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从五百年前开始,西大陆冒险者公会那些经验丰富、见多识广的老牌强者们为了更好地衡量西大陆的武力水平,联合起来制定了一套相当客观、准确的评价体系。


根据这个体系,冒险者公会编纂了两份名单,分别以金龙和银龙为名,用以对西大陆上首屈一指的强者们进行排名。


其中金龙名单上的,都是大陆上综合实力极其突出的存在,而银龙名单则包含了潜力高绝的年轻一代们——当然,这两份名单都只包含人形智慧种族的成员,不然龙族就显得过于强势了……


而沃拉帝国的皇帝康斯坦丁,便同时位列金龙名单第十七,与银龙名单第四!


这是个什么概念呢?


简单来说,当初在传承神殿之前力战赫达与红炎的凯罗尔,只能在金龙名单上堪堪排到一百名;而银龙名单上的第三名,则是名动天下的屠龙剑圣希瓦最好的学生,能以二十岁的年龄就与成年黄铜龙交战而不分胜负!


就连那来自于另一个世界,拥有极高的魔武双修之天赋的乔恩大公,实际上也只能在银龙名单上排在康斯坦丁之后,屈居第五。


所以这就完全可以理解,康斯坦丁为什么敢于独自一人接见三条龙了。


况且可不要忘了,这里是沃拉帝国核心的核心,就算这个房间里真的只有皇帝自己,艾洛也不相信会没有强者隐藏在暗中窥视着一切。


即使退一万步说,这里没有其他强者,康斯坦丁也挡不住三条龙联手,可不要忘了现在自己的目的是什么。


挟持皇帝,实际上对这个目的毫无用处!


“不用和我玩这些虚的,别以为种族的优势对你来说就值得骄傲了,只要你一张嘴,我就能看到你的喉咙底了。”康斯坦丁冷冷地看着炎说道,然后话锋一转,“在你们进入红莲城堡的瞬间,我就已经通知了驻守于此地的金龙顾问了。只要我一个念头,神圣龙城方面就会知道这个房间里发生的一切!”


果然如此……


艾洛心下更加警惕了几分,还好之前没有轻举妄动。


“皇帝陛下雄才大略,自然不是我等可以企及的。”沉默了一会,炎保持着从容的笑容行了一礼,这条幻彩龙似乎也非常善于用笑容伪装自己真正的想法,同时也用于麻痹敌人,“不过陛下大概也不是很甘心继续给那些人守边关吧?”


“哦,玩分化吗?你继续。”


康斯坦丁没有任何动容之色,仿佛在看小丑表演一般,静静地凝视着炎。


“绝无此意,我们只是力求一个双赢的局面。”


此话一出,整个房间里的气氛顿时凝固的了几分。康斯坦丁仍然盯着炎,只是目光仿佛又冷了几分。


不得不说,他和炎的对话里,可谓是处处隐藏着凶险。然而炎不愧是心思极其缜密的存在,即使在此等情况之下依然回答得几乎滴水不漏,如果换成艾洛或者利维坦来的话……绝对做不到这个程度。


这其实也不是因为艾洛和利维坦的智慧就真的不如炎了,而是一些其他方面的因素,比如心理,再比如见识。


特别是见识这一项,炎有着完整的憎恨龙之传承,比起一开始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的艾洛,自然要强上不少。


利维坦的话,虽然不可否认,那段他始终努力隐藏起来的遭遇确实给了他绝无仅有的体验,但想要真正将那份体验转化为软实力,他还需要时间。


“呵呵……哈哈哈!”


就在房间里的气氛即将到达爆发的前一秒,一声大笑忽然从康斯坦丁的口中传来,原本就雄浑有力的低沉声音在康斯坦丁有些刻意的斗气催动下,将这带着些许精神震荡能力的声波传播到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即是不着痕迹的威胁,也是无形的化解。


下一刻,端坐在王座上的高大男子换了个稍微随意的姿势,他身上虽然依旧环绕着那种无双的帝王之气,但是最初冷厉的怒意却是已经消失不见。


“还算不错。说吧,你是怎么看出来……我也有着类似的想法的呢,彩色龙?”


康斯坦丁显得心情很好的样子,似乎打算习惯性地揉揉自己的太阳穴,不过却因为面甲的缘故而作罢了。


“尊敬的陛下,只是一点对时局的分析而已,算不上值得称赞的本事。”


炎谦逊地摇摇头,简直都不像是一条正常的龙了。他缓缓道来:“如今西大陆的局势,可以用‘暗流潮涌’来描述。”


“大陆的局势乍看之下,总体相当稳定:各国之间勉强保持着克制,即使爆发冲突也仅限于局部地区;黑暗势力被死死压制,恶魔、魔鬼被圣裁尊者的神光大结界排斥在主位面之外,彩色龙受到星幽尊者的追杀;西北兽人则被挡在沃拉帝国之外……简直是稳定得不能再稳定了。”


