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黄昏时分,巴灵顿城门口一位少年迎风而立,徐徐的晚风吹乱了他散发着浅灰色光泽的发丝,胸前一个金色的奇特挂坠闪耀着迷人的光芒,如同水晶般清澈的黑色双眸静静地凝视着眼前这座在夕阳映照下显得有些虚幻迷离的巨大城市。


他默然无语,就这样静静地站在那里,身姿笔挺,好像整个人都与这片天地相融似的,散发着一种宁静而悠远的独特气质,引得城门口的卫兵和路过的人们频频侧目。


法肯里奇的首都巴灵顿幅员辽阔,远远不是卡斯特盖特所能相比,甚至比起一些艾洛记忆中的城市也不逊色太多。


不少地区的建筑风格都显得很古老,和现在的建筑模式大相径庭,那是这座城市从建立之初就存在的旧城区,虽然历经了千百年的演变,这些建筑物也都在不断进行着重建和翻修,但都或多或少地保留着千年前的样子。


这里就是一个国家的首都,往往也是一个国家最繁荣的城市。


“大人,这里就是法肯里奇的王都啊,真是气派!”


一个有些尖细的声音从艾洛背后传来。


还不等他回答,就又有一个粗犷的声音回答道:“罗兹,快点闭上你的嘴吧,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只会给大人丢脸。”


“嘿,”第一个声音的主人显然不乐意了,“看来你很想要我再给你来个火焰澡?”


“在你准备好法术之前,我就会让你改变主意——用这把剑!”第二个声音不甘示弱。


“好了,罗兹、诺伊斯,你们偶尔也该学学凯雷。”


“饶了我吧,要像这只小狼一样一天说不到十句话,我肯定会憋死的。”


艾洛有点无可奈何地转过身来,看向正在吵嘴的几名新仆人。


距离自己最近的是一个地精,一身标准的术士打扮,他的皮肤是淡绿色的,五官端正,身高也比一般的地精高一些——这让他看起来比同族更符合一点人类的审美观。


他叫罗兹,是拉贾的族人之一。


在伊考特山谷的时候,艾洛并非如其他三条龙那样,从不与地精们交流。相反,为了保证地精们能够提供给自己更多的信仰点,艾洛还是会时常稍微放下身段的。


尽管这种行为在希尔卡特看来是不折不扣的自甘堕落,不过艾洛也必须说,有时候自己也能获得一些意料之外的好处。


罗兹就是艾洛无意中发现的一个对魔法很有天赋的地精。在一次偶然中艾洛注意到了正在练习丢火球的罗兹,原本只是闲极无聊随手指点了他几句,没想到当艾洛打算前往巴灵顿的前一天,就发现这个地精已经在练习炎弹风暴了。


考虑到自己这次去巴灵顿,是作为一名贵族去继承领地的,而一名贵族独自出行在外却不带一个随从这种事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为了让自己不那么显眼,艾洛最终选择了罗兹。


而站在罗兹对面,与这个地精大眼瞪小眼的那个人类大汉,名叫诺伊斯。此外在队伍的末尾,还有一名背着几个大包裹的年轻狼族兽人,他就是艾洛刚刚提到的凯雷。


说起这两个人,就不能不提半路上发生的事了。


从伊考特山谷到巴灵顿,这之间足足有七百公里的路程,出于隐藏自身的考虑,艾洛当然不会直接变成龙飞过去。因此他只能和罗兹一起,从附近的小镇上买了独角马一路赶过去。


独角马是一种非常常见的代步坐骑,速度快、耐力好,而且不难饲养。然而就算以独角马的速度,到达巴灵顿也至少要一天一夜才行。


就在这途中,艾洛不出所料地被打劫了,而且还不止一次。


诺伊斯和凯雷,就是最早打劫艾洛的强盗。


艾洛自然不会出手,先不说是否担心暴露的问题,单说龙族与其他种族巨大的个体实力差异,就让他没有半分出手的兴趣。反而罗兹很想在主人面前好好表现一番,于是在诺伊斯的开场白还没说完的时候,他就一个火球术轰了过去。


虽然在艾洛看来,这个新晋的地精术士和两个强盗之间没有什么本质的强弱之分,不过罗兹好歹也是自己指点过的,对付两个强盗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然而事情的发展稍微有点超出了艾洛的预期:在罗兹几乎接连不断的火球攻势下,诺伊斯丝毫没有靠近的机会,只能狼狈地躲闪和喝骂。但另一个强盗,也就是相对沉默寡言的凯雷却趁着诺伊斯吸引了大部分注意力的时候,凭借着敏捷的身手迅速接近罗兹。


眼看罗兹就要命丧凯雷的刀下,艾洛终于决定出手了——严格来说也不算出手,只是凝聚出来一大片火焰弹幕来示威而已。毕竟罗兹也算是自己的财产,白白损失掉了可不行。


不管怎么说,艾洛的举动还是很有效的。无论是诺伊斯还是凯雷都不是亡命之徒,况且就算是亡命之徒,在看到一片像潮水一样蓄势待发的火焰弹幕后,还能保持战意的也没有多少了吧?


