二,然而二二的阿二居然就这么信了,现在阿二只觉得这身体实在是太过沉重了,对于原本欢脱惯了的自己来说简直是绝望。


没法跑没法跳,没法咬着自己的尾巴,这感觉真的很绝望啊。


“那你快点回来哦...”


老狗用阿二的身体将他叼到一个大木箱子后,就自己独自去寻找那个男人。


阿二被叼到木箱子里,看到了眼前有一排排的蚂蚁在搬家...


渐渐的没有闹腾,聚精会神的盯着蚂蚁搬家,在以往的时候看蚂蚁搬家能看上一整天。


老狗知道,那个人现在一定会出现在那个地方。


一定...


......


“我刚刚好像听你说老狗还是什么的,难道是你找到老狗了?就是一条看起来老的都快要死掉的杂毛狗,有些黄黑相间的那条...”严萧突然问道。


“嗯,黄黑相间的杂毛狗,看起来贼讨人厌,不过看它快挂掉了我也不跟它计较那么多了...对了,你们是老头子的孩子,知道不知道他有什么平时经常去的地方不。”


柳燕璃很自然的就问了出来,旁边的严虎还有严萧也是有些懵逼,明明是我们的爹,你搀和个什么劲。


然而严虎不知道为什么,下意识的就说出来:“他...他最喜欢的就是去市中心公园那边遛狗,在之前每天都会去的,陪老狗一起去...直到前几天病倒入院之前都还会去遛老狗。”


可随后严虎想了一下,老狗又不在,不可能去那里的,也有可能是其他地方...


这时候就被柳燕璃打断了,沉声道。


“嗯,八成就那里了,你们的老爹就在那里,绝逼不会错的。”


“话说你还没有说你到底来干嘛的呢,找我们老爸有什么事。”严萧反应过来,差点被牵着鼻子走,为什么眼前的女人上自己车上的那么熟练,为什么还是一副主导老大的样子,为什么能够那么轻易的问陌生人老爹的位置。


柳燕璃耸了耸肩道。


“怎么说呢,负责饲养老娘的无良道士非要我让那条龟犊子老狗见到它的主人...”


...


在中心公园,一个穿着病号服的老者出现在这里,和周围的环境已经不能说格格不入了。


严正南拿着收音机,怡然自得的听着上了年限的戏曲,一脸的美滋滋。


此时严正南刚走在路上,就有人认出他来了,一个遛着泰日天的年轻人问道:“老头子?今天没带你家老狗出来啊,少见啊。”


“没有,可能是跑掉了吧,或者是不知道死在哪条路上了吧,死了好啊,死了好。”严正南一说到老狗死了的时候表情那叫一个开心,旁边的年轻人看的很不适应,这哪里有念叨自己宠物去死的。


嘴角抽搐了片刻后,年轻人象征性的问候了两句,就继续遛着泰日天去了。


一边遛着泰日天还一边嘀咕道。


“真是的,一个怪人。”


匆匆离去,留下的隐约嘀咕严正南也听的到,不知道为什么,严正南觉得自己这多年来的顽疾都好像好了一样,什么耳朵听不清啊,眼睛看不见啊,这些都变得统统都不是事儿。


“啧,小年轻懂个屁啊,根本就不明白,生离死别的区别在哪里,切,等丫老了就懂咯...”严正南一脸无所谓的看着年轻人的背影,丝毫不在乎他人的想法。


今天的严正南怎么走都没觉得累,只是走到了旁边一个小凳子处停下,悠悠然的听着收音机。


飘渺的戏曲声传来,严正南想起了很多东西...


自己的朋友,自己的老伴儿。


“老伴儿啊,还有你们,等我一下,等老狗死了之后,我就来陪你们...嗯,说真的,那一条老狗估计是死到不能再死了吧,毕竟已经那么大了,死了好啊,死了好啊,也许是被撞死了也说不定呢,呵呵...”


伴随着戏曲大笑三声的严正南吓到了不少人,特别是最近的小朋友,家长连忙把小朋友拉走,最后这一片区域就只剩下了严正南还有一些天不怕地不怕的野猫。


几只野猫凑近了来,朝着严正南喵喵叫,想讨要食物。


严正南则是无奈的翻起了口袋,里边除了收音机什么都没有,不过双手却可以空出来**着猫咪的下巴。


猫咪们都眯起了双眼,对于猫来说,被挑下巴和食物是一样重要的事物——


“你们多好啊,没有牵挂,像我们就不行咯,还得咒别人快点死,还要自己当老不死,这样的人生,背负的东西可是不少咧,你们啊,说不定第二天就被车子碾死了,什么都不用担心。”


猫咪听不懂严正南的话,只是享受着**,然而,很快,这一群聚众被吸的猫咪,听到一声汪叫后就立刻奔逃...


严正南抬头望去,却是笑了,笑的很开心。


眼前的不是熟悉的老狗,而是一条哈士奇...


傻傻的,蠢蠢的外貌,标准的一只哈士奇,无论做什么动作都会显得很蠢的哈士奇,和那看起来贼精明的老狗一点都不一样。


然而,在看到眼前这吐着舌头的哈士奇,严正南道。


“哟,老狗,你还没死啊...”




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 ,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