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星幽尊者并不明白,此时圣裁尊者的念头已经转到了要把他丢掉的地步,但是多年的经验和直觉,还是明白了此时必须到了表现一下自己的用处来弥补过错的时候,否则下场一定不会很舒服的。


“圣裁尊者大人,请恕属下直言,现在继续追究责任已经不是明智的选择了。”星幽尊者大着胆子开口道,“属下知道自己罪孽深重,所以带来了一个办法,希望能稍微弥补一下过错……如今艾洛十分狡猾,想要对付他,还是要用之前的策略。”


“可是伊考特山谷的围剿,并不顺利。”


圣裁尊者闻言,不禁犹豫了一下。确实,星幽尊者所说的也是他的想法。即使他的实力可以击败艾洛,但噬魂龙已经复苏,并且投入艾洛手下。


一旦对方采用调虎离山之计,那么整个神圣龙城之中,除了自己和两名光翼随者,其他人没有一个能有绝对的把握战胜趁机来袭的噬魂龙的!


相比之下,青空尊者他们还是有些不够成熟,无论是从实力还是心智上。


然而圣裁尊者所担心的也正如刚才所说,先前按照星幽尊者和米加德尔的计划,大军包围了艾洛的老巢伊考特山谷,可艾洛居然真的狠心抛下了伊考特山谷里的所有人。


“尊者界下,那是因为伊考特山谷对于艾洛来说,已经不算是老巢了——我得到情报,他在围攻开始之前,就已经对山谷里的重要成员进行转移了。”


星幽尊者冷静地分析着,“所以他放弃的伊考特山谷,不过是个老弱病残的聚集地而已……当然,能够斩杀娜塔丽这个托卡马克派的核心成员,确实是意外之喜。”


“那么你这次的计划是什么?”


“从法肯里奇与艾洛的关系下手。”星幽尊者面无表情,“虽然现在我们还没有直接证据表明,艾洛就是支配法肯里奇的幕后黑手,不过根据各方面的情报,如今的法肯里奇国王维斯,确实在当年的王位之战中与艾洛有着特殊的关系,说不定他也是托卡马克派的成员。”


“只要能让维斯来到神圣龙城,我就有把握完全确认法肯里奇与艾洛之间的关系。到时候我会让金属龙族介入法肯里奇,直接断绝艾洛的发展基础。”


墙角壁炉中的火焰一阵噼啪崩燃,照得房间中的人影一阵明暗。


“那么,让法肯里奇的国王进入神圣龙城朝圣吧。”


圣裁尊者点点头,他的眼神下意识地落到旁边被他拂乱的棋盘上


“你的办法不错,即使他不敢来,我们也有了介入的借口。”


“圣裁尊者界下圣明!”


星幽尊者再次将额头紧紧贴在冰凉的地面上,同时心里却是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自己总算是稍微平息了一下圣裁尊者的怒火。


“星幽尊者,我另外有任务给你。”


圣裁尊者的话让星幽尊者的心脏再次提到了嗓子眼里,“艾洛的事情固然重要,但‘阴影永恒’最近的动向也有些令人不安。那条叫做‘炎’的幻彩龙,也是一个不安定因素。艾洛的事你暂时不用花费太多精力了,将目标主要放在那些家伙身上吧……”


“而且,比起仍然在成长的艾洛,处理已经成熟的‘阴影永恒’才是目前我们的第一要务。如果能成功重创这个组织,我会考虑不追究你的过错的。”


星幽尊者深吸一口气,对圣裁尊者重重一拜。


他知道,以圣裁尊者接近于零的容忍度,这个结果已经是他对自己的最后警告了。


“属下一定尽心竭力,不会再让圣裁尊者界下失望!”


圣裁尊者没有再理会星幽尊者,而是把视线投到了窗外仍然黑沉沉的天空。


艾洛,还有炎,你们都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吗?


正好,就让我趁着这个机会,将你们统统一网打尽,还这个世界以和平吧!