无奈地对视了一眼,两个强盗同时选择了投降。


“嘿嘿,不得不说,你们的运气很不好。”


差点被凯雷逼入绝境的罗兹在接下来的路程中几乎动不动就重复这句话,看得出来他对自己的初战就差点惨败非常介意,以至于要不停地从真正的失败者身上找成就感。


没错,艾洛没有杀掉他们,反而还主动招揽了他们。而诺伊斯和凯雷也并非是什么宁死不屈的性格,在看到艾洛拿出的食物和金币后,两人果断同意了。


这当然也是龙族的天性导致的。艾洛虽然嘴上不说,却很享受那种被人前呼后拥的感觉,要不是自家的地精里只有罗兹的战斗力勉强能看,三条龙则都不能带出来,他才不会只带一个可怜的随从出行呢!


况且能把罗兹逼入绝境,这两个强盗也算是有一点本事。


更重要的是,艾洛已经打算在法肯里奇发展一些属于自己的势力了——法肯里奇的主要种族是人类,他总不能让一个地精去管理一群人类吧?


至少现在还不行。


在之前的战斗中艾洛也有注意过,虽然凯雷的实力绝对在诺伊斯之上,但却以后者为首,这或许表明诺伊斯有一些领导能力。


哪怕诺伊斯实际上只能领导一个人也没关系,自己手头上能拿到明面上的力量太少了,以至于暂时只能凑合使用……


一路走过来,艾洛也知道了诺伊斯和凯雷的一些事,说来他们也是这个混乱国家的受害者。诺伊斯原本是个小队长,因为看不惯盛气凌人又喜欢欺压平民的上级,在一次忍无可忍的争吵中失手杀了上级,不得不仓促逃亡。


而凯雷其实是一名来自东大陆的水手,后来加入了一支海上商队四处漂泊,他曾经接受过武僧训练,因此身手算是百里挑一的。不过这次商队遭到了海盗的突袭,凯雷作为唯一的幸存者逃了出来,失去了一切的他只能试图在西大陆谋生。


在逃亡的途中,诺伊斯救了饥寒交迫的凯雷,一向沉默内敛的凯雷则被诺伊斯的仗义打动。于是两人商量着,决定落草为寇,先赚上一笔钱再想别的办法。


这也是他们如此轻易就被艾洛收服的原因:如果不是实在活不下去,有多少人真心愿意去做强盗啊?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的房子就在上城区的法肯里奇大街上。”


艾洛记得贝拉在信中提到,她先为自己争取了一栋房子作为在王都的住所。当自己到达王都的时候,只要在那房子里等待就可以了。贝拉之后会告知自己面见国王的时机的。


想到这里,艾洛弹了弹手中的地图,指着上面标注的一个位置道。


“总算是可以安定下来了……”


诺伊斯感叹了一句,连沉默的凯雷眼中也多了一丝惆怅。


漂泊的生活过得太久,他们几乎都忘了上一次自己能够安然入睡是在什么时候了。


罗兹虽然也经历过逃亡,但他至少还是和一大群伙伴一起行动的,在这方面的体会自然不如两个可怜人深。


“今天晚上都好好休息吧,我想很快……你们就有的忙了。”


艾洛朝三名随从点了点头,率先迈步走在前面,而三人也急忙跟上。


就这样,在越发沉向地平线的夕阳映照下,俊美漠然的人类少年、毕恭毕敬的地精术士、身材魁梧的中年汉子、沉默坚定的年轻狼人迅速融入到王都的人潮之中。


这四个生面孔没有引起王都居民的任何好奇,虽然人类、地精和兽人的主仆组合并不常见,但是这里是王都,整个国家的中心,几乎天天都能看到各种各样的陌生人。


况且,比起陌生人,这里的居民更应该担心原本就住在王都里的人。


要知道,入夜后的王都巴灵顿,可是有着“罪恶之城”的称号的!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