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太好了……”


微笑、大笑再化作最后歇斯底里的狂笑,萨拉蒙多那即使在人类中也算得上线条明朗的帅气面容被狂热和贪欲扭曲化作狰狞,他猛地转过身来,张开嘴,露出一个择人而噬的可怕笑容。


对于人类来说显得极为诡异的表情,如果出现在一条红龙身上,那就没有什么奇怪的了。很显然,此刻的萨拉蒙多,即使还蒙着一层人类的外皮,却已经迫不及待地展现出红龙的本质了。


杀了他,吃了他!


三个月前,萨拉蒙多作为日珥秘教的大教长,曾经秘密地前往“深渊新星”的训练基地视察过,那时候,他注意到了蓝笛卡尔。


接下来的三个月里,萨拉蒙多在战斗和征服之欲望的极度折磨下忍耐度日。因为在看到蓝笛卡尔的第一眼时,萨拉蒙多就认定这是他最为完美的猎物,但是这猎物却太过弱小,因为要获得最完美的狩猎体验,他耐心等待了三个月。


现在是收获的时候了,就像是最甜美的蜜糖中掺杂了最香浓的毒药,杀戮的渴望与死亡的恐惧交织混合在一起,浇灌出最为复杂但却又最为简单的精神之花。


抱着真的杀死对方的心来战斗,即使很有可能会真的杀掉或者被杀掉,即使这会违背艾洛的意思,萨拉蒙多也毫不在意。


这就是红龙,最为好战也是最为傲慢的存在!


相距一百米,蓝笛卡尔再度加快奔行的速度。


“你终于来了——”肆意地张开双臂,萨拉蒙多发出代表着死亡的问候,一双红瞳中闪烁着压抑不住的疯狂与渴望。


“去死吧!”


冲刺完最后的数十米距离,蓝笛卡尔喝出了有生以来第一次竭尽全力的呐喊,蓄势一千三百五十九米,早已蓄积全力的右拳带着可怖的速度重重轰击在萨拉蒙多毫无防备的英俊面容上!


“喝啊——!”


变拳为爪扣住萨拉蒙多的面颊,蓝笛卡尔犹如炮弹般带着萨拉蒙多冲上平台,控制着他的身躯以最快的速度奔驰,身后飞溅起足有数米高的泥土尘埃,巨大的力量和摩擦让萨拉蒙多生生在凹凸不平的崖顶平台上犁出一道平直光滑的深深凹痕。


“真是危险的小家伙,果然呢,越是甜美的食物,也越是危险的毒药,让人上瘾……”


从蓝笛卡尔五指的束缚之中,萨拉蒙多的口中念出了模糊不清的声音:“这么长距离的拖行,也实在是辛苦你了。”


“——所以,接下来就让我萨拉蒙多也运动一下吧!”


平静的声音不知何时变得森冷阴寒,萨拉蒙多原本垂在身体两侧的双臂陡然举起,双拳一合,拳锋相接的瞬间,一轮无形气爆便自拳锋处骤然迫发,向四周碾压激荡而去,将蓝笛卡尔高速奔走的身体逼开。


“咯嘣咯嘣……咔嚓咔嚓……”


本来在逼蓝笛卡尔松开手之后,萨拉蒙多应该会受到重力作用而倒地,但是他却身形陡变,以一种诡异的姿态斜身站起。下一瞬,他的身体各处就爆发出一阵极其密集却又清脆无比的响声。


骨骼在扭曲摩擦后重新构建出机体的基础,肌肉纤维以新的轨迹和顺序排列交缠,身形犹如橡皮筋般拉长;血液更快速的在血管中奔涌流淌,如网般连接缠绕的神经接管身体的感触,握拳又放松;心脏更加拼命的搏动着,将新鲜的氧气运输到身体各处……新的身体各处。


仅是数秒之后,原先的轻甲男子已然不见,站在原地的是一条身长达到三十米的大得有些不可思议的红龙,仅仅是简单的一站,便有一股渊渟岳峙的逼人气度。


同时,一道巨大的屏障张开,将半个西里森树海都笼罩在内。


“蓝笛卡尔,你应该也猜到我不是人类了吧……不错,我是红龙。接下来为了尽情享用和你战斗的乐趣,我会用这能够让我发挥出全部实力的形态。希望你……别死的太早了。”


舒展着自己的身体,萨拉蒙多轻声念道。


“说真的,托艾洛的福,可以完全发挥一次实力,我很开心。”萨拉蒙多的嘴角勾起一抹微笑,蓝笛卡尔确实能从其中感到他发自内心的喜悦,可是他接着便道:“而如果能将你杀死的话,这份开心就变成两倍了呢。”


此刻,有着巨龙之形的杀人鬼萨拉蒙多,微笑着朝同样是杀人鬼的蓝笛卡尔,露出了他的獠牙。


战斗,开始了。


……


“你知道吗,拉曼,我一定要亲自来这片树海监督‘王都特别治安部队’选拔的原因?”希克斯看着一个个狼狈不堪,从树海中走出的“王都特别治安部队”的新人,知道自己的清闲日子要结束了。


“你从来都没有谈到过这个问题。”光头的男子拉曼回答道,他知道这场选拔虽然重要,却也不至于让作为部队正、副指挥官的两人都亲至。实际上王都那边,会因为希克斯的离开而堆积下不少的公务,这是明显没有效率的做法。


