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三年血赚,死刑不亏,你们这些变态,是不是不懂什么叫做不作死就不会死呢?以为你们这些人只是喊喊而已,还真有这么做的。”王青一脸嗤笑的看着搜出来的照片,脸上的表情逐渐变得厌恶。


上面都是冯翠的丈夫在干着一些猥琐的事情,而且猥琐的对象还是一个小女孩,其中一张照片还是他们的女儿,在这些男孩女孩儿的旁边还有一本本的作业,大概都是被冯翠骗来补习,然后由丈夫实施犯罪...其中一些拿着绳子刀子的更变态的做法就连王青自己都不敢看,赶紧交还给法医,等着上头的鉴定。


“真是恶心,你家丈夫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王青从未见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将变态这两个字发挥到了极致。


冯翠依然处于精神恍惚的状态,双手抓着脑袋,拼命的叫喊着【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的错】【都是世界的错】【都是时辰的错】。


当一切被揭露后,冯翠选择了自我毁灭,抓挠着自己的身体。


说完冯翠十分猝不及防的咬伤了铐住自己的警察,满脸是血,一把冲出了阳台。


“不是我的错,都是...都是那瘟神的错,没有那瘟神的话,我们一家本应该十分幸福的,都是那该死的瘟神的错!没有她,我家的幸福肯定还在,我家一定还十分的幸福...都是怪她杀害了我的丈夫啊!”


事发突然,所有人都是一个猝不及防,直接就从窗台上摔了下去。


没有任何征兆,没有任何预料。


所有人都惊呆了,都没想到这冯翠的精神状态居然那么不稳定。


王青直接号令自己这些警员们。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救人啊!”


......


斩心剑斩落对石燕还有石虎来说都没有什么感觉,唯一的感觉大概就是和【家庭】【父母】这个词有了一些隔阂..本来就没有多少这样的概念,自从发生了那些事情后。


“你说...真的是这样吗?我自由了?我不再是石家的人了吗?”圆空呢喃道。


“嗯,你已经自由了,不必活在你父母的阴影之下,日后无论你是选择在这里继续出家当僧人,还是如何,都没有区别。”李云笑着说道:“贫道说过,既无屠刀所至,又谈何放下?既然你选择了佛,那么就继续走下去吧。”


圆空的脸上隐隐有解脱的意味...


李云又对着石燕说道。


“你亦不必以石虎的身份生活下去,你就是你,你是石燕,不是别人,堂堂正正,抬头挺胸的活着吧。”


说完李云便化作一律尘烟,飘散在两人的眼前,如梦似幻,好像没有来过一样,寺庙里又只剩下了飘渺的焚香和青烟。


对于石燕两兄妹来说,宛如在梦幻之中。


“大仙之恩,小僧无以为报。”圆空双手合十,郑重的感谢道,同时,温柔的抚摸着石燕的脑袋:“小妹,我觉得他说的对,你应该以自己的名字活下去,你就是你,你是石燕,你是我的妹妹,不是我。”


被圆空宠溺的摸着脑袋石燕感到了一丝幸福,随后一脸复杂的说道:“大仙刚刚不是说,他用那把剑斩断了我们之间的因缘什么的吗,你已经不是我的家人了...”


原本十分荒谬的事情,石燕都不由自主的选择了相信。


然而这时候圆空却是摇头说道。


“其实啊,刚刚那位道长手中的剑,什么都没有斩...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我以后是圆空,不再是石虎,不再是石家的人,但我以后永远是你的哥哥...”


圆空抱着石燕说道。


“永远都是...”


......


解开隐身术,李云来到了这寺庙的内部,看到了包括方丈在内的,一众老和尚们在敲木鱼,念着佛经。


经文流转,老和尚睁开双眼,看到李云后,说道。


“阿弥陀佛,看来这位道友已经解决了跟圆空的事情了吧...”


