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无尽之海的海面上正呼啸着暴雨狂风,怒滚的波涛之中,一艘巨大的魔法渡船正像一片无助的树叶一般被大海肆意上下抛弄着。


天翼随者拉塞尔正拼尽全力把住门框,防止自己被颠簸和海浪甩到海中去。


“怎么回事!我们怎么会跑到海上!我们不是明明已经进入炎龙教会的领地了吗?”


拉塞尔的脖子上青筋暴露,即使以他平时的素养,此刻也忍不住对着身边的同伴们嘶声怒吼着。但是那些跟随他的同伴们,无论是青铜龙的海翼随者,还是他的学生佛洛伦斯,全部面色惊惶地把持着船体,哪有人顾得去回答老法师的喊话。


这也不能全都怪他,大概五分钟之前,拉塞尔奉星幽尊者之命,带领他的学生——银龙佛洛伦斯,会合了青空尊者手下的四名海翼随者,以及史塔西公国的复仇骑士团,一起朝着安巴山脉进军。


上一次虽然摧毁了伊考特山谷,不过没想到艾洛早就把炎龙教会的核心力量都转移走了。即使成功杀死了绿龙娜塔丽,实际上也对炎龙教会的影响不大。


从那时开始,他就憋着一股劲,打算好好露露脸,说不定还可以在那位刚刚苏醒,据说地位还在自家尊者之上的圣裁尊者心目中留下一个好印象。


不过他做梦也想不到,明明前一刻还是风轻云淡的陆地,自己往前走了一步后就变成了波涛汹涌的大海。


而且最要命的还是,这里是两座大陆之间的无尽之海!


要不是拉塞尔随身携带着“瓶中船”——一个可以瞬间从玩物大小变为真正巨轮的魔法宝物——只怕这群人现在就已经沉入深海了。


不同于陆地,无尽之海对于随者们也是未知而充满恐怖的。


刚才的陷阱不可能是幻术,可又不像是传送术,至少拉塞尔活了快一百年了,也没听说过什么传送术能兼具幻术的效果。


复仇骑士们都是傀儡,自然不可能给出什么建设性的意见,拉塞尔直接把他们都打发到了外面去警戒;而海翼随者们名号虽然与海有关,但这些青铜龙在浅海区称霸还好,到了这样的深海区可就……


“拉塞尔老师!”终于有人回应了拉塞尔的叫骂,佛洛伦斯跌跌撞撞地从驾驶舱方向跑来,手上还扬着一条白布。


“不好了!拉塞尔老师!复仇骑士们全部失踪了,我只发现了这个……”


“什么!”


拉塞尔惊怒莫名,正打算把佛洛伦斯揪过来质问,船体却猛然一侧,一个巨浪卷上甲板,眼前的银龙少女连喊都来不及喊一声就被暴风海浪给吞了下去!


拉塞尔也是吓得心惊胆战,护身魔法全开,好不容易才避免了和学生一起被海浪吞噬的命运。抹了一把脸上的海水,拉塞尔发现刚才少女拿来的那个布条正攥在自己手里。


一个闪电打亮了空间一瞬,拉塞尔看清了布条上让人心胆俱裂的那一行字。


“永别了,入侵者们。——托卡马克派。”


拉塞尔的脑海里轰地一声响,当即不顾一切地大喊一声:“马上弃船!”


回应他的是青铜龙们看白痴一样的眼神,拉塞尔自己也愣住了——是啊,在这种情况下弃船,不是自寻死路是什么?


“……完了……”


万念俱灰的拉塞尔无力地跪了下来,当他的膝盖接触船板的时候,一阵奇异的音乐忽然袭来。


温馨轻快的钢琴声,辅以双簧管吹出深情浓郁的惆怅,是一种舒适的惆怅,似猫尾挠心。


“好美的一首曲子……”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这音乐太诡异了,即使是在狂风暴雨之中,还是可以清晰地听到每一个旋律。


就好像……这音乐是直接送入他们心中的一样!


稍微有点警觉性的人,都知道这事情肯定不对,然而——


在警觉之心升起的瞬间,所有人心中却是又升起了另一个念头:这么美妙的音乐,多听一会……也没问题吧?


没错,这与狂风暴雨完全不符的轻音乐,就是会给人莫名的感动。在危险的大海上,以清爽舒适的音调,诠释着自然的美丽,仿佛带听众倾听每一声虫声、鸟鸣、花落流水,深入山林、湖泊……


所有蛰伏,沉淀的狂想,通通化作柔软的草坪,任人在上头恣意翻滚。


在那里,云是甜的,海是透明的,就连花都长了翅膀。


“也许,用这首音乐作为自己的葬歌,也不坏呢……”


拉塞尔失去意识之前,如此想到。


似乎一声轰然,但在漫天的轰雷声中,又好像什么其他声音都没有,只有一个小小的红色火花伴随着闪电在海面上一闪,然后风雨中的大海就继续陷入了它狂暴的黑暗独舞……


与此同时,佛洛伦斯却是因为被海浪卷走,反而逃过了一劫。


不,准确地说,她的处境也并不怎么好。


此刻的无尽之海水下,在这个万物都混沌一片,只有黑暗越发浓重的环境当中,已经化为龙形的佛洛伦斯正在艰难地抵抗着那些风暴与海浪造成的影响。


虽然她是强大的银龙,却根本不擅长战斗,而且还没有成年,在银龙之中算是弱的。


毫无防备之下被传送到无尽之海上,随后遭遇毁灭性的风暴,接着又被卷入海中,即使是佛洛伦斯,也不得不用尽全力挣扎着。


但她却没有意识到,自己体内蕴含着的鲜活的生命力,还有激荡着的能量,对于无尽之海水面下潜伏着的怪物们来说,是多么醒目的标志了。


“吼!!!!!”


