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轰!”


伴随着蓝笛卡尔的全力一击撞击在骑士长的腹部,这一次,他的脸可怕地扭曲起来,仿佛在承受着无法言说的痛苦。然后,嘭的一声爆裂开!


不错,就是直接爆裂开了。


一名准传奇的强者,而且还是以防御著称的圣骑士,竟然直接被蓝笛卡尔的一拳轰爆了。他的血肉直接化成小雨,洒了一地。而蓝笛卡尔如同一个来自深渊的大恶魔,双眸射出两道血光,显得可怖至极。


片刻的战斗结果已经出来了,武僧和牧师都已经重伤倒地,陷入了昏迷,三个教廷的年轻人则脸色苍白,神色间满是慌乱。他们的心气已被强势的蓝笛卡尔彻底击碎,露出本性的他们,竟然还不如一些普通的冒险者。


三位年轻人刚才还不可一世,一副吃定了蓝笛卡尔的表情,显得狂妄自大,但现在全都失去了青年才俊的气质。他们望着独坐中央的撕裂者,眼里露出哀求之色。


“哼,看来必须由我亲自出手了。”


下一刻,一股强悍而凶残的气势卷起,在这个男人的躯体上不断升腾。他的神色睥睨,霸气无双,双目透出残忍之色。


“小子,有华兹沃斯大人出手,你死定了!”


“嗖!”


华兹沃斯的速度极快,全身斗气澎湃,异常精纯,近乎实质化的血红色斗气衬托得他的皮肤更加诡异,竟是直接对着蓝笛卡尔冲了过来。


他神色间冷酷无比,双眸没有丝毫波动,仿佛只是准备捏死一只蝼蚁。


他速度太快了,蓝笛卡尔甚至还来不及反应,就直接被他一拳轰在了胸口,顿时只觉得一股巨力透体而来!


“喀嚓!”


猛地倒退几步,蓝笛卡尔此刻很难受,他的胸骨断裂数根,嘴里有着丝丝鲜血涌出。这些血液在脱离了血管的瞬间,就变为了幻质能量试图逸散开来,却被蓝笛卡尔在第一时间吞咽回去。


现在还不是自己暴露真正身份的时候,蓝笛卡尔非常清楚。


不愧是在传奇中也可以称雄的强者,在刚刚的攻击下,蓝笛卡尔半边身躯都麻了,这还是他出生以来的第一次受到如此重创。


蓝笛卡尔最强的地方,其实不是什么肉体力量或者魔法力量,而是能自由控制魔法和物质转换的能力。换句话说,需要近战的时候,他完全可以借助雄厚的魔力基础,大幅度地强化自己的近战能力,反之亦然。


此时蓝笛卡尔的身体已经被强化到了一个极为惊人的程度,无论是抗打击力、速度、力量、恢复力、肌肉韧性等,都异常强大,甚至已经超越了很多人形的巨龙。


但现在,他却被华兹沃斯一拳击飞,显得十分狼狈。


“这小子竟然敢在华兹沃斯大人面前逞凶,狂妄也要有个限度啊!”神官打扮的年轻人慢慢开口,面上浮出笑意。


一向自视甚高的他,今天晚上居然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山野少年给吓住了,这无疑是对他心气的打击与侮辱,他的自尊心完全受不了,已经快要发狂了。现在,蓝笛卡尔将要被华兹沃斯轰杀,他又怎么能不激动?


只是,他的脸色又阴沉了下去。


因为蓝笛卡尔又重新站了起来,而且脸上还流露出了一丝期待的笑容,似乎没受太大的伤。


在别人察觉不到的蓝笛卡尔的体内,一阵轻微的响动传来。


蓝笛卡尔的身体完全是能量构成的,只是此刻以物质的形态出现而已。既然本质是能量,那么就不存在常人理解中的“要害”、“重伤”这样的概念。受伤了,只要稍微调整自己体内的能量运转,将受伤的部位变为能量,再转化成正常的物质形态就可以了。


仅仅是几秒钟的功夫,蓝笛卡尔就感觉到自己的伤势好了个七七八八。


华兹沃斯也很诧异,自己一拳可是用上了接近八成的力量了,竟然没将这个小子打死,确实有古怪。


“说实话,我从没见过像你这样的天才,如果不是你加入了日光学会,我真的很想招揽你进布瑞特帮会啊……”


“不过,”他的话锋突然一转,“如果你能就此投降,宣布效忠晨曦教廷,并且带着我们去消灭你的养父以及日光学会的话,我可以考虑给教廷的几位大人说说情,放你一条生路!”


听到这句话,三个年轻人欲言又止。他们很不想放过这个侮辱了他们的少年,不过现在似乎也只有华兹沃斯能打败对方了,所以他们也非常无奈。


“投降?”蓝笛卡尔瞳孔微缩。


“没错,这是你最后的机会。否则一会我会全力出手,直接将你碾碎!”


