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这次的能量碰撞由于双方拼起最后的力量,比起上次更加可怕,连负责固定毒物的防御罩都摇摇欲坠。


而且这还只是冲击的余波,想来作为传奇强者,能够造成如此声势,无论是霍伊还是朱迪斯,都堪称其中的上等角色了。


“呼……”


能量冲击波尚未散退,朱迪斯长呼一口气,只要再耗一会,对方就会因为毒而晕过去了。然而就在朱迪斯放松的刹那,一把长剑已经在里面忽而冲出!


原来霍伊竟然冲入了能量冲击波中,能量爆发之时,会短暂地冲散毒雾,那是他唯一可以接近的机会,不然的话直接冲到毒雾之中,马上就会失去行动力。


趁着朱迪斯的大意,霍伊的剑已经对着了朱迪斯的咽喉,但是霍伊看起来惨多了,冲入能量团使他伤势颇重,面色惨白,本来的一身轻铠也多有破损。剑刚搭上朱迪斯的咽喉,他就吐出一口黑血倒了地。


不过……这场战斗,还是霍伊略胜一筹。


因为即使到了最后一刻,失去意识的霍伊仍然努力地让剑前进,直到穿透了朱迪斯的咽喉!


一道猛然喷出的鲜血给这一处战场画上了休止符。


相对于两个同伴来说,矮人普利特却没有遇到任何像样的抵抗力量,一路上只有一些傀儡卫兵和尚未成熟的杀手阻拦,然而这些连传奇级都达不到的存在,甚至都无法突破普利特的防御。


于是,本该作为肉盾吸收最多伤害的普利特,却成了这场围剿中受伤最轻的人。


至于目前声势最大的,自然就是蓝笛卡尔所在的战场了。


蓝笛卡尔驱使精神力强行收束汇聚到一起,以束状光柱之态从森林地面以下向上瞬间崩然爆出,其势暴虐狂猛,摧枯拉朽的掀开坚硬的地面,带着成吨的泥土沙石啸天而去,平地里掀起一阵灰黄色的冲激尘烟喷泉。


待到力道暂歇,飚飞至高空的泥土沙石才缓缓回落,“轰轰隆隆”的沉重击砸声恍若平地滚雷。


“真是可怕的攻击……差点就死了!”


趴伏在地面上躲避席卷暴风的泰尔斯狼狈不堪的站起身来,抖落军绿色风衣上覆盖的浮土,随手抹了一把满面的灰黄色尘埃,他接着便弯腰屈膝伏低身体,犹如螃蟹一样小心翼翼的横向前进着,每迈出一步都竭力不发出任何声音。


“让我找找……运气不错,还好都没坏。”


他悄然来到刚刚蓝笛卡尔用精神力轰出的深坑前,在堆叠的砂砾土石中翻找了一阵,接着将从土石中翻出的控制丝线的特制手套重新戴在双手上。


刚才就在蓝笛卡尔通过力量的传导方向推断出泰尔斯的藏身地点时,后者也意识到自己的丝线有着被反向收集情报的可能,急忙扔掉了连接并操控丝线的手套,接着返身冲出几步立刻扑倒在地,成功避过了蓝笛卡尔锁定过来的激烈精神力冲击……


“丝线还在活动,看起来并没有命中……有两下子啊。”


蓝笛卡尔遥望着林中空地上矗立在崖壁腹中的塔楼型白色建筑,发现那里已然灯火通明,看来这个史塔西杀手组织的其他成员也已经被刚才剧烈的爆鸣所惊动,原本的悄然潜入已经变成不可能的事情。


反正潜入也不是唯一的办法,想来康芒斯他们也已经按照我的信号跟过来了,那么……就将事情稍稍闹大一点吧。


蓝笛卡尔双臂齐展,双手白皙修长的十指指尖搭在四周能够触碰到的丝线上,然后以极为轻微的动作和极高的频率陡然震颤嘶鸣起来,化作一团闪烁的幻影。


来自日珥秘教大教长萨拉蒙多的超绝武技在如今的蓝笛卡尔手中已然臻至化境,根本不需要时间蓄力,随手一点便可即心用出。


“嗡嗡嗡……”


丝线震颤鸣动之声好似永无停歇,剧烈的颤动随着一根丝线向两端传导,然后在接触到丝线交叉重叠点时立刻分散,最终震颤犹如病毒般快速蔓延至所有丝线上,整个布设在林间的丝线结界都不由狂暴的抖动起来。


“那么现在再确定位置就容易得多了。”


蓝笛卡尔霍然转向黑暗森林中的某个方向,旋身之时已然抬臂挥掌,掌心一轮无形的螺旋震波陡然炸开,恍若迎风便长,瞬息间体积便已扩张到原先数倍,紧接着强行被聚集成束向所对方向激射而去,所过之处宛如飓风过境,一圈圈震荡的涟漪暴虐地撕扯着所触及的一切。


“呜哇——”


见后方树木在沛莫能御的庞然巨力下整排整排的倾倒断折,木屑纷飞间呼啸咆哮的风声愈发凄厉,泰尔斯吓得亡魂大冒,竭力侧身前冲,可是这宛如轨道炮轰的一击仍然擦着他的身体掠过,在他的背后激起一大片爆散的血花。


集聚席卷的螺旋风涡余势未歇,继续嘶吼着急冲向前,然后正面迎上刚刚从内部空地跨入林地的手持巨剑的男人……


“比伯!快躲开!”