“嗯,贫道助其斩断红尘,斩断因果,现在他已经是真正的出家人了,对红尘俗世已经了无牵挂。”李云似笑非笑的说道。


方丈却是笑出声来:“莫要诓骗贫僧...不过这样也好,总有一天他会回归红尘,可能是一年,也可能是十年,总是有那么一个两个的牵挂让他能够回去,贫僧在此也多谢道友,省得我的功夫。”


龙岩寺的方丈,从来就不是希望石虎老老实实的在寺庙里生活下去,他希望的,只是渡石虎,让其能够知道自己想要的东西。


方丈拿出了一个蒲团来,让李云坐下,李云也坐在了这蒲团上,默默的听着经文流转,周围的长老,还有方丈的经文。


于红尘俗世的寺庙,有着深山老寺的宁静,虽然说李云觉得自己一个道士听禅听经违和感满满,不过纵使是这样,李云还是觉得受益匪浅,将这老方丈的禅和自己的道结合起来。


隐隐之间,身后的法相也被这禅理所触动,有一些躁动的感觉。


李云没有去管身后躁动的法相,而是心有所感,将在袖里乾坤内保存很久的,以前用来封装小苏璃的盒子拿出来。


这那么大个盒子变魔术似的从袖子内拿出来让周围的长老们感觉一阵愕然,包括方丈再内也摩擦着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突然冒出来的玩意。


只是在看到了这盒子之后,老方丈的脸色才一阵滞然,良久后,轻叹道。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原来都是真的...原来先祖的预言都是真的...你跟我来吧。”


老方丈站了起来,周围念诵佛经的长老们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李云则是跟着老方丈,在这不算太大的入世寺庙里走着,很快,越走越深,走到了其中一个禅房内。


没有人住,一尘不染,老方丈打开了锁在禅房内的铁门。


咔吧——


一间地下室似的杂物间呈现在眼前,这里放着各式各样的佛像,有大有小,都有些年限了,佛珠,经文之类的东西应有尽有,这里就是龙岩寺的【藏经阁】。


最终,李云将眼神放在了一个干尸的身上...或者这不叫干尸,叫做佛门金身才对,经过防腐处理后的木乃伊。


这‘干尸’面带微笑,‘临死’之前都在敲击着木鱼。


“这是咱们寺庙的初代方丈,已经死了几百年了...曾经留下一条祖训,如果有人带着和上边字符一模一样的盒子来时,就带他过来。”


‘干尸’的旁边有一张破烂的黄纸,上边写着的梵文符号和盒子上的一模一样。


李云十分郑重的对这一具‘干尸’施礼,淡然道。


“真的已经死了吗...”


片刻后,这‘干尸’睁开了双眼...


......


......


“叮,检测到前方有高能反应,为灵海和精神力的混合体。”


“不说我也知道。”李云感受到了一股庞大的灵海波动,比自己更强,至少这和尚在巅峰的时刻大概是和自己73开的角色。


这是李云在这凡间,见到的第一位身负灵海的人...


这一具‘干尸’的能量还在高涨,灵海和精神力混杂,战斗力...修为还在上升,重新回到了巅峰时刻。


“凡世地仙,他在生前的时候,至少是一代豪强...不对,不是这样的...”系统的语气充满疑惑,又说道:“他生前很弱,非常的弱,弱小的只比现在的宿主强上那么一丁点,他到底是怎么活到现在的,绝对不可能...”


李云:“......”


日常被黑,李云想想就有点小心塞,仔细看了一遍这干尸和尚后,李云肃然起敬,说道:“可能...是凭借一股子执念支撑到现在的,这是何等的执念啊,能让一具【尸体】撑到现在。”


肉身早已腐朽,阳寿早已尽,按照标准的话应该立地成佛才对,可还是凭借着一股庞大的执念,将身体支撑到了现在,以半生半死的姿态活着。


屏蔽李云天目观察的,不是什么宝物,而是这和尚的庞大精神力...由执念产生的精神力,甚至能够直接支撑的身体。


旁边的老方丈一下子就晕了过去,整个房间内只剩下了干尸和李云再。


干尸的脸庞微微翘起,挂起一道微笑来,这笑牵动了尸身内的精神力和灵海。


这灵海性质李云挺熟悉的,跟当初封印小苏璃那盒子的灵力是一模一样的,也就是说是他当年封印了小苏璃。


庞大的灵海倾泻而出,环绕在这干尸和尚的身旁,很快这和尚的干枯身躯立刻变得柔润起来,冠面如玉,宛如书生一般,腐烂的僧袍也恢复如初,变成灰色的僧袍。


灰色是僧袍,代表着他以前的身份,是一个小小的沙弥...