直到从她的身后传来了怪物的咆哮声之后,她才猛地反应过来,转过头去,却只能看见一张深不见底的深渊巨口将自己给彻底笼罩进去了。


随即,她的眼前便陷入到了一片黑暗当中……


“不愧是主人,真是料事如神。借助托卡马克派的陷阱,轻易就吃到了这么多平时根本吃不得的好东西……”


将银龙整个吞下肚后,那巨口的主人忽然低声说了一句。


下一刻,这个怪物缓缓地上浮,很快,一条拥有金银双头的巨龙露出了水面。


吞吃了佛洛伦斯的,居然是天翼随者之首的“星魔”克莱利!


“克莱利,这样一来你也差不多暂时满足了吧?”一个神武的年轻男子凭空出现在巨龙的银色头颅之上,淡淡地问道。


“满足的话,就开始干活吧。”


“是,乌拉诺斯大人。”银色头颅炫耀似地看了金色头颅一眼,随后肃声应道。


另一边,安巴山脉之中。


一个人影倏地出现在海尔弗拉斯身侧,跪地报告道:“海尔弗拉斯大人,外围第六守卫小队传来的消息。”


“讲。”海尔弗拉斯点点头。艾洛离开之后,希尔卡特也跟着离开,罗继特则与诺埃莱带着一些装备,去伏击金属龙族的高手们了,如今留守安巴山脉的巨龙,除了管理军事方面的萨拉蒙多,就只剩下自己。


所以很多事情,现在都是这条古白龙在处理。


“是希尔卡特大人,他已经回到教会大殿,请您马上去见他。”


“哦?!”海尔弗拉斯猛然起身,“他回来了?有没有受什么伤……算了,我自己去看。”


快步走出自己的房间,海尔弗拉斯抬头看了一下天空,天色有些阴暗,似乎无尽之海上那场葬送了拉塞尔等人的风暴也波及到了这里——这个联想没来由地让海尔弗拉斯感觉有些不快,摇了摇头把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甩开,大步向乌云笼罩下的中央建筑走去。


刚步入大门海尔弗拉斯感应了一下四周,红龙萨拉蒙多不耐烦地以人形坐在一旁,而希尔卡特坐在了王座的下首位——他浑身罩着一件厚重的黑色斗篷,兜帽遮住了大半张脸,只能见他苍白的嘴唇,一言不发地低头端坐。


本来想说什么的海尔弗拉斯见此心中没来由地一紧,眉头不由地皱了一下。


“希尔卡特,既然连海尔弗拉斯都已经到了,拜托你就别再装深沉了——你这次去神圣龙城带回了什么状况?快点告诉我们吧!”


还不等海尔弗拉斯说话,明显已经在这里等了一阵子的萨拉蒙多忍不住先开口道。


这倒不是因为萨拉蒙多急躁,而是希尔卡特一回来就什么都不说,非要让海尔弗拉斯和萨拉蒙多都到场后才肯开口。而萨拉蒙多作为红龙,能够忍耐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


“……都到齐了吗?那么,我的战友们啊……”


希尔卡特终于开口,然后缓缓抬头,兜帽和发丝后的双眼满慢慢睁开,瞳孔中刹那间一闪而过危险的红芒。


“请你们倾尽全力……来阻止我吧!”


话音未落,站得离希尔卡特更近一些的希尔卡特便已经“轰”地一声倒飞了出去!


直到身后希尔卡特和墙体撞击的轰然巨响传来,海尔弗拉斯还没有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喂,希尔卡特,你到底是怎么回……”


海尔弗拉斯的话刚说到一半,突然发现说话的对象已经瞬间移动到自己面前,然后就是伴随着剧痛的景物倒退!


“这可不是玩笑或切磋——”


希尔卡特的声音透出前所未见的冰冷。


“而是——死斗!”


一阵不知从何处吹来的风将希尔卡特身上的斗篷吹得呼拉拉地扬动作响,狂暴的能量场化为的狰狞龙形也随之霸气四溢地充斥了整个大厅。


“到底发生了什么……”


海尔弗拉斯并没有因为那一击而受到什么伤害,无论如何他都是目前托卡马克派里仅次于艾洛和UD-286号的强者,中招只是因为没能反应过来。


而萨拉蒙多就更不需要担心了,对那条红龙来说,受伤简直比吃饭喝水还要平常。


不过……


在刚刚身体接触的瞬间,海尔弗拉斯似乎察觉到了……希尔卡特体内充斥着的,只有死气!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