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好了,现在来谈谈我们之间的事。”


整理完赫拉斯的记忆后,艾洛将目光投向了那条蒙着双眼的古白龙。他能够感觉得到,对方身上有一种凝而不发的气势,宁静而威严,就好像真正的神明一样。


能让如今的艾洛还产生这种感觉,只能说明……这条白龙非常强,甚至可能已经超越了白龙一族的范畴了!


果然,尽量延后召唤的时间,才是正确的选择啊。


“我想没必要谈了,我会加入托卡马克派的。”


出乎意料的是,海尔弗拉斯居然一口答应了下来,这让艾洛不由得露出了一丝感兴趣的神情。


“哦?”他歪了歪头,“我可不觉得一条正常的白龙会这么做。”


海尔弗拉斯摇头:“现在的我……应该已经不能算是正常了。而且,其实我已经做好准备了,如果命运让我站在了你的面前,我就一定会答应你的要求。”


“命运?”


“嗯,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不过我的事情,你应该会有兴趣的。”


伴随着古白龙略带沧桑的话语,艾洛听到了一个相当独特的故事。


几百年前,刚刚进入青年期,还无法熟练运用自己天赋的海尔弗拉斯,与一路追踪过来的一名天翼随者大战一番,最终天翼随者虽然重伤退走,海尔弗拉斯却也受到了几乎致命的创伤。


更糟糕的是,他原本的巢穴也被另一条白龙——嫉妒着他的早慧的,他的亲生兄弟——趁机占据。


无处可去的他,终于在一个大雪天里倒在旷野的一处废弃兽穴中。


恍惚之中,海尔弗拉斯半阖着双眼看见一个模糊的人影靠近,依稀能辨出是一个女人的身影。他下意识地想要威胁她远离一些,却发现自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浑身是撕裂般的剧痛,生命正在一点一点流失。


眼见人影俯身,一个人类少女的轮廓逐渐清晰,一双澄澈的水眸里似乎带着惊讶震撼,却并没有海尔弗拉斯预想中的憎恨和恐惧。


为什么会这样呢?白龙可是邪恶的彩色龙啊,对于人类来说,不是应该立刻逃走,或者汇报给冒险者,甚至是金属龙吗?


那时候的海尔弗拉斯,还不知道德鲁伊们秉持着的一种信念,更没有想过会有人连彩色龙都可以包容。


不过出于求生的本能,海尔弗拉斯还是想要努力地睁开眼睛,怎料未来得及睁眼,那人影却迅速地起身离开了,失望愤怒一瞬间席卷而来,海尔弗拉斯顿时咆哮得想杀人!


果然,还是去找金属龙了吧?


没关系,反正都已经被背叛过一次了。他愤怒地想着。


至此,他认为自己的生命中再不会相信任何一个人,也不再轻易相信任何龙。


那个人影渐渐化作小黑点,消失在了视线的尽头。海尔弗拉斯则诡异地平静了下来,或许……就这样结束,也没什么不好。


苏醒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昏暗的山洞里,只有点点灯火照亮四周。


“你醒了?”一个柔和的女声传来,海尔弗拉斯艰难地睁开双眼。一个约莫十七、八岁的少女正跪坐在一旁,面容清婉,一双如水的眸子正担忧地看向自己。“我叫莎莱娜,你还好吧?”


“滚开,人类,趁我还没肚子饿之前。”


海尔弗拉斯开口,嗓子发出沙哑而暴戾的声音。要不是此时自己无法动弹,他早就第一时间把这个少女吞进肚子里了。


“可是你的伤还没好啊?”


莎莱娜露出了意料之中的笑容,她顿了一下,换了一种更加具有安抚性的声音,这才继续说道,“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海尔弗拉斯愣了一下,随后联想起了昏迷之前的记忆。


没错,是她,记忆里那个离开的人影。


他有些不解,明明当时选择毫不犹豫地离开为何还要回来?对于人类来说,彩色龙本就不应该被救,不是吗?


况且,自己也曾经那么强烈地挣扎着想活下去,到最后却发现死未尝不是一种解脱,纵使不甘,成了如今的这副样子还能怎样?


他感到了痛心和愤怒,更多的却是绝望。


“和你无关,女人。”海尔弗拉斯冷冷地说道,虽然她确实救了自己,不过这丝毫不能改变两个种族的对立。他确信,只要自己恢复,就一定会杀了她的,不然即使她不告诉别人自己的下落,天翼随者也会从这里找到线索的。


所谓的不共戴天,便是如今彩色龙和金属龙的关系。所以,身为金属龙盟友的人类,同样也应该和自己是这样的关系。


“可是,这段时间里我总不能叫你‘喂’吧?”莎莱娜傻笑了两声,没有过多纠结这个问题,而是先从随身的储物装备里取出了几大块香气四溢的烤肉来,满满地摆了一小堆,“好了,我们不说这个,先吃点东西吧,你的身体现在需要补充能量。”


说着,莎莱娜笑了起来,有些不好意思地挠头,略带苦恼地说道:“呃,其实龙的食物我还是第一次处理……听说一般龙都比较喜欢吃生的吧?不过你现在这样,还是做熟一点比较好不是吗?”


