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这……这是?!”


在蓝笛卡尔话音落下的瞬间,萨拉蒙多便感觉到了无数道微小却强韧的力量从自己体内直接爆发而出,炸出无数个细小的孔洞,而他所剩不多的体力和精力裹挟在鲜血中以极快的速度大量流逝!


“即使是以本体战斗,我也是可以使用人形态下的武技的……这是‘二叠浪’,一明一暗,一招两劲。大将军,你觉得如何?”


蓝笛卡尔安静地躺在地上,等待着体力慢慢恢复。而另一边,伴随着不断破体而出的暗劲,大量鲜血流失的萨拉蒙多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虚弱感。


萨拉蒙多试图将蓝笛卡尔打入自己体内的暗劲驱除,可是那些暗劲却犹如跗骨之蛆一般深深地刻印在骨髓之中,好似大树的根须般密集的植入血肉深处,根本无法将其驱除!


“人形态和兽形态的差异太大,即使是我也无法以本体用出精妙的人类武技。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你,确实非常厉害……”


萨拉蒙多瞬间洞悉了蓝笛卡尔的计划,可是现在他却已然没有力气反抗了:“这次……确实是你赢了。”


垂死的红龙发出最后一声长吟,鼓动着最后一丝力量升空,朝着树海远处的湖飞去——这就是红龙的骄傲,即使是死,也不能将尸体留给敌人亵渎。


看着萨拉蒙多逐渐消失在天空中的身影,蓝笛卡尔这才叹息一声,化为人形坐了起来,深深感叹萨拉蒙多的可怕,自己这次能战胜他有很多侥幸的成分。


先不提自己研发出的无损卸力这一招数,恰好能够成功克制萨拉蒙多那威力无穷的蓄势一击。就说他们搏杀时比拼消耗,是拥有元素之躯的蓝笛卡尔占优。还有两人战至丛林中时,面对蓝笛卡尔无处不在的偷袭袭杀,萨拉蒙多也是极不适应……


但就在这种情况下,萨拉蒙多依然在这场龙凤之战中占据优势,无论是那卸力后仍然具有匹敌核爆之威的拍击还是最后偷袭得手的“黑暗反哺”,皆是出乎蓝笛卡尔意料之外。只差一点点,他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可以说,萨拉蒙多的败亡,就是因为他缺少了那么一点运气!


“不过,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蓝笛卡尔将双肘柱在地上,缓慢但坚定地支撑起自己的身体,扶着身旁一棵在激斗中歪曲的大树伸直了腰杆,在迈动步子之前,蓝笛卡尔向矗立在西方的峰顶平台望了一眼,轻笑着自言自语道:“最棘手的家伙我可是帮你们解决了,剩下的你们都应该应付得来吧……接下来,就让我期待一下日后的合作好了。”


蓝笛卡尔拖着疲惫的身体向树海另一端走去,他不确定平台那边的情况如何,而且他也不完全信任霍伊他们,所以在自己恢复一定的自保之力以前,他还不打算和他们见面。


所幸树海中的魔兽都被刚才的战斗吓破了胆,一路上没有任何生物敢于承担可能会有的生命危险来袭击。


激烈的死斗过后,这是蓝笛卡尔走过的最平静的一段路程。


因为没有魔兽的干扰,因此让那些“王都特别治安部队”成员浪费大半天的路途只耽搁了蓝笛卡尔两个多小时。


“没有辜负我们的等待,你终究是来了。”


等在蓝笛卡尔面前的,是年轻的狼兽人加雷托,还有一群亲兵。


他看着从林中缓步走出的蓝笛卡尔,露出一个异常恭顺的笑意:“恭喜你,蓝笛卡尔。看样子萨拉卡大将军已经被打败了,辛苦你了。”


他从衣兜中掏出一份被蜡纸封住的纸卷递给蓝笛卡尔:“这是给你的,由国王陛下亲自签署的任命书。萨拉卡原本的职务,今后就由你继承了。”


“敕命‘深渊新星’候选者蓝笛卡尔,就任法肯里奇大将军,统领最高统帅部,总理国家军务,此任命即刻起效!”


“那么……欢迎来到‘深渊新星’,您将是这个组织的第四名成员,也是唯一不在名单之中的隐藏成员。”


犹如绅士般伸直手臂做出一个“请”的动作,宣读完任命的加雷托带着略显谄媚的笑容将蓝笛卡尔引到一个独立的高大帐篷内,“——将军大人。”


同一时刻,安巴山脉的炎龙教会新基地之中。


“嗯?”