卧倒在地的泰尔斯正在紧急处理后背流血的大面积创伤,此时见到这副景象,深切了解这道螺旋风涡威力的他不由心中大惊,出言急喝,试图让比伯马上闪避。


“不需要。”


比伯摇头,面对向他狂暴袭来的螺旋风涡,他只做了三件事:拔剑——斩——收剑!


一轮森冷的银亮月轮陡然乍现,这是只有比伯能用的附魔巨剑之剑刃,在黯淡夜空星芒的照射下绽现的犀利锋芒,它看似并不是非常耀眼,但是剑芒乍现时,四周却在眨眼间诡异地变暗了一瞬。


席卷而来的螺旋风涡在比伯身前陡然沿着一道中轴线笔直的一分为二,肆意咆哮吹息的狂风被更为可怕的力量强行分割出整齐的轨迹,从比伯的身体两侧隆隆奔腾而过,吹得泥土飞溅翻卷,可是却没有惊动他的衣角……


“英克雷那家伙已经去找狙击点了,机动性强的我和萨洛梅先过来接应你……这次的侵入者不是简简单单就可以葬送掉的家伙。说起来,奥斯汀呢?”


比伯用冷漠的声音缓缓道出组织负责人斯托的安排事项。


“该死!”


泰尔斯闻声色变,自从战斗开始之后,似乎奥斯汀这个被教皇派来帮助的家伙就没了声息,难道……


“晨曦教廷要借刀杀人!”泰尔斯顿时明白了过来。


比伯没有说话,他只是默默地帮助泰尔斯用撕下的风衣布料缠好血迹斑斑的后背,然后警惕的挡在准备撤退的泰尔斯身前,预防着可能的攻击:“不管怎么样,只有活下来才能做别的。你先回去处理一下伤口吧,这里就交给我和萨洛梅了。”


“我会帮忙维持住丝线结界……不会让那个家伙轻易脱身。”


泰尔斯临走时依然操控着还能够控制的丝线收缩结界的范围,试图通过加大的丝线密集度挤压侵入者的活动空间。


“萨洛梅……能够锁定那个家伙吗?”


待泰尔斯离开后,比伯很快便等到了与自己同为援军,但是却先行一步潜入森林中希望探查出敌方情况的女狂战士——萨洛梅。


萨洛梅是拥有四分之一狮兽人血脉的女子,论资格在整个组织里可以说是仅次于负责人斯托的了。当然,与其他人差不多,萨洛梅也是乔恩大公以前游历大陆之时秘密收集来的强者,综合战斗能力甚至能够凌驾斯托。


再加上比伯刚刚提到的英克雷·马克十三,可以说蓝笛卡尔面对的阵容也是最为强大的。


英克是一个在迪恩城一带的遗址中游荡的机关人,不同于现存机关人的体型,英克雷拥有巨型生物的体格,而且外观上近似于半人马——只是下半身比例略为粗壮了点,精金所铸造的身体和铠甲令他看来更坚不可摧。


手持合乎他身躯大小的巨型附魔骑枪和巨盾,背后还有单手巨剑,以及一把巨型攻城弩——没错,一个把可被他手持射击的巨型攻城弩!


一次大战后他的效忠的对象长眠于地下,作为守护者的机关人尽责地留守于主人的残躯附近,年年月月直到白骨也终于化为尘土。巨型机关人失去了他生存的目的,终日游荡于战场遗址的深处——直到乔恩大公出现,他发现自己可能找到了一个新的效忠对象。


“不行啊,比伯……那家伙也是精通暗杀之道的高手,他不知用一种什么成分的辛辣药物彻底掩去了自身的气味,还将这种辛辣呛鼻的气味弄的整片森林都是……这种味道对我开启血脉之力的嗅觉几乎是毁灭性的。”


彻底激发出兽人血脉之力的萨洛梅一身披散着耀眼的璨金色,无论是肉体还是感官都得到极大的强化,可是如今她却无奈的捂着自己被强化嗅觉后的鼻子,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可恶,连这一点都算到了吗……等等,那家伙来了!”


萨洛梅抬起自己的手臂,却见自己那已经呈现出金黄色的细长汗毛就好似受惊一般陡然诡异地直立了起来,这是身体比大脑更快作出的反应,这是野生动物在荒野中感受到恐怖危机时最直观的表现……


寒毛倒竖!


没有丝毫杀意,没有丝毫声响,甚至连空气流动都没有激起……


密林中的一团平常的阴影陡然蠕动凸起,化作身着漆黑风衣的少年,以难以置信的诡秘速度踏步凌虚而来……


他缓缓抬手,遥遥指向站在林间的两人——


翻卷的黑暗侵袭而来!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