华兹沃斯点点头,他在等待蓝笛卡尔回复,同时身躯内在不断蓄势,这是在进行威逼利诱。倘若蓝笛卡尔不同意,他就会以雷霆之势,直接将这个小子捏死。


蓝笛卡尔没有说话,但脸上露出嗤笑,神色间很不屑,似乎看不起华兹沃斯。


“不识趣的小子!”


华兹沃斯怒了,不再试图劝说招揽这个不识相的少年。


随着一阵音爆声传来,他的极速再次得到施展,大厅中晃过一道血色,撕裂空气,也撕裂一切阻挡在前面的东西!


刚才是拳印,现在则是爪势,华兹沃斯的双手变得如野兽的利爪般,泛着血光与煞气,朝着蓝笛卡尔猛抓过来。


“同一招对我是不会起第二次作用的。”


蓝笛卡尔这次有了准备,不像刚才那般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不过速度方面终归是存在不可忽视的差距,他的身躯再次被擦伤,几道浅浅的血肉痕迹在他的身上显露,鲜血渗出,异常殷红,却在下一秒像是有了生命一样地直接缩回了血管之中。


说到底,他终究是挡住了华兹沃斯的这一爪。


“轰!!!”


拳与爪在交击,一种澎湃的力量感尽情流露出来,两人都是身躯健壮、肉体强悍的存在,所以他们的正面交锋有一种原始的暴力美感。


“再来!”


蓝笛卡尔大喝,他的体内有一种异常舒坦的感觉,他的血液在沸腾,灵魂在躁动。


以伤换伤,以命搏命,悍不畏死,完全是身经百战出生入死的军人的本性。这种拳拳到肉、血脉贲张的对轰,让他的心脏都有种想要飞出胸腔的感觉。


真的是,太畅快了……


兽人之中流传着一句老话,血与火,是专属于男人的浪漫和辉煌!


此刻两人的战斗,正将这句话体现得淋漓尽致。


“继续!”


蓝笛卡尔大喝道,他的气势无比激昂,更是选择了主动出击,朝着华兹沃斯轰了过去。


他悍不畏死,无惧受伤,这具元素之体的恢复力本来就极度强悍,此刻用一种搏命的方式与华兹沃斯纠缠,不但气势凌人,也在快速消耗着对方的体力与胆气。


毕竟,华兹沃斯虽强,却没有那种可怕的恢复能力。这就导致了明明是华兹沃斯更为强大,却在蓝笛卡尔的步步紧逼之下露出越来越多的破绽。


华兹沃斯打他两拳,蓝笛卡尔就拼命还一拳,而华兹沃斯踢他两脚,蓝笛卡尔就拼死踢一脚。对华兹沃斯来说,这只是一场苦战,然而对于蓝笛卡尔而言,这是在搏命,是在死战!


整个大厅都很破败,快要倒塌了。蓝笛卡尔此刻虽然仍然保持无伤的外表,但连续的高强度作战,也使得他体内的能量有点供给不足了,就连那件龙皮轻甲都多处破碎,可想而知他究竟受到了多么严重的打击。


但他双眼炯炯有神、精光闪耀,半长的黑色发丝飞舞,犹如力战之下不屈的年轻战神。而华兹沃斯也很狼狈,他全身染血,身躯上还留有不少的伤口,他只是个人类,不像蓝笛卡尔那般,有着惊人的愈合速度。


蓝笛卡尔无惧换伤,而且元素之躯拥有着强大的活性,伤势恢复很快,但华兹沃斯吃不消,他现在实在是扛不住这种你一拳、我一脚的死战对轰了。


“给我滚开!”


终于,华兹沃斯忍不住了,不再与他纠缠,直接一击将他逼退。


接下来,他打算直接用出最强的一击,直接定下胜负。不然的话,恐怕最后输的真的会是他!


“嗤!”


他的气息在不断地强大,很炽盛,气机牢牢锁定蓝笛卡尔,双眸里不断地流淌出血光,他的力量在增强,在进行某种复苏。


蓝笛卡尔无所畏惧,再次冲了上去,想要将他拉入自己的攻击节奏。可是事与愿违,他失败了。


“噗——”


脸上传来剧烈的痛楚感,皮肤都在抽搐,蓝笛卡尔意识到自己被再度变强的华兹沃斯狠狠地轰了一拳,仿佛是被一头地行龙猛烈地撞击了一下,势大力沉的攻击直接击飞了自己。


此刻,华兹沃斯周身血光流动,已经分不出是他皮肤的颜色还是别的什么能量的颜色,他就这样冷冷地站在大厅中,如同主宰万物的暴君一样,凶残、暴戾、嗜血。


他脸色无比阴沉,这个不知名的少年竟然将自己逼到如此地步,实在是让他脸上无光,同时心中也充斥着浩荡的杀意。


“庆幸吧,接下来,我要用秘传的绝技送你上路了!”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