……


再次将视线转回法肯里奇与史塔西的战场之上。


史塔西的钢铁要塞如今已经彻底成为了过去,这个名字终于在法肯里奇不计代价的攻击前成为了历史,被乔恩大公寄予重望的守将哈该也选择了投降。


随之,就是法肯里奇军队同时从史塔西的西部与南部长驱而入。


即使是钢铁,也会有锈蚀的时候啊!


经过了接近四年的漫长战争,这场两个军事集团之间的对抗,总算变得明朗起来了——法肯里奇,终于明显占据了上风。


不过史塔西也没打算认输,大将军麦卡锡还在拼命地率领部队猛攻。史塔西部队一度夺回了一部分领土,并且解除了法肯里奇军队对几座重要城市的威胁。


然而最终,他的努力还是失败了。


而这样做的结果就是,双方在史塔西的西南部地区,打响了西大陆历史上最惨烈的一场会战。在这次战斗中,法肯里奇甚至投入了足足四百辆蒸汽战车,而史塔西也不计代价地将大半个地行龙骑士团派了上去,以至于战争结束后,整个战场上到处都是蒸汽战车的残骸和地行龙的尸体。


如果说钢铁要塞之战是士兵的地狱,那么这场会战,就可以被称为是重型装甲部队的坟墓了。可悲的是,作为双方战斗力最强大的部队,这些参战部队无一幸免都是双方最宝贵的精锐。


麦卡锡现在的情形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了,准备朝西面增援的钢铁要塞已经在前不久丢掉了,他的十几万大军留在野外和法肯里奇军队拼着消耗——这可能是法肯里奇军队最喜欢的战斗方式之一,因为蒸汽战车损毁了,只要有足够的钱,很快就会有新的战车被补充上来,而战车乘员的培训也比地行龙骑士的培训简单不少。


但是地行龙骑士可就完全不同了,即使法肯里奇用两个蒸汽战车换一个地行龙骑士,史塔西也换不起!


要知道史塔西可是积攒了很久才勉强有了这么一支无坚不摧的地行龙骑士团,现在如果一股脑地都丢了,那么他麦卡锡也就不用回乔恩大公面前去请罪了,直接自裁就好。


可是现在要他转头回去,似乎又不是那么回事了。南下的主意可是他提出的,在如今的史塔西军方之中,麦卡锡算是最有名望又最能打的将领了。如果连他也表现出了不支之兆,那乔恩大公的反应他可就说不准了。


麦卡锡想起这些事情也很是头疼。


要知道无论什么时候,将领和领袖之间都或多或少的存在着不信任的关系。这种不信任的关系也许会因为两者之间出身的接近而无限趋近于零,可是这种不信任关系却实实在在存在着,并且影响着将领和领袖之间的和谐。


不过这种不信任可以用一连串的胜利掩盖,或者说弥补。实际上萨拉蒙多在担任法肯里奇大将军的时候,就不止一次地因为过于铁血的风格,与维斯发生过争执,他的手下也不会如表面上那样服从他。


好在,一路的胜利使得他们之间的关系还不错。


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乔恩大公越来越不相信他手下的将军们了。毕竟三年多以来,他曾经亲手选拔出的那些将领,要么打败仗,要么干脆就投降,所以他现在也开始不怎么信任麦卡锡还有麦卡锡手下的那些将领们了。


在迪恩城的大公城堡内,乔恩大公手里按着一份文件,对着一群人沉默着。透过他手指之间的缝隙,可以大约看到文件的内容。这是一封委任的文件,是乔恩大公准备送给钢铁要塞的守备将军哈该的一份晋升文件。


原本他已经通知了哈该死守要塞,只要对方最终阵亡在了钢铁要塞,那么这份文件就会被乔恩大公签字同意,然后当做讣告发送全军。


这是一种态度,表明乔恩大公尊重为他死战到底的将领的态度。可是他还没来得及为钢铁要塞陷落悲伤,就听到了哈该投降的消息。


信任呢?人和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到哪去了?乔恩大公很想问一问面前这些脸色越来越不恭敬的手下们。这些人都是经历过大清洗的,可是在现如今的局面下,乔恩大公也不敢保证这些人究竟会可靠多久了。


“对外宣布,哈该是我们史塔西的第一罪人!所有他的家人、朋友、亲戚、邻居都立刻绞死!”乔恩大公的声音打破了沉默的环境,“他应该战死!应该战死在那里!他发过誓要和要塞共存亡!他发过誓!”


