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因为希克斯迫不得已的计划,这一次选入“王都特别治安部队”的新手们在这几乎广袤无垠的碧绿树海之中受到魔兽和“罗深渊新星”候选者们的双重打击,在某种程度上说,后者比前者更为致命。


因为“深渊新星”的候选者,在艾洛建立的炎龙教会里,可是由以杀戮守护信仰的日珥秘教以扭曲人性的方式所精心培养出的杀人鬼!


这些万里挑一的地狱屠夫,所面对的训练对象还是以人形生物为主。也就是说,在追踪、杀戮那些新手们的作为上,“深渊新星”候选者比魔兽做得更有效率。


“嘘——从旁边小心地绕过去。”


将手指竖在唇边,一名黑发的少女剑士裹紧了身上破旧的风衣,避免衣摆擦到地面而发出不必要的声响,她的眼中带着坚定的神色,用一条手臂护着身后看起来更年轻一点的女术士小心地向来路退去。


在她们的面前的洼地中,是满溢着死亡与鲜血的恐怖一幕:明明如同植物一般长着碧绿的枝叶,身体却犹如蟒蛇一般修长而且覆有光滑的漆黑鳞片,身躯的顶端长有一张庞大到难以置信的血盆大口,这种群居的魔兽的头部没有眼睛和鼻子,纯靠感受物体的震动而进行捕食。


它们堵在通往树海出口的必经之路上,成功地截住了大批希望通过这里前往目的地的“王都特别治安部队”新人,布满獠牙利齿的血盆大口轻易撕裂这些鲜嫩的血肉之躯,散落的皮肉、内脏、破碎的骨骼浸泡在一滩滩鲜血中,任由那些魔兽捡食。


更可怕的是,不时还会出现两条魔兽争抢一个人的情况,只见那身体在空中就被两股巨大的力道生生扯裂,惨白的骨骼在利齿中被嚼碎发出“噼啪噼啪”的诡异声响……


“会死的,会在这里被吃掉的……”


因为极度的恐惧,口中念叨出无意识的呓语,少女术士的眼中,逐渐蠕动出绝望的阴影。


“蒂法尼,我们不会死,姐姐会保护你的!”双手按在术士蒂法尼的肩膀上,仿佛要将自己的勇气传达给妹妹一般,剑士打扮的少女坚定地说道。她同时在心中补充道:“即使是牺牲自己,姐姐也要让你走出这里!”


佩内洛普与蒂法尼,就和蓝笛卡尔遇到的精灵猎手惠特利一样,是王都特别治安部队中潜力强大的新人,姐姐佩内洛普沉着冷静,还有着超越凯雷的武技天赋,而妹妹蒂法尼虽然心理承受能力稍弱,却是一个天生的死灵系施法者。


别看她在魔兽环绕的西里森树海里表现不佳,但并非每个施法者都能在十八岁的时候学会包括“痛苦徽记”和“疲乏波”这样的中高级死灵法术。


“簌簌簌簌……”


坚硬鳞甲摩擦岩壁的异质声音陡然从两人头顶传来,与其一同到来的还有一阵蛇类生物特有的腥臭,两名少女鼓足勇气抬头向上望去,果然看到了她们最不愿看到的场面:


一条半植物半蟒蛇的魔兽正以一种难以想象的流畅感盘旋在岩壁上,感受着最为细微的震动而调整着自己头颅所对的方位,然后面对两位少女张开了自己的硕大口器,其中无数尖锐的利齿以螺旋状交错排布,就如同飞速旋转的绞肉机一般充满了令人疯狂的绝望感。


“蒂法尼,站在这里别动……这些怪物都会先攻击逃跑的猎物,所以你静止不动应该还有生还的机会。”


女剑士佩内洛普拍了拍蒂法尼的肩膀,示意她站在这里静止不动,而她自己则试探性地向后退了一步,半植物半蟒蛇的魔兽的头颅立刻抬起,移向了佩内洛普所在的位置。


“姐姐,你要干什么?”蒂法尼心中泛起一股不祥的预感,一种难以言语的感觉攫住了她的心脏,并非是对死亡的恐惧,而是对至亲之人即将离去而自己无法阻止的无力感。


“我要引开它……”佩内洛普继续向后退去,逐渐将魔兽带离蒂法尼的身边,虽然意识到了自己的命运,但是她的脸上却绽出一丝浅笑,轻声叮嘱道:“要是我五分钟后还没回来,那就快跑吧。”


“姐姐你——”


蒂法尼瞳孔收缩,她伸出手去,徒劳地试图抓住那道离去的身影,可是魔兽早已追随着佩内洛普盘绕而至,将口器扩张到极限,希望一口就将面前的猎物吞下。


“嘭!”却见远方一道黑影犹如炮弹般急速飚射而来,由于速度过快而撕裂空气激起可怕的爆鸣,不偏不倚的与正要发动攻击的蛇形魔兽撞击到一起,余势未歇下依旧带着魔兽的身体倒飞出数米,砸在岩壁上发出一声剧烈的轰鸣,大块大块的散碎岩石和断裂的植物藤蔓崩落而下,荡起泥土沙石的尘埃风暴。


魔兽的头部遭受重击,在那道黑影和岩壁的双重挤压下被碾成血肉模糊的一团,已然失去了生命体征,那条鳞片长尾也在抽搐几下后无力地耷拉下来。


“呃……啊啊啊!”


那道黑影贴着岩壁从蛇形魔兽血肉模糊的尸体上站起,刚才就是他倒飞的身体将魔兽砸死,解除了佩内洛普与蒂法尼的危机。但是这位“救命恩人”现在却陷入极度的痛苦之中,他双手扶头,爆发出一阵阵凄厉绝望到极致的惨叫!