显然她略显傻气的好意根本没有得到回应。


“你到底想要什么?”


海尔弗拉斯冰冷地扭过头去,“如果想抓我去找你的金属龙主人邀功的话,你已经可以做到了,没必要让我恢复。”


莎莱娜沉默了一下,这才小声说道:“我是个德鲁伊……虽然是个新手,不过……我也很想看到彩色龙和金属龙和平相处啊。”


“……”海尔弗拉斯发现,这个女人脑子有问题,而且问题还不小。


和平共处?和金属龙?


开什么玩笑!自己最大的愿望就是杀掉所有金属龙啊!


似乎也察觉到了白龙的不屑,莎莱娜也不说话了,气氛顿时沉闷了下来。


又过了一会,烤肉的香气刺激了海尔弗拉斯的肠胃,他也不再犹豫,低下头大口地吃了起来。


反正都已经这么惨了,就算有毒也没关系……


有些自暴自弃地想着,海尔弗拉斯迅速将几大块烤肉吃下肚去。


时间就在这个过程中一分一秒的过去。莎莱娜有点尴尬,又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只能沉默,看着海尔弗拉斯进食。


海尔弗拉斯也一直沉默着,一时间巢穴里只剩下咀嚼的声音在回响。


等到海尔弗拉斯吃完,莎莱娜便简单地收拾了一下,然后把火熄灭,起身向洞口走去,“你好好休息吧,我明天再来看你。”


“以后你不用再过来了,女人。”


身后海尔弗拉斯冷漠的声音飘来,生涩沙哑,他已经受够了,这个无知的女人……她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天真至极!


然而下一刻,莎莱娜闻声回头。洞口的光线氤氲下,少女脸部的线条显得格外柔美迷离,她纤细的身姿笼罩一层淡淡的光华,就像是某种比精灵还要高贵美丽的生物。


对了,海尔弗拉斯想起来了,就像是仙女龙,或者传说中的虹彩龙那样。


纯净的眸子里倒映着海尔弗拉斯卧在地上的身影,莎莱娜的眼中只有安静。


“为什么?”


“……”


海尔弗拉斯直视莎莱娜的双眸,清晰地看到了自己狼狈的身形。是啊,如今的自己,似乎连拒绝的权力都没有了……


不过很快,这种悲观的想法又被少女的低语所打破。


“至少在你恢复之前,我会每天过来的。你不用担心什么,我不会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的。彩色龙和金属龙之间的和平……虽然是很遥远的事,可不管什么事,总要从现在开始努力才行。就像人们说的,总要抱着一丝希望,不是吗?”


莎莱娜笑笑,回身继续向前走,“所以,不要放弃啊。只要活着就有希望,如果死掉的话,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海尔弗拉斯没再说话,伴随着少女轻柔的声音,他心中仿佛也有什么东西渐渐开始融化。没有再说出什么冷言冷语,他就这样凝视着莎莱娜的背影渐渐远去,直至再也看不见。


“希望……”


年轻的白龙陷入了沉思。


时间流逝得很快,转眼就是半夜了。


深夜的山洞里一片死寂,只有白龙低沉的喘息声不时传来。


平时自视甚高的自己,居然会沦落到这个地步,还被一个愚蠢的女人说教,真是狼狈……真是……太丢人了。


胡思乱想的时候,莫名地,海尔弗拉斯的眼前又浮现出了那个少女温柔的笑容,耳边无端响起她的话,活着才有希望……


希望?


海尔弗拉斯愤怒地睁大双眼,却不知道自己的愤怒源自于何处,他痛苦地发出一声嘶吼,身体依旧没有移动半分。


可笑,我为什么要听一个女人的话?!


人类本来就是弱小、善变的存在,要是没有金属龙的存在,要是不去依附什么强大的势力,恐怕他们就只配被玩弄了!


表面上装着一副伪善的面孔,其实心里一直希望我就这么死了吧!对,她一定是这么想的!早就希望我死却假惺惺地跑来照顾,愚蠢又自私的女人……


可她为什么要回来?


当时明明已经离开了不是吗?


矛盾的内心斗争就那么停了下来,海尔弗拉斯眼睛里的波涛汹涌渐渐平息。


是的,他想起了莎莱娜的面孔,以及那略带担忧的眼神,无论之前表现如何,她还是转身回来了。


大部分人类是弱小而善变的,但或许,她真的有点不同吧?


希望,有时候一瞬间便萌生了。


这一夜,有些人的命运由此不同了。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