没有人接乔恩大公的话,这种时候站出来表达自己的意见显然并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乔恩大公需要的是发泄,是对着一群白痴一样的手下破口大骂,大家在被喷完了之后,各回各家去准备借口出城逃跑。


真以为所有人都愿意为了自己的祖国贡献自己的生命?真以为所有的人都坚决支持乔恩大公一直到永远?真以为目前这种形势下真的有人愿意再去坑麦卡锡一下,然后接手这个烫人的山芋?


这一点从几次前线换将的过程中,就能清晰地观察出来:最开始的时候谁去前线是争出来的,能去前线的无一不是乔恩大公极度信任之人。


等攻势受挫,并且被人反击回了陶卡巴境内后,大家都知道法肯里奇人是不太好对付的“狠角色”了,所以大家开始走推荐路线,集体把比较有能力的麦卡锡推荐出来,替大家挡枪。


而现在轮到麦卡锡快挡住不了,那可就是轮到谁谁倒霉的阶段了,这个时候再抢着上去,那就纯属是自己脑袋后面有坑了。


开玩笑!揽权是为了捞取更多的好处,是为了晋升和出人头地,是为了在良好的大环境下更舒坦地堆砌自己的政治资本。


现在这种局面下,谁要是还惦记着麦卡锡的位置,那就不能叫丧心病狂了,简直就可以叫愚蠢之极!就算乔恩大公想要撤换麦卡锡,现在这群人估计也会哭着喊着求乔恩大公收回成命吧。


固然,乔恩大公在下令处决了所有和哈该有关的人之后,缓缓开口,提出了他对前线作战将领的不信任问题:“有些人,简直就是养不熟的狼,他们永远不可能跟我是一条心的!”


听到乔恩大公的这个评价,这些低着头的官员和将领们把自己的头低得更低了。这种时候往往就是一场暴风雨将要开始的时候,所以大家都尽量让自己显得不太起眼一些,好让这天大的雷霆,先劈到别人头顶上去。


“我正在考虑撤换麦卡锡,让他从前线回来述职。你们有什么好的人选替代他么?”


乔恩大公看所有人都不说话,语气里的怒火更加明显了。他一只手拿着统治者权杖,一只手在哈该的委任状上摩挲,最终用锐利的眼神扫过所有人的头顶,叹息了一声放弃了逼迫这些人开口的打算。


他自己也知道目前的战局对史塔西是极端不利的了,傻子也看得出这种时候无论谁上前线,都不可能比麦卡锡做得更好了。这种时候即便是把麦卡锡叫回来千刀万剐,最终乔恩大公自己也逃不过这个下场,依旧会走上麦卡锡的老路。只不过是一前一后而已,这么做毫无意义。


叹息的声音在空旷的会议室里回荡,大家悬着的心也随着这一声叹息最终放了下来。毕竟乔恩大公妥协了,放弃了召回麦卡锡的打算,那么糜烂的前线局势也许还能拖延一段时间,为大家撤退往更遥远的腹地争取更多的机会。


就在这座史塔西的最高会议室内,已经很少有人再为这个国家的未来考虑,几乎所有人心中想的都是尽快找理由前往更靠东北的什么地方——总之,在迪恩城等死,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不要想着逃跑!回去都给我仔细想一想,到底怎么样才能坚守住迪恩城!”


仿佛看清楚了每个人心中的想法,乔恩大公最终开口说出来的话,让在座的每一个人心惊:“我知道你们都在盘算着离开迪恩城,不过……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能离开!违者以叛国罪论处!”


“是……”


所有人都回答得有气无力,会议解散,如何阻止法肯里奇军队前进,依旧是一个未解的难题。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