然而形象又一次改变,变成了一席道袍,然后又回到了僧人的服饰。


这冠面如玉的僧人面带笑容,隐隐有梵音成花环绕身边,让人平静。


僧人没有开口,就这么带着微笑,脸上隐隐有着解脱的意味。


只见这如玉僧人单手指天,指代着什么东西,微微点头后,身形便直接消散,庞大的精神力和灵海化作烟尘随风四散。


灵海冲入云霄,化作一场场大雨,滋润着龙岩山林,滋润着这一片大地。


纵使一句话都没说,但这足够了,李云能够理解这和尚的话。


“福生无量天尊...”


道家经文起,李云用属于道家的方式来超度着这僧人。


雨还在下,对于外边的人来说,这仅仅只是一场随处可见的大雨而已,对于李云来说,则是见证了这和尚最后的全部,将最后的精神力都在行使着属于佛的行径。


他,就是真正的佛——


在怀里睡觉的小狐狸突然睁开双眼探出小脑袋来,望着天边四散的精神力,不知道为什么想哭,难受。


“爸爸,那是什么...”


“那是一个留下一句话的先驱者。”李云抚摸着小苏璃的小脑袋说道。


这和尚逝去没有化作舍利子,只留下了一缕尘烟,来的匆匆,去的匆匆,甚至连魂灵都感受不到,李云也不知道这是成佛了,投胎了,还是烟消云散了。


和尚身下的蒲团消失不见,原本的地方被另外一尊普通的石制佛像所取代,空间开始扭曲,周围的一切都开始纠正...李云认识这场景,石敢当的灵被抹除掉的时候,也是同样的事情在发生。


他存在的痕迹在被抹除着,由内到外,由过去到现在,在到未来都再被抹除着,就连小狐狸的双眼都空洞了起来,属于和尚的记忆再被抹除着。


只有李云充当着见证者,见证着这一切的发生,没有被这奇异的力量修改。


“安息吧,贫道会好好的抚养小狐狸的...”


李云朝着和尚原本坐着的蒲团鞠了一躬后,老方丈醒了过来,一脸懵逼,好似睡眼惺忪。


老和尚立刻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嘀咕道。


“唉,还是老了啊,居然困到当场睡觉...看来以后要多运动运动了才行啊,都一把老骨头就不天天念经了...”


“哦对了,这是咱们寺庙最好的佛像了,哈哈...怎么样,厉害吧,其实还有更厉害的呢,只可惜有些佛像再战争时期遗失掉了,不然的话还有更多...”方丈得意洋洋的介绍着自己寺庙的佛像,仿佛不知道其实刚刚在那里的是第一代方丈的尸身。


李云默默的听着方丈介绍完后,突然问道:“方丈,贫道对你们佛寺的第一代方丈很感兴趣,在这高山之中建立佛寺,贫道着实是佩服。”


“啊...咱们佛寺的第一任方丈?”老方丈愣了愣后笑道:“第一任方丈?我也不知道啊,可能是某个路过的无名僧人建造的吧...”


随后老方丈又和李云聊起天来,说的大概都是这仓库里的佛像,丝毫没有提及刚刚还在这里的干尸,好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宾主尽欢后,李云离开了这佛寺,离开了这龙岩山,失去了庞大精神力的笼罩后,即使从外边也能用天目观测,这里的一切都恢复了正常,没有奇迹,没有灵力。


走到山下的时候,系统突然疑惑道。


“你突然问这第一任方丈干嘛。”


李云淡然道。


“我也不知道啊...你不也不知道吗?”


就连系统也被修改了记忆...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