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时间转眼流转过一个月。


“喂,你们几个,快点把木头运到那边去!”


拉贾擦了擦额角的汗水,一边训斥着手下的地精,一边指手画脚地比划着,“对对,围墙要在这里……嘿!你这个笨蛋!”


看着某个可怜的地精笨手笨脚地将一份石料打翻,拉贾愤愤地跺了跺脚,强忍着想要大骂一顿的冲动。


天啊,按照这个速度,真不知道希望镇的围墙到底什么时候才能修好……


“小地精,需要伟大的巨龙仁慈而慷慨的帮助吗?”


正在拉贾头疼的时候,一个低沉的声音从他身后响起,随之而来的则是熟悉的灼热气息与微微的腐朽味道。


“哦,尊敬的维斯大人,您的胸怀比天空还要广阔,卑微的我们会永远记得您的恩泽!”


拉贾已经不知道自己是多少次说出赞美之词了,他发现与一群龙住在一起至少有一个好处:自己的眼色比以前强了不少,脸皮也更厚了。因为他现在毫不怀疑,哪怕让自己去赞美一个史莱姆,自己都能把对方说的和巨龙一样伟大……


维斯显然很吃拉贾这一套,虽然这些都仅仅是漂亮话的事实早就是双方都心照不宣的了。


他带着显而易见的得意表情,轻松将石料拉到了正确的位置。


距离艾洛封闭城堡大门以来,一个月的时光匆匆流逝——当然,对于地精来说一个月的时间足以发生很多事了,比如山谷南部这座连围墙都还没造好的小镇,就是这一个月以来地精们的努力成果。


拉贾当初的想法是对的,尽管艾洛可以说在给地精们分配了土地之后,几乎就没有再管过他们,但是这样就足够了。


没错,地精一族是适应力最为强大的智慧种族,哪怕是在雪域、沼泽这样相当艰苦的环境下,都可以繁衍出不小的规模,更何况是各方面条件都十分适宜的伊考特山谷呢?


更不用说,艾洛还给了他们不少食物,以度过最为艰难的阶段。


而现在,日益增加的浅信徒与这个希望镇,就是他们能够回报给艾洛的礼物!


以希望命名的小镇,严格意义上来说甚至还不能称之为镇,而只是一个小型的聚集地而已。


它的面积不到一平方公里,稀稀落落地分布着几座原始风格的小土屋。镇子中心是一座稍大一点的石头祭坛,没有神像,没有装饰,甚至说白了就是一个石头的小平台,却承载了几十个地精对艾洛的信仰。


而对于黑龙兄弟来说,这一个月他们的变化也不小。


虽说龙族寿命悠长,但往往他们的年龄越大,时间流逝对他们的意义才越小。而现在的小黑龙们,都是还没有进行第二次觉醒的幼龙,一个月的时间真的可以发生很多变化。


维斯作为哥哥,如今身长已经超过了刚出生的希尔卡特,他的头颅越发狰狞,眼眶的深陷也渐渐明显起来——黑龙又被称作“骷髅龙”,正是指的维斯如今外貌的发展趋势。


维斯的心智也更加成熟,原本有些张扬的气息开始内敛,有时候拉贾甚至乍看过去,甚至会怀疑自己看到了艾洛。或许也是与艾洛的心的距离变得近了一些,此时的维斯多少已经了解了艾洛先前做的各种决定,也意识到了那天艾洛恐怕是真的虚弱。


只可惜最好的时机已经流失,维斯相信没有人比自己更了解艾洛的可怕,如果想要打败艾洛,就只有彻底杀死他,不给他任何机会,否则就死的必然会是自己。


不要说是一个月后的现在了,其实就在那天自己选择了退开之后,艾洛就赢了!哪怕自己第二天就反应过来,也已经晚了。


而艾洛……维斯确定,这条奇怪的黑龙,绝对不会在同一个地方再度跌倒。


不过维斯也没有过于惋惜,善于算计的他在一个月前就知道,纠结于过去的事毫无意义,更重要的是为未来而谋划。


所以,他的计划就是……等待艾洛打开城堡大门的一刻,再判断自己要采取什么策略。


不同于维斯,希尔卡特更多继承了以战斗为本能的红龙之血脉,这一个月他身体方面的变化最大,不但健壮得超过了一匹小马驹,还可以相对轻松地使用自己的吐息武器了。


要知道,作为年龄还不满两岁的幼龙,即使希尔卡特还不能随心所欲地使用吐息,却也相差不远了,这真的很少见。作为对比,他的哥哥维斯如今还只能勉强吐出一口酸液呢。


而在性格方面,这兄弟俩简直就是一动一静、一文一武两个极端。希尔卡特的心机还和一个月前差不过,然而他的脾气却更加火爆、傲慢了。


这段时间,地精们几乎每天都能听到希尔卡特尚显稚嫩的怒吼声,那是他不断练习狩猎技巧、磨练自身实力的缘故,他就像是一团不断跳动着的火焰,给空旷的伊考特山谷增添了一种别样的活力。