“然而,这只是表面现象。”炎轻笑一声,接着说道,“法肯里奇和史塔西的全面战争已经开始,其中法肯里奇与卫茨公国达成战略联盟,史塔西则联合了陶卡巴公国,再加上周边一些国家,比如塞菲和科雷公国的扇动,将这所谓的局部冲突,直接扩大成了大陆东南部的纷争……”


“而且,在这两个小国之后,是哈瓦尔和塔多亚两大帝国。”


“哈瓦尔帝国早就不再将法肯里奇视为可有可无的附庸了,而塔多亚则一心想要趁着这个机会将晨曦教廷的势力推广到哈瓦尔帝国去,”炎侃侃而谈,“此外,相信陛下已经关注了十二年前法肯里奇的王都之变,那件事里露出水面的势力……真的不少。”


一番话说得康斯坦丁也微微点头。


哈瓦尔和塔多亚两国可以算是长久以来的死对头了,只不过不同于法肯里奇和史塔西那样外露,他们的矛盾存在于更深的层面。


哈瓦尔是西大陆经济实力最强的国家,信奉着金钱的力量更甚于神明的力量。而塔多亚则是晨曦教廷的势力范畴,自然看不惯“满眼贪欲”的哈瓦尔人。


说白了,这是一种意识形态的冲突,虽然看起来没有世仇的对立那么激烈,却远比世仇更加难以调和——因为调和的结果,只可能是一方的彻底失败!


法肯里奇和史塔西的战争已经持续接近一个月了,这段时间里两国可以说是互有胜负。法肯里奇没能想到史塔西的人数如此众多,并且像是浴火凤凰一般无论打退多少次,都能卷土重来;史塔西也没想到法肯里奇居然这么难对付,原定的一个月全面突破防线的计划彻底泡汤。


随着战争渐渐转入僵持阶段,哈瓦尔与塔多亚两国便开始顺理成章地介入战争。


哈瓦尔在国际上谴责史塔西入侵的不义之举,而塔多亚则申明史塔西复仇的正义性,两国的外交官员之间天天在打嘴仗,都拼命地想要将道义拉到自己这边。


而在外交之外的方面,两国最明显的举动就是明里暗里地为法肯里奇和史塔西提供援助了。


换句话说,两大国是在借着这场全面战争的机会,打算造出一个桥头堡来,进而布局未来的对决!


现在或许普通民众还不知道,但像康斯坦丁这样的上位者已经看出来了,以法肯里奇和史塔西的全面战争作为开端,这种意识形态层面的冲突即将爆发出来,所谓的稳定,又能持续多久呢?


沉思片刻,随着空气中的火药味稍一消退,康斯坦丁笑着开口了:“乱世就要到来,所以你们打算找我进行投资,以便在将来大赚一笔?”


然而还不等三人回答,他的面色又是微微一变:“不过关于守边关的话最好不要再乱说了,那种话题总是很容易变得敏感起来的……”


说着,他的脸色一沉,先前那种冷厉的气息又一次散发出来。


当然这些变化对于三条龙来说其实并不算是什么少见的事了,他们并没有因此而显得惊慌,而是几乎一瞬间就做出了应对。


垂下眼睑,炎以一种略显谦卑的姿态深鞠一躬,语气中满是恭谨:“万分抱歉,陛下。不过我身边这位女人,正是西北兽人目前的最高首领。以您的心胸,想来不会介意稍微倾听一下她的意思吧?”


利维坦也适时地走上去:“陛下可称呼我为利未安森,目前西北兽人,算是听从我的命令没错——至于我说的是真是假,相信陛下很快就会知道。”


一番话说得很有水平,让人挑不出什么毛病。


康斯坦丁愣了一下,脸色也是稍稍转晴:“这倒是真让我稍微意外了一下……”


尽管二十年前,兽人大军的入侵对沃拉帝国造成了巨大的打击,甚至导致了康斯坦丁的祖父与父母的死亡,可他本人却并不十分憎恨西北兽人。


至少在明面上是这样。


这也没什么难以理解的,毕竟康斯坦丁现在是皇帝,很多时候都不能凭着个人喜恶决策。西北兽人能够盘踞在大陆的一角上千年,却还没有被消灭,自然有着其厉害之处。而随着兽人的威胁消失,人类内部也不如以前团结了,现在其他三个帝国之所以可以放任沃拉帝国坐拥最强军力,正是因为需要它来牵制西北兽人。


一旦西北兽人被彻底消灭,整个大陆西北方数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都可能被沃拉帝国吞并,一家独大的趋势就会出现,而这是三大国绝对无法容忍的!


“陛下,这次来,我就是打算与您进行和谈的。”


听了利维坦的话,康斯坦丁轻声“哦”的一声,脸上却没有太大的惊讶,他看着这名面容普通的女人,眼眸中异光闪动,“这确实是超出我意料之外的事了……要谈,也不是不行。”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