摆脱危险的佩内洛普和蒂法尼躲开岩壁上坠落的碎岩,然后向上方望去时,顿时被那人的惨象吓得倒吸一口凉气。


却见那人被双手扶住的脑袋的左右两侧诡异地凹陷下去,就像被巨力砸扁的西瓜一样,由于巨大的颅内压,他的两只眼球几乎被挤出了眼眶,狰狞地在外侧转动着,双耳耳道和鼻腔中皆是流出恶心的黄白色粘稠脑浆。


虽然已经凄惨如此,但是作为“深渊新星”候选者却依旧保留着一段时间的生命——实际上,以深渊新星地狱般的训练标准,正常人根本不可能适应,所以这些候选者们大多都是长期服用了药剂,被进行过身体改造的怪物。


而这位被重创的家伙,即使在候选者之中,也算是相当有实力的了。如果不是遇到了蓝笛卡尔,恐怕他通过考核,成为正式成员的可能性不低。


此时他以充满愤怒和恨意的眼神直视着自己倒飞而来的方向,狰狞着切齿道:“一号……蓝笛卡尔!


“啊啊……没想到五号你还活着啊,被我那一招‘核变天星’击中,又用胸口硬抗我一拳,人类这种这顽强的生命力真是让人惊讶。”


紧接着,一道俊逸身影踏着近乎垂直的岩壁循声而至,却见这人气息飘渺不定,时而虚若空影,时而实若磐岩……难以被锁定。如果试图注意力放在他身上,不多时便会感到心烦气躁,头昏眼花。


那位“深渊新星”的候选者明显也曾被蓝笛卡尔这种飘忽不定的步伐影响过,他紧闭双眼摒弃感知,十指陡然探出,向蓝笛卡尔前来的大致方向刺去,十指交缠翻旋间绽出道道残影,在蓝笛卡尔所在一侧的山岩上绞出十数道崩裂的沟壑……


冷笑一声,蓝笛卡尔双足顿地以平行于地面的角度从岩壁上跃起,就像已然加速到最大的火箭一样冲向对面岩壁的候选者,在他双脚离开岩壁的刹那,那里就被旋即跟来的指尖削成数块。


“该死……跟这家伙近身战斗的话!”


“深渊新星”候选者见蓝笛卡尔越过岩壁之间的空隙,便急忙收回攻势,摆出了防御的姿势。


肩关节旋转三百六十度,肘关节旋转三百六十度,腕关节旋转一百八十度,蓝笛卡尔的手臂以一个奇怪的角度探入这个“深渊新星”候选者的防御之中,勾起的食指和中指以蛮力刺穿了他的下颚。


“呕——”


以最快的速度将自己的手掌探入了口中,“深渊新星”候选者竭力收缩手掌的肌肉,阻挡着从自己下颚刺入的蓝笛卡尔手指的侵袭,如果不将其挡住,那么对方完全有能力控制手指伸长,进而刺穿自己的脑干,瞬间结束自己的生命!


“反应挺快的。”


毫不在意的话语迸出。蓝笛卡尔陡然旋身挥臂,将“深渊新星”候选者的身体高高抡了出去。


“没有近身搏击却给了我拉开距离的机会……难道一号这家伙难得地失策了一次?”那人几乎变形的头颅虽然依然传来犹如万针刺脑的剧痛,但他却强行冷静下来思考。


下一刻,穿破空气的超快速攻击已然袭杀而至。


“嗡——”裹挟着爆炸的空气,仿佛瞬间超越了空间的距离,霎时便出现在“深渊新星”候选者面前——那是一根刚从魔兽身上拆下来不久,经过粗糙处理后仅保留尖锐特性的骨质短矛,先前正是被蓝笛卡尔以扭曲血肉的方式隐藏在自己体内。


由于速度过快,惨白色骨矛的尖端不知何时已然环绕上一层乳白色的圆锥形气爆,这是接近音速而产生的空气障波,这层障波扭曲着空气,使其宛如黄油一般挤压堆叠起来……然后瞬间爆发!


“噗嗤!”


蓝笛卡尔缓缓收回掷出骨矛的手臂,缓缓将原本因为瞬间发力而扭曲收缩呈紫红色的狰狞肌肉平复。


骨矛在刺入那人胸口时的一霎间,便激荡起大片爆碎的血肉碎屑,空气障波层层爆破所形成的可怕冲击力以螺旋状的力道撞入“深渊新星”候选者的胸腹部,只是一根骨矛,却制造出接近脸盆大的贯穿性伤口,几乎将那人整个身体炸成两截!


“嘣——”


藏身于身体中的金属号码牌在那人身体崩毁后被巨大的力量炸飞,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抛物线,然后落入蓝笛卡尔摊开的手掌掌心:“常规模式,百分之五十实力……还算可以。”


显而易见,蓝笛卡尔在进入日珥秘教后接受的训练,也让他的实力明显有所增长。其实原本的蓝笛卡尔因为并不熟悉自己身体里隐藏的力量,很难讲这股可怕的力量完全发挥出来。


在日珥秘教中的大半年时间,他接受的特殊训练,正是学习汉弗莱等人不断完善的质能转换理论,进而参考艾洛的核反应经验,彻底掌握自己身为元素圣兽的那种自由转换物质与能量的能力!


“然后……”将号码牌小心地存放起来,蓝笛卡尔转向两名一脸紧张的少女,心道:“该怎么处理那边的两个人呢?”

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 ,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