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战斗的时间拉得太久,就连我……也开始变得脆弱了么。”


混乱的树海深处,一条巨大的红龙迈着沉重的步伐走了出来,赫然是恢复了本体的萨拉蒙多。


“真是,美妙至极的战斗啊……果然,即使是我最喜欢的战斗,也必须发生在势均力敌的情况下。艾洛那个家伙,已经完全超越了‘对手’的概念,而升格为‘怪物’了。与那种家伙战斗,我一点乐趣都体会不到……”


一边想着一些往事,他一边勉强拖着沉重的身体走了数步,终于支撑不住身体,重重跪地粗重地喘息着。


刚才的战斗之中,无论是红龙还是凤凰,都用尽了全部力量,以及所能想到的各种手段。


特别是战斗的最后,萨拉蒙多在魔法的帮助下蓄力已久的惊世一爪几乎汇聚了他全身的力量,正面轰在蓝笛卡尔的身上,虽然蓝笛卡尔瞬间使用了无损卸力这一技巧,但是萨拉蒙多全身大半气力攻来的这一击岂能是轻易受住的?


见势不妙的蓝笛卡尔果断舍弃了自身接近十公斤的组成物质引发了核爆——要知道,如今在知道了质能转换理论存在的情况下,蓝笛卡尔对能量的转换效率可是以前的十倍不止。


这就导致了即使是十公斤物质,其可怕的威力也足以引发那朵蘑菇云的升起和百米之内大树尽皆倒塌的剧变,但是剩下未被消去的力量依旧将他的身体远远地抛飞出去,不知撞断了多少棵树木,消失在林中。


萨拉蒙多深吸了一口气,他胸腹部那个贯穿身体前后的可怖血洞边缘探出了密密麻麻犹如蛆虫般蠕动的肌肉肉芽,肉芽相互接驳融合,最终缓缓将这个血洞暂时弥合起来。


不过萨拉蒙多知道这只是治标不治本,在激烈的战斗中伤口随时会裂开,而且萨拉蒙多没有蓝笛卡尔那种可怕的恢复能力,他现在已经是利用秘术强行提高细胞分裂活性了,换言之,完全是在透支自己的生命。


不过……这无所谓。


艾洛啊,虽然因为实力的差距我也不得不臣服于你。不过,战略上的臣服也就罢了,如此难得的战斗,我可是绝对不会再听你的命令了!


没错,现在的萨拉蒙多根本就不打算按照艾洛的话,只是测试蓝笛卡尔的实力了。他想要的,是自己和蓝笛卡尔之中只能活下一个这种结果。


抱着这样的想法,萨拉蒙多朗声一笑,重新站起身的他毫不犹豫的向蓝笛卡尔倒飞而出的路径飞了过去,他知道蓝笛卡尔会在这条道路的尽头等待他……当然,或许用不了这么久。


另一边。


蓝笛卡尔被自己引发的核爆炸直接吹飞出去几百米,撞断无数颗大树才堪堪停下来,只感觉浑身骨节欲裂,剧痛一阵阵袭来,眼前黑幕笼罩,一时竟是无法起身。


元素能量本能地运作起来,以极高的效率将受损的肉体部分同化为能量,修复完毕后再度恢复原状。这就是蓝笛卡尔的可怕:自由转换物质与能量是一种攻防一体的手段,进可引发核爆,退可高速自愈。


除非将蓝笛卡尔体内的能量消耗到真正的枯竭程度,否则他就永远都拥有战斗能力!


不过……目前的蓝笛卡尔仍然无法完全开发出隐藏在这具躯体之中的可怕力量,相对地,他的攻防一体便也无法达到如此强大的地步。


“那条红龙真是太强了,以至于让我有一种——想要放下一切执念与他赌上性命一战的念头……”


“可是,我的生命还不能停止在这里。”


想到这里,蓝笛卡尔陡然直立起上半身,侧身剧烈呕吐起来,从咽喉深处喷吐出巨量呈块状的黑红色淤血,其中还裹挟着大量内脏碎片。


“‘地狱之蚀’,这个天赋的逆运用,居然也如此可怕。”


这一切并非是因为蓝笛卡尔的恢复能力不行了,而是萨拉蒙多之前的全力一击之上,附带了他的天赋能力“地狱之蚀”。


在漫长的战斗中,蓝笛卡尔实际上也了解了“地狱之蚀”的效果,也就是隔空抽取敌人的生命力用来治疗自己。不过就像娜塔丽的“自然之灵”不止可以用来与自然界交流一样,“地狱之蚀”也是有着其他用法的。


比如——它的逆运用,“黑暗反哺”。


简单来说,只要将“地狱之蚀”的吸力逆转,变为喷吐的话,就可以将提前准备好的混乱能量直接输送到敌人的体内,进而扰乱对方。


蓝笛卡尔正是没能防备住这一招,直接被萨拉蒙多往体内塞了一大团死灵能量与红龙的暴烈能量的结合体。


结果自然就是眼前所见这一幕了。


而且不仅如此,蓝笛卡尔体内仍然还残留着少量的异种能量,这就使得他的恢复能力被削弱——而高手之间的战斗,即使其中一方被削弱了一点,结果也可能是致命的!