“我的哥哥,”黑色幼龙的身影从天而降,淡紫色的眼睛里仿佛闪动着明亮的火光,“我可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对这些弱小的生物这么有兴趣了。”


“我看到了利益。”维斯没有回头,他盯着那群有说有笑地走到一旁休息的地精,小声说道。


和幼龙们生活了一个月后,地精们本身自然也有了一些变化,至少在黑龙兄弟刻意收敛了自己的威压之后,他们敢于稍微接近一点了——当然这还是必须得到黑龙兄弟的允许才行,而且往往仅限于接近维斯。


自视甚高的希尔卡特可不会允许这些“肮脏的绿皮怪”靠近自己一步的!


“好吧,随你喜欢。”希尔卡特冷哼一声,虽然这群地精搞出了一些勉强能称为房子的玩意,可在他看来,这些破烂只要自己一口火焰过去就全完蛋了,一点用都没有——他希尔卡特的手下,最起码也要是悍不畏死的蜥蜴人才行。


“说真的,艾洛已经一个月没露面了,我在考虑我们和他之间的差距还有多大。”


不着痕迹地远离了地精们,维斯的眼中闪过一道暗芒:“身为托卡马克派的老大,这已经是严重的失职了。”


希尔卡特顿时明白了自己的兄弟在打什么主意,他低低地笑起来:“想颠覆这个顺位就直接说,没必要找借口……不过,我倒是也觉得,可以让他重新考虑排名了。”


短短几句话的交谈,两条幼龙便达成了一致。


只是下一刻,一阵炸雷般的声音就响彻了他们的耳边!


黑龙兄弟像是触电一般地将视线投向声音发出的地方,而下一刻,他们的瞳孔收缩如针。


那里不正是艾洛住的城堡吗?!


现在将时间推到片刻之前。


在地精们还在忙着修建围墙的时候,原本已经被封闭了长达一个月的城堡大门,悄然开启了一道缝隙。


没有宣告回归的吼声,没有强势降临的威压,甚至没有证明自己领主身份的飞翔。艾洛,这条无法用常理揣测的幼龙,就这样简简单单地走出了城堡。


“基本都变成浅信徒了吗……信仰点稍微多起来了。”


查看着自己灵魂中的记录,艾洛满意地点点头。显然自己的播种是有效的,此时信仰点已经积累到了一百以上,总算是可以进行一些稍微可观的兑换了。


他当然也感受到了维斯、希尔卡特兄弟的变化——一个月来,艾洛自然不可能只是养伤那么简单,虽然那叠加到一起爆发而出的伤势,也确实花了他半个月才勉强恢复过来。


他先前凭借龙族超强的记忆力,将自己与霜冻舞者的战斗全部记了下来,一个月之间反复思考、推演、验证,以寻求击败对方的方法。


一个月前,艾洛是真的打不过霜冻舞者吗?


当然不是!


别忘了,整场战斗中,艾洛可是从来都没有摘下自己的挂坠,用那种可怕的能力战斗的!


他很清楚,这种能力至少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都不能暴露,也就是说,自己必须在不使用这种能力的情况下,也要保证有极强的实力。


不但如此,艾洛追求的还不只是赢,而且要赢的漂亮,要用碾压的姿态战胜对方才行!


实际上在刚刚遭遇霜冻舞者的时候,艾洛就意识到自己不可能碾压对方:一来实力差距太明显了,二来对方的战斗经验也远远超过了身为幼龙的自己。


所以这一个月,艾洛的重点就放在战斗技巧这方面。


一个月的时间,艾洛将霜冻舞者的全部经验消化吸收,彻底化为己用——这就是他的变化。


他相信,如果此刻再度对战霜冻舞者,胜利的绝对是自己。


不过艾洛暂时不打算立刻挑战艾欧塔竞技场。赢了又怎么样?竞技场可是有十九关,按照霜冻舞者的实力来推断,自己此时突破第二关的可能性不大,没必要现在就急着去找虐。


“那么,就用这种方式宣告我的回归吧。”


艾洛心中一动,精神力探入了信仰置换契约。说起来“那个”还是昨天的意外发现,不过托卡马克派……似乎也是扩张的时候了。


将仆从列表下拉,艾洛找到了昨天所见的那组特殊商品。


“随机龙族追随者召唤(0/6):随机召唤出一条巨龙,召唤者需自行收服。巨龙的实力将根据召唤者本身实力进行调整,每次召唤的花费都将提升。本次召唤消耗一信仰点。”


看着确认了召唤之后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奇异魔法阵,艾洛不由得露出一丝期待的笑容。


看样子,第一次召唤出的巨龙不像是个小家伙呢……


很快,空间的震动微微停滞,魔法阵中央闪过一道亮光。艾洛的眼前,一抹天蓝色迅速扩大——!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