宽广的巨龙专用的大厅中,卧在主位上的艾洛突然皱了皱眉头。


这大半年来,艾洛也一改以前的作风,直接对教会信徒们宣布了自己就是炎龙之神的身份——因为时机已经差不多了,如今他的领主身份在信徒之中也有了很高的认可,是时候将两个身份统一了。


“怎么了,艾洛?”


疑似变异仙女龙的罗继特敏锐地觉察到了艾洛的表情,不由得停下了与人形的古白龙海尔弗拉斯的闲聊。


自从被拉上贼船后,一时之间还没有什么任务的罗继特就暂时在安巴山脉住了下来。这条小龙的人缘倒是挺好,华丽的外表加上平和的性格很快就得到了很多信徒的亲近,甚至被视为是炎龙之神赐下的吉兆。


不过托卡马克派的几条龙几乎都不在这里,罗继特的龙族朋友只有同样清闲的海尔弗拉斯了。


虽然艾洛毫不怀疑古白龙的恐怖,但这条蒙着眼睛的巨龙似乎除了战斗,就只会不知从哪里学来的“毫无用处”的绘画了——这倒是和罗继特的音乐有一点共通之处。


“没事……只是好像,我的手下萨拉蒙多和蓝笛卡尔那两个家伙玩得有点过头了……”


“你的意思……”罗继特也不禁皱了下眉头,“你不是说,已经对他们下达了禁止死斗的命令吗?还是快点去阻止比较好吧?”


关于“深渊新星”的最后考核,在托卡马克派之中不是什么大秘密,艾洛没打算隐瞒罗继特。


“谁知道呢,”艾洛拍打着翅膀,语气中透露出一点不满,却没有动身的意思,“也许是我的表达和他们的理解有所偏差也说不定……”


“艾洛!”


看着毫无反应的艾洛,罗继特真的有些动气了,站起身来肃容面对着艾洛,“这不是可以开玩笑的事,艾洛!无论是萨拉蒙多的生命,还是蓝笛卡尔的生命,都应该是足够值得你重视的事物,不是吗?难道你……”


艾洛一个眼神就止住了罗继特的说话。


“对不起,罗继特·兰德利,我想你搞错了什么。”艾洛的神色也相对认真起来,“不论我下达过什么样的命令,决定自己性命如何使用的,还是他们自己。”


“也许在罗继特你看来,生命是最重要的东西。不过,恕我直言,即使你这么想,也改变不了大多数人的一生命运——在这个世界中,值得付出生命的东西、不得不失去生命的时刻比比皆是,一个人的慈悲,其实根本改变不了什么!”


“……我这么说,并不表示我漠视他们的存在。但是,我认为一个人,即使无法决定自己的生存,但是起码应该有决定自己死亡的权利——那权利,至少比我的命令来的重要。”


“艾洛……”


艾洛的话说完,大厅中一时陷入了沉默的寂静。即使沉稳如海尔弗拉斯,也不由得转过头来,看看这边,又看看那边,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劝、劝哪边才好。


“呼……”


艾洛轻出了一口气,语气又恢复了那优雅从容的样子,“不好意思,罗继特,刚才想到了一些事情,有点失态了。你和海尔弗拉斯继续聊吧,我出去办点事。”


在罗继特复杂的眼神注视下,艾洛起身离开了大厅。


“罗继特……”


“我没事,海尔弗拉斯。”


罗继特对明显露出担心表情的海尔弗拉斯报以微笑,不过却掩盖不了其中的一丝苦涩,“其实是我不对,明明知道自己没有资格说三道四,还是忍不住把自己的观点意志强加于身为一个大势力之主的艾洛。可是,我真的觉得生命才是最珍贵的东西啊——也许,我们真的是两个世界的人吧……”


虽然相识的时间并不长,可罗继特能感觉得到,这条似乎是钚龙的巨龙,真的和帕拉萨伦斯不一样。帕拉萨伦斯有着温和的外表与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内心,而艾洛明明散发着深渊般的生人勿近的气息,却仿佛又在渴望着心灵的接近。


让他……有一种心疼的感觉。


“罗继特,你啊,就是喜欢多想。”


海尔弗拉斯笑了笑,用带着令人安心的力量的声音说道:“怎么会是两个世界的人?又不是像我的莎莱娜一样,再也没法和我见面了……只要艾洛他还会出现在我们面前,我们当然就是一个世界的人啊!”


听着海尔弗拉斯的安慰,罗继特笑容里的苦涩终于融化了开去,召唤出“幻想乐章”:“你说的没错呢。那,我来演奏一点音乐,感谢你的帮助好了!”


“不用客气。”


海尔弗拉斯一笑,随手取出画纸和画笔,在罗继特空灵的音乐中开始了又一次作画。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