“呼……看样子,这一次是真的要使用本体了……”


自言自语着的蓝笛卡尔显得疲惫不堪,连他的双瞳中流转不休的玄奥光芒都黯淡了许多。


“不过在那之前,还是先随便吃点东西垫一下吧。”


打定主意,蓝笛卡尔将手贴在一棵百年古树上,开始抽取其中的能量。


这当然不是蓝笛卡尔的能力体现,强行掠夺外界的能量的方法,是日珥秘教里记载的法术。除此之外,这大半年蓝笛卡尔也学习了一些小技巧,虽然平时可能用不上,但某些情况下说不定就能救命——比如现在。


“总算是……”


感受着身体终于没有那么难受了,蓝笛卡尔这才睁开眼睛,看了看身下已然如同腐败已久的朽木般被吸走所有生命力的树木。


他扶着双膝艰难地站起身来,踉跄跌撞数步后才能够正常行走:“可惜这种法术的局限性太大,也就能吸收一下植物的能量,不然刚才的战斗中,恐怕那家伙就没这么好受了。”


就好像长途跋涉几近终点的旅者,蓝笛卡尔虽然身体处于有史以来最为虚弱的时候,但是他的意志却已然像被打磨了千百次的利刃一般愈发森然,黯淡的瞳孔深处却闪烁着令人感到难以置信的诡异光芒,仿佛永寂暗夜中的一柱萤烛,烛光虽然微弱,但是却永不熄灭。


偷袭?蓝笛卡尔在进入树海后已经发动过数次偷袭,先不说现在体力是否支持,萨拉蒙多是否看破了他的偷袭套路。就说在两人实力相近的情况下,发起偷袭时的搏杀。如果不通过长时间的蓄意,将自身气势积蓄到巅峰,那么死在这场搏杀中是必然的结果!


战术安排?在两人体力和思维能力皆是几近枯竭的时候还提什么战术安排?这种情况下,唯一能做事情的只有一个——


将一切都抛之脑后,发挥出剩余的实力正面碰撞!


“来吧,我这就让你看看,这场巨龙与凤凰的对决,谁才是活到最后的那一方!”


感受着心中越发旺盛的斗志与求生意志,心中淡笑一声的蓝笛卡尔直接化为巨大的拥有着魔法躯体的凤凰,沿着自己倒飞而来的路径优雅地扇动翅膀。


而当他看到正前方出现的红龙身影时,他的身体不自觉地一顿。


“萨拉蒙多!”


“蓝笛卡尔!”


同时厉喝着对方的名字,心中勾起撕裂般的微笑,交错的巨大瞳孔倒映出对方的身影,同样锋锐的意念相互劈砍摩擦,兽吼一样的厉喝已然化为高昂的呐喊,不顾满身的伤痕,两只巨兽同时向对方奔驰而去。


加速!加速!不断加速!


两道同样坚定的身影在瞬间激突在一起!


赌上了一切的最后一击,来了!


萨拉蒙多一爪撕裂了蓝笛卡尔的整个腹腔,蓝笛卡尔则用尖利的嘴部划开了萨拉蒙多胸膛部位还未完全愈合的贯穿性伤口中……


这是毫无保留的、残酷的、最终的死斗!


胜利者只有一个!


“那就是我!


“那就是我!”


红色与幻色的血光四溅。


这一瞬间,蓝笛卡尔将嘴部刺入萨拉蒙多的胸部,然后蛮力撕扯破坏着他还算完好的内脏。而萨拉蒙多的右爪则如切割薄纸一样切入蓝笛卡尔的腹部,可怕的劲道试图渗透魔法躯体的阻挡,直接震碎蓝笛卡尔的身体。


“等等……这是?!”


屏蔽掉全身的剧痛的蓝笛卡尔陡然感到一股诡异的危机感笼罩了他的全身。就仿佛身穿黑袍戴着兜帽的死神悄声叹息着,探出阴森的勾镰架在了他的脖颈上。


马上后退,不然就死!


蓝笛卡尔遵循了本能的指引,试图展翅而起,可是萨拉蒙多却猛地跟上去,空出的左爪轻轻放进蓝笛卡尔腹部的大洞里,轻声念道着:“黑暗反哺·改!”


“地狱之蚀”的逆运用,既然可以将混乱能量打入敌人体内,那么具备爆炸能力的能量弹呢?


羽翼震爆破碎,身体断裂崩解,连由能量构成的双眼都禁受不住强烈的爆炸而碎裂……在毁灭性的能量震荡下,蓝笛卡尔的躯干部分被掏出一个巨大的爆裂状伤痕,那里的血肉皆成齑粉,化灰飘散,甚至于大半个胸部和整个腹部都不见了。


这种伤势放在血肉之躯上,绝对是必死的结果!


而且,如果不是萨拉蒙多在伤重时才用这招作为一锤定音的杀手锏,那么伤害定会更加惊人。


陡然受此重创,即使是以恢复力强大而著称的蓝笛卡尔,也终于支撑不住站立的姿态,身体后仰倒下,背部着地重重地落在地上。


“你输了。”


萨拉蒙多捂着胸口的巨大伤口,竭力抑制流淌的鲜血,平静的话语中透露出掩不住的狂喜。


“不,是你输了。”


同样平静的话语自蓝笛卡尔口中道出,他用最后一分力量露出了一个近似于笑的表情。


然后,爆发。

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 ,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