不过希克斯却坚持要求跟随自己一同前来,无论别人怎么劝说都没用。


“你也知道,我年轻的时候被蜥蜴人救过一命的事吧?”不知道为什么,希克斯忽然说起了一个他平时并不愿意提起的事,“这次的候选者康芒斯,就是那个蜥蜴人的亲生孩子。我答应过他,今后要尽可能地照顾康芒斯。”


感受到西方断崖峰那里一闪而逝的恐怖气息,希克斯的瞳中闪过恐惧、愤怒和担忧交叠在一起的复杂神色:“这次考核开始之前,我通过一切途径,知道了这次对‘深渊新星’进行最后考核的人,是大将军萨拉卡。”


“就是那个……”拉曼的声音也颤抖起来。


“对,就是他。”希克斯旋即应道。其实萨拉蒙多当初以一个毫无名气的身份成为大将军,自然有很多人表示不服,甚至提出了对他的挑战。


萨拉蒙多却只回应了一句话:“你们一起上吧,如果我输了,我就立刻自尽。”


这场挑战的结果就是,那些挑战者,几乎都被他杀光了!


而希克斯,当年则是唯一一名活下来的挑战者——只是,他能活下来不是因为他强,而是因为,他是第一个逃跑,并且逃得最快的。


“这个家伙就是一头怪物,徒手就将我的朋友撕成了碎片……现在想起来我真是可悲啊,当时就丢下同伴被吓得逃跑了。”


“这也不怪你,谁也没想到大将军的实力这么强,连一般的传奇强者都不是他的对手。”拉曼安慰道。


“说这些也没用了,总之……”希克斯轻叹一声:“现在只能期望有人能挡住萨拉卡大将军了,不然这一次所有的‘深渊新星’候选者……必死无疑。


与此同时,西方断崖峰的峰顶平台上,战斗几乎是瞬间就进入了白热化。


萨拉蒙多深吸一口气,张嘴喷出一道高温的白色烈焰。


简单到极致的动作,使用的也是龙最本能的攻击方式——龙息,焰路也是笔直的一条直线,看似哪怕新手都能躲开,但这一击偏偏就是让人感觉不可闪躲、不可阻挡。


首先要知道,白色的火焰意味着什么。


不同温度下的火焰会呈现出不同的颜色,而温度从低到高,火焰的颜色也会经历暗红、红、橙、金、白、天蓝几种颜色的变化,而白色的火焰,则意味着相当高的温度!


这种温度,实际上已经超越了熔岩。


更可怕的是,蓝笛卡尔已经感受到了,萨拉蒙多似乎有一种特殊的能力,他的吐息上带有一种诡异的吸引力,能够将四周的物体吸向他的火焰所在的位置,这也就是为何他蓄势的一击看似普通,但却让人感觉难以躲开的原因。


实际上,这是萨拉蒙多之天赋“地狱之蚀”的简化效果。


而且这还没有结束!


在白色火焰触及蓝笛卡尔之前,一道无可匹敌的乳白色涡状飓风已然将他包裹在内,其风刃犀利无比,层叠剐蹭之下已然在蓝笛卡尔的身上留下密密麻麻的破裂血痕……


旋即追来的则是那带着无穷无尽的压力,收缩集聚到一点,仿佛山岳崩塌潮汐逆流般难以遏制的澎湃巨力!


因为在白色龙息被喷出的一瞬间,萨拉蒙多直接闪身上前,朝着蓝笛卡尔就是一爪拍出!


“吐息无效?硬抗拍击?”


萨拉蒙多的一击被蓝笛卡尔抬臂格挡住了,却疑惑地挑起眉头。他能够感觉到,蓝笛卡尔似乎没有被吐息影响,而且蓝笛卡尔的身体在同一时刻似乎变成一个黑洞,粘住了他的利爪,以波澜不惊的姿态将他蓄积已久的力道尽数吞噬……


“不,并不是吞噬,即使由能量构成,他现在还是模拟了血肉之躯,他的身体素质还没有强到硬接我全力的一击还若无其事的程度。”萨拉蒙多立刻推倒自己原先的观点,暗自思忖道:“所以说……是某种巧妙的转化卸力方法吗?”


看似岿然不动,但蓝笛卡尔的身体在接触萨拉蒙多攻击的一瞬间便开始疯狂地异化,在精密的操控下,每一根肌肉纤维都被调动起来,以某种固定的频率震颤着,不同的肌肉纤维按照既定的顺序排列,一张传递并分解外来力道的网络悄然布下。


对普通人来说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在蓝笛卡尔自由控制能量,并能快速将物质和能量相互转化之能力的作用,就显得毫无难度了。


至于方才使红龙吐息无效化的措施,自然也是和蓝笛卡尔的能力有关的。正如以前说过的那样,蓝笛卡尔作为元素的圣兽,天生就对土、水、火、风四系的攻击具有极强的抗性,而在日珥秘教内经过大半年的训练,这种抗性几乎已经达到了免疫的程度。


萨拉蒙多爪子上冲袭而来的狂猛力道,皆是在轰击在蓝笛卡尔双臂时便被接下,然后由身体中震颤的肌肉纤维几乎没有损耗地传递和分解,丝毫没有伤及自身,最后再在双足足底汇聚,狠狠地轰炸在地面上。


恐怖的巨力瞬间在地面下激荡爆破,以蓝笛卡尔立足之地为中心,方圆十米范围内的地面皆是如同沸水般翻滚不休,大股的尘埃迷烟翻卷奔腾,将四周掩入一片迷蒙之中!

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 ,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